我听见自由在唱歌 (图文)

关月

9
(fotolia)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记忆中,常常会被妈妈在恶梦里的喊叫声惊醒。长大之后,我才知道,在妈妈20岁那一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她遭遇了人生第一次恐怖者的袭击:十几个荷枪实弹的“革命民兵”突然闯入她和爸爸的住所,进行翻天覆地的抄家,并把无辜的爸爸押往监狱。那时候,还没有我。妈妈没有想到,从此之后恐怖种在了她的心里,令她在长达几十年的岁月里恶梦连连。

这是我的家庭所遭遇的。在中国,我知道几乎每一个像我这样的家庭都有着恐怖与血腥的记忆。那个来自西方的共产邪灵,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将华夏祖先的脉搏几乎掐断,绑架了一个有着五千年古老文化的民族,把灾难、暴力、谎言与邪恶植入了中国。在这里,我要感谢一本书《九评共产党》,将这个荼毒生命的邪灵揭露得一览无余。我是第一个把这本如神剑般的书介绍给妈妈的人,因为我希望她的恶梦从此停止。妈妈也是我们这个家庭第一个做出表率的人,她和爸爸说,她的孩子劝她用化名退出一切邪恶组织是对的。也真的因为这个光明的决定,从此,她的恶梦消失。

我把这本可以解体邪灵的宝书,介绍给我身边的每一个人。从我的家人到我的姑父、姑姑、表哥、表姐、舅舅、叔叔、阿姨、同学、朋友。由于我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思想几乎都受到来自邪灵对他们的恶毒灌输,并不那么容易接受真相。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很多大法修炼者所展现的慈悲与宽容、平和与坚忍,渐渐的,他们的良知被悄然唤醒。

是的,那时候我第一次听见他们内心对独立自由思考的向往。尽管那时候他们的渴望还没有那么勇敢,渴望自由的声音还很微弱。

可是就像这水滴石穿一样,每一个微弱的声音汇集起来终将响彻心灵的天空。在1999年邪恶铺天盖地镇压法轮功学员时,我的一位叔叔曾将我和大法的真相赶出他家的大门外。但是到了2005年,他在一次国外的旅行中又听到了真相。当他再次回到中国,就想立即见到还在外地流离失所的我,那时他和我妈妈说,他想当面和我道歉。我的这位叔叔,曾经是一名北大的优秀学生,在文革期间,仅因为在一张标题为“胡风是反革命分子”的大字报上画了一个不起眼的问号,就立即被发放到大西北看守瓜园,付出了将近十几年的青春。所以,当我在电话里听到他明白了真相的消息,那么真切地感到,同样束缚了他近几十年的恶梦也从此结束了。

每一滴水都会返还河流,每一条河流也终将奔向大海,自由也是一样,因为她是上天赋予我们人类的礼物与权利。

今天,我已经可以清晰地听见,自由的声音。从很弱到响亮,在我的祖国,从一个人的心灵传递到另一个人的心灵,人民正在告别邪恶,选择新生。在神韵艺术团2008年新年晚会上演出的节目《觉醒》里,我们看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最终被正义善良的人们共同制止。当天幕上显现“真、善、忍”三个金色的大字,我相信,那将是未来全人类的生命准则。我相信,舞台上面表演的觉醒,将一定会成为舞台下面全人类的觉醒。

我听见自由的声音,那来自摆脱了邪灵束缚之后的喜悦吟唱,穿过我的祖国辽阔大地,响彻宇宙星空。呵,自由自由,我们历经千辛万苦,历经了多少个寒冬,就是为了与你再度重逢。自由,终于不用乘坐飞机去到外国才能拥有;自由,就在我们觉醒的内心;自由,唱着歌重返中国。

今天,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世界法轮大法日。在这个伟大的日子里,作为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深深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将我们救度!而作为人类的一员,我看到未来人类的希望:在未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的孩子,将一定会举行盛大而长久的纪念。纪念这些曾经为了自由,以及自由信仰,走在最前面的勇敢的人们;纪念他们作为神的使者,为了救度众生抛下神的光环,跟随主佛来到世间;纪念法轮大法洪传世界这人类历史上最伟大辉煌的一页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