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孙政才、项俊波两案交点牵涉张德江(图文)

4
张德江当政2年时广东地下保单泛滥成灾,据报导一年吞噬100亿保险费用。(LIU JIN/AFP/Getty Images)

10月11日起,在北京为期四天的“18届七中全会”上,外界预料早前落马的多名中央委员(或候补委员)将会被追认处分,其中备受关注的两人是:重庆市前市委书记孙政才、保监会前主席项俊波。

项俊波、孙政才在今年4月、7月出事时,分别引发了重庆官场与金融圈的地震。看似平行的两案,仅透过两篇公开报导,即可发现实有不浅的交集。

在项俊波4月9日落马后,保险专业微信公众号(慧保天下)发文,标题是《“中国首席保险推销员”项俊波这五年都去过哪些省市》。按此文提供的资料统计,重庆名列前茅。项俊波自2011年底出任保监会主席以来,五年内三次亲赴重庆,其中两次与当政的孙政才面对面。

在孙政才7月24日被查后,财经专业网媒“金融界”刊文,标题是《孙政才重庆三年的保险情缘》。据此文可知孙政才任职重庆市委书记期间,并非对“亿赞普”公司的跨境人民币结算情有独衷,而是“非常重视重庆保险业的发展”。

在2013年至2016年这三年间,新闻报导孙政才至少6个与保险业相关会晤,而且都是亲自出面。其中外宾2个,分别是:2014年3月会见英国怡和集团,2015年7月会见新加坡政府。另外国内业界4个,分别是:2014年1月会见阳光保险集团董事长张维功,2016年6月会见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董事长王毅,其余两次就是2013年4月、2015年1月会见了项俊波。

在2015年这次与项俊波会见中,孙政才与保监会签约,欲打造保险创新发展试验区,保监会也表态支持重庆发展法人保险公司,打造区域性保险中心等建设项目。也是这一年,孙政才在会议上提出:重庆力争到2020年,保险产品集中交易等金融品走在全国前列。

而在项俊波2015年重庆行后,保监会在重庆市唯一批准开业的保险公司──阳光渝融信用保证保险公司,2016年1月11日成立时,阵容豪华庞大的股东有重庆两江金融发展公司、安诚财产保险公司,前者是重庆市政府国有独资,后者母公司包罗了一票重庆国企骨干如重庆城建投资公司,重庆渝富资产公司等等。唯一的“民资”阳光财产保险公司,其母集团及负责人就是孙政才2014年会见的阳光保险集团董事长张维功。

项、孙两案交点之一的张维功,在今年初以来就深陷舆论危机,外媒纷传他是金融反腐下一个“大鳄”,涉掏空国有资产。阳光保险成立时是由南航、广东电力等广东龙头国企与中石化、中铝共同出资合营,但经过之后的多次股权变更,原本75%的官股,已被张维功成功降到仅占3.5%的股份。

张维功除了被指涉嫌掏空国资之外,外媒还多有报导,在肖建华落网后提供的所谓金融大鳄“联络图”中有,在项俊波落马后传供出的上百名单中也有他。

其实在保监系统,出身于此、曾任南京特派办(江苏保监局前身)筹备组长、主任的张维功资历比项俊波还深。

而张维功在2004年“弃官从商”之前,担任的是广东省保监局局长,据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对广东保监局工作汇报作出的重要批示,2004年5月开始广东重点打击地下保单。

蹊跷的是,张维功担任广东保监局局长7个月后就下海,并直接出任有广东国资的阳光保险董事长。不蹊跷的是,从当时新闻可知,张德江当政2年时广东地下保单泛滥成灾,据报导一年吞噬100亿保险费。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