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香港段实施一地两检 中共法律进侵香港(图文)

被批夺港自治权 中共“预先释法”毁一国两制

75
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昨日通过“一地两检”草案,完成落实高铁一地两检“三步走”程序中第二步。特首林郑月娥和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其后就决定会见传媒。(李逸/大纪元)

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昨日全票通过在广深港高铁香港段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将西九高铁站范围列为内地范围,并由大陆执法机关执行大陆法律,宣称有关安排符合宪法和《基本法》。一地两检一直被指缺乏法律依据,并抵触《基本法》第18条,即“全国性法律除纳入附件三外不在香港实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扬言,人大决定享有最高法律效力,一言九鼎、不容质疑。

一地两检关注组、民主派议员和法律界批评,在香港巿中心实施大陆法律明显抵触《基本法》第18条,斥中共人大常委会扭曲基本法,如同毁灭一国两制,将“港人治港”变成人大直接治港。同时人大“预先释法”令立法机关和司法复核都难以推翻决定。

争议多时的“一地两检”安排,人大常委昨日下午以158票赞成、没人反对和弃权下,通过了实施一地两检的决定。议案批准广东省政府与香港特区政府于11月18日签署的合作安排,并确认有关安排符合宪法和《基本法》,香港特区应当立法保障合作安排得以落实。

人大决定称,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的设立及具体范围,由国务院批准,启用后由内地依照内地法律和《合作安排》实施管辖,并派驻出入境边防检查机关、海关、检验检疫机构、口岸综合管理机构和铁路公安机关,依法履行职责,不得在口岸区以外执法。日后若《合作安排》有修改,须由国务院批准,报人大常委会备案。

李飞称决定“不容质疑”
人大常委会认为有关决定是符合“一国两制”方针,符合宪法及《基本法》。

对于《基本法》第18条规定全国性法律,除列于基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人大常委会则解释,称内地执法范围只限制在内地口岸区内,所以并非将全国性法律,在“整个”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

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随后召开记者会,强调人大常委会有宪制性地位及最高法律效力,不容置疑,“(一地两检决定)就如同1990年全国人大通过香港《基本法》的时候,以决定的方式确认了香港《基本法》符合国家的宪法一样,是重要宪制性判断,不容质疑。”

他还扬言香港实施的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中共人大有最终决定权,形容是“一言九鼎”,“在香港实施的所有法律的发生的行为,是否符合基本法,是不是与基本法相抵触,人大常委会具有最终决定权。”

林郑盼明年暑假前通过
北京并同时公开,早前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与广东省长马兴瑞签署的合作安排全文。文本详细列出口岸设置,包括内地和香港口岸区的范围,两地执法人员管辖权事项。其中在乘客出入境监管一段,提到如果由香港进入内地,违反内地法律的,会由内地机关根据具体情况,依法采取相应法律措拖。另外,两地政府设立协调与应急处理机制,就各项紧急事项设立联络员制度定期安排演习。

在李飞举行记者会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傍晚6时与律政司司长袁国强等官员一同会见传媒。林郑重申“一地两检”安排不会损害香港特区政府的高度自治,又期望有关条例草案,最迟明年2月初提交立法会,并在休会前通过,以配合高铁香港段第三季通车,她呼吁立法会议员以务实态度审议。

“一地两检”一直被质疑与基本法抵触。此前,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曾力推以《基本法》第20条作为一地两检法律基础,意指香港可以享有中央授予其它权力。但讽刺的是,该条文最终无被采纳,李飞解释称此条文不能完全解决问题。袁国强亦被传已经辞职。

袁国强:“批准决定”可避争议
袁国强昨日解释称人大留意到社会上就基本法第20条是否适用,存在不同意见,因此经过全盘考虑,决定以“批准决定”的方式处理一地两检更加适当,优点是可以避免应否授权以及就第20条解释的争议。

被问到日后,人大常委会日后是否可用同样方法在香港就23条立法,袁国强说两件事风马牛不相及,不应将处理一地两检的方式,折射到23条立法。他不评论今次是否他任内出席最后一场记者会。

人大预先释法毁一国两制


陈淑庄

“一地两检”关注组召集人陈淑庄形容今次是“一言丧港”,对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机关全面灭权,“港人治港”沦为“人大常委治港”:“大家看到整件事已超越一地两检,现在讲的是中央政府在香港实施全面管治权。无论在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及司法机关,可以说是全面被灭掉所有的权力。以前就说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今日是常委治港、领导自治。”

她批评港府将一地两检法律基础的解释权拱手让给人大,今次李飞的讲话已经就一地两检“第三步”(香港本地立法),帮立法会“预先释法”,“令我们立法机关断手断脚,只能执行人大常委的决定”。

另外,她也指,人大常委的决定香港司法机关是无法处理:“意味着就是有市民包括正进行的上诉,若有市民想挑战今次的合作安排,或是其后人大确定的合作安排,可能香港的法院不能处理,也令到香港司法独立受到挑战。”她形容人大决定是毁灭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将基本法对香港人的保障,一手扫到地下,永不超生”。陈淑庄表示目前民主派尚未讨论下一步行动,不过今日“一地两检”关注组将到高铁西九总站外示威。

关注组发起人之一梁家杰批评,今次做法等同于即使人大常委会“指鹿为马”,香港人都不容挑战,变成人大常委会直接管治香港。

法律界指人大扭曲《基本法》
有意竞逐大律师公会主席的“人权大状”戴启思、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组成的团队,昨晚也发表声明回应一地两检安排,强调中共人大常委会提供的法律理据不具说服力和令人难以满意。

团队指,《基本法》第18条的效力非常明确,就是附件三外全国法律不适用于香港,并无任何法律理据,可以令《基本法》第18条容许全国性法律在香港部分范围内实施。同时,人大若拿走香港法院的终审权和审案权,是违反《基本法》第19条。

团队表明不反对在港引入高铁,但认为做法必须符合《基本法》,但“如果《基本法》的明确含义可被扭曲,而《基本法》条文可以按权宜、方便来解释,法治就会受到威胁和破坏。”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指,今次人大决议未有引用任何基本法条文为实施“一地两检”提供法律基础,李飞只强调人大常委会对实施基本法和处理重大法律问题的决定有宪制性地位和法律效力,所谓的“一言九鼎”,显示中央及特区政府都未能就西九“一地两检”提供合乎基本法的法例理据。

他表示,若中央不再约束自己,动辄以内地法律观点解释基本法,以各种手段扭曲基本法的条文,最终只会令香港人及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失去信心,也都令基本法对香港的保障形同虚设。今次政府为了“一地两检”牺牲基本法的完整性,只会令更多市民对特区政府失去信心,日后处理中港关系时只会令市民更加不信任特区政府。

立法会议员涂谨申认为李飞的解释是赤裸裸地给香港及国际社会一个极坏的讯息,即全国人大常委泰山压顶,就能把香港的土地割成内地的管辖范围,由内地执法人员在香港境内执行内地法律,可完全漠视一国两制、港人高度自治的治港原则,令基本法变成一张废纸。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