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十四年 浙江法轮功学员在美揭露迫害(图文)

68

来自浙江省台州市的刘德喜,因为坚持信仰,从1999年起多次被中共非法抓捕,累计监禁14年。日前,他在大华府地区举办的研讨会上,讲述了自己和家人亲身见证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以下为他的发言:

我叫刘德喜,来自中国浙江省台州市。1998年,我和妻子在大连市经商期间有幸相继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我戒掉了赌博的恶习,做生意不再占便宜。妻子以前有头痛、胃痛、子宫糜烂、腰痛的毛病,修炼之后全都好了。

然而,在1999年7月20日,共产恶魔江泽民滥用他的职能部门,搞起了这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对中国人民信仰“真、善、忍”的血腥迫害。

1999年10月末,我们夫妻带着五岁的女儿行使宪法赋予的上访权利去北京天安门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不料刚到北京,被旅店老板告发,我们一家三人被绑架到浙江省公安局驻京办事处,被非法关押两天后,浙江省台州市610办公室的王凌军和5、6个警察将我们一家从北京带回台州,之后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警察将我非法关押二十一天,我妻子被非法关押七天,期间每天奴役我俩干活,派出所向我父母索要押金三万元取保候审才放我俩,并要求我们一年不能离开台州老家。

2000年12月,我再次去北京天安门拉横幅,为大法鸣冤,当时就遭到北京警察的毒打,警察把我的头压在地上,用脚使劲踩我的头,我的头被踩出了血。随后我再次被非法关押在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看守所。当天傍晚,警察去我家我妻子连女儿诱骗到三甲派出所非法审讯,半夜两点硬叫家人来把我女儿带走,把我妻子劫持到椒江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关押期间警察去我家抄了四、五次家,连我妈家也抄。当时我妈就说了句我“儿子学好没有错,法轮功确实好”,警察就把我妈也绑架到椒江区看守所,第二天晚才放回。之后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半,我妻子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

2004年3月,台州市610王凌军伙同大连610陈欣到我家,骗开房门绑架了我。然后,有7、8个警察强迫我妻子开门,要绑架她,我妻子被迫从三楼跳下,粉碎性骨折。我被绑架之后带到椒江区看守所,期间十多个警察对我进行七天八夜的轮番审讯、逼供、不许我睡觉,致使我精神恍惚。在看守所里,因为我炼功、不配合照相,被铐脚镣一个月、一手一铐悬空挂起来关禁闭,痛得我昏迷过去,现在我的手上还留着手铐的伤疤。

2004年8月20日,我被台州市椒江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开庭当天(8月12日),正好是几十年不遇的“云娜”台风在台州登陆,仿佛是老天都在鸣不公。我依法上诉。2005年3月1日,台州法院第二次开庭,非法维持原判。

2005年农历正月十六,狱警把我劫持到浙江金华第五监狱,那天,我一路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结果五监拒收,转送到浙江第四监狱的路上,我趁警察不注意跑走了,没想到武警在我身后连开两枪,之后武警追上来给我戴上手铐,拉着手铐将我拖了一千多米回到车上,第四监狱门口,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结果四监也拒收。当天送我的狱警没办法,就请示台州市610,恶警说,“这次出钱也要把他送进去。”他们就联系浙江二监,给我戴上脚镣和手铐,把我抬进监狱禁闭室,我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他们就把我拉到监狱医院,两手两脚分开绑在床上,用管子插在鼻孔给我灌食,强行打吊瓶,之后又派7个犯人24小时看着我,逼坐小板凳、罚站,姿势要上身挺直,两脚画上圈,不能移动,我被关押在四楼小房间,拉上窗帘,不让外人知道,夏天四十度的高温不让扇风。

我来到信仰自由、民主人权的美国,在这里揭露中共邪党对我家的迫害,给我带来的十年冤狱,两次劳教共四年六个月,一次刑事拘留21天,2015年11月控告恶魔江泽民,非法拘留15天。我刚刚所说的也只是我所遭到迫害的冰山一角,现在还有众多法轮功同修在中国被非法关押,遭受不人道的邪恶的迫害,我呼吁美国政府,伸出援手,营救那些还被非法关押在中国监狱的法轮功同修们,让他们尽早脱离共产邪魔的迫害,和家人团聚!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