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为何网络因言获罪的悲剧不断上演?(图文)

38
禚宝伟转发了对黄旭华事迹的宣传消息,并加上自己的评注。(网络截图)

连日以来,中国大陆网络上因言获罪的悲剧不断上演。

2月14日,湖北中医学院女职工丁文婷,因为在微博上批评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武汉市长滚”这5个字留言,被武昌公安分局以“造成不良后果”为由行政拘留10天。丁文婷因长期发文批评官方,早成为重点监控对象。

丁文婷批评武汉市官方到处挖搞基建,认为武汉市委书记和开发商都应该“滚”出武汉,虽然“滚”字比较难听,但仍然没有超出正常言论自由的范畴。宪法规定公民具有监督政府行为的权利,丁文婷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没有任何理由得到惩罚。并且,人们没有看到此言论造成任何不良后果,相反却可以引起人们对城市规划的关注。

还有另外一个因言获罪的事情。被中共官方捧为“中国核潜艇之父”的黄旭华,从1958~1986年,他没有回过一次老家探望双亲。直到1988年才顺道探亲,称是由于研发潜艇的严格保密制度。因此,黄旭华被官方树为“牺牲亲情的无名英雄”。今年除夕夜,这位中国工程院院士黄旭华在央视春晚露面。

2月15日至16日,新浪微博用户“禚律师-a6j”转发了对黄旭华事情的宣传消息,并加上自己的评注。他批评黄旭华30年不联系父母竟成为宣传的“闪光点”,并认为“黄旭华从科技成就来说有贡献,从为人子来说就是个畜生,其30年对父母不闻不问、音讯全无的借口不成立。”

不久,该微博用户遭到《人民日报》等中共官媒的口诛笔伐,并且查出该微博用户认证为“山东日照德与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其真实姓名为禚宝伟。该律师协会官网随后发布声明,称禚宝伟早已于去年8月被注销律师资格。17日,禚宝伟被临沂市临沭县公安局行政拘留10日,并被罚款500元。警方称,禚宝伟现在是临沭县郑山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

禚宝伟的言论是否涉嫌侮辱,这个应该由法律来做出判定。荒唐的是,侮辱罪是自诉才能够处理的刑事案件,黄旭华本人没有去法院起诉,公权力就跳出来进行打压,其实是一种违法行为。

还有另外一件和以上两个因言获罪形成鲜明对比的事情。2月14日,山东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题为“黄鸣实名举报市委书记,质量卫士维权营商环境”的贴文,举报山东德州市委书记陈勇“懒政”,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对此,德州市委20日回应称,已经与黄鸣见面沟通,市委市政府将认真研究解决。

为何黄鸣与以上两位被拘留的公民待遇不同?原因很简单,皇明集团是德州市知名民营企业,在太阳能光热开发、利用、推广等领域具有优势和重要影响力。董事长黄鸣是人大代表,也是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唯一全国人大代表,是中国《可再生能源法》主要提案人。黄鸣的官方身份和背景,德州市委忌惮三分,如果上级追究“懒政”责任,恐怕影响主政者其仕途。

为何中共当局对民众在网络上正常的言论如临大敌?主要的原因,是中共的统治已经走到了一个面临崩溃的临界点。中共严控舆论和言论,反映出中共政权内心的极度恐惧和虚弱。

正是这种内心极度的恐惧和虚弱,造成中共在网络上制造恐惧气氛,杀一儆百,用这种打压敢言者的愚蠢方式,来控制道路以目的民众的思想和言论。但是,这种方式注定不能够成功。

在互联网普及的电子时代,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已经通过多种方式,获得了大量被中共封锁的真相和信息。剩下的,只是中共在灭亡前的最后时刻,不断上演的一出出丑陋的表演和闹剧。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