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祷:中华儿女三亿人三退丰碑(中)(图文)

30
图为2005年7月22日来自全球各地二千多中西方民众聚集在美国华府林肯纪念馆前举办声援中国民众退党集会。(大纪元)

4. 建筑在谎言之上的中共
69年来,从抗日战争、国共内战、大饥荒、文革到“六四”,中共不断的篡改、涂抹自己的历史。而在镇压法轮功中,它不惜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这一世纪大伪案,表演了一场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在这一点上,它和当年谎称基督徒纵火的罗马帝国暴君尼禄横跨两千年,遥相呼应。

和这些谎言紧紧连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红色中国不叫人知道的国家机密。你可以问遍中国大陆:“请问你听说过金盾工程吗?”从政府官员到警察,再从良民百姓到青年学子,没人能回答你。他们的头一个反应是无辜地大喊一声:“什么?”因为“金盾”这个词他们压根儿没听过,连两个字怎么写也是一头雾水。然而金盾工程却是共产党耗费亿万人民币打造的一座网络空间的围墙,是二十一世纪的一道万里长城,把所有党不叫人民知道的全部挡在墙外。包括六四屠城的真相、文革的真相、民间四起的抗暴、维权运动的真相,最多的是法轮功的真相、中国共产党国家机器活摘器官的真相。当然,还有大饥荒的真相。所有这些世人尽知的祖国的黑暗真相,中国人却独独被蒙在鼓里。

金盾工程是一道在虚拟空间里无比真实的界限,它决定了今天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能够知道多少,以至于决定了他们能够如何生活。可被囚禁在这道围墙之内的人们却连这道围墙的存在都不知道,更别提它叫什么名字了。

金盾工程前期耗8亿美元建全国性监视。(大纪元)

关于今天跃上了世界舞台的中国,有一点我们必须非常确定:它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在表面上,根据它自己的感觉,它做了半个多世纪的百年强国大梦似乎正在“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另一方面,是它紧紧守护的许多国家绝对机密已在种种最新媒界的突破封锁下濒临大曝光的危机。它为百姓打造的无形的囚笼已快溃堤,它半个世纪以来洒下的弥天大谎就将一个个被撕破,敞开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大裂口。每一个裂口都是对它的血泪交织,响彻天际的控诉。

一旦这些欺世的谎言:大饥荒是天灾的谎言;国共内战是“小米加步枪”打下来的谎言;六四爱国学生是暴民的谎言;法轮功修炼人自焚的谎言;以器官捐赠来掩盖活摘器官的谎言:一旦这些谎言一个个被揭穿,老百姓绝不会答应。而这些谎言的揭穿将如同浩浩荡荡的反洗脑浪潮,一波接一波前仆后继冲刷著、涤荡著,把69年来共产党撒在人民脑海中的一个个弥天大谎冲入大海、洗净。

上面提到的关于抗日、内战、大饥荒、活摘器官等等这些谎言中的任何一个一旦被彻底揭穿,公诸于十四亿百姓面前,中共就将失去它的合法性。它在世上将没有立锥之地。这就是为什么一方面中共宣称中国梦就要实现,另一方面,它删除课本中的文革一章,收编和培训最有影响力的网络媒体,砍掉上千个十字架。跃上世界舞台的中共不但没有抛弃制造文革和大饥荒、屠杀八千万人的毛,反而有将其“去罪化”,即把文革淡化的倾向。中共继承了毛打下来的江山,一旦毛被否定,中共就失去了自己合法性的基础。一旦毛倒了,中共也就应声倒下。如今把毛去罪化的做法,正是出于这唇齿相依,危险的亲密关系。

正如已故的哈维尔所说,共产极权是一架自动运转的巨型机器,谁也无法停止它的转动,就是国家的最高元首也不行。攀著一个个谎言爬上高台子的共产党一旦被剥除了这些谎言,就无法活下去。它等于是被自己的谎言,被自己不可告人的过去所绑架了。被毛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所绑架了。揭穿了这些谎言,没有了这些谎言和大屠杀背后的根由,共产党也就失去了它的邪恶根源,失去了它生存的土壤。

2005年10月18日,香港民主党人士抗议雅虎中国泄密,导致记者师涛被判十年牢狱。中共前国家主席江泽民要他儿子江绵恒,搞了一个“网路金盾工程”。一方面借此工程“收买拢络”跨国网路公司,二方面全面封锁国外异议网站,加强中共公安对网路的监控,三方面正可以借此转移政府资金给他儿子的公司。 (AFP/Getty Images)

中共国家机器的一切谎言,它对外界舆论的封锁,只有一个目的:掩盖它的真实身份。那就是:这是一个窃据了神州大地的外来政权。一个苏联一手扶植坐大的外来政权。这个外来政权的唯一目的就是摧毁中华民族。不论是前三十年的一场又一场大屠杀、出卖国土、斗争哲学、欺骗、摧毁传统道德,还是后三十年的物质主义、强制性的贪婪、腐蚀性的制度性腐败和高科技化的身体控制、剥夺器官、网络监控、柔性洗脑,都是为了从肉体到心灵,全面摧毁中华民族。

中国共产党紧紧守护自己近一个世纪的谎言,把十四亿人民圈在昂贵的金盾工程当中,还配上千千万万个五毛组成的网络大军。只有不顾一切的死死紧守住欺骗和谎言,只有像当年大饥荒时封村一样封住整片国土,才能守住这在苏联一手主导策划下打下的江山。只有把那些惊人的、可耻的、悲惨的历史真相牢牢瞒着,不叫善良的老百姓知道,才能继续它的铺天盖地的洗脑,把十四亿人民绑架。

是什么导致我们在谎言中生活了近七十年而感觉良好,不思改变?我们还要在这巨大的谎言中生活多久?

“贪腐亡国,反贪腐亡党。” 而现在,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来说,“真相亡党,真相亡国”。党之所赖以存活的一切都将在真理之光的照射下化为乌有,片甲不存。这是一个立足在由一个个谎言堆叠起来的骨牌上的国家,当骨牌轰然坍塌之时,也就是这个国家灭亡之时。要逃离这样的命运,唯有彻底弃绝共产极权。

在今天,手上沾了太多血的共产党已和它一个世纪来犯下的罪恶连成一体,朝向必然的灭亡滚雪球一般朝下滚去。唯有脱离全世界所唾弃的共产主义,唯有把谎言放在阳光下,把自己从四分之三世纪以来所犯下的罪业中赎出来,无论是对于个人还是对于全体中国共产党人,这都是最后的自我拯救的机会。事实上,这也是上一个世纪末前苏联、波兰、捷克、匈牙利等国家的共产党人集体选择的一条自我救赎的道路。

5. 斯德哥尔摩症:劫魂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庆祝三亿中国人退出党团队。这是一个不同凡响的历史时刻。69年来,中国人被共产主义绑架,认贼作父,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忘了自己是中华儿女,炎黄子孙。我们生活在谎言中太久了,甚至忘了自己被洗脑这件事。恰似那些患了斯德哥尔摩症的病人,我们和绑匪认同,与他们合为一体,不假思索地说出什么“没有共产党,哪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今天的我们。”在共产党窃据神州大地四分之三个世纪之后,我们集体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而不自知。这整个古老的民族患上脑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患上斯德哥尔摩症的人还有一种症状:他们不但与绑架自己、迫害自己的人合为一体,甚至在当有人突围来救他们的时候,却把这些突围者视为敌人,一心维护起长久以来对自己予取予夺、画地为牢,剥削自己、残害自己的暴徒。这正是今天生活在谎言中的中国人的心理症状。国家机器意识形态的长期洗脑劫去了人的灵魂,人们失去了善恶的判断力,把黑白善恶颠倒。这是最悲惨意义上的认贼作父。这个绑匪不但劫持了我们的灵魂肉体,它还残害了我们精神上的父母,砍断了我们的根,摧毁了我们的传统文化。这是我们整个生命最大的仇人。可今天,在思想改造和强制洗脑半个多世纪后,我们忘了自己是谁,我们的祖先是谁,我们的仇人是谁。一整个民族被绑架了整整半个多世纪,却在丰盛的物资和党的养猪政策中自我感觉良好,并对共产党感恩戴德,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在回归前后的香港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这洗脑机制最新的、赤裸裸的运作。97年回归前,香港人就预先装备好自己,在心理上开始了对祖国极权的反抗。回归后六年,2003年,五十万港人走上街头,十五万人参加维园烛光晚会,悼念“六四”。

2003年7月1日香港五十万人上街反对中国在香港推行基本法23条立法。香港民主团体每年7月1日都发动大规模的游行。(大纪元图片库)

香港支联会在维园举行悼念“六四”事件22周年烛光晚会,有超过15万人出席。(宋祥龙/大纪元)

现在,回归二十年后,在铺天盖地的舆论控制、洗脑、大批内地人渗透、各种手段下,香港人正在逐渐失去原有的高贵的自由意志。香港人生出来新的基因。和69年前共产党透过土地改革,镇反等运动掀起人们心中的仇恨一样,在香港,爱国青年协会一遍又一遍播送污蔑法轮功的谎言,掀起人们心中的仇恨,直到人们眼里闪烁著恨,在反法轮功的征签名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世界上唯一幸存的古国人民集体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心病还要心药医治。哪里去寻找那苦口救命的良药?

6. 信仰崩溃 迫害宗教
正如半个世纪前的大饥荒最足以说明共产党毁人的真正意图、它非人的本质,今天正在发生的一场信仰崩溃戳穿了中共繁荣的假象,曝光了它背后的一场真正的大危机。这场大危机已从根部腐蚀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基,并将把它从根部瓦解。

在今天,在冬天的中国大陆,国土笼罩在伸手不见五指、有毒的阴霾中,整片大好的山河变得像是鬼域,而人们把大半个脸藏在口罩后,行走在毒雾中,像是一个个无根的魂儿。这带有中国特色,独一无二的超现实的景象,正是人们心灵风景的真实体现。在很大程度上,这就是今天中国的心景。

在中心之国,人们对于精神的寻求从来不曾间断,坚固而且持久。文革结束之后,出现了气功高潮。近年来,每天至少有一万人受洗,全国各地盖起了一座座教堂。依据全球基督教研究中心,中国有一亿一千多万名基督徒(含天主教)。而在“六四”三年后传出来的法轮大法更是以奇迹般的速度传遍了大江南北,在全国各大城市的广场上,上千人在黎明的晨光中集体炼功,景象殊胜。法轮功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传遍国土四方。古国人民对于信仰的渴求犹如雨后滋生的万物,什么也无法阻挡。

1998年5月15日,国家体育总局领导赴长春视察法轮功学员炼功情况,这是当天炼功点学员炼功的照片。(明慧网)

很快,1999年7月,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酷烈的镇压。对于法轮功的镇压持续了19年,使用的多种酷刑多是来自于苏联KGB。这是中共来自苏联的又一批遗产。就连活摘器官冷血的体制也是直接继承自苏联,又在中共手中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被活摘器官而亡的法轮功修炼人数字惊人,19年来被手术刀屠杀的人数远远超出人们想像。

中共警察和便衣在天安门广场对上访请愿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明慧网)

而对于基督教,事实上,1949年以来没有停止过迫害。依据“对华援助协会”报告,1983-2001年,全国6千多万名地下教会基督徒里有270万人被拘捕过、44万人被判劳改劳教、20万人被迫离家外逃或失踪、1万多人被迫害致死、2万多人被酷刑致残。2004年下半年,在河南,4百多名家庭教会牧师被抓。在湖北,2005年初有300多传道人被迫离家。这些全是发生在改革开放之后。

近年来,中国基督徒人数激增,有人预测到了202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国家。面对这一出乎意料的发展,中共开始了对基督教新一阶段的迫害。在2014年到2016年,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的浙江温州,一千多座十字架被砍断。2017年发布《禁止耶诞》的禁令,禁止民间庆祝圣诞节,不准许称“圣诞”,必须叫“耶诞”,甚至粗暴地推到圣诞树。在2017年一年中,基督徒遭迫害事件达到22万件。

2006年7月29日杭州萧山地区政府动用数千军、警、民联合暴力拆毁了百多年历史的党山教堂。(网路图片)

与迫害法轮功和基督教平行进行的,是从建政之初就开始的、对藏传佛教以及对佛教内部釜底抽薪的荼毒。进入市场经济起飞的时代,在实行僧尼上班制之外,党对寺院进行商业化管理、承包制度,全国各大名刹失去了佛门的清静庄严,成了赚钱的摇钱树。这种从内部改造佛教的方式是最致命,也是最难以抵抗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直接深入宗教,把它从内部分化、捣毁,变得面目皆非,彻底分解了宗教的精神力量。

2013年起,中共在浙江、江苏农村大量建造文化礼堂,在建造过程中,把多所宗祠和基督教堂改为文化礼堂,举办各种文化、政治(如一起观看十九大录像、学习政治书籍)、文艺活动。礼堂的舞台后方挂一面硕大的血旗,舞台上表演各式民间传统文艺,如小脚灯、扭秧歌等。更定下“星期天礼堂日”,企图取代基督教的礼拜日。

也就是说,共产党正在以对付佛教的方式对付基督教,从内部制造另外一套全然世俗的、共产党的形象和意识形态,悄悄地在日常生活中,从人们的心中移走基督教,取而代之。可以这么说:马克思视宗教为鸦片,依照唯物主义的思维逻辑,中共正在以各种民俗及政治代替品,诱导人民戒掉基督教。依照唯物主义无神论观点,这完全是可行的。

和上面这些宗教迫害平行的,是整个社会道德的失序。丰富的物质点燃了难以满足的贪婪,文革十年导致了民族集体的败德,所有这些都已全面浮现在今天我们的生活中。红黄蓝幼儿园事件、毒奶粉毒大米、豆腐渣工程,所有这些的源头都是诚信的消失,而诚信的消失则是源自于四分之三个世纪以来谎言的统治,以及对信天敬神的传统文化的摧残。共产党统治下70年来的心灵灾难导致的人心的变异,不可避免地延伸为全方位的社会灾难。在这一场心灵大灾难中,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

中国“红黄蓝幼儿园”,去年惊爆园内儿童被性侵猥亵。图为家长和民众聚集在红黄蓝幼儿园外。(Getty Images)

今天,中共对传统文化的宣扬是另一个以假乱真、偷天换日的谎言。就像它所承包代理、雇用假和尚敲钟烧香的寺院一样,它喂给老百姓的,是异化变形了的传统,是徒有其形,却没有任何内涵的假传统。说得直白一点,那完全就像是一朵没有香味、没有触感、没有生命的假花。而比世人制造的假花更甚,那是一朵带毒的、散发毒素和朽味,把党文化包装成为传统文化,欺世盗名的假花。

在所有这些宗教迫害、社会乱象之后,是深入骨髓的、遍地的制度性的贪腐。今天,这贪腐已成为一种癌症,蔓延到共产党的每一个细胞中。流氓起家、谎言治国的共产党,在中国必然长成了一头贪婪腐朽的怪兽。这种强制性的贪腐又如传染的瘟疫,席卷了全体共产党人。也可以说,全体共产党人被这制度性的贪腐绑架了,成为它悲惨的人质。

让我们听一听他们的自白。

“有些老百姓恨我没有替他们惩治罪犯,沉冤昭雪。也许我走前该给他们道个歉。有些案子我要是不去收那些人的钱替他们摆平,那些人就要把钱送到我的上司那里,最后要把我摆平。这都能怪我吗?我跟那些百姓有什么仇?我会无缘无故地加害他们吗?他们是受害者,难道我文强就不是受害者吗?”

“谁不明白,如今一个干部要是不贪、不色,谁敢相信你,重用你?你工作干得再好也没有用。全国像我这样的干部不说有几百万,至少也有几十万吧。单单把我一个文强搞臭、杀掉,又解决什么问题?”(第一个被执行死刑的公安局长文强死前遗言)

文强是第一个被执行死刑的正局级公安局长。(视频截图)

癌症一般、瘟疫一般的贪腐,已把共产党引入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滔天大罪。这滔天大罪又成了把它死死捆绑,无法脱身的铁索。关于这大逆不道的滔天大罪,我们将在第八节阐述。

这一场在“六四”之后延续了三十年的精神大饥荒才是今天跃上世界舞台的红色中国的真实。从巨大的饥渴中诞生了飞快成长的法轮功、基督教;一旦这巨大的渴求被拦腰斩断,代之以酷烈的迫害,古国人民的精神就陷入了无以言表的大饥荒中。在丰盛物质假象的掩盖下,这一深沉的精神大饥荒更形惨烈、荒芜,而人们对天降甘霖的渴望也就更形迫切。

7. 最后一个谎言
在表面上,中共走上了市场经济的道路,骨子里却依然是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唯物论挂帅,死不悔改地走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在今天,丰盛的物资、更多的财富,正是共产党用来贿赂人民的资本。同时,更大、更诱惑人心的权力版图、更多的黑金、更大的集体罪行也成了它绑架全体党员的绳索。不但如此,在实行了整整10年大外宣之后,中共对全世界的统战已升级。它悄悄在欧、亚、非、美、澳五大洲各国布局,从军事、政治、经济到文化、教育,暗暗侵蚀全球的重要据点,并在海内外宣扬所谓的“中国梦”,描绘一个中国给全世界带来的互赢、升平的假象。

也就是说在中国,共产主义的谎言还在持续。不仅如此,乘在经济那吓唬人的泡沫上,凭借着高科技的尖端工具,中共正在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警察帝国。欧美国家只敢用来监视罪犯的人脸识别器被密密麻麻地铺设在全国各地,用来监视全国人民。新疆维吾尔族人被全体验血、DNA抽样,建立数据库。网络空间中时髦先进的新贵媒体人被召入中宣部、网信办举办的培训班,学习如何操控人的意识,为崛起的祖国效力,以更加先进的风格诱导人们对它“忠诚”。这就是所谓的“统战新媒体”。中共正在把施行了半个多世纪的洗脑更上一层楼,直接升级为与数码高科技,与年轻一代活泼的思维密切结合的全球大统战。

中共计划2020年全面实施“社会信用系统”,遭外界质疑将成为全面监控的工具。这就是所谓的强国。中共并野心称霸世界。(新唐人亚太制图)

走到这一步,我们看明白了中国共产党的真正企图。从一开始,毛为它所定下的目标就是在建政一百年时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取代美国,主导全世界,包括全世界的意识形态。现在,共产党以这被描绘为“前所未有的接近实现”的梦再一次紧紧绑架了全民,也从上到下,绑架了全部的共产党员。在种种繁荣的假象下,掩盖了它毁灭心灵、毁灭民族的真正企图。而这“前所未有的接近实现的百年大梦”,成了它欺骗百姓、绑架全体党员的最新枷锁。

“实现百年强国大梦”,这是中国共产党最新的谎言,也是一个牛皮扯得最大的谎言。它怎么能够告诉老百姓,又怎么能够告诉自己,它所奉循的马克思主义是一个被世界所唾弃的,破产了的,只能够潜伏地下,偷偷蚕食世人的舶来品,却被中共当作活命的灵丹妙药,紧抱不放。把致命的毒药当作妙药灵丹,这将是共产党摧毁自己的最后的一个谎言。也将是它被清醒了的人民所弃绝的最后一个谎言。

就在中共误以为自己正在走向实现百年强国大梦的同时,它正在和整个世界逆向而行。正走在一条危险的不归路上。它距离原先改革开放时即将踏上的一条开明进步的道路越远,它就越把自己陷入危险的深渊中。

宣称自己正在实现一场大梦的中共,事实上,已是四面楚歌,它的基础已被釜底抽了薪。它封锁了半个世纪的真相正在全面逼近,把金盾工程这座二十一世纪的万里长城击垮。同时,它赖以建造大外宣机器的国库已出现了裂罅。外逃的资金、倒闭的银行、成为废墟的新楼、崩溃的道德伦理、腐朽的社会伦理、破碎的山河、毒大米、败坏的人心、死亡的山川河流、每年数以万计的抗争运动、崩盘的股市、西方世界的抵制、活摘器官这滔天大罪的天谴,正冲击著这个红色帝国。

毫不夸张地说,中共这个色厉内荏的怪物所站立的大地已开始塌陷。就像是国土上一个个神秘的塌陷的天坑,中共站立的土地出现了犹如浮沙一般,无底的天坑。曾几何时,神州大地阴霾锁江山,沙尘暴肆虐,江河断流,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癌症病发率国家。这就是这最后一个共产主义大国所陷入的万丈深渊。

DCIM100MEDIADJI_0845.JPG

今年4月10日起,中国北方多地出现沙尘暴。图为4月10日山东济南遭遇严重沙尘,整个城市昏黄一片。沙尘暴、阴霾年年肆虐中国大陆。(大纪元资料室)

有哪一个国家的人民能够容忍生活在谎言中超过半个世纪而不思反抗?马克思主义乌托邦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谎言,一百年来的恐怖实验已经被揭穿其画皮。如果从共产国际在中国成立共产党,诱骗国共两党合作算起,中国人已经生活在这一个巨大的谎言中近一个世纪了。在这一世纪中,共产党以残暴的杀戮在人民心中植入了恐惧的基因,使人噤若寒蝉,又以“假恶斗”在人民心中植下“说谎有理”, “谁不说谎?”的思维,形成了人人张口就是谎的风气。“谁说实话谁完蛋”,这句话成了一句人尽皆知的潜台词,以至人人骗人,人人受骗,从党喉舌到山寨版,从大人到小孩,从上到下,说谎成了喝白开水一样,张嘴即来,无需付费,更无需负责。

共产主义这西来的幽灵攀附在古国人民的身上,又把恐惧植入我们心中,使得我们从内部卸甲,失去了挣脱束缚的力量。失去了传统中道德和善的扶持,又在心中被硬是移植入恶和仇恨,古国善良敬天的人民就越是远离了真我,成了共产极权恶的统治之下的禁脔。

在世界上,马克思主义这个谎言早已破产。上个世纪末,六四民主运动之后,共产极权阵营崩溃,捷克、乌克兰、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等前共产国家纷纷立法,宣布共产主义为非法,并在国土上禁止共产主义的标语、标识、意识形态。共产主义纪念碑一座接一座立了起来。马克思主义已成为一个世人不敢公开承认的东西,它伪装成社会主义、社会福利渗透入各国,或是化整为零,狡猾地以无神论、进化论和唯物论所衍生出来的种种败德的意识行为渗透入各国,悄悄改变其思维意识,瓦解其道德和价值观。也就是说,一百年来屠杀一亿人的共产主义已成为见不得人的东西,必须以变装术巧立名目,继续存活。

乌克兰民众曾在全国掀起推倒列宁雕像的弃共行动,表明了乌克兰人对马列共产主义的厌恶和憎恨。图为2013年12月8日,乌克兰基辅,市中心的一座列宁塑像被推倒后,民众欢呼庆祝。(GENYA SAVILOV/AFP)

如果我们从人类数千年的历史学到了任何东西,那就是千万不要低估你的敌人。还有,千万不要期待任何轻省的战争。共产党的终极目的是摧毁人类。在上一个一百年,它在世界上屠杀了一亿人的肉体(这是一个保守的数字),以及难以计数的灵魂。在古罗斯和中国,它摧毁了其传统文化、宗教精神和人之所以为人的道德。在彻底改变其基因之后,这两大国扶植成立了更多的共产国家,复制了自己置人于死地的屠杀、大饥荒和与人性背道而驰的意识形态。

“斯大林为了统治俄罗斯和世界,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不断推向世界各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会出现内战,饥荒和恐怖。 ”(1991年《苏共解体宣言》)

从上个世纪下半叶开始,共产主义开始了它摧毁人类的第二阶段。它悄悄渗透非共产国家,蚕食世人的意识。就在世人误以为共产阵营已垮台,共产主义不久就要从世上消失的时候,远远超出世人预期,也远远超出世人所能想像的,共产主义披上了诡异的衣装,包藏祸心地,有计划地,一步一步地形成了后现代颓废、反道德、反伦理、“什么都可以”的氛围,一丝一丝地腐蚀了人类的道德底线。这一段过程其实不长,从上一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到现在,整整半个世纪。这半个世纪足以把人类从守礼有德、淳朴善良、男女有别的人变成心理阴暗、道德沦丧、违反自然的非人。把人的道德底线摧毁,让他们背弃传统文化、背离神,成为不可救度的人。这正是共产党摧毁人类最狠、最彻底的方式。

历史正在重复。昔日国共内战时的特务战在今天死灰复燃,扩及到全世界。数不清的,犹如一个个兵团的特务以各种角色、各个方位渗透入各国、各个领域,遍布各国学府的五百间孔子学院就是一个间谍机构。

2014年10月29日,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外,民众呼吁取消孔子学院。(周行/大纪元)

在最新阶段,这场特务战披上了统战的外衣,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大外宣。这个从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后开始的,向全世界进军的意识形态统战,在今天已是战果惊人,惊动了各国。世人已开始看见了赤色中国正在暗中制造的这场梦,以及如果无限扩大,这场梦将如何成为全人类的梦魇。

世人已经觉醒。上一个一百年共产主义在世界制造的大悲剧不会重演。然而要阻止最新的这一场人类意识、文化上的灾难,要阻止人类文明的悲剧继续深化,我们却需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赴汤蹈火,全力以赴。因为在共产邪灵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恶灵,那是一切邪恶的根源,也就是掌管地上的撒旦。它是众神和全体人类的敌人。而罗马尼亚牧师Von Richard Wurmbrand温布兰德在狱中完成的《马克思与撒旦》已告诉我们,马克思是跪拜在撒旦座前,卑微而诡计多端的仆人。

(未完待续)#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