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投资亚太地区小国意图何在?(图文)

102
在2015年2月10日拍摄的这张照片中,展示了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口设施的总体情况。

长期以来,中共利用“战略投资(贷款)”令亚太地区弱小贫穷国家因债务违约不得不向其转让本国的战略资源,这已引起更多国家的警觉。专家表示,中共利用战略投资取得地缘政治利益是为转移国内危机。也有专家表示,欧美日应帮助小国建立自主经济,共同抵御中共的霸权扩张。

英国《卫报》5月15日报导,哈佛肯尼迪政策分析学院的研究人员为美国国务院准备了一份长达40页的独立报告,报告中警告说,中国的“债务外交”使用战略债务来获得亚太地区经济弱小国家的政治影响力。

报导说,该报告列出了16个中共的“目标国”,这些国家首先接受中共数百亿美元的贷款,后来无力支付,中共就利用这些债务取得它要的战略资源。这16个国家包括瓦努阿图、菲律宾、柬埔寨、老挝、泰国、马来西亚、斯里兰卡、汤加和密克罗尼西亚等。

中共利用对外投资输出共产模式转移国内危机

报告说,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深陷债务,政府已经将关键的港口或军事基地割让给中国。而“一直处在澳大利亚的轨道上”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接受无法支付的中国贷款,已经向中国提供了一个战略地点,同时还提供大量液化天然气和资源储备。

报告以斯里兰卡为案例,揭示中共从2007年到2017年的10年里制造80亿美元的“债务陷阱”,最终达到获取位于汉班托塔的大型港口99年租赁85%的股权。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的做法是利用战略投资输出共产意识形态以取得地缘政治上的利益。

“中共实际上是在输出它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共产党的统治,并且把中国那些达不到劳工标准的那些做法,还有中国的过剩产能、中国的通胀、中国的失业,用这种基建、建设这种战略投资方式转移到其它国家,以取得地缘政治上的利益,而这种转移是一种类似新殖民主义的扩张,带着共产主义的邪恶目的。”

谢田说,中共知道它在国内面临生存的危机、合法性危机,以及被中国人民抛弃、解体的危机,而对外的经济扩张可以增加它的战略影响力,转移这种危机,“因为向外扩张可以对内宣传爱国主义、民族主义”。

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曾建元也认为,中共现在也面临资源匮乏及环境被污染和破坏的危机,“现在中国要持续地扩张和发展,而投资亚太这些待开发的弱小国家,只要这些国家没有办法还钱,就可以保证中共未来永久地控制这些国家非常丰富的战略资源。又可以取得临近国家外交在国内政治上的影响力。”

“还有,中共为了它本身政权的稳固,不希望在它周边地区出现挑战专制的力量、颜色革命,进一步去扩散煽动中国的民心,它希望周边国家的政治经济也被中共力量控制着。”曾建元说。

报告指出,汉班托塔港的移交令人担心这个港口最终有一天成为中共的海军基地,同时也向其它深陷债务的小国发出了警告。

中共“债务外交”掌控亚太话语权或抗衡美国

这份报告说,在柬埔寨、老挝和菲律宾,中共的贷款可以为中共赢得在东南亚联盟的“代理人否决权”。

曾建元说,过去东盟与中国之间有个10加1的对话机制,也建构了10加1的中国与东盟的共同市场。“可是现在中共透过战略贷款,在东盟的内部找到代理人,很多问题它不用直接出面,这些代理人会在内部帮中共说话,最明显的就是柬埔寨和老挝,这两个国家的国内经济都严重依赖中共,所以,至少这两个国家成为中共在东盟内部的代理人。”

曾建元指出:“所谓的代理人就是可以贯彻、反映中共意志的这些国家” 。但这些国家也不是百分之百的自愿,因为根本的原因是这些国家对中共有强大的战略债务,所以,他们本身也被中共深深控制住。

报告也指出,中共的“债务外交”很可能在中国削弱美国及其盟友战略优势的行动中扮演重要角色,并改变亚洲的力量平衡。报告列举瓦努阿图深陷债务,有媒体报导,中国正在与这个南太平洋国家接触,商议在该国设立一个永久性军事基地。

曾建元表示,中共有强烈的霸权意图,就是要把美国的力量最终要赶出东亚地区。他认为,从中共“债务外交”的16个“目标国”在亚太的战略地位可以了解这种意图。

“这16个目标国重点都在国际的重要航道上,或国际的通道上,包括海路和陆路的通道上。以海路来讲,从地中海、红海、亚丁湾、印度洋,再到马六甲、南海,这条是中共的生命线,也是东亚国家的生命线,过去这些国际航道和平通行的环境主要是美国在维护,现在中共要涉足这个地方与之争雄。在陆路上,中亚通向西亚这些路上的国家,跟中国大陆相邻的低度开发国家,也是受中共影响很深的国家。”

“再有,中共一直想走出第一岛链,甚至第二岛链,如何能在这些地方取得中共的海军可以停靠的港口,南太平洋很多的小国就是重要的目标,而过去这些岛国很多都是台湾的邦交国,但是这些国家国力比较小,在中共庞大经济利益的诱惑之下,最后倒向中共,也导致南太平洋地区当地西方国家影响力的衰弱,而这些国家对于美国掌控太平洋也是很重要的。”

“总之,中共凭借强大经济利益对这些国家所提供的贷款优惠等等这些诱惑,慢慢使美国在东亚的影响力消退。”曾建元说。

维持美国亚太影响力欧美日共同抵御中共霸权扩张

报告最后建议美国加强盟友关系并管理自己的债务负担,其中包括支持印度成为区域领导人等,加强与澳大利亚、印度和日本的四边对话机制等以抗衡中共。

曾建元认为,中共在亚太投资产生的负面影响越来越大,“马尔代夫、缅甸、斯里兰卡都有发生民众抗议,包括最近马来西亚变天,中亚一些国家民间也存在不同的声音。也就是说,中共现在非常强势,不是一个让这些国家的人民信任的政府。因此,要维持亚太的安全,最重要还是要维持美国在亚太的影响力。”

曾建元说,普世价值的观念现在是美国扩展全球影响力当中很重要的意识形态基础,因为中共意识形态不受信任,美国应该在这些地方多多加强,然后利用现代各国民主政治、或者电子资讯对民意的影响力量来维持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影响力,“这是一个由下而上的、生植在民间的生活形态、价值选择理念的信仰问题,根植在这个基础,这样可能比较久远,比较稳固。”

另外,欧美国家、日本更根本要去考虑的问题是加强国际责任,帮助亚洲小国建立起自主的经济,摆脱中共的经济依赖,“这样才能够真正的让中共隐隐作祟的地区的霸权主义,或朝贡外交体系经略的意图被打消。”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