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二章 假弥赛亚沙巴蒂‧萨维(一)

0
89

第二章 假弥赛亚沙巴蒂‧萨维

在鲁利安卡巴拉出现的前后,散居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遭到很多迫害,甚至被屠杀。生活在恐惧和困难中的犹太人强烈地希望弥赛亚的到来,带领他们走出困境,回到自己的家园。鲁利安卡巴拉的弥赛亚学说很快被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接受,而且犹太社区普遍相信弥赛亚不久就要来临。于是,犹太人对弥赛亚出现了强烈的期盼,希望加快恕罪,早些结束流亡的苦难。

在犹太教的历史上出现了许多弥赛亚,其中在十七世纪六十年代,犹太教出现了一次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狂热的弥赛亚运动,从中东、欧洲、非洲,席卷了全世界的数百万犹太人,在弥赛亚运动高潮的时候,绝大多数犹太人都相信弥赛亚来了,在弥赛亚运动的中心、土耳其首都,几乎所有犹太人都相信,但是最后“弥赛亚”在土耳其国王的死亡威胁下叛教,皈依了伊斯兰教,变成了假弥赛亚。人们的心情从狂热的期望一下跌到极度的失望,甚至愤怒,于是造成了宗教灾难,而且假弥赛亚运动进一步演变成了崇拜魔鬼撒旦的宗教异端邪说,后来导致了马克思主义的出现。但是对这些近代历史,我们中国人几乎一无所知。

犹太人遭受的迫害和对弥赛亚的强烈期盼

十七世纪六十年代出现的席卷全世界犹太教区的弥赛亚运动,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以色列亡国后,犹太人被迫四处流浪。在中世纪的欧洲,犹太人被认为是外国人,一些国家政府把他们限制在贫民窟里生活,甚至不允许他们进入当地主流社会,不能象当地人一样工作,因此很多人不仅生活贫穷、环境肮脏,日子非常艰难,而且在历史上遭受了许多迫害和屠杀。基于这些原因,犹太人在一些国家受到了严重的歧视,他们认为他们生活在外帮人的枷锁中,受到外帮人的迫害,许多人心中对外帮人含有仇恨。其中1492年的西班牙大规模地驱逐犹太人,给犹太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和我们要讨论的全球弥赛亚运动有一点关系。当时,犹太人在西班牙已经生活了很长时间,形成了许多繁荣的社区。但是,1492年西班牙当局强迫犹太人皈依基督教(天主教),国王下令要把不皈依基督教的犹太人全部驱逐出西班牙。在这样的宗教高压迫害下,许多犹太人被迫皈依了基督教。可是这些人表面上信基督教,暗地里依然信犹太教,因此他们过着表里不一的宗教生活,成了“两面人”。当地人给他们起了一个侮辱性的称号,意思为“猪”。当然也有很多犹太人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从而被迫离开了西班牙,其中一些人逃到了德国、意大利、英国、土耳其、摩洛哥等许多欧洲、中东和北非的国家,也有的去了南美洲。据说,哥伦布原来是西班牙犹太人,在这期间被迫皈依了基督教,不久航海来到了美洲。

随后,欧洲其他的一些国家也出现了迫害、甚至屠杀犹太人的灾难性事件。这使得安全感遭受严重威胁的犹太人更容易接受卡巴拉灾难和弥赛亚出现的说法,认为弥赛亚不久就要来临,因此使得各地没有安全感的犹太人对弥赛亚出现了越来越强烈的期盼,强烈盼望弥赛亚带领犹太人砸碎外帮人的枷锁,不仅解除现实的痛苦处境,而且还“翻身作主人”,反过来统治所有外帮人。

鲁利安卡巴拉的出现给了犹太人的流亡以崭新的含义,全世界的犹太人普遍认为弥赛亚很快就要来了,人们在心理上已经作好了弥赛亚马上就要来临的准备。犹太教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弥赛亚运动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出现了,其后果是灾难性的,一直影响到今天的全人类。

犹太教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弥赛亚运动

沙巴蒂‧萨维(Sabbatai Zevi,或Shabbetai Tzvi,1626-1676)于1626年出生在土耳其港市士麦那的一个犹太人家庭里(见下图)。当地有几千户犹太人家庭,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犹太社区。当时鲁利安卡巴拉已经传遍了世界上所有的犹太社区,甚至有拉比推算说,弥赛亚将从1648年开始他的统治。与此同时,基督教世界从基督教的角度,认为“反基督”的人要在1666年出现。西方的两大宗教都在猜测这个时候要有大事发生。
 

189a15b45c46f4889b6c00003f96afe0.jpg

沙巴蒂‧萨维

沙巴蒂的父亲做贩卖家禽生意,后来士麦那成了繁忙的港市,他父亲成为英国和荷兰商人的代理,于是赚了很多钱,家境富裕了起来。沙巴蒂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他哥哥和弟弟后来都成为富商。沙巴蒂从小就想成为一名拉比,学习传统的犹太教宗教学,接触到了卡巴拉。他从小就表现出有才华,他家庭希望他成为拉比精英中的一员。沙巴蒂在少年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卡巴拉,对卡巴拉入了谜,并且很有心得,吸引了一些其他少年向他学习卡巴拉。他从十五岁开始过独身和犹太教传统上苦行的生活,禁欲和长时间的绝食。他在十八岁的时候就正式成为一名拉比。沙巴蒂具有个人魅力,有个好嗓子,喜欢唱歌和吟祈祷诗,歌声甜美,很吸引人。

沙巴蒂二十岁结婚,但是他拒绝和妻子圆房,根本不碰她,结果他妻子非常生气,要求离婚,他很高兴地答应了。没过多久,他娶了第二个妻子,他同样拒绝过夫妻生活,于是他第二个妻子也要求离婚,结果他又高兴地离婚了。(当时没有自由恋爱,可能是他父母给他娶妻,但他本人想过宗教的禁欲生活,并不想结婚。)

当时犹太教对象沙巴蒂这样虔诚的宗教信徒,过着苦行禁欲的生活,是持赞许态度的。然而,沙巴蒂在十六岁至二十岁之间,精神上开始出现了非常怪异的表现,情绪不稳定,有时处于情绪非常高涨与兴奋的状态,做出各种怪异的行为,破坏宗教教规,亵渎犹太教神灵,不停地吟诵祈祷诗和唱歌;有时他又处于高度精神压抑中,情绪非常低落,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许多天不出来,谁也不见。在这两个极端之间,他又变得很正常,和其他正常人一样。后来人们分析他得了狂郁精神病,当时人们说他被魔鬼附体。沙巴蒂这种精神病态一直伴随他到死,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

沙巴蒂犯狂郁精神病时表现为,一段时间内极度躁狂,处于高度兴奋和欣快的状态之中,据说这时他脸上放红光,他感觉有人驱使他做出各种奇怪和违反常规(教规)或传统的行为;之后又表现出极度的沮丧和压抑,把自己关在屋里不见人,他说是受到了魔鬼的攻击,和魔鬼搏斗;在这两种极端状态之间,他表现和正常人一样,是正常人的状态和行为。后来其信徒们神话了他的精神病行为,把他这种精神病状态上升到了神学的高度,把其躁狂兴奋时的状态称之为“照明”(说他可以和上帝、天使交流,上帝通过他给人照明、启明等等),把他极度压抑的状态称之为“躲藏”(上帝把自己藏起来了)。

1648年,一次他精神病犯了,在处于情绪高涨与兴奋的精神状态下,沙巴蒂第一次声称他和弥赛亚的来临有关系,并且公开说一些亵渎神灵的话,造成了丑闻,结果他家乡的拉比们非常生气,家人也觉得很丢脸。因为乡亲们知道他有精神病(被魔鬼附体),所以没有什么人信他是弥赛亚。后来其精神病又多次发作,大家实在受不了了,连他的宗教学老师都受不了了,有人建议把他杀了,但是乡亲们没有人肯下毒手。作为惩罚,家乡的拉比们鞭打了他,把他开除了犹太教教籍,在1651-54年间,把他驱逐出家乡士麦那。于是他被迫离开了家乡,漂泊流浪。不久,他流浪来到被土耳其占领的希腊港市萨洛尼卡,在那里生活了好几年。

因为他在情绪正常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样,所以人们刚开始和他接触的时候,看不出来他有什么毛病,把他作为正常的拉比,许多人和他交朋友。但是,一次在精神病发作时的高度兴奋之中,他和犹太庙里的《摩西五书》经卷举行婚礼,和《摩西五书》结婚,认为自己是《摩西五书》的“丈夫”,这在宗教层面上意味着他是弥赛亚。但是他的怪异行为在宗教上是严重的亵渎行为,让当地拉比们大吃一惊。当地拉比们无法忍受他的怪异行为,把他驱逐出萨洛尼卡市。于是他又被迫离开了萨洛尼卡市。虽然沙巴蒂说自己是弥赛亚,但是人们认为他有病,是个傻瓜,反而嘲笑他,所以他并没有被社会的接受和认可,尤其是拉比们还因为他的怪异和亵渎神灵的行为,把他开除了犹太教教籍。

在1648年到1654年之间,在现在的乌克兰境内(当时的波兰),发生了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事件,犹太人估计有上十万犹太人遭到屠杀。这场屠杀,加上鲁利安卡巴拉的弥赛亚理论,自然进一步激起世界各地贫民窟里的犹太人心中对弥赛亚的强烈期盼。当时,犹太人对弥赛亚的渴望,犹如干柴,遇到了火星就着。沙巴蒂不久就提供了这样的火星。

1658年,沙巴蒂流浪到港口城市伊斯坦布尔,他在这里呆了九个月,和一名著名的卡巴拉学者成为朋友,学习了鲁利安卡巴拉,他还学习实践卡巴拉,学习魔法驱魔和灵体沟通等等。他在正常精神状态中也认为自己受到了魔鬼的袭击,开始想通过卡巴拉的法术把自己身上的魔鬼驱走,但是没有成功。有一次,他精神病又发作了,从集市上卖了一条大鱼,给鱼穿上了衣服,把它打扮成婴儿的模样,放在摇篮里。据说他想表明,他的弥赛亚使命需要时间来慢慢培养。他还宣布废除宗教戒律,戒律不允许的现在都允许了。由于他的亵渎和反对教规行为,1659年,他又被驱逐出伊斯坦布尔市,回到了家乡。他家乡的拉比们似乎对他几年前的怪异行为淡忘了。

沙巴蒂在家乡呆了大约三年的时间,处于长期的极度压抑和犹郁之中。1662年,他想去耶路撒冷,于是又开始了流浪,结果流浪到了埃及的开罗。在开罗,他被一名大富商接纳。这名大富商是埃及犹太社区的领袖,对卡巴拉非常感兴趣,家里供养着一群鲁利安卡巴拉学者。因为沙巴蒂不犯病时行为正常,人很面善,很有魅力,歌声甜美,拥有丰富的宗教知识,过着苦行禁欲的生活,所以受到人们的尊敬。不久,沙巴蒂成了这群卡巴拉学者们的领袖,并且告诉这些人他具有弥赛亚的力量。

几个月后,1662年夏天,这名大富商叫沙巴蒂作为信使,把为耶路撒冷三百个犹太家庭集资的钱,送到耶路撒冷(犹太人很团结,大家相互帮助)。他把钱顺利地送到了耶路撒冷,并且在耶路撒冷呆了大约一年的时间。在耶路撒冷期间,由于又出现精神情绪高涨时做出的怪异行为和亵渎犹太教神灵,他受到了拉比们的鞭打。后来耶路撒冷的犹太社区又派他回埃及,给他们集更多的资金。于是他于1663年下半年离开了耶路撒冷,并于1664年年初到达埃及。

1664年3月31日,他大概在犯病的“照明”状态中,在开罗和一个叫萨拉的风尘女子结了婚。萨拉也有点神叨叨的。她出生于犹太家庭,在孩提的时候,她在1655年从波兰经过德国,来到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因为她和弟弟在1648年波兰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中成了孤儿。在阿姆斯特丹,她声称说上帝任命她为很快要出现的弥赛亚的新娘。当她大一点的时候,她流浪来到了意大利,成为妓女。她还给人算命。后来她流浪来到了埃及的开罗。当时也在开罗的沙巴蒂听到了有关萨拉的故事,就认定这是他的新娘,于是这一对奇怪的流浪男女对上了眼,并且在大富商家里举行了婚礼。沙巴蒂一直在禁欲,据说他拒绝和萨拉圆房。按照宗教传统的说法,弥赛亚要和一个不洁的女人结婚。沙巴蒂和妓女结婚,目的是向世人表明自己是弥赛亚。

弥赛亚的先知内森

沙巴蒂在犯病的“照明”状态中声称自己是弥赛亚,做出各种奇怪的行为,违反犹太教教规,亵渎犹太教神灵,受到了人们的嘲笑,受到了其他拉比们的惩罚或鞭打,甚至被开除了教籍。他在正常精神状态时,对自己到底是不是弥赛亚没有信心,甚至怀疑,对自己的精神疾病也非常痛苦,也想办法治自己的精神病,包括实施魔法来驱除自己身上的魔鬼,但是都没有成功。

沙巴蒂成为“弥赛亚”要归功于“先知”内森(Nathan of Gaza)。内森于1643-44年间出生于耶路撒冷市。内森的父亲是一位拉比,来自波兰或德国,在耶路撒冷定居,成为耶路撒冷犹太社区的使者,来往于波兰、德国、意大利、摩洛哥等国,一方面为耶路撒冷的犹太社区筹集资金,另一方面把其他犹太人印刷的宗教印刷品传播到其他地方。

内森从小就从师于当地著名的拉比,受到非常好的犹太教宗教学方面的教育,他是个《塔木德》宗教学方面非常优秀的学生。一位在犹太社区极有影响力的富翁有个女儿,他要招一名优秀的宗教学学者作为女婿。经过拉比们的推荐,结果内森被选中。内森在19-20岁时结婚,“倒插门”成为富豪的上门女婿,于是搬到了岳父母居住的城市加沙。在加沙,他岳父母供养他继续学习和研究犹太教宗教学。内森对卡巴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成了一名卡巴拉学者,并且进入了卡巴拉超自然的神秘领域,出现了象一些修行有素的老和尚、道士们所说的“开天眼”(开天目)的超自然能力,看到了超自然的现象。他说他看到了“圣灵”的景象,并且“圣灵”们愿意叫内森进入卡巴拉的秘密。他还说他经常(通过天眼)看到一个“火柱子”跟自己说话,还看到一个象人脸一样的形象。他说他在“天使”的启发下研究鲁利安卡巴拉著作。有时候他还被告知,会有一束光给他更多的启示……。

有一次,在一个超自然的玄秘景象中,内森看到了一个人的形象,并且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说:这个人就是救世主弥赛亚,他将在和敌人的斗争中取胜。经过了这些超自然的经历以后,内森确信自己就是将要出现的弥赛亚的先知。随后,内森就以先知自居,开始模仿圣灵的超自然能力,声称可以看出人的灵魂的根源,能够告诉人如何忏悔赎罪。于是,内森的名声出来了,很快成为声望很高的卡巴拉学者,受到了人们的尊敬。内森成为有名的“灵魂的医生”,生活在世界上许多不同国家的犹太人纷纷前来,问他自己灵魂的根源,向他求教如何忏悔才能赎罪。

当内森的名声传播到了埃及的时候,沙巴蒂动了心,决定去加沙拜访内森,向他求助解决自己精神上的问题。因为这一段时候,沙巴蒂一会儿精神极度压抑,随后又出现非常愤怒和不理智的行为。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内心混乱,一会儿认为自己是弥赛亚,一会儿又不承认自己是弥赛亚,完全由自己的情绪而定。在1664年底或1665年初的时候,沙巴蒂举行了一次大型的驱魔活动,想把自己身上的魔鬼驱走,可是还是没有成功。所以,当他听说内森有来自神灵的超自然能力,并且能够给人解决需求的时候,沙巴蒂印象深刻,决定作为病人去拜见内森,求内森治他灵魂上的疾病。

1665年4月中旬,当沙巴蒂从埃及来到内森跟前寻求忏悔的时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内森拜倒在地上,请求沙巴蒂的原谅。内森说,沙巴蒂好几次来到加沙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去参拜沙巴蒂。内森告诉沙巴蒂说,他是弥赛亚,灵魂的来源很高级,不需要忏悔和治病。

随后,内森和沙巴蒂在一起呆了数周的时间,两人进行了深入和亲密的谈话,无所不谈。内森根据自己超自然的能力和看到的超自然的景象,试图证实自己是先知,尽力说服沙巴蒂有弥赛亚的使命。内森通过了解沙巴蒂的生活、疾病、梦幻和各种遭遇,用鲁利安卡巴拉理论解释说,这一切非法符合弥赛亚灵魂的特征。对内森来说,这一切特征(包括精神病)表明,沙巴蒂是真正的弥赛亚。

内森和沙巴蒂一起去耶路撒冷等地参观了宗教场所,5月中旬一起回到了加沙。在一个宗教的场所里,内森和一群拉比们在一起举行宗教仪式,内森突然进入了类似于老和尚入定的状态,口中念念有词,说出一些其他拉比们听不懂的话。事后,这些拉比们寻问内森说的是什么意思,内森告诉这些拉比们,沙巴蒂是弥赛亚,将是以色列的王。但当时,沙巴蒂正处于情绪低落的时候,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所以没有参加内森他们的宗教活动。

内森虽然年轻,但是在当地犹太社区名望很高,人们对内森高度信任。于是在内森的鼓动下,加沙的拉比们相信沙巴蒂是弥赛亚,是以色列的王,并向沙巴蒂表达特别的敬意。经过内森的说服和怂恿,从此沙巴蒂确信自己就是弥赛亚,内森拥有超自然的能力让人们相信这是真的。这一对弥赛亚和先知从此欺骗了无数的人。沙巴蒂私下跟内森强调说,因为自己是弥赛亚,有权不遵守摩西法规和犹太教教规,并且有权命令其他人不遵守摩西法规和教规。换句话说,沙巴蒂作为弥赛亚,超越各种法规、戒律,可以随心所欲,不受任何宗教教规和道德等等约束,而且可以命令信徒们违反法规、教规,不受任何教规和道德的约束。

不久,沙巴蒂的狂郁精神病又发作了,又进入了极度躁狂、兴奋和欣快的“照明”状态。经过内森的确认,现在他信心十足,确信自己是弥赛亚,内森是先知。在内森的大力支持鼓噪下,1665年5月31日,沙巴蒂在精神病发作时的极度兴奋和欣快的状态中,脸上放光似火,据说象摩西当年见到的燃烧的丛林一样(所以亲眼所见的信徒们非常震惊,称之为“照明”状态,相信他是弥赛亚),在加沙第一次公开声称自己是弥赛亚,从而在全世界的犹太社区里产生了强烈的连锁反应,一发不可收拾。从此,这场由精神病患者(魔鬼附体的人)发起的弥赛亚运动彻底改变了犹太人,以致世界的命运。

1665年5、6月份,在一个犹太庙的集会中,沙巴蒂挑选了加沙的十二名拉比学者,代表犹太人的十二个部落。他还穿着国王的衣服,骑着马,在加沙的街头游行,公开说自己是弥赛亚。他还制作自己的印章,他的印章名字傍边还有一条弯曲的蛇,因此在他信件的签名中,名字边上都有一条弯曲的蛇。他还在信件中公开说:“我是你们的主和上帝”。

沙巴蒂离开了加沙,来到了耶路撒冷。他象国王一样,骑着马沿着耶路撒冷城转了七圈。当沙巴蒂试图在耶路撒冷成立自己总部的时候,遇到了来自当地著名拉比们强大的反对力量。因为沙巴蒂之前在耶路撒冷住过一段时间,他的怪异行为拉比们记忆犹新,为此,拉比们还鞭打过沙巴蒂,所以耶路撒冷的著名拉比们无法相信、无法接受他是弥赛亚。虽然这股强大的反对力量把沙巴蒂驱逐出耶路撒冷,但是它不能阻止沙巴蒂弥赛亚运动象野火似地在世界犹太社区内的快速发展。

1665年7月,沙巴蒂离开了耶路撒冷,向叙利亚、土耳其方向进发,弥赛亚的消息快速地扩散到全世界的犹太社区。他途中遇到狂热的欢迎人群拜倒在地,向沙巴蒂臣服。人们的狂热行为也造成了大规模地停止了商业活动,于是人们设立了资金,救济受到影响的犹太穷人。

由于沙巴蒂在耶路撒冷被开除教籍的消息也一路相随,造成犹太社区的分裂,使得沙巴蒂消极了几个月(大概进入了精神病的压抑状态)。但是在加沙的内森和支持者们却异常繁忙,根本不受耶路撒冷拉比们的影响,向世界各地犹太社区发送很多信件,狂热地宣传和鼓吹他们的弥赛亚。内森号召需要群众性的忏悔运动(包括绝食,苦行,禁欲,鞭打自己等等),以加快弥赛亚的到来(基于鲁利安卡巴拉的“人神互动”的思想)。结果来自世界各地很多人来求见内森,人多得无处住宿,晚上不得不在大街上睡觉。内森把人们鼓动起来了,人们充满着莫名的兴奋和欢乐。当时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在土耳其奥特曼帝国的统治下,沙巴蒂的信徒们把土耳其国王的名字换成了沙巴蒂的名字,并且制定了新的年历。信徒们称沙巴蒂为“我们的主和王”。

兴奋起来的人群在犹太社区出现了骚动,也出现了一些荒诞的传闻。例如,1665年夏天,传到欧洲犹太社区的消息说,以色列丢失的十个部落回来了(古以色列有十二个部落,其中十个后来丢失了。犹太教认为,在弥赛亚到来的时候,丢失的十个部落将会回来,大家一起返回以色列),组成了一支数百万人的强大军队,他们在先知圣人的指挥下,出现了许多奇迹,并且正在征服麦加(伊斯兰教的圣地);也有的传闻说,这支庞大的犹太人军队正在进入波斯(现代的伊朗)……这种异奇的传闻似乎表明,弥赛亚很快就征服了全球,犹太乌托邦很快就要实现了。

1665年9月5日,内森听到一个来自天空中的声音,说弥赛亚将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展现给全世界。届时,弥赛亚将以耶路撒冷为中心统治全世界。不久,内森开始向信徒们说,沙巴蒂作为弥赛亚,有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以惩罚任何人,也有力量拯救以色列。内森说,沙巴蒂开始不用做什么,通过赞歌和崇拜就可以赢得战争,战胜敌人,即沙巴蒂作为弥赛亚统治全球的政治任务,不用通过军事征服,而是用和平的方式就可以实现。1665年,弥赛亚向世界展现自己;1666年,弥赛亚来临,是命运启示年;1667年,沙巴蒂将开始正式全球性的统治,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王都向沙巴蒂进贡、臣服。

到1665年9月的时候,在内森一伙的强力鼓动宣传下,沙巴蒂作为弥赛亚的消息,从南传到了也门,到北非,到土耳其首都,到意大利,西班牙,法国,荷兰,德国,英国,波兰,以及到世界上所有有犹太人的国家。虽然这些国家的人从来没有见过沙巴蒂或内森,但是弥赛亚的消息仍然使得他们象过电一样兴奋,激动不已。虽然有一些重量级的拉比们不认同沙巴蒂是弥赛亚,但是大众和大多数拉比们接受内森作为先知,沙巴蒂为弥赛亚。信徒们认为以色列的赎罪将要来临,犹太人在世界流浪的苦难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许多信徒甚至把房子财产贱卖掉,准备回到以色列,等待弥赛亚的到来。基督教的一些牧师们开始关注沙巴蒂的弥赛亚运动,称之为“犹太人的疯狂”,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弥赛亚运动的狂潮。

在内森居住的加沙犹太社区,人们更是兴奋异常,认为不久土耳其国王就要把王冠献给沙巴蒂。内森号召大家忏悔和绝食,以加速弥赛亚的来临。1665年12月份,内森带领上百名信徒,按照犹太教苦行的习俗,脱光衣服在雪地里打滚,冻自己,穆斯林教徒在周围观看。

长期以来,犹太人擅长金融和国际贸易,其中意大利、荷兰、德国、奥地利等国的许多金融和贸易的精英富人们,真心相信沙巴蒂是弥赛亚,在弥赛亚的宣传鼓动中起了主导的作用。

这场弥赛亚运动席卷全球犹太社区的所有阶层,不分贫富贵贱,不分学者文盲,大家都发自内心地兴奋,其激动的情绪是真实的,认为不久就要重返以色列了,受人歧视或迫害的苦难日子似乎马上就要到头了。

(待续)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