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二章 假弥赛亚沙巴蒂‧萨维(三)

0
74

弥赛亚叛教的影响

沙巴蒂叛教后,他在土耳其的信徒们很害怕政府会镇压他们,不过土耳其当局只在首都和沙巴蒂家乡抓捕了一些骨干信徒们,也没有用酷刑折磨他们,只是把这些骨干分子们训斥了一通,就把他们释放了。总的来说,土耳其政府对沙巴蒂领导的这场大规模颠覆政府的反叛行为,是挺宽容的,只抓了少数骨干分子,很快也就放了,更没有杀一个人。在民间,在土耳其首都,穆斯林和基督徒们嘲笑沙巴蒂信徒们疯狂的弥赛亚运动,使得信徒们很害怕。在沙巴蒂弥赛亚运动高潮的时候,一些沙巴蒂信徒们警告外帮人说:不久你们就要成为我们的奴隶。现在穆斯林和基督徒们嘲笑他们的弥赛亚叛教,许多人觉得上当受骗了,受到了羞辱。

皈依伊斯兰教后不久,沙巴蒂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和其弥赛亚运动的主要领袖们秘密地联系。这时沙巴蒂所有信徒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先知”内森身上,看看内森从上帝那儿对弥赛亚的叛教行为有什么启示或答案?因为是内森一手把沙巴蒂弥赛亚运动鼓动起来的。

按照鲁利安卡巴拉的神学理论,许多圣洁的光星在创世中的爆炸过程中掉到了不洁的世界中。内森精通鲁利安卡巴拉,和沙巴蒂初次见面的时候,就曾经仔细地询问和考察沙巴蒂的怪异行为。内森认为弥赛亚的灵魂要进入到邪恶肮脏的世界中(外帮人中)去呆一段时间,在那里经受苦难,和其他邪恶势力作斗争,在这斗争过程中,弥赛亚的精神状况就会有起伏,从而出现怪异的行为。换句话说,内森根据他对卡巴拉神学上的理解,反而认为弥赛亚的精神怪异行为是正常的。因此,对于沙巴蒂的叛教行为,内森尽管也感到吃惊,但是认为是合乎弥赛亚逻辑的,符合沙巴蒂经常表现出来的怪异行为。内森向信徒门解释说:沙巴蒂为了拯救他的信徒们,拯救那些掉到了不洁世界中的光星,他必须要付出代价,有一段时间他要下降到不纯和邪恶的外帮人中去,好的以邪恶的形式出现,圣洁的披上一层肮脏邪恶的外衣。即内森认为,沙巴蒂的叛教只是披上了一层肮脏邪恶的外衣,但不能改变弥赛亚圣洁的本质,其目的为了拯救他的信徒们,沙巴蒂遭受的罪是他为信徒们承受的。许多信徒接受了内森的解释,继续相信沙巴蒂是他们的弥赛亚。当然许多人不再相信沙巴蒂了,包括他的弟弟也对他失去了信心。他弟弟还把沙巴蒂封给他的王位以一银元的价格卖给了别人。不过他哥哥一直相信他,一直到他死。

沙巴蒂的叛教严重地冲击了全世界犹太社区,在犹太教内部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和分裂。他的弥赛亚运动演变成了宗教异端邪说。

许多一度狂热的信徒们回到了传统的犹太教中,但是很多人接受了内森的解释,继续相信沙巴蒂是他们的弥赛亚。在土耳其的信徒们,由于担心可能会被土耳其当局镇压,以及拉比们的强力反对,被迫转入了地下,宣传活动只能秘密或半秘密地举行。

沙巴蒂叛教后,很多信徒效仿沙巴蒂叛教,皈依到他们所居住地的宗教中。他们成了“两面人”:表面上信本地人的宗教(基督教或伊斯兰教),但是秘密地信沙巴蒂和他的弥赛亚使命(实现乌托邦理想)。

这些信徒们效仿沙巴蒂叛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自愿效仿沙巴蒂,主动地叛教,另一个是来自拉比们的压力。因为沙巴蒂叛教后,反对沙巴蒂的拉比们一直严厉打击沙巴蒂的信徒们,这有几个方面的原因:沙巴蒂弥赛亚运动的继续存在,严重威胁了拉比们的权威;沙巴蒂弥赛亚运动废除了传统的犹太教戒律和教规,成为犹太教的异端邪说;沙巴蒂叛教成为犹太教的叛徒,在外帮人面前丢了犹太教的脸。

在土耳其,反对沙巴蒂的拉比们还非常担心,害怕由于其信徒们的继续活动而招致土耳其当局镇压所有犹太人,所以他们打击沙巴蒂信徒们最为严厉,于是土耳其的信徒们被迫逐渐地转入到了地下(在波兰一些地方,信徒们的活动一直很公开,持续了数十年时间;也有很多犹太社区,拉比们态度比较温和,避免和沙巴蒂信徒们发生直接冲突,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在整个土耳其,虽然没有信徒敢公开站出来说自己是沙巴蒂的信徒,但是在地下他们依然非常活跃,形成了许多地下的网络,相互联系,举行秘密活动,交换信件等等。

在沙巴蒂叛教后的头两年时间里,“先知”内森成了拉比们的首要打击对象。有些人甚至开始称内森为“加沙的魔鬼”。拉比们有组织地打击内森,削弱他的影响力,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功。沙巴蒂叛教后,内森就离开了加沙,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他害怕土耳其当局抓他,一直被迫过着逃亡者的流浪生活,直到1680年去世。内森对沙巴蒂的弥赛亚使命一直没有任何怀疑。1668年之后,内森非常活跃,他写的东西对沙巴蒂主义意识形态的形成起着巨大的影响,他死后,其学说在信徒们中的影响力进一步增长。

前面提到,1492年西班牙出现了强迫犹太人皈依基督教的宗教迫害,当时许多犹太人被迫皈依了基督教,他们的后裔也同样过着“两面人”的生活,表面上信基督教,心里仍然信犹太教。沙巴蒂的叛教,反而给了生活在西班牙等国的“两面人”极大的鼓励,给他们叛教提供了有力的借口,因为连弥赛亚本人也要叛教,这也从宗教教义上为弥赛亚叛教寻求合理的解释。西班牙等欧洲国家的许多“两面人”一直是沙巴蒂的信徒。

沙巴蒂被迫叛教,外表上皈依信伊斯兰只是伪装,暗地里仍然和信徒们联系。沙巴蒂过着两面人的生活,对犹太人,他表明自己的弥赛亚使命,他皈依穆斯林,是去救散落到穆斯林世界里的那些“灵光”;在外帮人(穆斯林)面前,他拒绝承认他是弥赛亚。虽然内森这时候没有叛教,但是他也同样过着两面人的生活。他只对信徒们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对于不信的人(不管是犹太人还是外帮人),他表现出一个被利用的受害者模样。有个别反对沙巴蒂的人也玩两面派手法,假装是沙巴蒂的信徒,欺骗内森,从他手中骗取了他于1668年1月份写的一封密信的内容。内森在该信中告诉信徒们沙巴蒂必须叛教的必要性,并且说这是上帝的神秘性,以前人们也不敢说出来。内森重申说沙巴蒂叛教是因为以色列的罪,换句话说,他的叛教是为了给整个以色列赎罪。内森一直宣传沙巴蒂的弥赛亚思想。

沙巴蒂叛教的头几年,信徒们为了给其叛教行为合理化,找遍了所有犹太教的著作,列举了许多例子为他叛教解脱。其中有摩西的例子。摩西创立了犹太教,是犹太教的伟大人物,是犹太人的弥赛亚,他在带领犹太人出埃及之前,是埃及的王子,长期生活在外帮人之中。所以信徒们把沙巴蒂和摩西进行对比,说沙巴蒂也需要在外帮人中生活一段时间,为他叛教寻求理由。

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们仍然不断地来访问和朝拜沙巴蒂,但是信徒们得隐藏自己真正的信仰,不让土耳其当局和犹太社区反对沙巴蒂的拉比们发现,不然的话,就要遇到很大的麻烦。尤其是拉比们,密切关注沙巴蒂的行踪,甚至想办法把他除掉。沙巴蒂也去土耳其的一些地方,见其信徒们。沙巴蒂也秘密地给其信徒们举行“宗教仪式”。

1668年,沙巴蒂亲自派内森去意大利的罗马,完成一项特殊的秘密使命。内森在一名富商的陪同下,于当年6月份从土耳其秘密地来到了罗马。他偷偷地沿着罗马教皇的宫廷四周来回转了几圈,这是一种卡巴拉魔法的仪式。内森对罗马教廷施展法术。沙巴蒂叫内森施展魔法的目的,是要用魔法削弱罗马教廷的力量,让罗马教廷早日灭亡,让罗马教廷的权力早日落到沙巴蒂的手中。这表明,沙巴蒂和内森想通过法术(魔法)来实现其弥赛亚的使命,获取权力。内森完成了施展魔法的任务后,回到了土耳其,见了沙巴蒂。这两人后来经常见面。

1671年,沙巴蒂在犯病的“照明”状态中,和妻子萨拉离了婚,说她太霸道,自己成了她的奴隶。离婚后,他还抢了一名已经订了婚的年轻女信徒做自己的妻子,结果造成了很大的丑闻。这名女信徒的未婚夫严重抗议,并且说她可能已经怀孕了。结果这名女子真的怀孕了,并且生了一个男孩。按照当时土耳其的法律,不管这个男孩的生父是谁,法律上属于沙巴蒂的儿子。奇怪的是,沙巴蒂声称自己没有碰过这名女子。沙巴蒂回到正常精神状态中,又把萨拉接了回来,把那名女子送走了,但是把孩子留了下来。

1672年9月,皈依到伊斯兰教的沙巴蒂在犹太庙中和信徒们做犹太教祈祷中被逮捕。据说是拉比们密报了土耳其当局,他们想办法要把沙巴蒂干掉。同年12月15日,土耳其当局对沙巴蒂进行了审判。按照当时的法律,沙巴蒂亵渎伊斯兰的罪名是要被判死刑的。犹太教领导层鼓励土耳其政府尽快处死沙巴蒂,但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对处死他(据说是土耳其国王的母亲反对杀他),结果沙巴蒂被判处流放。

他被流放到阿尔巴尼亚一个偏壁的小城镇。在流放的日子里,沙巴蒂仍然和其信徒们接触。其信徒们相信沙巴蒂一直在为犹太人赎罪而遭受痛苦,付出代价。他们相信有一天这会结束,沙巴蒂将成为以色列的王,征服地球上的所有王。

1676年,沙巴蒂在流放中死去。他死前挖了一个洞穴,叫人把他埋葬在洞穴里,不要对洞穴做任何标记。因为他的坟墓没有任何标记,所以后人不知他具体埋在什么地方。在沙巴蒂去世前不久的最后一次犯病的“照明”中,他午夜爬上了一个高塔的顶部(或清真寺的顶部),不停地唱歌和吟祈祷诗……

沙巴蒂去世几年后,1683年,大约有300个信徒的家庭认为他们有责任效仿弥赛亚的足迹,集体叛教,假皈依伊斯兰教,形成了一个特别的“叛教者”社区,最先在希腊,后来搬到土耳其,一直持续到现在,网络上还有他们建立的网站。现在这个特殊的“叛教者”社区的人数,估计有几万人,也有的人估计有近十万人。他们表面上信伊斯兰教,但是内心信沙巴蒂的宗教异端。他们是沙巴蒂信徒中的极端分子,非常堕落,废除了所有戒律和性方面的道德约束,从事性狂欢活动,允许通奸、、强奸、乱交、同性恋等等堕落行为(在信徒之间秘密进行)。

这个特殊“叛教者”社区的孩子,在小的时候和周围的伊斯兰教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到他们成年的时候,父母才把他们真正的信仰告诉孩子们。他们只在沙巴蒂信徒成员内部通婚,定期举行秘密活动,吃完饭后,然后把灯关了,进行诸如换妻等群体性堕落的性活动。近代西方有组织的换妻活动应该就起源于沙巴蒂的弥赛亚运动。

宗教虚无主义

沙巴蒂死后,面对如何能够生存下去,如何在宗教“教义”上给出解释,其信徒们逐渐分化出了温和派和极端派。他们在性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堕落,一些极端派别的信徒们在其“宗教仪式”中从事非常堕落的性活动。温和派认为叛教行为只是沙巴蒂一个人的事情,所以表面上假装信犹太教,表面上和犹太教徒一样,只是在内心信沙巴蒂;极端派认为,叛教不是沙巴蒂一个人的事情,信徒们都有义务叛教,为以色列赎罪,所以许多人效仿沙巴蒂,假皈依到其他宗教里,从内部破坏这些宗教,具有极大的破坏力。

为了解决沙巴蒂叛教行为给信徒们造成的信仰危机,“先知”内森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沙巴蒂的一些信徒们效仿他也皈依了当地的宗教,一些信徒们仍然留在犹太教里,但是在他们的心目中沙巴蒂依然是他们的弥赛亚。这样一来,信徒们也都成了“两面人”,在外表和内心出现了分裂,自相矛盾。

为了解决他们表里不一的矛盾,沙巴蒂信徒们逐渐发展出了一个新的宗教异端学说,即宗教虚无主义。其基本思想是,外表信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内心相信沙巴蒂是弥赛亚,表面行为如何无关紧要,可以不受任何宗教教规和伦理道德的约束,从而给信徒们过着表里不一的“两面人”生活,从教义上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其实是自欺欺人的谎言)。宗教虚无主义给沙巴蒂的信徒们提供了不遵守教规和社会正常伦理道德的“依据”。

在宗教虚无主义的基础上,信徒们提出更加激进的“教义”,提出了“罪恶是神圣的”的歪理邪说。其出发点是,沙巴蒂叛教(或信徒们仿效他叛教),进入到邪恶的外帮人的社会中,不遵守教规和伦理道德,从事罪恶的性堕落活动,但是他们说,这些罪恶的目的是为了拯救那些掉到地狱里、掉到外帮人里的“光星”,是为了给以色列赎罪。信徒们争辩说,因为罪恶的出发点和最后的效果是“好的”,是为了“神圣的”目的,所以说“罪恶是神圣的”。因此,他们的“教义”是,不仅要犯罪,而且犯的罪越多越好。当然这一切犯罪行为不能公开地干,需要伪装自己,这样才能够在正常社会中生存。不仅如此,沙巴蒂主义还要求信徒们,表面行为一定要和内心不一致,外表一定不能表现真实的内心,即过“两面人”的生活是对信徒们的要求,信徒们必须是“两面人”。

由于信徒们认为“罪恶是神圣的”,所以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论手段多么邪恶,都是合理的,甚至是神圣的。后来共产党充分地利用了这一点,以“革命”的名义,不择手段,杀人放火,干尽了坏事;现在又用“维稳”的名义,不择手段地迫害老百姓。这其实也是虚无主义的一种表现。

既然宗教虚无主义说表面形式并不重要,那么其信徒们在表面上可以根据自身的环境进行任意的选择,表面上信任何宗教都无所谓(甚至表面上可以成为无神论者),从事任何堕落行为也不重要,所以,信徒们有的选择继续留在犹太教内的,有的选择皈依到当地的伊斯兰教或基督教内的。换句话说,宗教虚无主义为信徒们渗透其他宗教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武器,事实上确实如此,从沙巴蒂叛教开始,其信徒们就开始全面地渗透西方主要的三大宗教。当然,不论他们外表上假装相信犹太教、伊斯兰教或基督教,在内心都是该教的异端,人不知鬼不觉地把魔鬼撒旦教义引进这些宗教里面,从内部破坏这些宗教。这种从内部不知不觉地渗透和瓦解这些宗教,其破坏力是非常大的。这个问题非常严重。随着时间的推移,信徒们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破坏着人类社会。

近二、三百年来,世界上各大宗教从内部被严重破坏,一般人觉察不到。马文?安特曼在书中揭露这股邪恶势力如何从内部不知不觉中摧毁犹太教的,出现了宗教改革运动、宗教保守运动等等。对其他的宗教也是一样。西方几大宗教从内部被破坏涉及的问题巨大而复杂,超出了本书的范围,这里不再多叙,仅举一例。

在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后,毛泽东发起的“文化大革命”,公开地消灭宗教。除此之外,共产党派一些党员秘密地进入到佛教、道教、伊斯兰等宗教中去,从内部破坏、掏空这些宗教,使得这些宗教最后只剩下一个空壳。象前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死的时候盖上了中共党旗,共产党称他为“同志”,人们才如梦方醒,原来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是共产党员。

沙巴蒂主义:罪是神圣的

按照犹太教的说法,在两种情况下弥赛亚要来临,一种是所有人都变成了好人,一种是所有人都变成了坏人,当所有人都变成坏人时,上帝得要救人类,于是就得派弥赛亚来到人间。沙巴蒂主义说,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变成好人,为了加快弥赛亚的来临,我们不仅自己犯罪,堕落成坏人,还要让所有人都变成坏人,让所有人都堕落、犯罪。因此,对沙巴蒂信徒们来说,堕落、犯罪已经不再是堕落、犯罪了,而是具有“神圣”的意义,可以加快弥赛亚的到来。他们公然把罪恶神圣化,“罪恶是神圣的”成为沙巴蒂主义的一个秘密。因此,为了加快弥赛亚的来临,不仅可以犯罪,而且是信徒们的责任和义务去犯罪与堕落,而且犯的罪越多越好,越堕落越好。

沙巴蒂说,现在赎罪的弥赛亚时代已经来到了,当弥赛亚时代到来的时候,“上帝”什么都允许了。在新的(弥赛亚)时代里,《摩西五书》中上帝规定的所有戒律都废除了。例如,戒律中说“不能杀生”,在新时代里可以杀生;戒律中说“不能通奸”,在新时代里可以通奸;戒律中说“不能偷”,在新时代里可以偷;戒律中说“不能”,在新时代里可以;……即所有一切道德、伦理、法律都废除了。沙巴蒂信徒们主要的祈祷词为“向允许一切不允许的他祝福”,即祝福沙巴蒂,他让戒律不允许干的一切现在都允许干了。

沙巴蒂弥赛亚运动导致宗教虚无主义的出现,在教义上公然把罪恶神圣化,实际上完全变成了魔教,这也并不奇怪,因为沙巴蒂心中的“上帝”就是魔鬼撒旦,他们崇拜的就是魔鬼,魔鬼是他的弥赛亚。正统的犹太教拉比们称沙巴蒂主义为魔鬼教,一点也不冤枉它。沙巴蒂弥赛亚运动把魔鬼的大门向人类打开了,其灾难性的后果是可以预料的。沙巴蒂主义颠倒了几千年来人类的正统善恶标准,竟然认为“罪是神圣的”,公然崇拜和鼓励犯罪行为,公然崇拜魔鬼。把一切邪的、恶的、不道德的等等行为从宗教教义上合法化,一切邪的、恶的、不道德的等等在教义上都允许干了。当然当时信徒们是秘密地进行这些罪恶的活动。

因为摩西戒律不允许的现在都允许了,而且罪是神圣的,因此沙巴蒂告诉信徒们不仅可以犯罪,而且还鼓励信徒们去犯罪,尤其是鼓励性堕落。当时信徒们主要从事的是性堕落、性犯罪,如通奸、、杂交、强奸、同性恋等等。结果在沙巴蒂信徒中出现广泛的性混乱,性堕落。

沙巴蒂假弥赛亚运动的一个直接后果是造成了犹太教永久的分裂。一些正统的犹太教拉比们在自己的教区内严厉打击沙巴蒂信徒,在犹太教法庭里审讯他们,包括把一些沙巴蒂信徒开除犹太教教籍。

《清除马克思主义鸦片》一书中,给出了一些沙巴蒂信徒们从事堕落性活动的例子。例如,在波兰的一个拉比法庭的审讯中,沙巴蒂信徒承认通奸和换妻等活动,同意自己妻子和别人通奸,而且有的人在自己妻子不同意的情况,当着自己的面,强迫叫妻子和别的男人性交,说这样可以使自己增长智慧,变得聪明。一名妇女承认她丈夫同意她和三个男人发生多次性关系。甚至拉比和老男人也参加到通奸、性乱交活动中……

安特曼博士还揭示了后来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在犹太教内部,用一些宗教运动(如宗教改革运动、保守运动等),在人们不注意的情况下,造成犹太教更大的分裂……。当然我们中国人对这些缺乏了解,所以后来魔鬼教以共产主义的名义进入中国的时候,人们浑然不知,还觉得是好事,觉得它可以“拯救”中国。

(第二章完)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