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三章 战斗弥赛亚雅可比‧法兰克(一)

0
76

第三章 战斗弥赛亚雅可比‧法兰克

沙巴蒂死后,大部分信徒转入到了地下,或假皈依进入其他的宗教里,过着“两面人”的生活。但是在东欧,如波兰和匈牙利等地,沙巴蒂信徒们一直非常活跃,甚至在犹太教区内公开地活动,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

如果说,沙巴蒂主义公然认为“罪恶是神圣的”,崇拜和鼓励犯罪,这已经非常可怕了,那么在沙巴蒂死去的五十年后,另外一个更加邪恶可怕的假弥赛亚法兰克出生了。法兰克在沙巴蒂主义宗教异端邪说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变得更加邪恶,他甚至提出了“通过罪恶来赎罪”这种邪恶之极的“宗教教义”。法兰克主义是更邪恶的宗教异端。

法兰克是个极端狂热的沙巴蒂信徒,他极其堕落和邪恶。他自称是沙巴蒂的转世,是所有犹太人活着的弥赛亚(表明他不仅是以色列的王,还要统治全世界)。现代人类社会(包括西方)对法兰克主义缺乏足够的了解。法兰克主义和现代共产主义渊源很深,马克思本人就是秘密的法兰克主义信徒。马克思主义、《共产党宣言》的思想就来自于法兰克主义的异端邪说(见后面的章节)。

现在在西方几乎没有人知道谁是法兰克,在中国就更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了,但是他对全人类(包括中国)负面影响很大。现在有关法兰克的资料很少,一个主要原因是法兰克信徒的后人们,为了掩盖自己家族的这段肮脏历史,把相关资料都销毁了。还有一个原因是,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后来在全球范围内形成了极大的势力,为了掩盖他们的历史背景,也把相关的资料销毁了。但是在1760年代,你在波兰、匈牙利等国的街上随便问一个犹太人谁是法兰克,他都会告诉你:法兰克是最臭名昭著的“前犹太人”,皈依了天主教,搞性狂欢时被拉比们逮着了……

法兰克是极端的沙巴蒂信徒

雅可比‧法兰克(Jacob Frank,1726-1791)生于当时波兰(现在的乌克兰镜内)的一个犹太人家庭,死于德国法兰克福市市郊。法兰克是他后来起的名字,不是原名。

法兰克和沙巴蒂很不一样,他从小不爱读书,没有受到多少正规犹太教宗教学教育。法兰克小的时候,是个非常难管、不守规矩的孩子,力气很大,在犹太庙里经常捣乱,让大人们很头疼。他多次参加重大的抢劫活动,向人索要钱财。有一天夜里,他恶作剧,拿着木锤子挨家挨户敲两次门,按照当地的习俗,这表示有人死了,结果弄得人们穿着睡衣都跑出来,问:“谁死了?”法兰克在12岁的时候,组织和领导了一个上百名犹太和非犹太孩子组成的帮派团伙,绑架旅行的人,向他们的眼中撒沙子,拦路抢劫。他俨然象个小强盗头子。

法兰克父亲是个拉比,由于他是一个秘密沙巴蒂团体的成员,被拉比们打压和驱逐,经常搬家,所以法兰克小的时候随父母经常搬家,从波兰移居到了土耳其。法兰克13岁的时候,他父亲叫他学做调料剂方面的生意,他不是很乐意。结果不久,他组织领导了一个少年帮派团伙,和其他帮派打群架,甚至打得头破血流,弄得左临右舍很害怕。有一次,他因为勒索人钱财被抓捕,关在监狱里,被人保了出来。后来他不做调料剂方面的生意,开始自己做丝绸和珠宝方面的贸易,于是在随后的数年时间里,法兰克经常旅行,甚至到很远的地方,旅行到了沙巴蒂的家乡。

和沙巴蒂很不一样的是,沙巴蒂从青少年时起,就过着苦行禁欲的生活,而法兰克从青少年时起就非常地淫荡、堕落。他在做丝绸和珠宝生意中喜欢勾引女顾客,并且经常吹嘘说自己运气好,得手成功。除了喜欢勾引女人外,他还喜欢马,骑术很好。后来女人和性堕落成了他弥赛亚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严重地败坏了人类。

法兰克从童年时候起,就接触到了沙巴蒂信徒,他的一个老师就是沙巴蒂信徒,答应法兰克结婚后就让他正式进入沙巴蒂信徒们的行列。在做生意的过程中,他在当时沙巴蒂主义的中心(沙巴蒂家乡和萨洛尼卡市)生活过,和一些沙巴蒂信徒保持亲密的关系。按照惯例,他要在结婚的夜里才能正式成为沙巴蒂信徒。1752年,他结婚的当天,有两名来自波兰沙巴蒂信徒的信使参加了他的婚礼,介绍他正式成为一名沙巴蒂信徒。法兰克的妻子很漂亮,但是她家里很穷。后来法兰克经常用他年轻漂亮的妻子性贿赂信徒们,笼络他们。这两名信使来自于前面提到的“叛教者”社区中的极端派别,他们成了法兰克的老师,教他系统地学习沙巴蒂主义和密教卡巴拉。

法兰克敢于亵渎犹太教的胆量让沙巴蒂信徒们吃惊,例如,一次在犹太教庙里,法兰克当众脱下裤子,光着屁股坐在《摩西五书》的经卷上,亵渎犹太教(当时法兰克名义上还是犹太教教徒)。沙巴蒂信徒中的领导层看上了法兰克的邪恶潜力,重点培养他,给他灌输沙巴蒂主义,希望法兰克成为他们新的领袖。1753年,法兰克在他老师的陪同下,访问了在萨洛尼卡市的“叛教者”社区,并且卷入到其中的极端派别里面,他宣称他是弥赛亚。这时他的生意变成次要的了,他的主要任务是作为沙巴蒂信徒的“先知”。作为这个任务的一部分,法兰克朝拜了“先知”内森的坟墓,访问了沙巴蒂的家乡等地方。

1755年,法兰克又在萨洛尼卡市的“叛教者”社区生活了很长时间,组织了一个卡巴拉的秘密团体,声称他们反对犹太教的权威著作《塔木德》,信的是卡巴拉的经典著作《佐哈尔》,所以他们自称为“佐哈尔学者”,后来人们又称他们为“红色卡巴拉”。他们喜欢红色,因为当年沙巴蒂被关押在土耳其监狱的时候,一次接见来自波兰的信徒,波兰信徒诉说了波兰犹太人遭受大屠杀的情况,沙巴蒂听后震怒地说,等他征服了世界成为以色列王之后,此仇必报。沙巴蒂用红色代表复仇、鲜血。共产党喜欢红色就是这个原因,当然背后是对鲜血的崇拜。法兰克声称他是萨洛尼卡市沙巴蒂信徒领袖的继承人。在他的领导下,信徒们举行腐败、堕落和不道德的性活动。法兰克的邪恶、堕落超过了他的前人。

法兰克从小就是搞黑帮的料,在小的时候就成为小孩帮派的首领。他曾经问他的沙巴蒂主义老师:“沙巴蒂为什么要死亡?”他老师告诉他:“沙巴蒂需要尝试各种经历,甚至要品尝死亡的苦果。”法兰克又问:“他为什么不尝尝权力带来的甜头呢?”法兰克的权力欲很强,不择手段地获取权力,要品尝权力带来的甜头,是法兰克弥赛亚运动的重要动力。

1754年11月20日,法兰克说他看到了一个景象,在这个景象中,他看到很多人,男人、女人和小孩,还有老师和学生,在最后的一间屋里,他看到了沙巴蒂坐在信徒们的中间。沙巴蒂称赞法兰克的勇气和坚强的意志。沙巴蒂说他来到了这里,但是自己太虚弱了,不能继续走下去。沙巴蒂指着窗户外面的无底深渊,象黑海一样深。沙巴蒂对法兰克说,有几个人想试图下到无底深渊,但是承受不了压力而崩溃。法兰克听完后叫道:“我将下去(指下到无底深渊),请上帝帮我!”所以后来法兰克说,是沙巴蒂给他指引了一条通往地狱深渊的路,当然法兰克自己愿意走。

在他沙巴蒂主义老师们的指导下,法兰克接受对卡巴拉、沙巴蒂和内森神学系统而深入的教育。他的老师们通过信件等方式,在沙巴蒂信徒中散播消息说,一位新的领袖(法兰克)将要出现,并且说服法兰克回到波兰。法兰克起先不愿意去波兰,他说自己不会说波兰语,而且妻子在土耳其,不愿跟他一起去波兰。他说后来他又看到了一个景象,有一个老头劝他先去波兰,他妻子会稍后一点到。于是,法兰克终于同意了去波兰。1755年12月5日,法兰克骑着快马,越过土耳其边界,来到了波兰,受到了波兰沙巴蒂信徒们的热烈欢迎。

沙巴蒂的宗教虚无主义告诉信徒们表面信什么宗教都无所谓,其中包括什么都不信的无神论。法兰克是个极端的沙巴蒂宗教虚无主义者,他大力宣传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宗教。换句话说,现代无神论的真正来源是魔教。法兰克说贤人和有学问的人,抬头看天堂,可是那里什么也看不到;我是个无知的家伙(指自己没有学问。当时的“学问”主要指《塔木德》方面的宗教学知识,而法兰克是反对《塔木德》的),就低头看地上,看看上帝在地上干了些什么。他告诉信徒们说,他要在波兰给他们带来幸福和自由。他宣布终结一切法律(法规),不仅仅是犹太的法律。他说:“我来到世上是为了废除一切法律,给世界带来生机。我不只是拯救犹太人,还要拯救整个人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需要摧毁所有的社会机构,因为它们挡住了法兰克自称的“拯救人类”的道路。要摧毁和消灭一切,这个工作需要下降到地狱的最低处才能完成。法兰克说,他要把世界全部颠倒过来,把人类社会变成大堕落的时代,把祭坛变成淫荡的场所。他说,我来到世上不是为了让人升华,我来是摧毁和败坏一切,直到人败坏到不能再败坏为止……法兰克对信徒们说,通往无底深渊的路是可怕和吓人的,以前没有人敢走……我在前边领头,每个人必须要有雄狮的胆量跟着我,不要惧怕,紧紧地跟着我……简言之,法兰克的目的就是要把世界颠倒过来,把所有人都堕落到地狱深处里,把每个人都变成野兽,没有任何信仰和道德观念,没有人性和良知。

堕落的性狂欢

法兰克把沙巴蒂主义的邪恶和堕落往极端上发展,不仅认为“罪恶是神圣的”,而且他说要通过肉体犯罪来摧毁罪恶,要通过犯罪找到通往“上帝”的路。法兰克的邪恶和堕落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

沙巴蒂告诉信徒们,在弥赛亚时代,不允许的一切现在都允许了。性堕落在其信徒中一直不同程度地存在。在法兰克来到波兰之前,信徒们搞性堕落最欢的是一个拉比的家庭,这个拉比的年轻女儿按照卡巴拉《佐哈尔》里的性比喻进行实践,堕落之极。《佐哈尔》里面有一些性比喻的描述,信徒们就把这些东西直接搬过来实践。因为沙巴蒂信徒们的堕落名声早已在犹太社区内部为人所知,所以犹太教拉比法庭经常打击沙巴蒂信徒们,有时抓住一些信徒,审讯他们,信徒们承认当着女子丈夫的面、在她丈夫同意下和已婚女子性交,也有一些信徒承认的性关系。

法兰克来到波兰之后,立即成为沙巴蒂信徒们的领袖,他和信徒们在一些“宗教仪式”上,喝酒搞性狂欢活动,引诱良家妇女背离自己的丈夫,参加他们败坏的性狂欢活动,结果导致了许多家庭离婚解体。波兰的拉比们听到传闻,说法兰克和其信徒们从事不道德的堕落活动,但是缺乏证据。

从接触到的资料来看,法兰克搞的性狂欢“宗教仪式”是在晚上举行的,一般是这样的:信徒们在关了门的屋子里狂热地唱歌和跳舞,伴随着疯狂的拍手、鼓掌,最后以性狂欢的仪式结束。性狂欢的仪式常常是这样开始的:作为弥赛亚的法兰克先跪下来,把两支燃烧的蜡烛固定在一个木凳子上,然后在蜡烛之间,在凳子上钉个钉子,上面放一个十字架(可能是亵渎基督教)。信徒们安静下来,法兰克高声喊到:“给我面对你们的力量,给你们伟大的祝福!”然后他把蜡烛灭掉了(那时候还没有电灯),屋里顿时一片黑暗(窗户都封起来了),男女信徒们在黑暗中马上脱光衣服,全部赤身裸体,一丝不挂,法兰克把这个叫“通过裸体得到真理”。于是在黑暗中,男女信徒们进行性狂欢,混乱的性交和叫喊声就开始了……男女信徒们经常在黑暗中进行这类和杂交活动,这是沙巴蒂/法兰克主义“宗教仪式”的一部分。

这些人还从宗教教义中为其堕落行为寻找依据,他们说,当男人和女人在性爱中结合在一起高兴欢快的时候,神性就出现了。《圣经》中说,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在偷吃禁果之前,是赤身裸体的,卡巴拉认为这有更深的内涵,进一步胡乱解释说,亚当和夏娃当时都有多个性伴侣,不只一个性伴侣,他们过的是群体杂交的性关系。换句话说,他们认为,亚当和夏娃在堕落之前,是共夫共妻(多夫多妻);吃了禁果之后,变成了一夫一妻。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要回到共夫共妻的状态。这种歪理邪说,是西方性解放、性乱交、“共妻(夫)”等等的宗教理由。西方的堕落在更深层次上,是和宗教变异有关的,后来扩散到了全世界。

除此之外,法兰克和信徒们,每周星期五晚上举行较隆重的“宗教”活动,男信徒们围着一个头顶着宗教圣物(如经卷等)的年轻赤裸的女人跳舞,唱着情歌,撞击裸女……。

法兰克跟信徒们说,现在是弥赛亚时代,以前不允许的事情现在“上帝”都允许干了,什么东西都是允许的,撒谎,欺诈,通奸,,同性恋,一切都允许了。他说,“天堂里没有这些东西”。他把所有的道德规范都反过来,把好的说成不好的,把不好的说成是好的。他对信徒们说:“把你们学的所有东西全部都得仍掉!把所有的法律都踩在脚下,只听我的!”“我告诉了你们多少次,把我们知道的所有的东西全部踩在脚下!人类存在的五千年什么都不是,所有的祈祷都是空洞的说辞!”法兰克把宗教虚无主义推向极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地败坏人类。

1756年1月27日晚,法兰克和一些波兰信徒们又在举行的“宗教仪式”上搞性狂欢,一个赤裸的女人在那儿跳舞,头上顶着《摩西五书》(亵渎犹太教的行为),男信徒们围着这个裸女唱歌跳舞,吻这个裸女的乳房……结果被当地的犹太教拉比们发现了,从而触发了一系列事件。

法兰克事后说,他是故意把窗户打开让人看见的,因为他不想躲躲藏藏,一直在地下秘密地活动,他要把他们的(堕落)活动公布于世,让大众知道。由此可见法兰克的无耻之处。沙巴蒂举行堕落的宗教仪式,是在其犯精神病时的“照明”状态下秘密举行的,他在不犯病时行为是比较正常的。而法兰克不仅搞这些堕落的活动,而且还故意要让人知道,故意要向社会上扩散。如果说沙巴蒂是魔鬼俯体,那么法兰克就是魔鬼的化身。(也有人说,法兰克故意邀请几个拉比参加他们的“宗教仪式”,裸女当着拉比们的面跳舞,从而拉比们有了法兰克从事堕落活动的确切证据。)

在犹太教拉比们的请求下,波兰当地政府逮捕了性狂欢的参加者。法兰克和信徒们的堕落活动在犹太社区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拉比们把他们开除了犹太教教籍,认为他们是犹太教的异端邪说,并且对他们进行严厉的打压。因为波兰当局认为法兰克是土耳其的臣民,所以第二天把他驱逐出境。法兰克回到土耳其后,不久又回到了他在波兰的信徒中。1756年3月,他又被波兰当局逮捕,但是又把他放了。他回到了土耳其,为了获得伊斯兰教的保护,于1757年初皈依了伊斯兰教。1757年6月和8月,他又秘密地访问了他在波兰的信徒们,成了信徒们的中心人物,尤其是波兰、乌克兰、匈牙利等国的信徒们。绝大多数的沙巴蒂信徒们接受法兰克的领袖地位。

拉比们把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反传统、不道德的证据公布了出来,在犹太社区广泛流传,导致了拉比们对法兰克信徒们更严重的打压,拉比们说他们的老婆和女儿是妓女,孩子是杂种,而且很多时候把他们的孩子强行夺走,把他们撵出家门,在街上乞讨。在波兰的一个小城镇,拉比们把一群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抓住,用绳子拴住他们的脖子,拉到当地政府,要求政府惩罚他们。于是法兰克信徒们仇恨拉比,双方冲突加剧,并且超出了犹太社区,基督教也卷入了进来(波兰当时信的是天主教)。波兰的拉比们请求天主教牧师们帮忙,来共同镇压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理由是他们混杂了所有宗教的教义,形成了一个新的宗教,这是教会宗教法所不允许的。拉比们本来是想利用天主教的势力来打压法兰克信徒们,可是事与愿违,起到了拉比们期望的相反效果。受到严重骚扰的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改变战略,反过来寻求天主教主教的保护,说他们的信仰和基督教有很多共同之处,他们因为同情基督教,反对《塔木德》而遭到了拉比们的打压。

法兰克信徒们使出反对《塔木德》这一招很厉害,因为《塔木德》里有诋毁、抹黑基督教的话(例如说耶稣的母亲是妓女,耶稣是杂种等等),以及贬低外帮人的话(例如说外帮人都是动物等等),所以基督教牧师们对《塔木德》很反感。加上犹太教害死了耶稣,所以当时在欧洲基督教和犹太教之间潜在的矛盾很大。于是法兰克信徒们获得了天主教主教的庇护,因为天主教当局觉得一方面可以吸引大批犹太人皈依基督教,另一方面可以利用法兰克信徒们打击犹太教拉比们,削弱拉比们的势力,分裂波兰的犹太教社区。天主教牧师还迫使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制造反犹太教的宣传品。其实,法兰克、天主教牧师和犹太教的拉比们都是相互利用,结果法兰克信徒们和天主教牧师们联合在一起,犹太教拉比们吃了大亏。由于天主教的介入,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和拉比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相互仇视严重升级,犹太社区分裂更加严重。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请求天主教主教进行调查,允许他们和拉比们对他们的教义进行公开辩论。于是事情越闹越大,对拉比们极为不利,所以拉比们一直回避接受法兰克信徒们的辩论邀请。

由于天主教主教的压力,拉比们最后被迫接受了邀请,从1757年6月20日到28日,双方展开了辩论。天主教主教最后作出了有利法兰克信徒们的裁决,并且对拉比们进行了一些惩罚,其中包括裁定《塔木德》亵渎、腐败和一钱不值,下令公开烧毁犹太教的《塔木德》。于是,所有犹太人的家庭都遭到了搜查,搜出的《塔木德》就被拿走公开烧掉。

波兰天主教当局公开烧毁犹太教拉比们的宝书《塔木德》,严重地打击了波兰犹太社区,拉比们和法兰克信徒们之间的矛盾发展成了不共戴天之仇,造成了波兰的犹太社区严重的分裂。

1757年11月9日,这名天主教主教突然去世,犹太人高兴地说这是上帝对他的惩罚。法兰克信徒们一下子失去了强大的支持力量,波兰拉比们又掀起了对法兰克信徒们更加严重的暴力镇压,抢劫了信徒们的财产,抢走了他们的妻子,有的拉比甚至允许杀死法兰克信徒。许多法兰克信徒被迫逃往土耳其(法兰克本人当时在土耳其),但是很多人在边界受阻,无法进入土耳其,只得漫无目的地乱跑。波兰犹太社区发生了严重的内斗,法兰克信徒们处于明显的劣势,于是他们寻求波兰政府和天主教教会的保护(以前只是寻求天主教教会的帮助)。最后于1758年6月16日,波兰国王给他们提供了保护,称他们是接近基督教的人,并且让逃到土耳其的法兰克信徒们回波兰。于是逃亡的法兰克信徒们陆续地回来,聚集在一个波兰的小城镇阿瓦涅。

1758年12月底或1759年1月初,法兰克离开了土耳其,来到了阿瓦涅,并且把散居在周围地区的信徒们也召集到了阿瓦涅,组成了一个公社式的社区。法兰克下令,叫信徒们把所有钱财都交上来,由财政统一管理,满足兄弟们的需求。法兰克不准任何人把财物视为他自己的,所有的财物都归大家共同分享。于是,一个共产主义公社的雏形出来了。在这个小城镇阿瓦涅,法兰克主义的主要思想开始成熟。

(待续)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