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三章 战斗弥赛亚雅可比‧法兰克(二)

0
77

法兰克恢复弥赛亚运动

法兰克作为沙巴蒂信徒们的精神领袖,鼓吹宗教虚无主义的神话。他是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什么也不信,为了达到个人目的,撒谎、欺诈,无所不用。法兰克主义是近代一个极其邪恶和堕落的宗教异端邪说,它要摧毁所有宗教和发动世界大革命,声称《圣经》中不让干的犯罪行为都可以干,包括换妻、性狂欢、同性恋……法兰克把沙巴蒂假弥赛亚运动的邪恶与堕落推向了新的高度。

法兰克虽然声称自己是沙巴蒂的转世,是活着的弥赛亚,但是又否定沙巴蒂,认为沙巴蒂一事无成。法兰克不仅是个非常邪恶堕落的人,而且野心勃勃,是个权力欲望极强的人,要干一番“大事业”。他说以前的弥赛亚什么都经历过了,但是还没有尝到权力的滋味。因此他要获取权力,要尝尝权力的甜头,过过权力的瘾。为了获得权力,可以不择手段,为了满足自身利益和权力欲什么都干,没有任何道德底线。

希伯莱大学斯科勒穆教授说,法兰克是个可怕、堕落的人。法兰克因为其堕落的活动被犹太教拉比们开除了教籍,其信徒们和拉比们进行着生死的斗争。沙巴蒂和法兰克虽然都出生于犹太家庭,但是正统的犹太教开除了他们,不承认他们,认为他们都是宗教异端。

法兰克和信徒们在阿瓦涅呆了好几个月。在这段时间里,法兰克告诉信徒们,说他是沙巴蒂的转世,是“上帝”力量的展现,是来完成沙巴蒂未完成的弥赛亚使命。他正式复兴了沙巴蒂的弥赛亚运动,要完成弥赛亚的政治使命,即要实现弥赛亚统治全球的政治任务。他当时表面上已经皈依了伊斯兰教,这时候他改变了策略。他还说他得到了“上天”的启示,叫他和信徒们皈依基督教,表面上信基督教,为了掩盖他们真正的信仰(沙巴蒂主义的一个原则是,外面表现出来的一定不能是真实的)。他宣布,所有的宗教都只是信徒们所要经历的阶段,但是和真正的隐藏的信仰比没有价值,都需要扔掉。他已经经历了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现在他要经历基督教。

在阿瓦涅,法兰克对沙巴蒂的神学进行了大力的改革。他叫信徒们忘掉沙巴蒂的卡巴拉神学理论和内森的学说,因为沙巴蒂的神学充满了密教卡巴拉的术语、比喻等等,普通大众不容易接受理解。他提出了一个没有卡巴拉术语的神学,实际上是简化了沙巴蒂的卡巴拉神说。他说真正的、“好的上帝”是隐藏起来的,不向人们展示,所以人们都不知道,即“好的上帝”是神秘的。

法兰克告诉了信徒们“上帝的秘密”:掉到地狱里的魔鬼撒旦是弥赛亚的灵,即魔鬼就是弥赛亚,魔鬼是“好上帝”,而《旧约》中创世的上帝是“坏上帝”,他创造的几千年的人类文明都是坏的,需要完全摧毁掉。法兰克完全颠倒了黑白和善恶。这是沙巴蒂/法兰克主义反人类、要摧毁人类文明的深层原因,因为他们是魔鬼的信徒。魔鬼仇视人类,他们完全为魔鬼服务。

法兰克对信徒们说,从古到今,所有伟大的宗教领袖(包括沙巴蒂)都尽力寻求一条通往上帝的路,但是他们都没有成功,都失败了。法兰克说他寻找一条崭新的通往“上帝”的道路,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于是法兰克告诉信徒们说,自己在沙巴蒂的指引下,选择了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从来没有人敢走的,一条艰难曲折的,一条通向无底地狱深渊的路(即魔路)。法兰克跟信徒们说,他“拯救”人类、“赎罪”的弥赛亚道路是“V”字形的:首先大家都一起败坏堕落到最低点(即无底地狱),然后再从无底地狱最低处往上爬(至于能不能够爬上来是另外一回事,法兰克也没有说,他的使命是要把所有人都先弄到地狱里)。他给信徒们举例说,要想爬山,首先要下到山脚;他们寻求一条上升通往上帝而获得完全自由的路,首先要下到无底深渊里(即无底地狱)。他用三寸不烂之舌,欺骗信徒们跟随他堕落。

法兰克的一个中心思想是,生命的自由和放荡堕落之间有具体的联系。他走的是一条彻底的宗教虚无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路。他欺骗信徒们说,我们正在走向的地方完全自由,不受任何法律、法规、道德的约束,因为所有法律、法规、道德都是站在死亡的一边,而我们走在通往永生的路上。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必须要废除所有的限制生命力量的法律、学说和实践,完全自由,不受任何约束,越过一切(法律、道德)界限,只要有界限就要打破越过去,而这一切必须在绝对秘密中实施。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外表上穿上基督教的外衣就极其重要(因为他们生活在波兰基督教环境里),因为信徒们已经经历了犹太教和伊斯兰教(至少他自己和“叛教者”社区的信徒们)。他们现在要完成这一历程,假装信基督教,并且利用基督教以及基督教思想,一方面获得基督教的保护,另一方面隐藏他们真正的信仰核心,即法兰克是真正的弥赛亚,是“活着的上帝”。

法兰克及其信徒们信奉“沉默的责任”这个座右铭,要把真正的“信仰”深藏在心中,在绝对的沉默中废除所有的法律、法规和伦理道德,禁止向非信徒泄露出任何事情。他借用基督教说,耶稣只不过是果实的外壳,而自己才是真正的果实。他们用基督教的外衣把自己包起来(把基督教作为外壳),不让其他人看出他们的真面目。信徒们虽然外表上假装信基督教,但是禁止和基督徒混在一起,禁止和基督徒通婚,因为尽管法兰克采用反叛和革命的形式来实现弥赛亚的政治目的,其最终的弥赛亚梦想并不是外帮人的未来。

因为法兰克去掉了卡巴拉方面的术语,把沙巴蒂主义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达出来(当然这过程中也掺杂自己的一些东西,有些类似于毛泽东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变成中国农民能够听懂的东西),所以信徒们很容易接受,因为很多信徒生活在犹太贫民窟里,没有什么文化,不容易理解抽象的卡巴拉术语。

法兰克为信徒们假皈基督教依作好了思想上的准备。他选十二名男信徒作为其信使,选十二名女信徒作为其姘妇,供其淫乐。他还发明了一些新的奇怪的仪式,例如,其中一个是,他和其他四名信徒站着,形成一个圆圈,把双手分别放在左右两人的肩上,五个人头顶着头,做深呼吸站一个小时。他给男女信徒们制定了堕落的性行为,在信徒们中间实践。法兰克和其信徒们的性堕落活动是有组织的。

法兰克和信徒们在阿瓦涅呆到了1759年的春天。法兰克作好了皈依基督教的心理准备,还模仿早期的基督徒社区,建立了一个共同基金。

法兰克欺骗信徒们假皈依

法兰克认识到,他们不能处于基督教和犹太教之间。波兰国王的保护是有期限的。由于他们已经和拉比们水火不容,遭到了拉比们的严厉打压,所以他们已经不可能回到犹太社区里,被犹太社区接纳,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皈依基督教,这也是牧师们要求他们获取基督教保护所要付出的代价。法兰克告诉信徒们说,他们这种“特殊宗教”能够生存的唯一途径就是进入其他宗教(即以其他宗教为掩护),但是又不能真正地信其他宗教。

这时候在波兰,有几起基督徒指控说,犹太教拉比们用基督徒孩子的血来祭祀,一些天主教主教和牧师支持这种指控。波兰的犹太教最高权威试图想通过和天主教牧师们的调解来解决争端。1759年2月底,法兰克的信徒们向波兰天主教大主教提出要皈依天主教,允许给另一次机会和拉比公开辩论,答应提供犹太教拉比们用基督教孩子的血举行宗教仪式的证据。法兰克信徒们和波兰拉比们之间的斗争进一步升级,而且开始血腥。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法兰克的信徒们向波兰国王和天主教牧师们提出请求,要求皈依后能够给予特别的优待。他们声称将有五千名犹太人洗礼皈依天主教,同时要求他们能够保持犹太人的身份;穿犹太人的衣服;不强迫他们剃胡须;不强迫他们吃猪肉;允许他们保留卡巴拉方面的书;允许他们只在他们成员内部之间通婚;等等。他们甚至还要求波兰政府,在土耳其边界附近给他们一块地方居住,他们实行高度自治,法兰克作为首脑,吸引世界上的犹太人来定居,即他们要求在波兰境内建立一个诸侯国。因为法兰克真正关心的,是实现他的弥赛亚使命,让自己成为“上帝”和王,从而可以尝尝权力的甜头。这一切表明,他们并不是真心地和基督教混在一起,只是想获得一个特殊的地位,象在土耳其的“叛教者”社区一样。

法兰克信徒们的请求遭到了拒绝,天主教教会要求无条件的洗礼。尽管犹太教拉比们警告基督教的牧师们,法兰克在欺骗他们,这些信徒还继续保持他们的秘密信仰,但是牧师们认为法兰克他们看起来是真心皈依。在犹太人社区,人们说法兰克是个大骗子,会使魔法,具有极大的魔鬼力量。

1759年7月17日,法兰克信徒们和拉比们又开始了公开辩论,叫天主教的牧师们做仲裁。

基督教牧师们对法兰克说要皈依而又迟迟不皈依,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为了逃避拉比们的打击而获得波兰天主教会的保护,法兰克告诉波兰天主教的牧师们,他很快将率领众多犹太教信徒们皈依天主教。天主教的牧师们表示欢迎。但是他的许多信徒面对着马上就要进行的皈依洗礼,却犹豫不决。法兰克不得不说服他们,连蒙带骗,满足他们的虚荣心,给他们在天上画一张大馅饼。他告诉信徒们说:你们现在在社会的最地层,不久将要翻身成为社会的最高层(翻身作主人),成为波兰的王子和贵族,配着宝剑,骑着马,走在街上耀武扬威,而现在的王子将要成为贱民。法兰克告诉信徒们,他有超人般的力量,要和他们一起实现神圣的使命。他暗示一场正要来临的大战争,将推翻所有的政府和宗教,信徒们将要拿起武器来拯救世界。他说,当这场大战争到来的时候,上帝将要展示自己,并给世界带来新的事物。他举个例子说:当狗咬狗正打得激烈的时候,如果有人拿着棍子想把它们拨开,狗不会理睬的,继续相互痛咬。当世界浸泡在战争的血泊中的时候,我们就把属于我们的东西拿走。如果你们听我的,听从我的命令,那么你们将要发大财,获得你们父辈们都想像不到的巨大财富。法兰克暗示信徒们,发动战争,让大家打得你死我活的时候(狗咬狗),浑水摸鱼(后来他们真是这么干的,共产主义就是他们为发动战争而树立的一面旗帜)。……法兰克的欺诈,让一些生活在贫民窟里的信徒们动了心,飘飘然仿佛自己已经是伟大的骑士和贵族,人类的拯救者。当然,法兰克告诉他们,首先得要皈依洗礼。只有跟着我皈依洗礼的人,才是真正的信徒。法兰克对信徒们的这套“翻身作主人”欺诈行为,后来被中国共产党几乎完全照搬,欺骗无产阶级(尤其是农民)为其当炮灰。

法兰克说,就象打井一样,首先碰到的是泥沙,然后甘甜的井水才会上来……为上帝服务是一回事,为我服务又是一回事,因为我走在上帝的前面。没有人看到过上帝,知道他的名字,住在何方。但是我将让你们看到“上帝”,因为我具有巨大的力量和荣耀……

在法兰克的努力劝说和欺诈下,1759年9月17日,法兰克率领一千二百名(也有的说有三、五千人)波兰的犹太教信徒们公开举行大规模集体洗礼,他第一个洗礼,皈依天主教。随后在波兰各地,又有更多的信徒效仿法兰克,皈依了天主教。在波兰、匈牙利等国,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众多,据有人估计,在波兰有大约两万名沙巴蒂—法兰克信徒公开举行洗礼,皈依了天主教。当然还有很多信徒继续留在犹太教内,但是犹太教区对他们很小心,不愿意和他们通婚,因为他们堕落的性活动,说沙巴蒂—法兰克信徒的孩子们是杂种,他们的女人、女儿是娼妓,因为通奸、、乱交等等堕落行为在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中非常普遍。法兰克更是身体力行,为了笼络和吸引更多的信徒,他拿自己的漂亮妻子去性贿赂信徒们;他妻子死后,他又用漂亮的女儿去性贿赂有权势的人。

法兰克鼓吹世界大革命

1759年10月,法兰克在极度浮华中到达波兰首都华沙。在华沙,法兰克更加招摇撞骗,在王室仪式中举行了第二次洗礼,竟然骗得波兰国王成为法兰克的教父。由于他带领很多犹太人皈依了天主教,法兰克还获得了一个波兰贵族的称号。他的假皈依欺诈行为开始见效。

这时,法兰克又一次向波兰国王请求,赐给他们一块地方,他和新皈依的基督徒们生活在一起,实行自治。波兰国王最后还是没有同意他的请求,主要是因为法兰克要的地方埃着土耳其边界,而法兰克来自土耳其,波兰政府担心他们受到土耳其的影响。

法兰克皈依天主教之后,开始秘密地组织他的信徒们,他告诉信徒们要绝对地服从他,保持最大的沉默:“不要说话,不要问问题,不要东张西望。不论发生了什么,一定要紧紧地跟着我,不要害怕,不要怀疑,直到我们达到我们的目的。”“紧闭你的嘴,如果他们问你时,就说什么都不知道。在你的嘴巴上加上锁。”他要信徒们绝对地服从、忠于他,不能泄露他的计划。

法兰克的弥赛亚运动有很重要的尚武部分,他把信徒们组织成秘密的、高度纪律性的、军事性的营地,男女信徒们分成类似军队的不同的级别,开展军事训练和演习。他告诉信徒们,不久他们将要被迫拿起武器,所以要做好战争的准备。他命令他的信使们去找犹太人,向他们散播下面的话:准备好,一场战争正在来临!自己学习军事训练和战争的知识,包括妇女和六岁以上的小孩。这样战争来时就不会死亡。

法兰克秘密地对他的信徒们进行军事训练,他已经把自己视为一支庞大军队的首领,用它去征服各国。在他的军队中,军官们不许有任何宗教信仰,即必须都是无神论者,全部穿着红色衣服,因为对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来说,红色是复仇的颜色,代表着鲜血。法兰克显然已经有了武装斗争和暴力革命的思想,用军事征服去实现其弥赛亚的政治使命,即用暴力革命夺取各国政权。

然而好景不长,他的活动引起了一些天主教牧师们的注意。牧师们不放心,监视新皈依的教徒们。1759年12月,一些新皈依的教徒向天主教牧师们坦白承认,他们内心信的是法兰克,而不是耶稣;法兰克皈依基督教并不是诚心的,法兰克和信徒们并不真正认同耶稣,他们心里一直把法兰克作为上帝的转世(弥赛亚)。牧师们很吃惊,天主教宗教法庭进行了详细的调查,最后认定法兰克是宗教异端,于1760年2月6日逮捕了法兰克。天主教宗教法庭最后决定流放他,把他和其信徒们隔离开,从而切断法兰克对其信徒们发生影响。同年2月24日,法兰克被流放到波兰南部的一家修道院里。他被囚禁在这家修道院里长达13年之久。

由于法兰克被天主教当局逮捕,新皈依天主教的法兰克信徒们非常小心,表面上尽力做到和天主教教徒一模一样。刚被囚禁的时候,法兰克和外界完全被隔绝。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和信徒们建立联系的途径(通过贿赂)。到1760年底,信徒们就派出信使拜访被囚禁在修道院里的法兰克,传递他的指令。

1761年4月,有三个人到法院指控拉比们用基督徒的血做宗教仪式。法兰克信徒们也卷入其中,找到了报复拉比们的机会。一名法兰克信徒的妻子装扮成一名犹太教拉比的妻子,告诉天主教牧师,说“她丈夫”杀了几个基督徒。当这个拉比的真妻子来抗议时,她被法兰克信徒们强奸。最后法庭判被指控的拉比们有罪,造成了许多犹太人被杀死。那个法兰克信徒的妻子和家人也受到了犹太人的报复。结果犹太社区对法兰克及信徒们更加仇恨,认为法兰克要把犹太社区摧毁掉。双方在波兰冲突非常激烈,势如水火,而且双方都流血了。波兰犹太社区传说,法兰克信徒们要把不信沙巴蒂/法兰克的犹太人都杀死。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是反对犹太教的,反对犹太社区,所以后来正统犹太教不承认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是犹太人。

应该是由于其信徒们金钱贿赂的作用,监狱(修道院)对法兰克的管制逐渐放松,到1762年的时候允许他妻子和他在修道院里住在一起,允许他的主要男女信徒们在修道院附近定居,允许信徒们访问他。修道院给了法兰克很大的房间,并且把修道院的很大一部分给法兰克的随从人员住。监狱成了他的“宫廷”,他在里面过着很舒服的生活,监狱甚至允许法兰克和其信徒们在修道院里举行性狂欢的所谓“宗教仪式”。

一次,当着来访信徒们的面,法兰克和他妻子当众性交。完事后,他强迫来访者做同样的事,当众性交。这一方面反映出法兰克的堕落程度,可以越过任何法律、道德等方面的界限,没有底线,没有他干不出来的事情;另一方面反映他控制信徒们的强烈欲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控制信徒们,即通过性(性狂欢,性贿赂等方式)来控制信徒们,而且非常成功。这也是沙巴蒂/法兰克主义者的重要特征,不仅自己主动犯罪、堕落,还要主动带领别人犯罪、堕落,不仅自己主动下地狱,还要主动带领别人一起下地狱。后来沙巴蒂/法兰克信徒秘密地渗透社会各个领域,严重地败坏了人类的道德。马克思也成为秘密的法兰克主义者,他在诗中表白,不仅自己下地狱,还要带领人类都下地狱,陪着他,这正是法兰克主义的思想。

为了取悦天主教,法兰克在他的所谓宗教教义中,增加了基督教的因素。除了学圣经中的新约以外,还在修道院里继续举行其特有的“宗教仪式”。在这期间,法兰克主义的邪恶教义又有了发展,并且正式提出了世界大革命思想,在信徒们中鼓吹世界大革命,用暴力革命推翻各国王室或政府。这是法兰克的秘密弥赛亚运动,和沙巴蒂弥赛亚运动很不一样的地方。沙巴蒂是精神病患者,幻想通过魔法、上帝的奇迹来征服世界,成为统治人类的王,而法兰克显然现实得多,要通过武装斗争夺取各国政权,并且积极准备战斗。所以后来人又称法兰克为“战斗弥赛亚”。

当时波兰政局动荡,到1765年的时候,波兰明显要解体。法兰克通过俄罗斯驻波兰大使,计划和俄罗斯的东正教教会和俄罗斯政府建立联系,推翻波兰政府,并且在年底两次派代表到俄罗斯,答应帮助俄罗斯推翻波兰政府。作为从波兰监狱里放出来的交换条件,他还答应带领二万名犹太人皈依俄罗斯东正教。俄罗斯拒绝了法兰克的交易,法兰克非常生气。法兰克的计划让华沙的拉比们知道了,犹太社区于1767年也派出了代表去俄罗斯,告诉俄罗斯政府法兰克的真实面目。

从这时起,法兰克的宣传世界大革命活动通过书信和信使的方式,在波兰、匈牙利、乌克兰等地信徒们中间流传,并且和德国的秘密沙巴蒂信徒们建立了联系。

1770年初,法兰克妻子去世,这时他的漂亮女儿伊娃十六岁,正是妙龄少女。他开始用女儿取代他妻子的角色,在法兰克的“宗教”中扮演重要角色。他用他年轻的女儿去性贿赂重要人物。他不让他女儿结婚,要他一直跟随自己。人们普遍认为他和他女儿长期。

法兰克警告信徒们要小心基督教。他说:“世界是有限的,上帝进不来。所有现存的一切首先要化成尘土和灰烬。”他的意思是要把世间的一切都摧毁掉,化成灰烬,“上帝”才能够进来。因为法兰克心中的“上帝”是魔鬼,所以他要把世间的一切都摧毁掉,魔鬼就将从人类的废墟中出来了。

堕落的性活动一直是法兰克“宗教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他继续在修道院里举行他的“宗教仪式”,并且加入了一些新的花样。例如,有一天,他命令他的两个男信徒,当众和一个来访的女信徒“结合在一起”(即当众)。还有一次,他早上在修道院边散步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寡妇,他对寡妇说:“寡妇,寡妇!今天晚上你将达到‘安慰’。”结果他派了四个男信徒晚上去“安慰”这个寡妇。

1771年3月12日,从华沙来了一名女信徒到监狱拜访法兰克。法兰克当着众人的面,解开了她的衣服,嘬吸了这个女信徒的乳房六次。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其他的女信徒身上。人们不太清楚法兰克这种怪异的行为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有人说,可能是法兰克用这种方式给自己治病,因为这时候他身体开始不太好了。不管什么意思,法兰克和其信徒们的堕落程度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

在1768、1769年的时候,被囚禁在修道院里的法兰克,派信使去波多利亚(现乌克兰镜内)、摩尔达维亚、匈牙利、德国、摩拉维亚(属捷克)等地,鼓动暴力革命,策划推翻政府。

法兰克要求信徒们绝对地服从自己,在精神上牢牢地控制着他们。1772年8月,俄罗斯军队占领了波兰。在俄罗斯军队围困法兰克被囚禁的小城的时候,他的许多信徒随着其他人逃跑了,法兰克感觉到被信徒们抛弃了,非常生气,要惩罚他们。他派出一名信使逃出被围困的小城,来到了华沙,他惩罚信徒们,命令他们相互鞭打。信徒们不敢反抗,屈服于他的淫威,真的相互鞭打。由此可见,他对信徒们的精神控制程度。俄罗斯军队占领了这个小城后,把法兰克从修道院里放了出来,从而结束了他十多年的被软禁生活。1773年初,法兰克和他女儿伊娃去了波兰首都华沙。

(待续)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