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三章 战斗弥赛亚雅可比‧法兰克(三)

0
76

法兰克建立私人军队

1773年3月,法兰克和18名信徒打扮成商人,拿着俄罗斯给他提供的护照,离开了华沙,先后来到了摩拉维亚(属捷克)和当时奥地利的波如努(现在捷克)。他选择这里住下来,一方面是这里有很多沙巴蒂信徒,另一方面,他舅舅家的表妹住在这里。他表妹的丈夫是个大富商,垄断了奥地利的烟草业。她表妹也很善于经商,她家非常有钱,她支持法兰克,给了法兰克很多钱,对每个法兰克的信徒都热情招待。法兰克特别喜欢他表妹的二儿子(法兰克的表侄),以致法兰克临死的时候,叫这个表侄作为自己的继承人,但是他拒绝了,觉得在“光照帮”里更有发展前途,在法国大革命时加入了雅各宾俱乐部,1794年上了断头台。

前面提到,沙巴蒂弥赛亚运动在征服外帮人的第一站(土耳其)中就彻底失败了,内森说沙巴蒂不需要军事战争,而是通过某种奇迹就可以征服全世界。法兰克说自己是沙巴蒂的转世,复兴了弥赛亚运动,他知道没有人会拱手把权力送给自己。他讲了很多关于世界大革命的话,鼓动用暴力推翻各个王朝和政府,摧毁一切宗教,首当其冲的是天主教,他特别恨天主教,因为天主教把他软禁了13年之久。他同样非常仇恨犹太教,要摧毁犹太教,因为他和信徒们和拉比们进行了长期的生死斗争,犹太社区说法兰克要把不信他们的犹太人都杀死。

法兰克买了一座豪宅,给自己和女儿每人准备了一辆六匹马拉着的豪华马车。他的“宫廷”吸引了许多年轻信徒们,他把年轻的男信徒们组织成一支骑兵部队,他们穿着军装,在马背上进行一系列的军事训练。他用铁腕手段控制他的私人军队。有人猜测他是想帮助奥地利攻打土耳其,以换取奥地利给他一块地盘,建立一个诸侯国。

1775年3月19日,法兰克和他女儿来到了位于维也纳的奥地利皇宫,骗取了奥地利皇室的信任。奥地利皇帝的母亲看法兰克人脉极广,看上去象是有些来头,就委任法兰克作为基督教和犹太教之间的联络人。法兰克得到了奥地利皇室的资助。法兰克跟人说他女儿是俄国凯瑟琳女皇的私生女,一些人真的相信他女儿是俄国女皇的私生女。后来俄国沙皇还来访问过。法兰克用他女儿性贿赂奥地利皇帝。法兰克为了增加他女儿对奥地利皇帝的吸引力,高薪请家教,教她女儿法语和钢琴。

这时候,法兰克的健康开始恶化。他像教皇一样,信徒们来见他时,要跪在地上,吻他的脚。

他的“宫殿”养着上千人,加上他自己的豪华奢侈,需要大量的费用。法兰克为了弄到钱,从1783年起,他在“宫殿”里建立了一个“炼金术实验室”,他不是炼金子,而是制作一种“健康万灵药”,他的狗皮膏药名叫“黄金滴剂”,对外高价出售。他也开始了借钱享受贵族一般的日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奥地利皇室逐渐地看出了法兰克的一些真面目,对他失去了信任,不再资助他,他顿时陷入经济危机之中。在信徒们的大力支持下,他还了债,于1786年2月12日,被迫离开了维也纳,不久来到了德国法兰克福市的郊区。这时候,他的银行家信徒们给了他大量的钱,他买下了一名德国王子的城堡。他得到了统治法兰克福市的德国公爵的特别保护,他住的城堡成了国中之国,享有主权,不准德国警察进入他的城堡。法兰克过着贵族一样的生活,养着一支六百人的私人军队,直到1791年12月10日去世。在他的宫廷里,不准信徒们结婚,但是允许他两个儿子随意淫乱。可笑的是,一名波兰王子竟然一直追着法兰克,成为法兰克六百人私人军队的总指挥,据说是因为这位波兰王子迷恋上了法兰克的女儿。

法兰克主义:魔鬼是“好上帝”

法兰克被拉比们开除了犹太教教籍,之后不久皈依了伊斯兰教,后又皈依了基督教,按照犹太教的说法,法兰克已经不算是犹太人了(所以当时犹太人称他为“前犹太人”)。他盗用了弥赛亚的思想,来谋取世间的最高权力,满足对权力的欲望。沙巴蒂和法兰克的弥赛亚运动,和鲁利安卡巴拉有关,人们称法兰克主义为“红色卡巴拉”。

前面说过,卡巴拉认为,在两中情况下弥赛亚将展现在人间:一种是让世上所有的人都变成好人、圣者(道德高尚的人);另一种是使世界所有的人都变成道德败坏、邪恶的人,都堕落到地狱里。法兰克想要获取人间的权力,并且根据“人神互动”理论,人的行为可以加速弥赛亚的到来,影响人类的进程,想要加速让弥赛亚尽快地展现在人间,即加速让自己获得统治的权力。为了加速弥赛亚展示在人间,法兰克认为让所有的人都变成好人、圣者太难了,是不可能的事情,历史上的圣人们都努力地走这条路,但是都失败了。既然不可能人人都成为圣人,法兰克说,他要选择另外一条路,让所有的人什么都不信、尽干坏事,都堕落到地狱里。他说,让人人都成为坏人比让人人都成为好人要容易得多。他不仅这么说,而是带头堕落,带领其信徒一起堕落,于是出现了人类前所未有的有组织的性堕落,包括通奸、、性狂欢、换妻、性杂交、同性恋等等。法兰克走的完全是一条魔道。近代在西方出现的这些堕落的东西,人们觉得是偶然的,其实不是。现在整个人类都深受其害。

法兰克是个极端宗教虚无主义者,鼓吹虚无主义的神话,通过虚无主义来实现其弥赛亚的政治目的,获得人间的最高权力。虚无主义主要有几层含义:(1)没有神,或者是神已经死了,没有真理(因为神代表真理),即无神论;(2)完全拒绝社会法律和社会结构与秩序,拒绝社会现实,否定社会的一切;(3)无政府主义,恐怖主义和其他暴力革命活动;(4)彻底摧毁世界上的一切(甚至包括自身),毁灭主义;(5)在哲学上代表极端怀疑主义,拒绝承认客观真理存在的任何可能性。

法兰克和其信徒们走魔道,并不是一时的糊涂,而且明明白白的选择,铁了心地要邪恶到底,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也要一条道走到黑,从教义到实践都是邪恶腐败透顶。法兰克对信徒们说,他选择的这条路很难,但是不管多难,他都有走到底,并且要求信徒们不要害怕,相信他,跟他一起走。后来的法兰克主义者马克思在其诗中表达同样的思想,坚决要把人类都扔到地狱里。通过深入研究和理解法兰克主义后,我们发现,马克思主义只不过是法兰克主义的另一种表述而已。法兰克主义是现代共产主义暴力革命、现代无神论学说、性解放运动等等邪恶与堕落思想的源头。

(1)内心崇拜魔鬼,外表为无神论。法兰克告诉信徒们,魔鬼撒旦就是未来弥赛亚的灵魂。因此,在法兰克主义中,被困在无底地狱的魔鬼(也称古蛇等)就是未来的弥赛亚。法兰克说魔王撒旦是“好上帝”,而创世的上帝是坏的、邪恶的。法兰克要求信徒们不能信正神,外表为无神论虚无主义,而内心要信地狱里的魔鬼为“好上帝”,即内心要信魔鬼。这种表里不一的做法,也完全符合沙巴蒂主义。

法兰克主义颠倒黑白,认为《圣经》中创世的上帝是坏的,上帝所创造的人类几千年文明完全是错误的,必须要彻底摧毁。彻底摧毁人类文明是法兰克主义的一个中心思想。因此,法兰克主义鼓吹世界大革命,要彻底摧毁人类的文明和现有社会秩序与政治制度。这是法兰克主义要用世界大革命摧毁一切人类现有秩序和文明的理由,也正是共产主义宣传的“砸烂旧世界”的背后深层原因。我们从根源上发现,共产党是魔鬼撒旦摧毁人类的工具。

(2)宣传无神论。法兰克号召世界大革命,一方面推翻各国政府,夺取各国权力,另一方面,摧毁人类的一切文明。他跟其信徒们说:“我来到世界的目的就是毁灭一切”;“我走到哪儿,就给哪儿带来废墟”。他称其信徒们为“战士”。他告诉他的信徒们,魔鬼是“好上帝”,然而他又明确地命令他的“战士”们:“战士们不准有任何宗教信仰”。他命令信徒们都必须是无神论者(共产党同样命令党徒们都必须是无神论者),无神论成为魔鬼的一具面纱和画皮。这是近代无神论的真正起源。法兰克要他的战士们和他一起斗争,带领世上所有的人一起下地狱。

法兰克主义颠倒好坏和善恶,用无神论不让人们信传统的正神,而让人们去信魔王是“好上帝”。现代无神论只是一个幌子,用来掩盖他们崇拜魔鬼的真实意图。

(3)性解放运动。法兰克在沙巴蒂主义“罪恶是神圣的”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出“通过犯罪来赎罪”的更加邪恶思想,从而进行无底线的腐败和堕落的活动。在男女性关系上,他废除了所有的道德伦理约束,和一切禁忌,并且引申出了共夫共妻思想。认为在弥赛亚时代,男女并不是一夫一妻的关系,而是共妻、共夫的杂交(乱交)关系。

法兰克说他来到世上的唯一目的就是摧毁和消灭,把人都仍到地狱里去。《水浒传》中洪太尉在无知中释放了魔鬼,法兰克明明白白地要“通过犯罪来赎罪”,从而让他的弥赛亚(魔王撒旦)逃出地狱,当世界上所有的人在他们的带领下都堕落到地狱里的时候,被困在地狱的魔王就爬出了地狱,展现在人间,建立一个魔王统治天下的世界政府,法兰克主义者们将成为这个世界政府的统治精英,控制世界的权力和财富,其他人都是奴隶。因此,人们在堕落败坏的过程,其实就是释放魔鬼的过程。

大家知道,信神和传统道德与价值观有密切的关系,真正信神的人都会有一些道德底线的,是不会认同“通过犯罪来赎罪”这种邪说的。哪怕有一点道德底线,也都会给法兰克主义让人完全堕落到地狱造成障碍。那么要使人彻底地堕落到地狱深渊,就不能有任何道德底线和信神的存在。换句话说,为了让人堕落到地狱里,任何的正信和道德都必须要摧毁掉。现代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都起源于法兰克主义(见后面章节),其宣传的无神论都是一个政治工具而已,摧毁人的正信和道德底线,最后让魔鬼能够逃出地狱。

认清法兰克主义对认清现代共产主义的起源和人类目前的败坏现状非常重要。我们小结一下,沙巴蒂—法兰克主义的要点大致可以归纳如下:

1、魔鬼是弥赛亚的灵,是“好神”,这个魔鬼也叫“古蛇”、罗斯弗,是沙巴蒂—法兰克主义的“上帝”。而人们通常说的上帝是坏的,他创造的人类几千年文明完全是错误的。沙巴蒂个人就把“古蛇”作为自己的标记。

2、宣传无神论,一方面来掩盖自己对魔鬼的崇拜,另一方面摧毁人们对神的信仰,让人什么都不信,从而无所顾忌地干坏事和堕落,在不知不觉中和魔鬼在一起。

3、让人都变成圣者太难了,让人都堕落到地狱里。不仅认为罪是神圣的,而且要通过堕落、犯罪来“赎罪”,干坏事、犯罪越多越好。

4、鼓吹世界大革命,摧毁人类一切文明和现存社会制度。这是近代共产暴力革命的理论起源。

5、完成弥赛亚的政治使命,垄断世界的财富和权力,奴役人类。

6、把人都堕落到地狱不能公开做,只能通过秘密、欺骗等等不择手段的方式才能实现。秘密社团是个很好的工具。

从法兰克主义的基本“教义”中,人们不难看出它完全颠倒了善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教。实践卡巴拉中有许多魔鬼,可以用魔法用来召魔。法兰克崇拜魔鬼,经常直接和魔鬼沟通,接受魔鬼的信息,法兰克特别喜欢一个名叫“萨麦尔”的魔鬼,萨麦尔有“红色的蛇(龙)”的意思,这个魔鬼就是《圣经》中的古蛇,是红色恶龙。法兰克特别喜欢的红色恶龙,正是《共产党宣言》中说的共产主义幽灵。

需要指出的是,法兰克要把不信他们的犹太人都杀死。他鼓吹的世界大革命不是单一的改朝换代,而是多重的: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和思想意识形态的(包括宗教信仰)等,即全面“改造”人类,把人类文明的方方面面都要摧毁掉。

通过犯罪来赎罪

法兰克主义出自于沙巴蒂主义,都相信魔鬼是他们的弥赛亚,是他们心中的“好上帝”。通过分析比较,我们看到法兰克主义比沙巴蒂主义走的更远,更加邪恶。

(一)沙巴蒂说,犯罪可以加快弥赛亚的到来(“人神互动”思想),“罪恶是神圣的”,所以信徒们有责任和义务去犯罪,有责任和义务带领别人去犯罪。而法兰克进一步地说,不仅罪恶是神圣的,而且要“通过犯罪来赎罪”。举例说,假如沙巴蒂说:杀人放火是神圣的事情,大家有义务去杀人放火,干得越多越好;那么法兰克说:不仅杀人放火是神圣的,大家有义务去杀人放火,干得越多越好,而且通过杀人放火,可以赎以前杀人放火犯的罪,杀人放火越多赎的罪越多,换句话说,杀人放火越多自己的罪越少,变得越纯洁。佛教中说凤凰要在烈火中获得永生,法兰克要在罪恶中获得永生,在堕落中获得自由。他不仅是这样说的,而且是这样干的,带头从事堕落活动。

(二)沙巴蒂根据鲁利安卡巴拉理论说,为了拯救掉落到地狱里的光星,也下到地狱里,披上一层邪恶的外衣,圣洁的本质没有受到影响,没有发生变化;法兰克进一步地说,不仅要下到地狱里,披上一层邪恶的外衣,而且要把圣洁的本质和邪恶混合起来,让圣洁的本质也要变成邪恶的。也就是说,法兰克要信徒们从根本上全部败坏变成邪恶,从里到外彻底无保留地堕落、变坏,从根子上彻底地变坏。

(三)沙巴蒂依靠上帝的超自然力量、奇迹和卡巴拉的法术(魔法)来实现弥赛亚的政治使命;法兰克积极主动地鼓动世界大革命来摧毁人类文明,用武装斗争和欺诈来推翻政府,获得世俗的权力。

法兰克鼓吹的世界大革命,并不只是简单地暴力推翻政权,改朝换代。法兰克是彻底反人类的,他的使命是要彻底摧毁上帝创造的人类文明,他鼓吹的世界大革命是彻底地改造人类,改造社会,包括方方面面的:

政治上的,推翻各国政府和社会制度,夺取各国权力;

经济上的,摧毁私有制,建立新的经济秩序(所谓的“共产”);

文化上的,信仰和价值体系是一个文化的核心,法兰克主义要用唯物论、无神论来彻底消灭所有的宗教和正的信仰和价值体系,是一场思想和文化上的“大革命”,把人彻底地变成野蛮的动物、魔鬼,没有任何道德底线。鼓励人学坏、堕落,不准人学好。

(四)沙巴蒂有精神病,他搞性狂欢是在其犯病状态下做出来的,而法兰克明明白白地告诉信徒们,他就是来毁灭人类的,他走到哪儿,就给哪儿带来灾难。他和信徒们从事的性堕落,令人发指。

(五)法兰克的欺诈远超过沙巴蒂。沙巴蒂没有强制叫信徒们没有宗教信仰,没有搞组织化的无神论。法兰克为了让信徒们跟随自己堕落干坏事,强制不让信徒们有宗教信仰(但又告诉信徒们,魔王是“好神”),是现代组织化的无神论、唯物主义的起源。无神论既是一张画皮,幌子,以掩盖对魔鬼的崇拜,又是精神毒品与鸦片,麻醉信徒们的心灵,无所顾忌地干坏事。后来的法兰克主义信徒们,只给大众宣传无神论,但不告诉大众他们心中崇拜的是魔鬼撒旦。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样。尼采说“上帝死了”,但是他没有告诉人,魔鬼在他心中活了(也许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中国共产党用国家政权来强制人信无神论,毒害人的心灵,把魔鬼用无神论的外衣强行塞进中国人的大脑中。

总之,沙巴蒂—法兰克主义拜魔鬼为上帝,认魔鬼为他们的弥赛亚,把红魔引来了祸害人类,给人类(包括中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第三章完)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