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五章 光照帮的秘密组织结构简介(二)

0
127

光照帮牧师级别中的共产主义思想

光照帮通过这样一级一级的“学习”洗脑,给会员逐渐地灌输宗教虚无主义和无政府主义,一点一点地诱骗会员对现存社会秩序、政治制度和宗教信仰的强烈不满,但是直到最高的神秘级别,才把光照帮的目的告诉会员,而且也是逐级告诉的,和以前的所有级别一样,其中充满谎言和欺诈。

“光明指导员”再晋升一级,就进入了光照帮的高级神秘类级别。神秘类级别是光照帮的核心,它的第一级别(最低)叫“牧师”。上司在把最终目的告诉“牧师”之前,要求他书面回答十个问题,通过这些问题,了解他的反宗教、反社会的心态,包括是否可能回到祖先们的原始和单纯的“幸福状态”中,让人回到原始氏族“幸福状态”(后来人们称为“原始共产主义”)的最好手段是什么?是暴力革命还是其他能够保证成功的手段……这里开始试探性地问暴力革命是否可以让人回到原始共产主义的“幸福状态”中去。如果他回答的反宗教、反社会态度让他的上司满意,那么就准备举行“牧师”晋级仪式,日期固定了下来。

到了举行晋级仪式这一天的约定时间,他的介绍人等他来了之后,领他上了一辆四轮马车。把马车的窗户关起来,蒙上他的眼睛,马车故意来回乱转一会,让他无法知道仪式在什么地方举行。到了神秘的地点之后,他仍然被蒙着眼睛,别人把他领下马车,他慢慢地上到了这座神秘场所的入口门廊处。他的向导拿掉他戴着的“苏格兰骑士”的徽章,把一把剑放在他的手上,把蒙他眼睛的布拿了下来,向导离开了。他被告之绝对不能往前走一步,就在这儿沉思,直到有人叫他。

在这神秘房子的里面,墙上全部装饰成红色,有很多蜡烛或灯把房间照得很亮。一个声音开始叫他:“来,进来,不幸的逃亡者!前辈们在等着你,进来,把门关上。”“牧师”候选人服从命令,进了房间,把门关上。他看到在屋里的最下面,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华盖下面有一个宝座,宝座前面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顶王冠,一个国王的权杖,一把剑,一些金币和珠宝,它们都拴在一起。在桌子的脚下,在一个猩红色的垫子上,放着一件白色的长袍,一个腰带,和一些衣服上的简单装饰品。

候选人站在宝座前面,主持人问他是选择桌子上的王权,还是桌子下白袍所代表的所谓“追求智慧,为人的自由和幸福努力”。如果他表示对王权感兴趣,那么主持人就对他大骂一声“魔鬼”,就叫介绍人赶紧把他领走了,他没有通过考验。如果他选择了白袍,那么主持人表示赞许。然后命令他坐下,主持人打开牧师级别的章程,开始对他宣读一份很长的充满谎言的训话,颠覆宗教、政府和社会制度,也掺杂着向他揭示光照帮的秘密。

主持人先恭维一下候选人,然后告诉他将进入光照帮组织管理层的重要部分,鼓动他的权力欲望,给他很大的承诺,告诉他在秘密社团里有很大的发展前途,不是去统治街上那些庸俗无知的大众,而是在秘密社团里从背后统治人类社会那些最有成就的人,统治各国、各宗教中所有有身份地位的人,统治各国的统治精英们,即成为人类精英中的统治精英。

“牧师”章程中包含反对公民社会,反对政府、反对宗教、反对财产等等的各种阴谋,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光照帮帮主魏萨普创编的人类和基督教历史。魏萨普对自己编造的历史非常得意,在对心腹们的信中,他得意地说:你想像不到我们的牧师级别受到的欢迎程度。最不同寻常的是,几个有名的基督教牧师(真的牧师)也成了我们的会员,真的相信章程中暗示的基督教的真实精神和道理。你能相信吗?我从来没有想到我成了一个宗教的创始人!

魏萨普编造的人类和基督教历史是什么呢?主持人说,大自然有个宏伟的计划,从最不完善开始,然后发展到中间过程,再发展到完美的状态。然后又作为一个新的起点,上升到更高级的完美状态中[注:这大概是最早的进化论思想]。

大自然让我们从婴儿时期开始,然后长大成人。大自然首先留给我们的是处于一种未开化的、原始的、野蛮的婴儿状态,很快给了我们文明。也许我们需要更明智一些,更高兴一些,更顽强一些,但是我们将来的命运会把我们带到哪儿呢!主持人在提示“牧师”候选人,当人从未开化的、原始的、野蛮的状态进入到文明社会后,尽管人性要求完美,但是他不可能回到未开化的、原始的、野蛮的原始状态中去。(就象成年人不可能回到婴儿状态中一样)

主持人继续说到,就象一个人一样,人类作为整体有它的儿童时代,少年时代,成年时代和老年时代。在每一个时期,人类认识到有新的需求,因此产生了政治和道德的革命。然后,长期的经验告诉人,不幸的是,他去侵犯别人的权利,让自己获得特权,在外表上让自己高于别人,对其他人怀有偏见,这时候他看到和感觉到人的幸福和尊严。

人类的第一个时期是未开化的、原始的、野蛮的和不文明的状态[注:现在人称为“氏族社会”]。整个社会是一个大家庭,饥渴很容易得到解决。所需求的只是一个可以阻挡恶劣天气的住处,一个女人[注:光照帮会员都是男人],和疲劳后的休息。那时候,人们享受两个最有价值的祝福:平等和自由;并且最大限度地享受它们;人们也可以永远地享受平等和自由,如果人没有出现问题的话。结果幸福过早地失去了,人们立即后悔,毫无结果地追求,知道人学会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和别人打交道。

在他原始的状态(“氏族社会”)中,虽然他缺乏生活上的便利(物质财富),但是他并不是不幸福。因为他不知道有物质财富,所以他没有感觉到需要它们。身体的疼痛是他不自在的唯一来源。在主持人的演说中,原始的氏族社会状态是最自由,最平等,最完美,是人类最好的,最幸福的状态[注:即“原始共产主义”是最幸福,最自由,最平等的]。

然后人类发展文明,出现了文明,但是人的幸福消失了。主持人继续说到,不久,不幸的起源进入了人的心中,他原始的和平和幸福消失了。当家庭成倍增加的时候,生计开始维持不下去了;游牧的生活停止了,个人财产开始出现了[注:出现了私有财产];人选择了定居[注:出现了家庭];农业使得人们混杂了起来;出现了共同的语言;住在一起的人们,开始相互较量,强者和弱者出现了。这无疑产生出相互防卫的思想,若干的家庭团结了起来,保卫他们的生命财产,反对敌人的入侵。但是,自由的基石毁坏了,平等消失了。

这时候,人类出现了压迫。人感觉自己的力量不足,为了弥补这个缺陷,弱者投靠最强大的人或者最聪明的人,以获得保护。当他的弱点不存在了,或者另外一个人成为强者的时候,他的权力就停止没有了。国王成为父亲;当孩子获得力量的时候,父母的权力就结束了。

在主持人的长篇训话中,灌输给新的“牧师”的教义是,一切原则都是用力量来决定,判断人就象评判老虎和野兽一样[注:灌输强权的作用],摧毁了道德和理性的作用。

自然决定了,强者统治,弱者臣服,因为弱者有需求(需要保护),强者能够提供服务(提供保护)。没有需求是通往自由的第一步,因为这个原因,最初的未开化的、原始的、野蛮的状态是人最觉悟的时候,人是自由的[注:那时候的人需求最少]。安全是永久的需求,非正义让人不能自由,给人套上了枷锁。为了获得安全,人们把所有的力量都交到了一个人的手中[注:即暴君的出现],因此又产生了害怕的心理。他们为了能够生活得安全,却剥夺了他们自己的安全。这是政府的起因[注:即国家和政府的起源]。我们从哪里能够获得保护的力量呢?团结起来,但是只有我们的秘密组织在智慧引导下的团结才能做到,而其他人的联合却变成了枷锁!基于这个原因让我们喜欢我们的组织。

主持人说他描述的是暴君和自由、我们的希望和恐惧的真实面目。人们团结起来既是暴君的摇篮,又是暴君的坟墓;同时也是自由的摇篮和坟墓。我们曾经拥有自由,我们失去了它,但是我们又找到了自由,再也不会失去。通过认识到自由的丧失和缺乏,我们学会在将来更好地享受自由的艺术。

主持人继续解释魏萨普创编的“人类的秘密”,人从最初的游牧的、未开化人类大家庭进入了文明时期,从和平的状态走入了奴役的枷锁,人失去了伊甸园的天堂。人成了罪恶和奴才的臣民,降格通过奴役和血汗劳动才能获取食物。其中一些人答应去保护别人,他们成了部落的头目;不久他们去征服别人,或者被别人征服,或者团结起来,组成了不同的群体,于是产生了国家和国家的王。在这些国家和政府形成的时候,世界就不再是一个大家庭,不再是一个单一的帝国,人和大自然的紧密关系就打破了。国家主义出现了,人只爱一个特定的国家,鄙视外国人,而不是爱整个人类。仁爱受到了限制,只能局限在一个范围之内,而且变得越来越窄,最后变成了只爱自己,成了自我主义。因此,政府、国家和文明的起源实际上播下了不和谐的种子[注:煽动反政府、反国家、反人类文明的思想]。消除这种狭窄的爱,人类就将学会相互理解和爱。抛弃偏爱,人的心灵就将连在一起。

因此,主持人以博爱的名义,攻击国家、政府、家庭、宗教信仰、社会制度等等人类文明中出现的一切。他称自己为世界的公民,是个国际主义者,他的爱可以从南极延伸到北极,但是却不爱自己周围和身边的人。他把原始氏族社会的平等和自由的丢失,归罪于现行的社会制度和国家机构;把由于压迫、独裁、奴役、血腥的战争和革命带来的痛苦归罪于国家;暴君的枷锁是政府机构和文明社会带来的后果;人类文明把人变成奴隶,把人变得残忍。他把人类文明描述得越坏越好,把人类所有的不幸归罪于社会制度,以煽起“牧师”候选人心中的仇恨。主持人说,消除人类不幸的方法,由于天意的作用,从久远年代就传给了我们,让我们秘密地思考和实行拯救人类的方法。这些方法来源于神秘的哲学学派。这些秘密学派是各个时代的自然和人类的活档案。终有一天,这些学派将把人类从堕落的人性中救出来,王子和国家就将从地球上消失。人类将形成一个大家庭,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每一位父亲将成为他家庭的牧师,拥有绝对的主权;理性是人的唯一规则(即无神论),是唯一的法律。这是我们的最大秘密之一。

主持人进一步煽动说,什么奇怪的东西把人变蠢,认为人类社会一直就是这样发展的。我们从哪里能够找到熟悉大自然方方面面的人?谁敢给大自然设置限制?谁能够下命令说大自然总是走同样的过程?那个把最好、最聪明、最觉悟的人变成永久奴隶的生命在哪儿?为什么人性中缺乏可以管理自己的最完美的因素?为什么那些能够自己管理自己的人总是被人领导?那么他们不可能形成多数管理自己吗?……如果人类的多数太软弱,或者太无知,无法想像这个简单的道理,那么我们的幸福就到头了。……由于狭隘偏见,有能力管理自己这个思想,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奇怪的梦想,而另一方面,狭隘偏见导致人们认为公子王孙具有天然的继承王位统治的特权。

主持人问道:“我们的尊严是否已经失去得太多了,以致我们都感觉不到奴役我们的枷锁,或许去拥抱这些枷锁,而不是珍惜我们能够打破这些枷锁、恢复我们自由的希望,当然不是反叛或使用暴力(目前时候还没有到),而是用理性的力量。”“我们太安于现状,现实利益对我们影响太大,使得我们不能获得普世的独立。”

由于训词太长,主持人觉得累了,就休息一会,或者叫其他人代读。后面的训词,告诉“牧师”去启发人们去进行大革命的必要性,恢复人在未开化时的自由,“让你的教诲和觉悟之光撒满全球,当人们相互之间都获得安全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过上没有王子和政府的生活。”为了进一步去说服人推翻现行的社会制度,训词说,人本来并不邪恶,后来人变邪恶了,是因为宗教、政府和坏的例子败坏了他。“让理性成为人的宗教,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注:即无神论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在以前的级别中,光照帮一再申明不反对宗教和政府,在“牧师”级别,就毫无掩饰地鼓动反宗教、反政府、反社会制度,并且罗列出反对的各种各样理由。

在鼓动反对宗教的同时,光照帮又伪造基督教的历史,改变基督教的内涵。例如魏萨普说耶稣不是创立一个新的宗教,他只是重申了自然宗教,通过驱散人的偏见,耶稣的用意是教我们管理自己的方法,没有用暴力革命的方式,重新建立了一个平等和自由的王国。甚至还说耶稣是光照帮的“大宗师”,为自由奠定了基础。耶稣还有一套秘密的教义,通过共济会原本地传给了我们(光照帮)。会员们被骗得以为光照帮掌握基督教的真正秘密。耶稣说要爱你的邻居,魏萨普马上给篡改成爱光照帮提倡的原始氏族社会的平等;耶稣赞扬信徒们谴责富人们,魏萨普马上又歪曲成摧毁私有财产……。

魏萨普还编造共济会的历史,灌输给“牧师”们,告诉他们光照帮掌握共济会的秘密。通过编造人类的历史、基督教的历史和共济会的历史,魏萨普告诉会员们他们掌握了人类的秘密,基督教的秘密和共济会的秘密。这是光照帮的“科学”。

训词中还有“哪里压迫的越重,哪里反抗就越大”(对照后来共产党的口号“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大自然的规律将把人的尊严恢复到最初的状态(即氏族社会的状态)……。

冗长的训话结束后,“牧师”候选人又被领回到房屋的入口门廊处,给他穿上一件白色的衣服,系一条很宽的丝制鲜红色腰带,衣服袖子的两端和中间扎起来。他又被叫进屋里,问他一些关于训话的问题,给他一些鼓励,叫他将来为光照帮组织作出贡献。

最后举行一个亵渎基督教的仪式。一个帘子拉开了,出现了一个圣坛,上面有一个十字架和一本《圣经》,在一张读书桌子上放着光照帮的仪式书。桌子边上放着一个香炉和一个装满油的管形瓶子。一个人扮演基督教的主教,一群助手围着他。“主教”为“牧师”候选人祈祷,祝福他,把他头顶的头发剃掉,给他穿上代表基督教牧师的衣服。“主教”递给他一顶帽子,说:“戴上它,它比王冠还值钱。”法国大革命时期戴小红帽子的雅克宾说的是同样的话[注:雅克宾俱乐部是光照帮创立的,见后面章节]。“圣餐”之后,晋级仪式就结束了。新科“牧师”得到一本他新级别的章程。

“牧师”这个级别的训词,对我们认清现代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起源很重要。光照帮最重要的意识形态是共产主义和无神论。

魏萨普说,人类几千年的文明是个错误。我们要回到最初的未开化的、原始的、野蛮的状态。那么怎么回去呢?就要摧毁人类的文明。

法兰克信魔鬼撒旦是“好的上帝”,而创世的上帝是坏,所以他创造的人类文明是个错误,也是不好的;法兰克主义信徒魏萨普自然不能跟低级会员说,魔鬼是好的,而创世的上帝是坏的,于是只能改变了一种欺骗说法,胡说人类文明让人不自由,不幸福,所以人类文明是个错误。既然是错误,那么就要摧毁掉,最后达到法兰克主义摧毁人类的目的。

在1780年前后,光照帮帮主魏萨普跟心腹得意地说,灌输给“牧师们”的训词都是他创造的。他编造了“原始氏族社会”,灌输给他的“牧师们”,说是最自由、最平等,是最幸福的社会,人类文明的出现破坏了这种状态,人类社会的一切阻止了人们获得幸福和自由。马克思后来把它们称为“异化”,“异化”破坏了原始氏族社会的状态。那么如何改变呢?魏萨普开始问“牧师”这类问题。要回到“最幸福的状态”,就要摧毁人类文明,马克思主义叫“砸烂旧世界”。

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说:“共产主义社会将是古代氏族社会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在更高物质基础上的回归。”恩格斯所说的共产主义正是“牧师”训词的高度概括。而“自由、平等、博爱”是法国大革命时期雅克宾的口号。

(待续)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