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七章 法国大革命(三)

0
76

三年自然灾害”是“削减人口”计划?

通过对共产党起源的深入研究,笔者对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深表怀疑,其是否也是中国共产党实行“削减人口”计划的一部分呢?中共夺权后,通过“镇压反革命”(1950年12月至1951年10月)和“三反”、“五反”(1951年底到1952年10月)等等政治运动,已经杀了很多人,毛泽东显然不满足。

这些年来,许多人陆陆续续地通过不同的方式指出,毛泽东确实准备让中国死去很多人。例如,在1955年朝鲜战争之后的多次内部讲话中,他说欢迎打第三次世界大战,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应该早打,大打,打核战争,在中国打。毛泽东准备第三次世界大战中让中国死四亿人。当时中国人口是六亿,死掉四亿,正好是三分之二,是偶然,还是跟雅各宾不谋而合?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书中提到,毛泽东在1949年12月访问苏联期间,对苏联说:为了世界革命的胜利,我们中国准备死三亿人。当时中国人口的统计数字是4点5亿,三亿也正好也是三分之二。可幸的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没有打起来。

现在通过各方提出的资料看,气象资料显示,那三年全国范围内,风调雨顺,根本没有大的自然灾害。刘少奇在1962年的中共七千人大会上讲话的说法是:“导致4000多万人被活活饿死的悲剧,主要是人祸,也就是一分天灾,九分人祸。这三年,全国范围内,风调雨顺,造成大饥荒的原因主要就是人祸”。

“苏联逼债讨帐”之说也完全是借口。事实恰恰相反,当苏联得知中国发生大量饿死人的消息后,苏联马上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立即援助中国50万吨食糖,300万吨粮食。当苏联驻中国大使向周恩来沟通和协商援助中国事宜以后,周恩来马上向毛泽东汇报,但是,毛泽东一口回绝,说什么“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指赫鲁晓夫)的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我们不但不要苏联的援助,而且还要把欠苏联的债还清”。这就是毛泽东欺骗中国人民说苏联乘人之危,“逼债讨帐”的历史真相。

现在人们越来越看清了三年大饥荒的原因完全是人为因素,国内外的学术界比较公认的饿死人数字为4000万至4300万。

当时的情况是,通过“大跃进”放“卫星”亩产万斤,虚报粮食产量,共产党按照放“卫星”的粮食产量进行征粮,从而把农民的口粮强行征收一空,人为地制造了大饥荒,饿死了数千万人。而同时中共大量援助其他国家,大量出口粮食,换外汇购买制造原子弹的装备和材料。

在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巴黎公社曾经计划要人为地制造大饥荒,以消减人口,苏联在列宁掌权时人为地制造了大饥荒,在斯大林掌权时人为地制造了大饥荒。我们是否也有理由怀疑毛泽东是有意制造大饥荒,以消减人口?通过研究历史,并且和雅各宾、苏联共产党、柬埔寨共产党对照,笔者认为完全是有可能的。

巴贝夫的共产主义

雅各宾恐怖统治由于其邪恶血腥,在强大反对力量的作用下,罗伯斯比尔和其主要支持者上了断头台,从而结束了其恐怖统治(史称“热月政变”)。但是光照帮不甘心,其另一名成员受命登场了,走上了前台,这就是巴贝夫(Francois Babeuf,1762—1797),他受光照帮之命组织了一个类似共济会的秘密组织“平等会”,密谋通过武装暴动夺取政权,废除私有财产,建立“劳动者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即武装夺取政权、“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在法国大革命时候就已经具有了。

巴贝夫是法国人,1762年出生,也是由米拉波发展加入光照帮的,他在光照帮里的化名为“Gracchus”。在雅各宾的恐怖专政时期,巴贝夫在巴黎公社的后勤部门工作。

1793年,在雅各宾恐怖统治时期有关共产主义的辩论中,巴贝夫支持共产主义,提出公社土地的平等划分,但是又提出公社或国家持有土地的权利,换句话说,个人可以具有土地的使用权,但没有土地的所有权,没有产权,不是真正的地主。公社或国家是真正的地主。当然,个人只有土地的临时使用权这个概念并不是巴贝夫首先提出来的,他只是支持这个想法。例如,现在中国人买房子只有土地的使用权,房主都没有土地的拥有权,这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抢劫。几十年后房子不能留给下一代,中共通过收回土地使用权,又对下一代进行一次抢劫。这种在共产主义社会中,土地使用权和拥有权的区分早在法国大革命时候的共产主义理论中就已经有了。

巴贝夫在巴黎公社的后勤部门工作时,发现了巴黎公社一个可怕的阴谋计划:巴黎公社秘密计划人为地制造粮食短缺,人为地制造大饥荒,从而逼迫人民造反,这样就有了屠杀他们的借口。如果不造反就被活活饿死,那么也达到了消减人口的目的。巴贝夫把这个发现告诉了上级,结果反而得罪了巴黎公社的高层,把他和同部门的同事们抓了起来,关在监狱里。不过,人们又说巴贝夫有精神病(指他敢揭发上级的阴谋),他被放了出来。出来后,巴贝夫开始攻击罗伯斯比尔等雅各宾领导人,因为他觉得消减人口的计划太剧烈,已经杀了很多人了。他和罗伯斯比尔的分歧在于杀人多少的问题。

但是,热月政变推翻了雅各宾恐怖专政后不久,巴贝夫又改变了观点,以“共同幸福”的名义,公开支持罗伯斯比尔未完成的计划(巴贝夫在他出版的资料中,估计雅各宾恐怖专政杀了至少一百万人),支持罗伯斯比尔的杀人计划,说罗伯斯比尔他们是“烈士”。巴贝夫为罗伯斯比尔辩解说,为了拯救法国二千五百万人以及他们的幸福,他必须要把路上的“障碍”全部清理掉。罗伯斯比尔化了十四个月还没有清理完,他要一次性就把所有障碍都清理掉,即要把那些敌人、反革命分子全部杀掉。

巴贝夫公开支持雅各宾以“人民幸福”的名义,大规模地屠杀异己,也为后来的共产党树立了榜样。后来的共产党同样以“革命”的名义,大规模地杀戮,苏联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柬埔寨共产党等在夺权后都马上进行大屠杀。巴贝夫发表文章号召人民起义,反对新的执政委员会,支持罗伯斯比尔领导通过的1793年法国宪法。

由于他公开鼓动人们武装暴动,他又被抓了起来,关在监狱里。在监狱里,他遇到了一些具有革命精神的雅各宾成员。他和这些人合作,进一步推动所谓的“为了共同幸福和真正平等”的社会革命。

出狱后,巴贝夫把他的合作者们召集了起来,讨论推翻社会制度、实行共产主义和“劳动者专政”的计划。因为他们开会的地点靠近巴黎的“泛神庙”,所以他们又被称为“泛神庙者”。

巴贝夫是光照帮秘密会员,其共产主义主张直接来自光照帮。巴贝夫主张取消个人财产,土地公有,鼓动人们起来消灭私有制,建立“普遍幸福的”、“人人平等的”所谓“共产主义公社”。这些都是后来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即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巴贝夫在几十年前就准备好了。马克思称巴贝夫为第一个“真正能动的共产主义政党”的奠基人。

没多久,聚集在巴贝夫周围就达两千人(很多是雅各宾成员)。因为倡议“平等”的人太多,大家的思想很混乱,大家都不知道巴贝夫到底要干什么,也无法作出任何决定,于是决定组成了许多小的秘密委员会,很快就有些眉目,达成了第一个共识:所有的财产都是偷来的,必须要用武力把财产从它们的现任所有者手中夺走,即发动暴民用武力共产,归共产主义国家所有。

巴贝夫他们的活动受到了当局的注意,于是他决定组建一个类似于光照帮的更加秘密的理事会。魏萨普用十二名高级会员指挥光照帮在德国的运作,巴贝夫现在用十二名主要助手在巴黎各个社区工作。巴贝夫也象魏萨普一样,用强手腕管理其助手们。

1796年4月,巴贝夫的武装暴动夺取政权的计划完成了,“平等宣言”也准备就绪了。他在“平等宣言”中说:“法国大革命只是另一个大得多的革命的先行者”。前面说过,在1792年12月,雅克宾号召欧洲无产阶级起来进行革命,推翻现政府。从法兰克到光照帮,一直在宣传、推行世界大革命。

“平等宣言”中阐述“人类文明是错误的”这个法兰克主义—光照帮的中心思想,包括废除私有财产,回到原始的、未开化的、野蛮时期的绝对平等状态中。“平等宣言”号召成立“平等共和国”,甚至说为了获得真正的平等,不惜摧毁掉一切。他的“平等宣言”主要内容都是从光照帮那儿搬来的,甚至有的几乎是魏萨普的原话。所以他的秘密理事会认为不能把他们所有的阴谋计划都公开告诉人,决定不适合公开发表。所以巴贝夫对“平等宣言”作了修改,语气缓和了不少。人们分析发现,他提出的共产主义社会和国家农奴制没有什么区别。后来的共产主义实践也证实,共产主义社会其实就是奴隶制,人民都是共产党的奴隶。

巴贝夫的秘密理事会知道共产主义对人没有吸引力,他们很小心,欺骗劳动者们(无产阶级),不告诉劳动者们全部的计划,并且承诺把保皇派和人民敌人的财富分给国家的保卫者和穷人,以欺骗劳动者们参加武装暴动,给他们当炮灰。马克思主义后来设置非常相似的骗局,许诺“幸福美好”的生活,诱骗无产者们给他们当炮灰。

雅各宾专政把恐怖作为正义的,巴贝夫说,成为强盗是回到正义和真正秩序的开始。他希望立即把所有的反对力量镇压下去,消灭整个现存的社会秩序,在这些废墟中建立“平等共和国”。他在劳动者们(无产阶级)中间煽动暴力和无政府思想,他说:财产被篡权者分享,法律是统治者的工具。我的朋友们,去骚扰、推翻这个不适合你的社会;拿走所有你喜欢的东西。这些都属于无产者。还不止这些,我的朋友们和兄弟们,假如宪法阻止了你的行为,毫不犹豫地推翻它。要毫不留情地杀掉暴君们,掌权者们,和所有那些反对你们共同幸福的人。你们是真正的人民,只有你们才值得享受这个世界的好东西!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你们所有的命令都是神圣的!

巴贝夫说的“法律是统治者的工具”,正是共产党的法律思想,所以在中国,法律不是用来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而是维护中共的意志和一党专制。

巴贝夫的煽动在一些最低层的人群中产生了一些共鸣,因为当时由于战争和革命,食物缺乏到了饥荒的程度,而且雅各宾反对资产阶级给经济造成的恶果和大规模的失业还在持续,新贵们所展示的财富让穷人们憎恨。所以巴贝夫们煽动仇恨的怒火,赢得了一些劳动者们的支持。到5月初的时候,估计巴贝夫已经组成了1万7千人的造反军队,其中包括4500名士兵,6000名警察,他们被秘密理事会的承诺所诱惑。

巴贝夫和秘密理事会对武装暴动进行了周密的筹划。打算暴动成功后,他们保持执政的权力,然后运用国家暴力机器,强行实施国家奴隶制——共产主义。所以夺取国家政权成了他实施共产主义的关键前提。后来毛泽东说“革命的首要问题是政权问题”,正是这个意思。先夺取政权,然后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强力(或暴力)推动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杀掉“反革命”及其他的“障碍”。苏共和中共走的都是巴贝夫提出的推行共产主义的模式。

最后巴贝夫把1796年5月11日作为武装暴动的日子,不仅在巴黎,在法国所有的大城市都同时举行暴动,推翻整个文明社会的结构。由于被人告密,巴贝夫和密谋运动的其他五十多名领导人一起被当局逮捕,他领导的共产主义运动失败了。1797年5月27日,巴贝夫被凡多姆高等法院判处死刑。

巴贝夫在上断头台之前的审判中,公开承认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幕后组织(光照帮)的代理人而已,自己只是一个次要的角色。巴贝夫的共产主义直接来自光照帮,为后来的《共产党宣言》奠定了理论基础。

英国著名历史学家维伯斯特女士说,巴贝夫的“平等会”阴谋是法国大革命中要实现魏萨普的庞大计划的最后尝试。她还指出当时英国受法国大革命影响的情况。光照帮在英国已经有不少会所。受法国大革命的影响,光照帮的思想已经广泛地渗透了英国,英国成立了许多的“革命社团”,他们仰慕法国的雅各宾,集资了很多钱送到了巴黎,并且造了很多武器给了法国。苏格兰一家主要的“革命社团”效仿巴黎革命公社,密谋举行武装暴动。结果这个阴谋被发现了,政府搜出了四千多支长矛。

几十年后,法兰克主义—光照帮成立了秘密组织“正义者同盟”(后来改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其目的是推行巴贝夫的共产主义(后人称为“巴贝夫主义”),从而直接导致了《共产党宣言》的出现。后来的布尔什维克主义和巴贝夫主义是一样的。莫斯科第三国际的第一次宣言也说它是从巴贝夫主义遗传下来的。

(第七章完)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