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八章 真实的马克思(一)

0
88

第八章 真实的马克思

1818年5月5日,卡尔‧马克思出生在德国莱茵省特利尔市一个富裕犹太人家庭里。当时特利尔市很小,只有一万一千人,主要信天主教。马克思的祖父洛宾‧列维是正统犹太教的拉比,他父亲亨利希‧马克思(1782-1838)是一名律师,拥有几个葡萄园,在当地有较高的地位,后来又成为一名放高利贷的人。他母亲罕丽‧普列斯堡来自荷兰,没有受过什么正式教育。她是个勤快的家庭妇女,喜欢干净,整洁。亨利希‧马克思夫妇住在很漂亮的老房子里。后来德国纳粹时期,这所房子成为一家纳粹报纸的总部。

马克思有个哥哥,出生不久就夭折了;他有个姐姐,长大后嫁给了一名律师。马克思有两个弟弟也夭折了,他有两个妹妹也夭折了,还有两个妹妹存活了下来,其中一个妹妹结婚后,随丈夫移居南非。马克思成了家里活下来的唯一男孩子。他父母对他寄予厚望,期望他将来也成为一名律师。

犹太教内部的信息指出,马克思的爷爷洛宾‧列维是德国科隆市有名的正统犹太教拉比,他爷爷的岳父(即他父亲的外祖父)是个有名望的拉比,曾经和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进行过株死的斗争,从而招致沙巴蒂—法兰克信徒们的记恨和报复。不幸的是,马克思的爷爷死的比较早,不久马克思的奶奶也改嫁了,当时马克思的父亲亨利希‧马克思只有二十岁左右,失去了父母的教诲,对于外界的诱惑而变得脆弱。法兰克主义信徒们看到有机可乘,于是逐渐用工作职业利益诱惑亨利希‧马克思,帮助他成为律师,逐渐把他拉下水也成为秘密的法兰克主义者。亨利希‧马克思成为法兰克主义者之后,得到了法兰克主义者的帮助。

马克思出身于一个秘密法兰克主义的家庭里,当时的法兰克主义者基本上都生活在其他宗教环境中(如基督教、伊斯兰教),他们一个普遍的做法是效仿法兰克(沙巴蒂)主义者的创始人做假皈依,表面上成为基督教教徒或伊斯兰教教徒,但是他们内心真正信的是沙巴蒂—法兰克主义。

因此,亨利希?马克思在1816或1817年的时候,“皈依”了基督教,成为一名新教徒。1824年,马克思在六岁的时候,接受洗礼,“皈依”成为基督教教徒。1825年,马克思的母亲也“皈依”了基督教。法兰克主义者的皈依都是假皈依,以掩盖他们的真实“信仰”。

马克思在波恩大学的放荡生活

现在人们对马克思的童年知道的很少,后来马克思的妹妹回忆说,他喜欢强迫他妹妹吃他做的泥馅饼。马克思在高中之前,接受的是家庭式的私立教育。1830年10月,他上特利尔高中(中学)。特利尔高中的校长是他父亲的好朋友,是当地一个社交俱乐部的共同创始人,他们都具有法国大革命激进的思想,于是在特利尔高中里出现了激进的思想和书籍。当时普鲁士政府很害怕发生法国大革命式的革命,积极主动地打击激进的革命思想。在马克思上高中期间,警察在1832年曾经袭击过特利尔高中,抓捕了一名激进的高中生。这些激进的思想对高中生马克思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现在人们还不清楚。

1835年10月,十七岁的马克思进入了离家较近的波恩大学,从此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涯。他父母希望他学习法律,将来成为一名律师,有一份好工作。马克思在这期间开始接触了波恩市的魔鬼撒旦教圈子,被他们败坏而开始堕落,从此他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久,马克思开始了他放荡的生活,肆意挥霍,花了大量时间从事社交活动,结果欠了很多债,学习成绩很差。

第一学期,他参加了一个“诗人俱乐部”,以讨论诗为名,实际讨论的是煽动性话题,引起了警察的注意。马克思是个最积极的成员之一。

马克思开始抽烟、酗酒,加入了特利尔市同乡会喝酒俱乐部,他还成为这个喝酒俱乐部的共同会长,这个俱乐部大约有三十名来自特利尔市的大学生,俱乐部的唯一宗旨就是一醉方休,越快越好。有一次,马克思喝醉了,醒来后发现被抓起来了。校方以他喝醉酒和扰乱秩序的理由拘留他二十四个小时。从此以后,马克思一生都酗酒严重,而且还要喝好酒。

马克思父母写信叫他不要抽烟,少喝酒,马克思置若罔闻。马克思不花时间学习,而是花了大量时间忙于社交、喝酒和与人决斗,他的表现和成绩使他亲朋好友失望,他父母很担心。1836年春天,学生社团之间出现了严重的冲突,一个自称为真正普鲁士的学生团体仇视马克思的喝酒俱乐部,要求喝酒俱乐部和他们合并(即要吞并马克思的喝酒俱乐部),遭到了拒绝,结果双方多次打群架。马克思喝酒俱乐部的会员不是对手,被打得跪在地上求饶,发誓效忠于对方才罢休。马克思为了防卫,卖了一把手枪带在身上,而学校禁止学生携带武器。

在波恩大学期间,马克思加入了激进的“革命性”秘密组织“青年德意志”。1836年4月,马克思作为该秘密组织的信使去几十里之外的科隆的时候,路上被警察逮捕,警察从他身上搜出了手枪。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件,经过他父亲出面写信请求才把事情平息了下来。两个月后,这两个学生团体之间又出现了冲突,马克思接受了挑战,同意决斗。对手是个受过训练的士兵,结果可想而知,还是马克思命大,只是在左眼上方受了一点伤。当时不时有人因决斗而死亡的。马克思的父母得知消息后,吓坏了。1836年8月,马克思又和人决斗,被刺了一剑,受了一点轻伤。这也反映出了他的好斗性格。他父亲非常担心他与人决斗,同意帮他还欠下的债,但是坚持要他转学到要求比较严格的柏林大学。

马克思从波恩大学回到了家乡,他的女朋友燕妮?威斯特华伦已经和一名军官定婚了。燕妮解除了和军官的婚约,在马克思去柏林大学之前,瞒着双方父母,和马克思秘密地订婚了。燕妮出身贵族家庭,住着豪宅,她父亲是政府高级官员,薪水非常高,年薪1600银元(德国旧时银元)。作为比较,当时很好的两间卧室的房租每月6、7银元。年收入300银元已经是非常好的收入。

马克思和燕妮差别很大。马克思和燕妮秘密订婚的事,马克思的父亲最先知道,燕妮的父母一年后才知道。燕妮的父母最终同意后,1837年年底,他们正式订婚了。

马克思邮购博士学位

1836年秋,马克思被迫转学到柏林大学后,受到他的一个讲师鲍尔的影响,很快就对哲学感兴趣,加入了“青年黑格尔学派”。除了给女朋友燕妮写情书(情诗)之外,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青年黑格尔学派”上,泡在咖啡馆里讨论哲学,而不是上课学习法律。

老马克思希望儿子将来成为律师,但是当马克思成为“青年黑格尔学派”的会员之后,不仅对法律课程没有兴趣了,而且对学校的课程都不关心了。在1837年夏天之后的八个学期中(四年时间),他总共才选了七门课,平均一个学期还不到一门课,其中三个学期他一门课都没有选。

马克思在信中误导他父亲,仔细地说他读了大量的书,让他父亲误认为他一直在废寝忘食地学习,而实际上他在夜总会里和“青年黑格尔学派”会员在一起喝啤酒。马克思在柏林大学受到的教育主要在咖啡馆里,而不是在课堂上。他无法通过法律学位上的考试,也无法毕业。

马克思在柏林大学读书的时候,账单高筑,他父母给他大笔钱让他挥霍。他父亲经常在信中提醒他要为将来的职业考虑,但是他毫不关心,从来没有考虑将来如何养家糊口。1837年,他经历了一场精神崩溃。1837年3月初,他父亲在给马克思的信中担心地说,很清楚马克思的心被魔鬼占据着,但是不知道这个魔鬼到底是什么。1837年12月,他生病的父亲给他写了一信充满绝望的信,抱怨他花钱如流水,老向家里要钱:“你一年要花700银元,好像我们是富人,而富人家的孩子一年花费也不超过500银元”。老马克思为了挣钱供儿子挥霍,发放高利贷。

马克思对他的父母毫不关心,也不关心他的姐妹们。他父母乞求他在1838年复活节的假期里,回家几天看看他们,他父亲已经病重了。但是马克思拒绝了。一个多月后,他父亲于1838年5月10日去世了。马克思拒绝参加他父亲的葬礼,他说从学校回家太远了。

现在,马克思因为想和燕妮结婚,觉得有必要找个有报酬的职业。他打算到波恩大学当讲师,也许还能和鲍尔一起干点别的事情。但是他没能通过柏林大学的考试,也没有拿到学位。马克思心里非常不喜欢学术研究和考试,认为考试很荒唐,学术研究只是废纸。不过在鲍尔的不断催促下,马克思终于对付出了一篇论文。

马克思在柏林大学不上课,无法通过毕业考试,无法在柏林大学获得学位。1841年3月30日,他收到了离开柏林大学的证书(但是没有学位)。那时候德国没有统一,不属于普鲁士管辖的耶拿大学当时很小,以快速容易获得学位而著称。1841年4月6日,马克思把他的论文邮寄给了耶拿大学。耶拿大学授予学位的快速、容易果然名不虚传,一周后,马克思从来没有去过,从来没有上过学的耶拿大学,就缺席授予了马克思哲学博士学位!自然他也没有经过博士论文答辩。马克思邮购的博士学位证书上的日期为1841年4月15日。马克思的博士学位就是这么来的。用我们现在的说法,马克思是真正的“伪博士”。

马克思就这样通过邮购戴上了博士的光环。看过小说《围城》的读者,可能不免联想到方鸿渐花钱从“克莱登大学”购买文凭的故事……。现在中共的一些高官们糊弄博士帽,知道了被称为共产党老祖宗的马克思邮购博士之后,也许能够心安理得一些。

共产党宣传说马克思“治学严谨”。对马克思的大学生涯有个基本了解后,大家就不难看出马克思的学术态度了。邮购博士“治学严谨”本身就是个笑话。

(待续)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