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八章 真实的马克思(三)

0
67

马克思加入魔教

《清除马克思主义鸦片》书中说,马克思一家假皈依,表面上成为基督教教徒。生长在假皈依、法兰克主义者家庭的孩子,从小和周围的基督教孩子或伊斯兰教孩子一样,直到他们成人的时候,父母才把家庭的秘密告诉孩子。许多孩子因此导致其内心和行为的巨大变化。

马克思在上大学期间接触了魔教,并且正式成为魔教教徒,从此他的性格大变,心中充满了仇恨与狂妄自大。知道了马克思的法兰克主义者家庭背景以及他的魔教教徒身份,就理解了马克思的行为。马克思妻子燕妮的家庭也是秘密法兰克主义者。

燕妮‧威斯特华伦出身于贵族家庭,长得非常漂亮,被称为是特利尔城最漂亮的女孩子,她条件比马克思优越很多,比马克思大四岁,在马克思之前已经和一名年轻军官订婚了。她和马克思根本不门当户对,而当时的欧洲讲究门当户对。但是,法兰克主义者的孩子也只和法兰克主义者的孩子之间通婚,这也就是为什么众多小伙子追求对象的燕妮最后嫁给了负债累累的马克思。

马克思作为法兰克主义信徒,效仿法兰克,崇拜魔鬼,仇视人类,不仅自己甘心下地狱,还要把人类都带入地狱。马克思写了许多渲染仇恨、摧毁人类,崇拜魔鬼的诗,反映的都是魔教败坏人类的思想。例如,马克思在表达自己的《绝望者的魔咒》一诗中写道:

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
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
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
我剩下的只有恨仇。

我将在上苍建起我的王座,
寒冷与恐惧是其顶端,
迷信的战栗是其基座,
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极度痛苦。

以健康观点看待世界的人,
将会转变,变得惨白和死寂。
他被盲目和寒冷的死亡所占据,
将给他的快乐准备坟墓。

马克思在诗中透露心迹,他梦想成为恐怖之王,毁灭整个世界。马克思在《人之傲》一诗中说:

带着轻蔑,
我在世界的脸上,
到处投掷我的臂铠,
并看着这侏儒般的庞然大物崩溃,
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灭我的激情。
那时,我要如神一般凯旋而行,
穿梭于这世界的废墟中。
当我的话语获得强大力量时,
我将感觉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马克思(共产党)的目标是摧毁全人类,从世界的毁灭中获得快感,并且要和造物主(上帝)平起平坐,其心中的仇恨与狂妄程度可见一斑。例如,马克思在剧本《Oulanem》中写道(Oulanem是魔鬼撒旦的一个宗教仪式名称):

我年轻的双臂充满力量,
将以猛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下去,我将大笑着尾随,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马克思在这首诗中表明,他想把人类“抓碎”而堕落到无底地狱里来陪他……马克思不仅这么说,也努力实践。

需要指出的是,魔鬼教的成员并非唯物主义者,他们并不是无神论者,他们相信死后的生命。魔鬼教的信徒们相信神的存在,只是他们仇视神,想超过神,爬在神的上面(至少要和神平起平坐)。例如在其写的和撒旦教有关的剧本《Oulanem》中,马克思不否认死后的生命,而是认为死后的生命充满了最高的仇恨。作者在剧中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魔鬼。

1854年3月,马克思的儿子埃德加在写给马克思的一封信的开头,竟然这样称呼自己的父亲:“我亲爱的魔鬼”。而魔鬼教教徒正是这样称呼其所爱之人的,这自然不是巧合。不仅如此,马克思的三女婿爱德华•艾威林也是魔鬼撒旦信徒。马克思的好友普鲁东(社会主义思想家),同样崇拜魔鬼撒旦。德国著名诗人海涅曾经是马克思的密友,也是一名魔鬼崇拜者,并且在诗中公开赞美撒旦,说撒旦“是个可爱、迷人的男子”。

马克思的诗反映出几点:(1)他和魔鬼做了交易,把灵魂卖给了它;(2)要把神打倒,从天堂里撵出去;(3)非常喜欢、崇拜暴力和恐怖;(4)明明白白地要为魔鬼服务,要把自己的一生致力于实现魔鬼的意愿,把人都扔到地狱里去。马克思是明明白白地去欺骗人。

罗马教皇庇护十二世(1876-1958)公开说马克思是一个向魔鬼献身,并且受到魔鬼称赞的魔教徒。

马克思为有钱人工作

马克思在柏林大学读书的时候,不好好念书,无法毕业,加上政治上很激进,他在柏林大学时评价很坏。结果只得从耶拿大学邮购了一个博士学位,他原来在波恩大学教书的计划落空了,也很难找到一个象样的工作。于是,在摩西?赫斯的安排下,马克思开始为《正义者同盟》的有钱人工作。

正义者同盟的摩西?赫斯出生于德国波恩的一个沙巴蒂主义富人家庭,他父亲是个工业家。赫斯的家庭是正义者同盟资深的秘密会员。赫斯曾经在波恩大学读书,但是没有毕业,他继承了一大笔钱。他被称为“共产党拉比”,是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创始人。赫斯是个法兰克主义者,强调要把人类变成凶残的动物。他过着法兰克主义者的放荡生活,和街头妓女同居,后来和她结婚。

马克思和赫斯很早就认识,赫斯看上了另一名法兰克主义者马克思。马克思在波恩大学的时候,赫斯就把魔鬼撒旦教介绍给了他。马克思离开柏林大学之后,来往于家乡、波恩、科隆三地之间。1841年,赫斯成立了《莱茵报》。在正义者同盟后面有钱人的安排下,1842年10月,赫斯任命24岁的马克思作为该报的主编(至1843年3月),同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莱茵报》编辑部见过一面。很快,赫斯把马克思变成了一名共济会会员和社会主义的鼓动者。在随后的几年里,赫斯把马克思变成了共产主义者。

马克思酗酒严重,脾气暴躁,花钱如流水,他在婚前欠了很大的债务,以致马克思在1843年6月19日结婚的时候被丈母娘家逼着签了一份合同:燕妮对马克思的债务不负任何责任。马克思特别需要钱。

1844年8月28日,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馆里,赫斯正式把马克思介绍给恩格斯。马克思给位于巴黎的、欧洲当时最激进的、由秘密组织“正义者同盟”创立和运营的刊物《前进周刊》写文章(年薪1800法郎)。1845年元月,马克思在《前进周刊》发表文章非常赞成暗杀普鲁士国王之后,法国当局命令马克思和其他人离开巴黎。于是马克思和恩格斯逃到了比利时的布鲁塞尔。

正义者同盟盗用“工人阶级”的名义推行巴贝夫的共产主义。1846年3月30日,在布鲁塞尔马克思的家里召开的“共产主义者通信委员会”会议上,马克思和威廉?魏特林(1808–1871)曾经为了争夺工人阶级的发言权而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争吵。当时马克思还没有正式加入正义者同盟。魏特林出身贫穷,在做裁缝学徒的时候,挤时间自学,1837年加入正义者同盟后成为正义者同盟的主要理论家,而马克思出身富裕,根本瞧不起“工人阶级”,称无产阶级的人为“蠢蛋、恶棍”。马克思瞧不起魏特林,认为魏特林理论水平不够,忽视了对当时的社会进行理论分析(阶级分析)。而魏特林认为马克思脱离实际,缺乏工人阶级的经历,于是触动了马克思的神经,使得马克思暴跳如雷。

第二天(1846年3月31日),魏特林给摩西?赫斯写了一封信诉苦,并且归纳了马克思说的要点,包括:(1)要对共产党进行一次清查;(2)可以通过批评那些无能的人(应该是隐射魏特林)。并且把他们和财源分开来实现这次清查;(3)现在这次清查非常重要,是为了共产主义的利益;(4)谁有权行使有钱人的权威也可以对其他人发号施令[注:充当有钱人的代理人];(5)必须反对“手工业共产主义”[注:应该也是指魏特林,因为魏特林是裁缝出身]和“哲学共产主义”;……。

魏特林说:“我们讨论的唯一结果,就是谁能弄来钱谁就能高兴怎么写就怎么写”,马克思对此说法尤其愤怒[注:因为马克思背后有正义者同盟有钱人的支持]。

魏特林说马克思的头脑里只是百科全书,并没有天才;认为马克思后面有有钱人的支持,一切都听有钱人的,有钱人叫怎么写就怎么写;而魏特林说有钱人可以行使他们的权力来决定资助谁,而作者不管多穷也有自己的权力决定写什么。魏特林想要一些独立写作的精神,这在共产党那里是行不通的,他后来被赶到了美国。

马克思原来欠的债务加上他由于“革命活动”而找不到像样的职业,结婚后的马克思特别需要钱。从魏特林的信中可以看出,马克思当时(1846年)已经完全投靠了有钱人,有钱人叫写什么就写什么,完全成了有钱人的代言人。大家知道,恩格斯的家庭是个大资本家,在摩西•赫斯的介绍下,1844年,恩格斯找到马克思,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了长期的合作。了解了马克思当时的个人经济状况后,就明白了为什么马克思一切都听有钱人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长期合作为什么这么“亲密”,其实是钱和知识的结合。正义者同盟的另一个有钱人威廉?沃尔夫把一大笔遗产给了马克思,马克思后来把《资本论》献给了他。

除了一切听从正义者同盟背后的有钱人之外,如前所述,马克思是法兰克主义者,在大学时期加入了魔教,极端仇视上帝和人类,他在许多诗中表达如何摧毁人类而泄恨。马克思对人类和神的憎恨是正义者同盟非常需要的。

(待续)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