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九章 正义者同盟推行共产主义

0
72

第九章 正义者同盟推行共产主义

在1830年光照帮帮主魏萨普去世之前,法国大革命时和巴贝夫密谋的“平等会”主要领导人之一的邦纳罗蒂,于1828年出版了《为平等而密谋》这本书,全面地介绍了巴贝夫的共产主义(“巴贝夫主义”),该书成为1830-40时代的那些“革命家”(包括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必读教科书。光照帮会员邦纳罗蒂是巴贝夫主义的代表人物。

正义者同盟源自雅各宾

1834年,秘密组织“流亡者同盟”在巴黎由逃离德国的光照帮会员成立,它是由雅克宾演化而来的,目的是要强制革命的方向按照光照帮的思想走。1836年,“流亡者同盟”中的激进分子(革命的社会主义者)分化了出来,在巴黎成立了秘密组织“正义者同盟”。正义者同盟由来自当时不同国家的法兰克主义超级富人和有权势的人组成,其中很多是德国的法兰克主义银行家或资本家。马文‧安特曼博士在他的书中列举了一些法兰克主义富人名单。许多研究者认为正义者同盟是光照帮的一个分支组织,或者是光照帮的一个内部小圈子。正义者同盟的根在光照帮,这是没有疑问的,而且很多秘密会员是超级富人或知识精英,这些富人们在背后策划和操纵共产主义运动。

正义者同盟的宗旨是推动巴贝夫主义,也就是推动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背后是超级富人们。现代共产主义和无神论是这些有钱有势的法兰克主义者为了败坏人类、获得更多权力和钱财的工具,是法兰克主义弥赛亚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1839年5月12日,正义者同盟和另外一个秘密的阴谋组织“四季社”一起,企图夺取法国政权。夺权企图失败后,其领导人逃到了英国。“四季社”领导人布朗基认识和崇拜邦纳罗蒂,深受邦纳罗蒂传播的巴贝夫共产主义的影响。邦纳罗蒂是布朗基最重要的导师。因为正义者同盟的宗旨是推行巴贝夫共产主义,所以正义者同盟和四季社合作是很自然的。布朗基的信徒们形成了布朗基派,布朗基派是共产主义革命政党的一个派别。1871年3月,巴黎公社成立时,布朗基派是巴黎公社的多数派,起了重要的领导作用,布朗基被缺席选为巴黎公社议会主席。这也反映出了巴黎公社和雅克宾以及巴贝夫共产主义之间的联系。

1847年,正义者同盟改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共产主义者同盟又被称为是第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国际组织。这个“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根在光照帮。前面我们看到,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来自法兰克主义—光照帮,所以共产党的一切都来自法兰克主义—光照帮。

光照帮帮主魏萨普对手下人说:“需要让我们的原则与时俱进,然后年轻的写手们就能够在社会上传播,从而为我们的目的服务。”法国大革命过去了几十年后,法兰克主义金融精英和光照帮需要把法兰克主义意识形态和光照帮的政治纲领,于时俱进,需要实施具体的计划和宣传无神论。利用和操纵工人和无产者作为“有用的白痴”(列宁语),来夺取政权。

另一方面,工业革命的发展使得法国当时的社会环境,和法国大革命时以农业为主的经济环境已经不一样了。所以法兰克主义—光照帮为了夺取政权,需要从理论上对巴贝夫共产主义进行更新(巴贝夫当时主要是要搞土地共产主义,因为当时法国是以农业为主),从而能够欺骗当时的人们(尤其是“工人阶级”,成了其夺取政权的工具),这个任务落到正义者同盟头上。

斯特拉斯堡市的秘密会议

1847年5月,法兰克主义—光照帮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市召开秘密会议,决定在1848年春天发动“革命”夺取政权。这急需正义者同盟在理论和宣传上的支持,从而导致了正义者同盟(共产主义者同盟)非同寻常地在半年时间内连续召开两次大会。

1847年6月,正义者同盟在伦敦召开了第一次大会,并改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共产主义者同盟实际上是个秘密黑帮组织,马克思非常不喜欢它的那些秘密组织繁琐的仪式,在他的坚持下,共产主义者同盟简化了很多仪式。仅仅半年后,于1847年11月,共产主义者同盟又在伦敦召开了第二次大会。在1872年德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前言中,清楚地表明,共产主义者同盟在1847年11月在伦敦召开的会议上,“委托”马克思和恩格斯给共产主义者同盟写个宣言。

马克思对共产主义者同盟交给他的重要任务,根本不当一回事,一拖再拖,最后逼得共产主义者同盟在伦敦的中央委员会给在布鲁塞尔的马克思下了最后通牒。1998年,《社会主义纪事》刊登出了当时的一些内幕(231页):1848年元月26日,位于伦敦的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的命令到达了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命令说:“(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责令布鲁塞尔的地区委员会和公民马克思交流,告诉他,假如他在最近的大会上承担的《共产党宣言》[注:指从1847年11月20日到12月10日召开的共产主义者同盟大会],不能在本年度2月1日之前到达伦敦[注:本年度指1848年],那么将不得不对他采取进一步的制裁措施。如果公民马克思不能完成他的任务,中央委员会要求公民马克思立即归还交给他的所有文件。”这个最后通牒迫使马克思在共产主义者同盟给他的文件的基础上整理出一个宣言,就是后来的《共产党宣言》。这个最后通牒还反映出马克思并不是充满热情来整理《共产党宣言》的,而是根本就不上心,一拖再拖。

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的命令清楚地表明,《共产党宣言》是其交给马克思的一项任务,而且给马克思提供了很多文件,马克思不是从零开始,而是在共产主义者同盟已有的文件基础上整理出来的,其主要思想和观点都已经有了,都来自光照帮。这一切表明:(1)马克思根本不是《共产党宣言》的真正作者,《共产党宣言》根本不是马克思的原创;(2)马克思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服务的写手,只是法兰克主义—光照帮的“枪手”而已。1848年2月24日,《共产党宣言》在伦敦第一次出版,也根本没有马克思的名字,直到20年后,马克思的名字才出现在《共产党宣言》中。光照帮把马克思推到前台作为傀儡的目的之一,是想掩盖共产党的真正来源:一个流氓邪恶恐怖黑帮。

《共产党宣言》号称为工人阶级服务,我们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和工人阶级没有关系,而工人出身的魏特林被排挤走了。其实《共产党宣言》是个大骗局,利用广大工人当炮灰,来达到共产党的邪恶目的。在共产党眼里,工人只是“有用的白痴”,共产党承诺要人民成为主人,而实际结果是人民成了共产党的奴隶。共产党在东欧、中国、朝鲜、古巴等的实践都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共产党宣言》是法兰克主义的政治宣言

《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话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现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共产主义的幽灵”就是法兰克主义崇拜的魔鬼(红色恶龙)。马克思本人在大学时正式地加入了魔教,是一名正式的魔教教徒,他也是秘密的法兰克主义者。共产党的一切都来自魔鬼,共产党是名副其实的魔教。光照帮“王子”在晋级仪式上,脑门上被打个所谓的“自由的印记”。加入共产党组织的人在无意识中投入到了魔鬼的怀抱,都在脑门上被撒旦打上了魔鬼的印记。魔鬼就是通过欺诈的方式把加入共产党的人在不知不觉中都变成了魔子魔孙。

现代共产主义的基本教义光照帮早就搞好了,包括共产主义的无神论和唯物论。我们在深层次上对法兰克主义、光照帮和共产党进行一下比较,可看出它们惊人的一致性:

(1)法兰克主义:崇拜魔鬼撒旦(弥赛亚),魔鬼是“好的上帝”;创世的上帝是坏的,他创造的人类文明是个错误,要彻底摧毁掉;强制不让信神(无神论),没有道德底线的堕落与败坏,把人都变成野蛮的动物,最后堕落到地狱里去;实现弥赛亚的政治使命,统治人类,获取人间财富。方法:欺诈,不择手段。

(2)光照帮:魏萨普是撒旦教徒,光照帮终极信仰就是信魔鬼撒旦;伪造人类的历史,谎称原始氏族是人类最自由、最平等,最幸福的状态,人类文明的出现破坏了“最幸福的状态”,所以人类文明是个错误,必须要彻底摧毁(政治纲领),回到人类没有信仰和伦理道德的“最幸福的状态”上去,所谓的共产主义的幸福大家庭。共产主义和无神论是光照帮最重要的意识形态。方法:欺诈,不择手段。

(3)共产主义者同盟(《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的幽灵”的本质就是魔鬼撒旦。伪造人类历史,把人类历史说成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把资产阶级说成是万恶之源,人类现有的社会制度都是为了维护资本主义的统治,所以必须要彻底推翻;彻底摧毁真理、道德和宗教信仰(无神论);共产党统治全球,通过国家、政府控制人间的财富和经济资源,实现(没有真理和道德)共产主义的“幸福大家庭”;方法:欺诈,暴力,不择手段。

这三者它们的起点都是信魔鬼撒旦,都宣传人类文明是个错误(理由不同),最终的目的本质上是一样的,摧毁人类文明,把人类变成崇拜物质、没有信仰,没有道德的共产主义奴隶状态,把人变成“幸福”的动物(没有任何信仰和约束的完全自由、平等),控制人类的权力和财富,最后实现魔鬼在人间的统治,即把人类变成魔的社会,人间变成了地狱,魔王撒旦(法兰克主义的弥赛亚)正式开始其统治。法兰克主义的目的就达到了。也就是说,光照帮和共产主义者同盟都是为了实现法兰克主义的弥赛亚政治使命。

再具体地看一看《共产党宣言》,不难看出和光照帮的政治纲领是一样的。《共产党宣言》说:

“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建立世界性的“无产阶级专政”,即世界政府)
“消灭私有制”(共产主义)。

“工人没有祖国。”反对国家,实行国际主义。

“消灭家庭”,消灭“父母和子女的亲密关系”,实行“正式公妻制”。

“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无神论)。

“废除继承权”。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把上面《共产党宣言》说的和第七章第七节中的光照帮的政治纲领作一比较,很容易发现它们是一样的。

这种高度的一致性是否是偶然的呢?当人们看到这一切的来龙去脉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这三者之间的高度一致一点也不奇怪:创立光照帮的那些人都是沙巴蒂—法兰克主义信徒,共产主义者同盟(正义者同盟)来自法兰克主义—光照帮。更具体地说就是:

假弥赛亚沙巴蒂→法兰克→光照帮→雅克宾→巴贝夫和邦纳罗蒂→正义者同盟/共产主义者同盟→共产党。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清楚地看到,《共产党宣言》的思想来自法兰克主义—光照帮的政治纲领,《共产党宣言》是法兰克主义—光照帮在新形势下的政治宣言。

即使抛开《共产党宣言》的深层来源,从表面上看它也不是马克思的原创。《卡尔?马克思:种族主义者》一书中说,马克思理论几乎没有是自己的。《共产党宣言》中著名的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来自德国革命者卡尔‧沙泊;马克思的把社会分成两个阶级的思想很早就有的,法国大革命时的马拉和巴贝夫就提出了这种思想(这两人都是光照帮会员);“阶级斗争”的术语早在1844年在英国就使用了;“工人阶级没有祖国”的思想在1833年在英国就提出来了;当然,辩证法黑格尔早就提出来了。

1848革命年

法兰克主义、光照帮、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重要目的是夺取世间的权力,统治世界。按照法兰克主义—光照帮—共产主义者同盟的计划,1848年春天开始一系列暴力革命运动。共产主义者同盟提供理论指导和舆论宣传;法兰克主义罗斯柴尔德银行集团,尤其是法国的罗斯柴尔德银行,为这次革命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光照帮“政治行动委员会”负责人纠泽佩‧马志尼(Giuseppe Mazzini,1805–1872)负责实施,组织暴动,马志尼本人具体负责意大利的“革命活动”。即在理论上、资金上和行动上都做了充分的准备,而且财力支持非常强大。据1909年版的犹太百科全书说,法国的罗斯柴尔德银行在1848年值6亿法郎,而巴黎的其他所有银行加起来总共才值3亿5千2百万法郎。1844年7月27日,马志尼说,罗斯柴尔德如果愿意的话,他就是法国国王。

光照帮从一开始就知道和重视“笔杆子”的力量,共产主义者同盟就是其“笔杆子”,宣传共产主义理论。与此同时,光照帮在暗中通过其控制的各国大东方共济会(尤其是法国大东方共济会)于1848年在许多国家,如法国,意大利,德国,匈牙利,瑞典,奥地利,捷克,丹麦,瑞士等,组织和发动了暴力革命运动(即“枪杆子”),所以1848年又称为“革命年”。不过这些“革命”最后都失败了。现在我们知道了共产党为什么重视“笔杆子”和“枪杆子”了。

由于这些暴力活动,比利时当局逮捕了马克思,并且把马克思从比利时驱逐出境。于是马克思回到了巴黎,1849年,回到了德国科隆,成立了《新莱茵报》,因为煽动武装暴乱,报纸被普鲁士当局关闭。马克思又回到了巴黎,但不久又被迫离开巴黎,逃到伦敦避难,一直到死。

光照帮在欧洲许多国家发动暴力革命运动的目的,是要在欧洲形成类似于“美利坚合众国”的“欧洲合众国”(欧盟的前身)。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