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十一章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分析(一)

0
80

第十一章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分析

西方学术界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了很多尖锐的批评,指出了它具有宗教的很多特征,只是宗教讲来世,而马克思主义讲今世。马克思主义基于“信”,而不是基于真正的事实或实践。它经不起长期的实践检验,而且社会主义都在贫穷国家出现,现在也都纷纷垮台。

英国首相本亚明‧迪斯雷曾指出:“当今时代共产主义的故事始于一个叫光照帮的秘密协会。共产主义根本就不是深受其害的群众为了反抗剥削自己的老板而自发或自愿发起的起义——而是恰恰相反。永远都是来自上面一个想追求更多权力的老板强压在人民身上的。共产主义不过是表面,背后隐藏着更深的目的。共产主义不是‘穷人’造反,而是‘富人’密谋策划的阴谋。它不是穷人和卑微低贱的人发动的理想改革运动,而是富人和高高在上的人为了抢夺权力而进行的伪装。”

沙巴蒂—法兰克主义银行家/资本家们—光照帮密谋策划了共产主义的阴谋,雇佣马克思发展出了一套理论,即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其实是一群败坏的红色卡巴拉和信法兰克主义的垄断金融资本家们,以弥赛亚之名,躲在秘密社团里策划的一场败坏人类、夺取人间财富和权力的阴谋。

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包括三部分,即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其核心是强权政治。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是否定神的存在,但是马克思宣传的无神论和唯物论之间相互矛盾。对于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马克思自己都承认:“没有暴力革命,社会主义不可能成功”。科学社会主义的“科学之处”在于暴力,其本质不过是暴力加谎言,用谎言欺骗无产者,把他们变成“有用的白痴”,用暴力推行共产主义。下面我们对这几个部分进行一些分析。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魔鬼世界观

光照帮在“牧师”级别中,就灌输强权的思想。意大利马克思主义哲学家葛兰西说,强权概念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邮购博士学位的马克思的学术态度是武断,强迫人相信其理论。

马克思成为魔教教徒之后,憎恨所有的神明,其首要目标是打击宗教信仰,而不是实现社会主义。撒旦教徒们承认存在一个最高的生命,这个生命是魔王;他们不是唯物主义者,不是无神论者;他们相信死后有生命,死后在地狱里和魔王在一起;而无神论不相信神鬼灵魂天堂地狱、死后有生命等等的存在。撒旦教徒们相信神的存在,只是他们仇视神,仇视神创造的人类及人类文明;他们想超过神,爬在神的上面,要人象崇拜神一样崇拜魔王。

法兰克告诉他的“战士们”,魔鬼是“好上帝”,但是不允许他们有宗教信仰,不允许他们信正神。光照帮在“大博士”级别的时候以宣传无神论、唯物论为己任。如何宣传?每一个“大博士”都要自己去开辟一条道路,但是又不能暴露自己。

马克思主义宣传无神论的主要论点是,神是人发明创造出来的。唯物论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物质世界的反映,人有意识不是无缘无故的,而是由于有对应物质的存在,即意识得有对应的物质主体的存在。按照唯物论的观点,人的大脑中有关于神的意识必然是因为神的客观存在。我们知道人类自古以来就相信神,唯物论和无神论无法解释这一客观事实,因此从逻辑上来讲,无神论和唯物论相互矛盾。

被恩格斯称为被万魔占有的马克思不是无神论者,他与魔鬼签订了契约,在行使魔鬼的职责。作为魔鬼的代言人,马克思用无神论、唯物论诱骗全人类,让人无所顾忌地干坏事,从而把人都堕落到地狱之中。尤其是共产党人,他们说死后去见马克思,其实是去地狱里和魔鬼在一起。加入共产党的人都上了马克思圈套,最终到地狱去陪着他。

因此,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是宣传魔鬼世界观。作为魔鬼的代言人,马克思说:“共产主义者绝对不宣讲道德”。我们知道,人类的道德是人基于对神的信仰而来的,那么要否定道德,首先就要否定神的存在,宣传唯物论、无神论,让人什么也不信,无所顾忌地干坏事和堕落。

被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说过:“今天的科学只能证明某种物体的存在,而不能证明某种物体的不存在。”无神论假设神不存在,但是到目前为止,现代实证科学都没有能够证明神不存在。世界上众多的杰出科学家都是信神的,包括爱因斯坦、牛顿等等。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哈瑞特•乍克曼博士1977年在其著作《科技英才——美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中的统计材料,自从1901年设立诺贝尔奖以来,美国获得该项科学奖的286位科学家中,92%是信神的。

无神论仍然是没有得到科学证实的假说,在科学上有成就的人中,信神的人远远多于无神论者。马克思一切听有钱人的,其宣传的无神论完全是出于正义者同盟背后的有钱人的政治目的,是为魔鬼服务的工具。

马克思无神论的一个所谓的“科学”依据是进化论。他曾经评价进化论是用“粗劣的英国方式”搞出来的,结果招致了达尔文的不满。马克思完成了《资本论》之后,想把它献给达尔文,却遭到了达尔文的拒绝。最后献给了留给他一大笔遗产的威廉•沃尔夫。进化论到现在不仅还是假说,而且和越来越多的事实矛盾。用马克思自己的话说,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基础是“粗劣的”。

法兰克主义─光照帮的一个口号是:没有载满金子的驴翻不过去的墙。马克思听有钱人的。从学术上讲,马克思的所谓“科学无神论”一点也不科学,是“粗劣的”,是“武断无神论”。看清马克思背后的政治势力和意图,我们不难看出马克思无神论本质上是“政治无神论”,是他帮助魔鬼摧毁人类道德的工具,是他毒害人类的精神鸦片,是魔鬼给人的精神毒药。

其实马克思无神论的“科学”依据是很过时的,当时现代科学还没有出现。例如,在现代物理学的量子理论中,出现了人们难以理解的现象,就是看起来是物质的微观粒子,例如电子,以某种未知的途径能够知道人的意愿,试验测量的结果和试验者有关。这是唯物论无法解释的。

现代量子物理中的神奇现象是唯物论无法解释的。例如,1982年,法国物理学家艾伦‧爱斯派克特(Alain Aspect)和他的小组成功地完成了一项实验,证实了微观粒子之间存在着一种叫作“量子纠缠”的关系。在量子物理中,有共同来源的两个微观粒子之间存在着某种纠缠关系,不管它们被分开多远,都一直保持着纠缠的关系,对一个粒子扰动,另一个粒子(不管相距多远)立即就知道了。即这两个粒子能够“知道”对方,并且一直“保持着联系”,一方受到扰动,另一方不管在多远的地方立即就知道了。量子纠缠已经被世界上许多试验室证实,许多科学家认为量子纠缠的实验证实是近几十年来科学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被实验证实的“量子纠缠”现象是唯物论无法解释的。现代科学试验表明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是错误的。

政治经济学的致命错误

马克思很虚伪,他批判资本主义,告诉无产者说资本主义是万恶之源,但是他自己热衷在伦敦的股票市场炒股票;他自认为很懂资本主义,但是炒股票亏得很惨。1867年,马克思出版了《资本论》第一卷。《资本论》被称为是无产阶级的“圣经”。

让我们先看一看马克思有关方面的学术背景:(1)马克思的博士学位是邮购来的,他的学术态度武断,学术水平是个大问号;(2)马克思在大学时没有学过经济,他主要的经济知识是后来从恩格斯那儿学来的;(3)除了炒股票之外,马克思没有资本主义的直接经验,他从来没有访问过一家工厂,也没有在资本家的工厂工作过。恩格斯曾经邀请马克思访问一家棉花厂,遭到了马克思的拒绝。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观点主要包括在《资本论》中。《资本论》在西方受到很多批评,马克思的经济学在西方早就是“死马”,和西方资本主义的实践矛盾。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关键内容是价值和剩余价值理论。马克思认为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创造出价值和“剩余价值”,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这其实是政治宣传,目的是煽动劳动者对资本家的仇恨。

下面我们看一看专家们的看法。

(1)十九世纪奥地利著名的经济学家波姆-巴伟克(Eugen von Böhm-Bawerk,1851-1914)曾经是奥地利的财政部长,写了一系列文章批评马克思的经济理论,他指出了《资本论》剩余价值理论中一个基本的致命错误,发现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自相矛盾,存在内在的不一致: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率的定义,和他的利润率的解释不一致。马克思把剩余价值定义为劳工超过维持基本生计(包括家庭)之外的劳动时间里创造的价值。剩余价值率为剩余价值(s)除以工资(v),即 (s/v)。例如,一个工人工作6小时创造的价值就可以维持他的基本生计(包括家庭),他又额外地为资本家工作了6个小时,马克思说这额外的6个小时为剩余价值,被资本家剥削走了(马克思根据这个观点,认为资本家的财富都是从工人那里偷来的,号召无产者用暴力把资本家的财富抢走)。这个例子的剩余价值率为:(额外劳动时间)÷(维持基本生计所需要的时间),即 (6小时)÷(6小时)= 100%,剩余价值率为100%。

马克思定义的利润率则完全不一样,利润率为剩余价值(s)除以总投资(设备加工人工资:c+v。c是设备等,v是工资),即利润率为(s/(c+v))。

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在剩余价值率固定的情况下,比如在马克思喜欢的100%的剩余价值率情况下(v=s),利润率为(v/(c+v)),不同的投资有机组合(设备和人工的比例)给出完全不同的利润率,投资设备越高利润率越底,而越是劳工密集型的企业,资本家获得的利润率越高(竞争力越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还有谁愿意去开发和购买新设备呢?经济学家根据现实中的例子研究的结果是,利润率和投资有机组合没有什么关系。

我们知道在现实的资本主义经济实践的结果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把许多劳工密集型的企业搬到劳工便宜的国家去,以增强竞争力;西方大公司为了增加竞争力、增加利润,经常进行技术更新、解雇员工,而不是按照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应该多加员工。这些都和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相矛盾的。

他的批评给了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致命的一击,从此再也没有缓过来。所以人们说,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是匹死马。

马克思自己也知道他的经济理论遇到了大麻烦,1868年(《资本论》第一卷出版的第二年),他在给恩格斯的信中说他相信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人们对他的解决方案分析后,进一步指出了他价值理论中的自相矛盾,即他的关键假设“只有活的人才能创造剩余价值”是不成立的。除了活人外,还有其他经济因素和人一起创造价值和剩余价值。

马克思大概还有些自知知明,所以1867年,马克思在四十九岁的时候,出版了《资本论》第一卷之后,他以后的十几年时间内再也没有出版书了。但是恩格斯不管这些致命的错误,在马克思死后,恩格斯编辑出版了《资本论》第二卷、第三卷。

(2)专家们指出,《资本论》在资料的选取上带有极大偏见,甚至故意扭曲事实、弄虚作假。马克思只引用一个资料来源作为其理论的依据,即恩格斯于1845年出版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恩格斯是棉花制造商,主要知道德国的纺织业,对其他国家的纺织业并不太清楚,也不了解矿工和农民,但是他写了矿业和农业的无产阶级状况。《资本论》的唯一资料来源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1958年,剑桥大学两位很细心的学者威廉‧亨德森和威廉‧查乐勒对恩格斯的书进行了新的翻译,检查恩格斯引用的资料来源。这两位学者经过考察、分析,发现其没有什么历史价值,只是政治宣传。他们发现,恩格斯选取的是从1801年到1818年的资料,已经过时了(但恩格斯却没有说明),其中错误引用资料和弄虚作假总共有23页(全书354页)。他们的分析表明恩格斯做研究不诚实。

对于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书中的弄虚作假,早在1848年,一名德国经济学家何尔德伯阮得已经指出来了,马克思已经知道了这些。剑桥大学的两位学者评论说:马克思不仅粗心大意,而且故意造假。

从他们的研究和分析中得出的结论是,《资本论》中故意造假,学术水平低劣,是政治宣传。

(3)马克思主义学院估计恩格斯总共给了马克思大约六百万法郎的巨额资金(佣金),马克思一切听有钱人的。恩格斯和马克思之间主要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马克思在写《资本论》的时候,想读一些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的书籍,尤其是美国的经济理论,但是恩格斯不允许他读,恩格斯控制马克思读什么样的经济学书籍。马克思虽然在英国博物馆里泡了那么多年,但是只能读恩格斯指定的政治经济学书籍。经过恩格斯的精心挑选,马克思只熟悉英国东印度公司的经济学理论,对当时西方最主要经济学家的理论都不清楚(尤其是美国经济系统)。结果,恩格斯弄虚作假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成了马克思写《资本论》的唯一资料来源。

《资本论》是政治宣传,是马克思主义为了迎合无产阶级,只承认体力劳动者(无产阶级)的价值,只是为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服务。换句话说,只是为了欺骗无产者充当炮灰。只要有现代经济常识就知道这是错误的理论,在经济活动中(尤其是现代高科技经济活动中),除了体力劳动者之外,还有资本本身,管理水平,以及技术、知识产权等等的重要价值。经济活动是所有这些因素有效的协作、配合的过程和结果。体力劳动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

当然还有马克思预言资本主义要垮台,是“垂死的”,大家都知道,不仅资本主义没有垮台,倒是社会主义纷纷垮台。《共产党宣言》中断言说,现代的工人“他们并不是随着工业的进步而上升,而是越来越降到本阶级的生存条件以下。工人变成赤贫者,贫困比人口和财富增长得还要快。”现代资本主义并不是这样发展的,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都有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它宣称的“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同样没有实现。

(待续)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