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秘密起源 第十二章 苏联将军:我们是魔鬼的精英(三)

0
75

共产党是魔鬼的先锋队

法国1997年出版的《共产主义黑皮书》全面介绍世界各个共产党国家都发生过的大规模迫害、屠杀、死亡、饥饿以及其它侵犯人权的情况,从东欧和苏联到中国,从越南和柬埔寨到古巴,无一疏漏。

共产党杀人如麻,视生命为草芥,其夺权以来所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文革中张志新被割断喉管后再被枪杀,是一个广为人知的一个例子。中共警察滥用酷刑、草菅人命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近些年来在看守所里面出现了“躲猫猫死”、“捉迷藏死”、“洗脸死”、“做梦死”等等,还有更多的人“被自杀”。

中共不只是简单地杀人,而且对待它认定的“阶级敌人”“要象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其残忍程度是有具体政策贯彻实施的。中共中央军委在1962年有文件规定,省一级政府有权在所辖军区的监管之下设立“重刑犯罪分子”的资源再回收机构,而且一直沿袭至今。根据该文件规定,对“阶级敌人”可以“根据国家及社会主义发展需要”进行相应的“革命化处理”,在文革期间最大的“革命化处理”就是食用,就是用来做食物,其次是建立各种工程及进行生产作业,后来发展到摘取他们的器官。

据《历史的代价——文革死亡档案》记载,在文革期间,十八岁的女中学生黎莲给在写给部队的男朋友信中,吐露了对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的怀疑,被男友出卖而被抓捕打成“现行反革命”,在1970年被处决。为了避免劫刑场的可能性,黎莲被秘密拖去另一个城市执刑。一辆救护车跟了上来。刚贴近,两辆车都停了。两名穿白大褂的人跳下救护车。囚车里,四个人高马大的武装警察一下将黎莲扳转身,脸和身子紧贴车壁上。衣背往上一撸,来不及使用麻醉药,一把锋光闪闪的手术刀就在她的右腰处划开了一个巴掌大的口子。没几下,一个滴着殷红鲜血的肾,泼剌剌地落在洁白的瓷盘上。在一家医院的手术室里,一个奄奄一息的“革命干部”正在等着移植这颗从血泊中掠夺来的肾。

1984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卫生部 民政部”发布了《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器官的暂时规定》,这个规定的第四条这样写道:“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要严格保密,注意影响,一般应在利用单位内部进行。确有必要时,经执行死刑的人民法院同意,可以允许卫生部门的手术车开到刑场摘取器官,但不得使用有卫生部门标志的车辆,不准穿白大衣。摘取手术未完成时,不得解除刑场警戒。”

这个规定把非法摘取人体器官进行器官移植“合法化”,许多的地方公检法部门对待该问题基本上要么是直接移植然后火化,要么击伤进行形式死亡仪式后直接移植然后火化。1992年之后,实际上完全公开化了,由于许多行业的发展,人体成为昂贵的工业资源原料,活人甚至死人尸体成为了原料。

中共把活人和死人尸体当作工业原料,在国际市场为中共赚取巨额外汇。世界论坛网络媒体2006年3月23日报导,据英国《卫报》报导说,中国化妆品公司利用被处决的尸体上的人皮制成美容品在欧洲出售。这家化妆品公司的经纪人透露,他们用被枪毙后的尸体上的人皮研究开发除皱丰唇用的胶原蛋白产品。报导说,该公司的产品已经出口到了英国。

中国的人体器官贩卖生意火爆,世界各地的病人慕名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中共不仅摘取死人的器官,而且活体摘取人的器官贩卖,说这样器官移植的效果好,所谓的“阶级敌人”首当其冲。

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立军手下的一个警察在2009年在海外举报,他作证说,2002年4月9日,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两个军医将一名30多岁的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将她活活害死。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这名女教师痛苦死亡的全过程。

这名警察回忆说:“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胸口已经拉开了,那个女人就嗷的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就继续割血管……先摘的是心脏,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西游记》中有妖怪要把唐僧夹生吃了,中共活生生地摘取了人的内脏器官,从中牟取暴利,这只有魔鬼才能干出来的事情。

这个警察还说,这位中学女教师被活摘器官之前,被经过一个月的严刑拷打、强暴,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这位警察作证:“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那种,给她进行,用钳子、用窥视器,都是不知道哪来的仪器……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这些变态的邪恶之徒已经毫无人性了。

现在西藏人、维吾尔人和一些基督教人士也成为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罪行的受害者。

中国是现代乌鸡国

马克思和列宁都是魔教教徒。透过历史我们清楚地看到了共产主义是魔教,共产党是魔鬼在人间的代理。因为魔鬼不能用真实面目见人,总需要画皮来掩盖自己。就象白骨精一会儿变成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一会儿变成老婆婆、老公公。现代无神论是魔鬼给人的宗教,既是撒旦迷惑人的一张画皮,掩盖其真实面目,又摧毁人们的正信,让人无所顾忌地败坏与堕落。

现在有许多人会说,我早就不信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了,我什么也不信,我是唯物主义、无神论者,我就信钱。这恰恰是撒旦借助共产党宣传无神论想要达到的效果,让人们在毫无防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被魔鬼操控而不自知。相信无神论本身就是选择了魔鬼的意识形态。

中共不遗余力地宣传“假恶斗”,以无神论的名义宣传魔鬼的教义,让人不知不觉地相信了魔鬼,把人变成魔鬼的子孙,把人驯服成魔鬼的工具。

《西游记》第三十八回,唐僧师徒四人取经路过乌鸡国,乌鸡国的国王被妖怪推到了井里淹死,妖怪变成国王的样子坐在王位上,连王子和王妃都认不出来。孙悟空擒住了妖怪,使得真相大白于天下,让民众看清了正邪。

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地图是大公鸡的形状。共产魔教摧毁中华文化,坐在最高的统治位置上,祸乱天下,把中国搞得乌烟瘴气,物欲横流。所以有人说,中国是现代“乌鸡国”。当然中共比乌鸡国中被阉割的狮子精要邪恶堕落得多。中共几乎无官不贪,败坏社会风气,毁坏华夏文明,杀害炎黄子孙,自夺权以来,害死了八千万同胞。

中国现在乱象丛生,中共残忍、腐败堕落,造成民怨沸腾,天灾人祸不断,每个人都成了中共暴政的受害者。现在的中国人生活在被魔鬼统治的国度里。

(第十二章完)

(作者保留版权。欢迎转载,请不要更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