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第1集(音频)

0
346

 

本文译自 Von Richard Wurmbrand 所著,由 Living Sacrifice 图书公司于1986年出版的《Marx and Satan》一书,另外还参考了《The Cult of Marx - its origin in Satanism》、《Was Marx a Satanist?》等文章。

本文谈及的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很多都可在马克思主义者建的网站 www.marxists.org 中查到。 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有多个英译本,字句稍有出入,但大意相同。

名词简释:
Satan -- 撒旦,是犹太基督系宗教里的恶魔之王。(注:原文为撒殚)
Lucifer -- 路斯弗,堕落天使。
Abyss -- 无底地狱。佛教中亦有阿鼻地狱(Abichi Hell)之说。


马克思主义源自一个撒旦教秘密组织 ── 很少马克思主义者知道这一点。

马克思早年是一名基督徒。马克思第一部知名作品叫《基督徒们依据约翰福音15:1-14而合一:合一的意义、必要性及其影响》。里面有这样的话: “与基督的合一,既在和他紧密而鲜活的友谊之中,又在这样的事实当中:他总在我们眼前和我们心里。同时,我们被他的大爱占据,于是,通过那联合了我们、牺牲了自己的他,我们对兄弟真心相待。”

可见马克思知道人们表达兄弟情谊的方式,那就是:通过基督教。

马克思继续写道:“因此,与基督的合一,使我们的内在升华,使考验得到慰藉,使我们心灵敞开关爱他人 --- 这不是因为我们骄傲或渴望名声,而是因为基督。”


几乎与此同时,马克思在《一个年轻人在择业前的思考》中写道:

“宗教授予我们所有人向往的理想。他为全人类牺牲了自己。谁敢否认这一点?若我们选择的职业,能让我们把自己最好的给予人类,我们就不会在其重压下蹒跚行走,因为这是献给万物的牺牲。”

马克思从高校毕业时,他的文凭里注明了他的宗教知识:

“他的基督教理知识,是明晰、且相当有根基的。而且,他对基督教会的历史非常了解。”

然而,马克思获得文凭不久,一件非常灵异之事发生了。在 Moses Hess 于 1841年把马克思导向社会主义信念之前,他已成为一名热烈的无神论者。这种性格转变,在其学生时代的后期表现出来。

马克思在学生时代后期所写的一篇论文中,六次重复了“毁灭”一词 --- 他的同学没任何一人在考试中使用此词。于是,“毁灭”成了马克思的绰号。对于马克思来说,想要毁灭是相当自然的,因为他说人类是“人类垃圾”,又说:“没有人来拜访我,我喜欢这样,因为现在的人类是〔粗言秽语〕,他们是一群混蛋。”

那时,马克思在一首诗中写道:“我渴望向上帝复仇。” 马克思相信上帝确实存在,虽然上帝从未伤害他,他却要与他争斗。马克思生于一个较富裕的家庭,他在童年时从未挨饿,在学生时代的生活又比他的朋友们好得多。那么,这可怕的对神的仇恨从何而来?其私人动机尚未可知。或许,作此宣言时,马克思是“另一位”的喉舌?

在这个大多数年青人梦想着为他人做好事的年纪,年轻的马克思却在《绝望者的魔咒》一诗中写道:

“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
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
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
我剩下的只有恨仇。

我将在上苍建起我的王座,
寒冷与恐惧是其顶端,
迷信的战栗是其基座,
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极度痛苦。

以健康观点看待世界的人,
将会转变,变得惨白和死寂。
他被盲目和寒冷的死亡所占据,
将给他的快乐准备坟墓。”

马克思梦想毁灭神所创造的世界。他在另一首诗中写道:

“那时我将如神一般,
在雨中穿过各国,凯旋而行。
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火与业,
我胸中的那一位与创世之神平起平坐。”

坐于王座上的“那一位”,将散布极端的痛苦与恐惧 --- 这个自白和“我将在上苍设立我的王座”一句,使我们想起了路斯弗的骄傲之言:“我要升到天上,在神的众星之上,我将设立我的王座。”(圣经.旧约.以赛亚书 14:13)

而马克思在某个时期最亲密的朋友 Bakunin 写道:

人必须崇拜马克思。人至少必须惧怕他,以得到他的宽恕。马克思是极度自大的,自大到肮脏和疯狂。

为何马克思想要这样一个王座?

马克思在其学生时代写的一个剧本中,有着答案。这个剧本叫《Oulanem》。要理解这个题名,需要知道如下之事:

撒旦教有一种祭仪叫“黑色聚会”。在此仪式中,撒旦教祭师于午夜时进行念诵。黑色蜡烛被颠倒放置于烛台上,祭师反穿着长袍,照着祈祷书念诵,但念诵顺序是完全颠倒的,包括神、耶稣、玛利亚的圣名,都倒过来念。一个十字架被颠倒放置或被踩在脚下,一件从教堂偷来的圣器被刻上撒旦之名,用于仿冒的交流。在这 “黑色聚会”中,一部《圣经》会被焚毁。所有在场者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七
宗罪,并永不做好事。然后,他们进行纵欲狂欢。

“Oulanem”就是将圣名“Emmanuel”调乱来写。“Emmanuel”是耶稣在《圣经》里的一个名字,其希伯来文意思是“神与我们同在”。黑魔法认为这种颠倒之法是有效的。

不过这只是第一场戏,后面的内容迟迟没有放上网。为什么呢?

撒旦崇拜由来已久。在《圣经.旧约.申命记》中我们读到,那些人“向魔鬼献祭”,然后,以色列之王 Jeroboam 设立了高位、牛羊的祭师。

要理解《Oulanem》这个剧本,我们必须依靠马克思的一个奇异自白。在《演奏者》一诗中,马克思写道:

“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
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
看见这把剑了吗?
黑暗之王把它卖给了我,
它为我抽打时间,并给我印记,
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胆了。”

这个版本更清楚地显示,马克思承认他与撒旦签了契约

这些字句有特殊含义:在撒旦教的晋阶祭仪中,一柄施了巫术、能确保成功的剑,会被卖给晋阶者。而晋阶者付出的代价,就是用他血管里的血在恶魔契约上签字,于是,在他死后,他的灵魂将属于撒旦。

下面再引用《Oulanem》剧本中的文字:

“他们也是 Oulanem,Oulanem,
这犹如死亡的名字,鸣响、鸣响,
直到它在卑微的蠕动者中消褪。
停止吧,现在我已拥有它!它从我的灵魂升起,
如空气般清晰,如骨骼般坚硬。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
将以暴烈之势,
握住并抓碎你 --- 人类。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马克思在高校所学的圣经中说,魔鬼被一位天使投入无底地狱之中(圣经.启示录20:3)。这无底地狱是预备给魔鬼和堕落天使的,马克思却想将全人类投入这地狱之中。

在这个剧本里,谁在代表马克思说话呢?从这个年轻人之言,我们有理由这样构想:他梦想人类会堕入无底地狱,而他自己,则会大笑着尾随那些被无神论诱骗的人们。除了撒旦教会的晋阶祭仪之外,世上没有任何地方会有这种理念。

在《Oulanem》剧本里,Oulanem 死时,马克思写道:

“毁灭,毁灭。我的时候已到。
时钟停止了,那微小的建筑倒塌了。
很快我将紧抱永恒,
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

马克思喜欢复述哥德的《浮士德》中恶魔 Mephistopheles 的话:“一切存在都应该被毁灭。” 一切 --- 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喜欢引用这话,而斯大林则忠实执行之,甚至连他自己的家庭都毁掉了。

撒旦教的成员并非唯物主义者,他们相信死后的生命。Oulanem,这个通过马克思来发言的“他”,并不否认死后的生命,而是认为死后的生命充满了最高的仇恨。需要说明的是,对于众魔而言,“永恒”意同“苦刑”。正是因此,众魔指责耶稣:“神的儿子,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时候还没到,你就来让我们受苦吗?” ( 圣经.新约.马太福音 8:29)

马克思也有类似的不安。他写道:

“哈,永恒,我们永远的痛苦,
无法描述、无法衡量的灭亡!
它是如此可憎,被造作出来,以蔑视我们 ---
而我们本身,作为盲目的时钟机器,生来就是时间和空间的愚蠢日历,
我们只是为了毁灭而昙花一现,除此之外,绝无其它目标。”

我们开始明白青年马克思身上发生什么了。他曾经有基督教的理想,但并没有付诸实践。他与其父的通信证明,他花费了大量金钱用于娱乐,并因此导致他与父母之间无尽的矛盾冲突。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已陷入一个秘密撒旦教组织的罗网,并经历了献祭仪式。撒旦能在其教徒纵欲狂欢的迷幻中显现,并能通过他们的嘴说话。当马克思宣称:“我要向上帝复仇”时,他显然就是撒旦的代言人。

让我们看看《Oulanem》剧本的结尾吧:

“哈!在火轮上受刑之时,我必须愉快地在这永恒之环上跳舞;
如果存在一种吞没一切的东西,
我将跳进去,以毁灭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在我和无底地狱之间,显得过于庞大,
我要用我持久的诅咒,将它击成粉末。

我要在它粗糙的现实周围投掷武器,
拥抱着我,这世界将哑然死去,
然后堕入绝对的虚无,
毁灭、不复存在 -- 那才是真正的活着。”

据我所知,在著名作家中,只有马克思称自己的作品为“屎”、“污秽之书”。他自觉、蓄意地将秽物给予他的读者。怪不得他的某些信徒,比如罗马尼亚和莫桑比克共产党,强迫囚犯们吃自己的屎尿。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