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第2集(音频)

0
108

 

本文译自 Von Richard Wurmbrand 所著,由 Living Sacrifice 图书公司于1986年出版的《Marx and Satan》一书,另外还参考了《The Cult of Marx - its origin in Satanism》、《Was Marx a Satanist?》等文章。

本文谈及的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很多都可在马克思主义者建的网站 www.marxists.org 中查到。 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有多个英译本,字句稍有出入,但大意相同。

名词简释:
Satan -- 撒旦,是犹太基督系宗教里的恶魔之王。(注:原文为撒殚)
Lucifer -- 路斯弗,堕落天使。
Abyss -- 无底地狱。佛教中亦有阿鼻地狱(Abichi Hell)之说。


马克思在其学生时代写的一个剧本《Oulanem》。在《Oulanem》里,马克思做了魔鬼所做的事:他诅咒全人类下地狱。

《Oulanem》这种剧本,可能是世上唯一的:在它里面,所有角色都确知他们的罪孽并纵情狂欢,如同过节日一般。那里没有黑与白,没有 Claudio、Ophelia、Iago 、Desdemona。在这剧本里,一切都是黑暗的,而且所有人都表现出恶魔 Mephistopheles 的性格。里面的所有祈祷都是邪恶的,注定要被毁灭。

马克思写作《Oulanem》时,这位年轻的才子仅 18 岁。此时,他为自己一生定下的计划已非常清晰。他没有幻想要为人类、无产阶级、或社会主义服务。他想毁灭这个世界,以世界的震荡、剧痛、动乱为基础,建起他的王座。

在此时期,卡尔.马克思与其父的通信中,出现了一些灵异字句。马克思写道:“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已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

这些话写于1837年11月10日,此前,这位年轻人已被承认为基督徒。他曾公开宣称基督住在他的心中,谁知没过多久就变成这样。是什么新的灵取代了基督的位置呢?


另外,信中还有这样一句话:“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平静,直到我和疼爱我的你在一起。”

马克思的父亲回复道:“对于这非常灵异之事有一种解释,但我强忍着不去作这种解释,尽管它貌似颇为可疑。”

这件灵异之事是什么?没有传记作者解释过这些奇异的话。

1837年3月2日,马克思的父亲写信给马克思道:“有进步的人啊,我曾期盼有朝一日你会大名鼎鼎、获得世俗的成功,但这并非我心中唯一的期望。这些曾是我长期的幻想,但现在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它们的实现并不能使我快乐。只有你的心保持纯洁、有人性地跳动,不让魔鬼转化你的心,只有这样,我才能快乐。”

对于这位早已被承认为基督徒的年轻人,他父亲为何突然表现出担忧,怕他受到魔的影响呢?他父亲收到的诗,就是马克思给父亲 55 岁生日的贺礼吗?

以下摘自马克思的诗《关于黑格尔》:

“我的所有教言皆已混杂,变成魔鬼般的混浊。
因此,任何人随便怎么想都可以。”

以下是摘自《关于黑格尔》的另一些诗句:

“因为我发现了最高的真理,
又因为我通过冥想发现了最深的奥秘,
现在我如同神灵,
我以黑暗为衣裳,就像“他”那样。”

在马克思的诗《苍白少女》中,他又写道: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
我确知此事。
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
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马克思早年对艺术有傲然的抱负,他的诗词、剧本,对于探索其内心世界相当重要;不过,由于他缺乏诗人天赋,这些作品始终没被采纳。在绘画和建筑学上的失败造就了希特勒;在戏剧上的失败造就了Goebels;在哲学上的失败造就了Rosenberg。


马克思是所有神明的死对头 --- 一个以自己灵魂为代价,从黑暗之王那里买了一把剑的人。

马克思的女儿 Eleonora 写了一本书,名叫《摩尔人与将军 - 马克思与恩格斯回忆录》。她说,在她小时候,卡尔给她和她的姐妹们讲了许多故事。她特别喜欢的故事与一个叫 Hans Rekle 的人有关。这个故事被连续讲了几个月,似乎永不完结。Hans Rekle 是一名巫师,他有一间玩偶商店,并有巨额负债。他是巫师,但他经常缺钱,因此,无论他是否情愿,他必须将那些可爱的玩偶一个接一个地卖给魔鬼。
Eleonora 写道,这些冒险中的一些事颇为恐怖,简直令她汗毛倒竖。

Robert Payne 在其《马克思》一书中,通过引用: Eleonora 的话道出了详情:可怜的 Rekle 巫师极不情愿卖掉他的玩偶,他总是把玩偶保留到最后一刻;然而,由于他与魔鬼有一个协定,他无法逃避。

这位传记作家评论道:“受惊之后,我们可以猜想,那些永不完结的故事,就是马克思的自传。有时他似乎意识到他在行使魔鬼的职责。”

马克思完成《Oulanem》和其它早期诗作时(在诗中马克思自己承认与魔鬼签了契约),他不仅没有社会主义理念,甚至还激烈反对之。那时他是一本德语杂志《Rheinische Zeitung》的主编,这本杂志“绝不容忍哪怕是纯理论的当前形式的共产主义,何况让它实践?这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

但在此之后,马克思遇见了 Moses Hess,此人在马克思一生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正是他把马克思导向了社会主义理念。

在给 B. Auerbasch 的一封信(1841)中,Hess 称马克思是“最伟大的,更可能是唯一的,当代哲学家…… 马克思博士非常年轻(最多24岁),他将给予宗教和哲学终极打击。” 可见,其首要目标是打击宗教,而不是实现社会主义。

马克思追求着一种帮助人类的理想,并认为宗教是实现此理想的障碍,所以他采取了反宗教的立场 ----- 这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实际上,马克思憎恨所有神明,而且不堪听闻上帝。社会主义只是引诱无产阶级和知识分子去实现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

马克思那时的另一个朋友 Georg Jung 于1841年更清楚地写道,马克思必将把神赶出天堂,而且还要控诉他。最后,马克思干脆否认造物主的存在。

如果造物主不存在,那就没人给我们诫律,我们也无须为任何人负责了。马克思的宣言“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确认了这一点。

在马克思的年代,男人通常会留胡子,但式样与马克思不同,而且不会留长发。马克思的外形风格是 Joanna Southcott 的信徒的特征。Joanna Southcott 是一个撒旦教组织的女祭师,她自称能与恶魔 Shiloh 通灵。

她死于1814年,约60年后,一件奇事发生了:

一名战士,James White,加入了 Southcott 的信徒们在 Chatham 城的组织。James White 曾在印度服务一段时间,然后回来并取得本地的领导权。他发展了 Joanna 的教义,使之带有共产主义的味道。

马克思较少公开谈论形而上之事,但我们可以从他交往的人那里,收集关于他观点的信息。他在“第一国际”的一名同事,俄国无政府主义者 Mikhail Bakunin,曾写道:

“那邪恶之尊,就是撒旦对神的反叛,在此反叛中,人类的解放遍地开花,这就是革命。社会主义者标识自己身份的用语是:“以那位被错误对待的尊者的名义”。撒旦,永恒的反叛者,是第一个自由思想家和救世主,它使人因其卑劣的无知和顺从而羞耻;撒旦解放了人,在人的额头上盖上解放和人性的印记,使人反叛并吃了知识之果。”

Bakunin 不仅赞颂路斯弗,他还有具体的革命计划,不过,这计划并不会解救被剥削的穷人。他写道:

“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就是创造性的欲望。”

马克思和 Bakunin 一起建立了“第一国际”以支持这一计划。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宣言》中说,无产阶级认为法律、道德、宗教信仰都是“资产阶级的偏见,这些偏见潜伏于背后,就像众多资产阶级趣味一样。”

Bakunin 又揭示,Proudhon,另一名主要的社会主义思想家,同时也是马克思的朋友,同样崇拜撒旦。Hess 把马克思介绍给了Proudhon。Proudhon 的发型和胡子样式与马克思相似 -- 这是19世纪的 Joanna Southcott 撒旦教会成员的典型特征。Proudhon 同样写了一些亵渎神明和召唤撒旦的作品。

德国著名诗人 Heinrich Heine 是马克思的又一位亲密朋友。此人也是一名撒旦崇拜者。他写道:

“我呼唤魔鬼,于是它就来了,
带着惊奇,我细察它的面孔;
它不丑,也不残缺,
它是个可爱、迷人的男子。”

“马克思对 Heinrich Heine 大为崇拜……他们的关系温暖而真诚。”

马克思为何崇拜 Heine?也许因为他的如下撒旦教思想吧:

“我有一个愿望……我门前有一些美丽的树,若亲爱的神想让我全然快乐,他应赐给我这样的欣喜:让我看到我的六七个敌人被吊死在这些树上。怀着慈悯之心,在他们死后,我将宽恕他们对我做过的错事。是的,我们必须宽恕我们的敌人,但并非在他们被吊死之前。

我并不是报复狂。我可以爱我的敌人,但只有在他们遭受报复之后,我才能爱他们。那时我才能对他们敞开心扉。因为,未报仇之前,苦涩会留在人的心中。”

一个正直的人,会和有这种想法的人成为密友吗?

但马克思周围都是这样的人。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苏联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信仰》中写道:马克思抛弃了与神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