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第4集(音频)

0
90

 

本文译自 Von Richard Wurmbrand 所著,由 Living Sacrifice 图书公司于1986年出版的《Marx and Satan》一书,另外还参考了《The Cult of Marx - its origin in Satanism》、《Was Marx a Satanist?》等文章。

本文谈及的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很多都可在马克思主义者建的网站 www.marxists.org 中查到。 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有多个英译本,字句稍有出入,但大意相同。

名词简释:
Satan -- 撒旦,是犹太基督系宗教里的恶魔之王。(注:原文为撒殚)
Lucifer -- 路斯弗,堕落天使。
Abyss -- 无底地狱。佛教中亦有阿鼻地狱(Abichi Hell)之说。


马克思的整体心态和言论都充满魔性。他的朋友 Weitling 写道:“与马克思谈话时,话题通常是无神论、断头台、黑格尔、绳索、刀。”

马克思身为犹太人,却写了一本反犹太的书,名叫《犹太问题》。1856 年,他在《纽约论坛报》的《俄国贷款》一文中写道:

“我们知道,每个暴君背后都有一个犹太人,就像每个教皇背后都有一名耶稣会成员一样。耶稣会的军队扼杀了所有自由思想,于是,这被压抑的世界的欲望有机可乘了,若不是因为那些偷窃全人类财产的犹太人,资本家们也无需挑起战争。怪不得1856年前,耶稣要把放高利贷者逐出耶路撒冷圣堂。他们就像暴君和暴政背后的当代高利贷者,他们的主体就是犹太人。犹太人已变得如此强大,以至能危及这世界的生命,这一事实,使我们必须揭露他们的组织和他们的企图,以此臭气唤起全世界工人与他们作战,并将这癌肿彻底消灭。”

希特勒有说过比这更坏的话吗?

(*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有在《纽约论坛报》发表文章,但署名都是马克思。)

奇怪的是,马克思也写了相反的东西。他在《资本论》卷一.“制造业的资本主义特质”一节,写道:“上帝的选民(指犹太人)额上写着他们是耶和华的财产。”


许多犹太人共产主义者效仿马克思仇视犹太人。Ruth Fisher,著名的 “德国犹太人共产主义组织” 领袖,同时也是议会成员,说:“压碎犹太资本家!把他们吊死在灯柱上!把他们踩在脚下!”为何只针对犹太资本家呢?这是个未有解答的问题。


马克思不仅恨犹太人,也恨德国人。他声言:“只有棍棒才能唤起德国人。”他大谈“愚蠢的德国民众……恶心的德国全国性狭隘意识”并说:“德国人、中国人、犹太人都像小贩。”他称俄国人为 “饭桶”, 称斯拉夫人为“垃圾人种”。对于众多国家,他所表达的只有恨,没有爱。

马克思在其 1848 年的新年作品集中,写到 “斯拉夫贱民”,其中也包含了俄国人、捷克人、克罗地亚人。他认为,这些“反动”种族,应该立即在世界革命风暴中毁灭,除此之外,命运再没留给他们什么了。又说:“即将来临的世界大战不仅将消灭反动阶级和王朝,还将让所有反动民众从地球表面彻底消失。这就是进步。” “他们的名字将湮灭。”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对数百万人的灭亡无动于衷。前者写道:

“一个寂然、不可避免的革命正在社会中进行。革命不会在乎它毁掉的人命,就像地震不会在乎它毁掉的房屋一样。太弱小而不能主宰新的生存形势的阶级和种族,必须被击败。”

相比之下,希特勒只是想奴役其它国家,而不是毁灭它们,他比马克思有人性多了。


恩格斯写了同类的东西:

“下一次世界大战将使所有反动民众从地球表面消失。这也是进步。显然,若不粉碎一些精致的国家花朵,这一目标便不能达成。不过,没有暴力和残忍,历史就不能进步。”

马克思,这个假装为无产阶级而战的人,将此阶级的人称为“蠢蛋、恶棍、屁股。”


恩格斯很清楚那些人会怎么做。他写道:“民主主义者、赤军,是的,甚至那些共产主义暴民,都永不会爱我们。”

其实,从一开始,所谓的“工人阶级运动”就是名不符实的。当恩格斯于1847年被选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委员时,恩格斯自己说:“推荐一个工人只是为了做表面功夫,而推荐他的人则投了票给我。” 这可能是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一个假选举,但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共产教徒们一直想以自己的理念来打造人民和社会。

研究当代经济学史的学者已经证实,当马克思写作《资本论》,说什么英国劳工的处境水深火热之时,有很充足的经济统计证据表明,英国劳工的工资实际上是在增长的。可是类似这样的事实,马克思故意视而不见。马克思特别害怕自由民主国家对国民福利的重视。在他写作《资本论》时,他侨居的英国还有他的祖国德国,正在采取由国家和政府主持的福利规划。在英国、法国、德国这类已经工业化的自由
民主国家,主张和平的社会民主力量正在崛起。社会民主主义者正在把大批工人组织起来,以便能在议会选举中得到愈来愈多的议席。而自由民主的政府也在为民众的福利制定政策,包括制定社会立法,诸如失业保险法、健康保险法以及其他的福利法规,使工人阶级的贫苦状况得到改善。

马克思给黑人贴上“白痴”的标签,在私人信件里,他还经常使用侮辱性的词 “黑鬼”。

他称其对手 Lassalle 为“那个犹太黑鬼”并很清楚地表明,这不只是针对一个人的蔑称而已:

“对我来说,这一点是绝对清楚的,因为他的头形和头发纹理显示,他是那些参加了摩西的出埃及之行的黑鬼的后代,除非他老妈或祖母跟黑鬼杂交过……这家伙的粗鲁也跟黑鬼一样。”

信中,马克思称 Lassalle 为 “那个犹太黑鬼”:

马克思甚至拥护北美的奴隶制。他的朋友 Proudhon 曾主张解放美国的奴隶,为此,马克思与之争辩:

“没了奴隶制,北美这个最进步的国家就会变成一个家长制国家。把北美从世界地图上抹去后,你会得到混乱 --- 现代商业和文明的彻底崩溃。废除奴隶制之后,美国也会从世界地图上消失。”

马克思又写道:“魔鬼已经掌握英国!”

马克思最喜爱的女儿 Eleanor,在马克思的同意下,嫁给了 Edward Eveling。此人曾作《神的坏》之类主题的演讲。(这正是撒旦教徒所做的事。与无神论者不同,他们不否认神的存在。除了欺骗别人,他们自知神是存在的,只是把神说成坏的。)以下诗句道出了他向往撒旦的心态:

“向您,我斗胆献上这诗,
啊,撒旦,将要升座的盛宴之王!
啊,牧师,我远离你的洒水、你的唠叨,
因为啊,牧师,撒旦永不在你之后。

噢,撒旦,由您的气息,我的诗得到灵感,
当我从心中挑衅教会的众神,
剧痛就是那震动意识的闪电。
啊,远离正直之路的灵,
撒旦,是仁慈的,看 Heloisa!

如展翼的旋风,
它掠过民众,啊,伟大的撒旦!
欢呼吧,为了这伟大的辩护者!
燃香、发誓、向您献祭,
您把牧师的神扯下了王座!”

美国人 Sergius Riis 将军曾是马克思的信徒。听闻马克思的死讯后,他颇为哀伤,因而去了伦敦,拜访他所景仰的导师的故居。马克思的家人已搬走,他唯一能见到的人是马克思的前女佣 Helen Demuth。她说了一些有关马克思的惊人之语:

“他是一个敬畏神的人。当他病重时,他独自在房间里,头上缠着带子,面对着一排点燃的蜡烛祈祷。”

头上缠着带子,那似乎是正统犹太教徒在早晨祈祷时配带的护身符。但是,马克思早已受洗于基督教,他从未修习犹太教,而且后来还成了反对神的人。他写了多本反对宗教信仰的书,还把他所有子女都培养成了无神论者。那么,这个被无知女佣看作祈祷的仪式,究竟是什么呢?犹太教徒祈祷时,虽然头带护符,但通常不会在面前放一排蜡烛。这会不会是某种魔法仪式呢?

另一线索在马克思的儿子 Edgar 于1854年3月21日写给马克思的信中。此信开头就是惊人的一句“我亲爱的魔鬼”。一个儿子怎能用如此荒谬的方式称呼自己父亲?不过,撒旦教徒对他们所爱的人都是这样称呼的。难道连他儿子也入教了?

另一重要事实是,马克思之妻于1844年8月写信给他道:“你最后的牧师信,高级牧师兼灵魂持有者,请将和平与安宁赐予你可怜的羊群。”

在《共产主义宣言》中,马克思清楚地表明他想要消灭所有宗教,但他的妻子却称他为高级牧师和主教,是哪个教的牧师和主教?为何要给这样一名众所周知的无神论者写牧师信?那些信在何处?马克思生命中的这个时期是尚未被探索的。

无疑,一些给马克思写传记的人已猜到马克思与魔鬼崇拜有关,但由于灵性知识不足,他们未能完全理解眼前的事实。不过,他们的证言还是很有趣的。

马克思主义者 Franz Mehring 在《卡尔.马克思》一书中写道:

“虽然卡尔.马克思的父亲在他儿子二十岁生日之后不久就死了,但他似乎已隐隐觉察到,他喜爱的儿子是魔鬼……亨利.马克思不曾想到,他留给卡尔的丰厚遗产会有助于实现他所害怕的事。”

马克思在绝望中死去,就像所有撒旦教徒一样。1883 年 5 月 25 日,他写信给恩格斯道:“生命是多么无意义和空虚,但又多么令人向往啊!”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