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第5集(音频)

0
92

 

本文译自 Von Richard Wurmbrand 所著,由 Living Sacrifice 图书公司于1986年出版的《Marx and Satan》一书,另外还参考了《The Cult of Marx - its origin in Satanism》、《Was Marx a Satanist?》等文章。

本文谈及的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很多都可在马克思主义者建的网站 www.marxists.org 中查到。 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有多个英译本,字句稍有出入,但大意相同。

名词简释:
Satan -- 撒旦,是犹太基督系宗教里的恶魔之王。(注:原文为撒殚)
Lucifer -- 路斯弗,堕落天使。
Abyss -- 无底地狱。佛教中亦有阿鼻地狱(Abichi Hell)之说。


有一个秘密是很少马克思主义者知道的。列宁曾写道:“半个世纪之后,还是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真正理解马克思。”

列宁的生命背后同样存在秘密。

列宁的亲密朋友兼同事 Trotsky 着有《青年列宁》一书。书中写到,列宁十六岁时,曾从颈上扯下十字架,向它吐口水,再将它踩在脚下 --- 这是撒旦教中常见的一种仪式。

列宁曾就苏联的状况写道:“这个国家并非按我们的意愿运作。它是如何运作的?这辆车不听使唤。一个人在车轮上,看似在引领它,但车子并非奔向我们希望的方向。它遵照另一种力量的意志而行驶。”

那种神秘力量是什么,竟能取代布尔什维克领袖的计划?他们是否为掌握某种力量而出卖了自己,到头来却发现这种力量远超他们的预料,并使他们绝望?

列宁在其 1921 年的一封信中写道:“我希望我们被吊在发臭的绳子上。我一直希望如此,因为我们无法责罚肮脏的官僚主义。若此愿望成真,那就太好了。”

这是列宁为共产主义奋斗一生后的最后愿望:被公正地吊在发臭的绳子上。对于他本人,这个愿望未有实现,但几乎他所有同事最终都被斯大林处死了。这些人被处死前,公开承认他们是假装帮助无产阶级,实际上是为另外的势力服务。

有趣的是,列宁十三岁时,写了一首堪称预言的诗,预示其生命将以彻底失败告终。他曾决定为人类服务,但却不要神明。他写道:

“为他人奉献你的生命吧,
可怜的是,你有着悲惨的命运
你的奉献将毫无成果。”

列宁,这个苏联的创始人,临终之时说:“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感到,我在无数受害者的血海中迷失了 --- 这就是我的梦魇。太迟了,我们已不能回头,不能救我们的国家:俄国。我们需要像Assisi 的 Francis 那样的人。如果有十个那样的人,我们就能救俄国。”

接下来,让我们再看看一些近代马克思主义者吧。Bukharin 曾是共产国际的总书记,并且是本世纪主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之一。早在十二岁时,当他读了《圣经.启示录》后,他便渴望成为敌基督。他知道,按照经典,敌基督必须是大娼妇的儿子,因此他坚称,他的母亲自认曾是妓女。

关于斯大林,他写道:“他不是人,而是魔鬼。”

等 Bukharin 意识到他堕入了谁的魔掌中时,已经太迟了。他在被捕和处死之前,写了一封信让妻子怀念自己。信中说:“我即将死去。我正在低头……在一个地狱机器面前,我感到无助……”

他曾出力竖立了一个断头台 --- 杀害了数以百万计人民的苏联,最后才知道这设计来自地狱。他曾渴望成为敌基督,但他只成为了敌基督的受害者之一。

类似地,斯大林的妻舅兼最亲密同志 Kaganovitch,在其日记(即将出版)中写道:

“我开始明白斯大林是如何把自己捧上神坛的了。他没有丝毫人性。即使他偶尔表露出一些情感,那些情感也不像是属于他的。它们就像盔甲上的鳞片一样虚假,而鳞片后面,就是斯大林本身 --- 一块钢板。基于某种理由,我相信斯大林能万岁……因为他根本不是人……

斯大林向 Kaganovitch 描述了他的“灵性修练”。各宗教的信仰者在修法时,会想像美丽、智慧、善良的事物,以助他们变得更加慈悲;而斯大林则沉迷于恰恰相反的修习中。

他告诉 Kaganovitch:“当我要向某人道别时,我想像此人四肢着地,然后他变得非常恶心。有时我会觉得有点喜欢某个应该被清除的人,你猜我会怎么做?我会想像这人正在拉屎、发出恶臭、放屁、呕吐 --- 然后我就不会再对此人感到内疚。他越快停止在地球上发臭越好。于是,我会发自内心地处理掉此人。”

斯大林的娱乐之一是把绿草放进马的眼里,让马将干草看成绿草。更坏的是,他把无神论的黑草放进人的眼里,让人们看不见神为虔信的灵魂保留的牧场。

该日记还透露了很多东西:“斯大林多次把宗教信仰说成我们最大的敌人。他基于多种理由憎恨宗教信仰,而我则分享了他的感觉,认为宗教是狡猾而危险的敌人......斯大林还认为,对于各教派的为人父母者,让他们与子女分离,是对他们的主要惩罚,不管他们是否被判有罪。

我认为,他在秘密从事占星。他有一个特点总是令我吃惊:他经常隐晦地说出对神和宗教的尊敬。开始我以为这只是我的想像,但逐渐我意识到这是真的。不过,他触及这一主题时总是小心翼翼,我从来都搞不明白他的准确观点是什么。但我至少清楚一件事:他对待神明和宗教的方式非常特别,例如,他从未直接说神不存在。


有斯大林在场时,人们会莫名其妙地不再是他们自己。人们都爱戴他、崇拜他。我不认为他受乐于什么国家的大爱:他凌驾于其上。虽然听起来很怪,但他确实占据了原本只属于神的位置。”

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主要特点是鼓吹暴力、斗争。

马克思极为好斗。他颇为喜爱,且经常重复的一句话是:“世上再没有比噬咬敌人更大的快乐了。”

怪不得其追随者斯大林说:最大的欢乐就是和一个人发展友谊,直到他信任地把头靠在你胸口,你就可以一刀插在他背上 --- 这是无与伦比的快乐。

马克思早就表达过同样的理念。他曾写信给恩格斯,谈到那些意见与他不一致的同志们:“我们必须让这些混蛋相信我们与他们继续友好,直到我们有能力不择手段地把他们清除出我们的道路。”

斯大林身边的许多同志说他像魔鬼一样,这是颇耐人寻味的。

南斯拉夫的共产党领袖 Milovan Djilas 跟斯大林很熟。他曾写道:“斯大林魔鬼般的权力和能量是这样形成的,他把共产主义运动及其中的每一个人带入一种混乱和麻木的状态,以此建立和维持他的恐怖统治,难道不是吗?”

斯大林的女儿 Svetlana Alliluyeva 从未深入研究撒旦教,但她居然也写道“Beria(苏联的内务部长)和我们的家庭成员之间似乎有一种地狱魔鬼般的联系……Beria 是个令人恐惧的、邪恶的魔鬼……一个可怕的魔鬼已占有我父亲的灵魂。”

Svetlana 又提到,斯大林认为善良、宽恕、仁爱比最大的罪行还要坏。

这就是统治了近半数人类,并号令人们在全世界进行恐怖活动的撒旦教祭司的写照。


斯大林是一个地主和女仆的私生子。其父为了名声,收买了一个补鞋匠,让他和怀孕的女仆结婚。但此事还是曝光了。童年时的斯大林常被嘲笑为杂种。斯大林少年时,他的生父被谋杀了。斯大林是疑犯,但没找到确切的证据来指控他。

后来,身为神学院的学生,他却加入了共产主义者的圈子。在那里,他和一位名叫 Galina 的女孩相爱了。因为那时的共产党员们很穷,Galina 被指派去做一个富翁的情妇,以便为共产党筹钱。当斯大林亲自投票赞成这一提案时,她割脉自杀了。


斯大林还盗窃党内的钱财,且精于此道:他挪用的赃款都不是给他自己的。

他又被派去渗透沙俄警局。他必须扮演双重角色:向警察告发次要的共产党员,以便接触警局的机密,同时保护重要的共产党员。

作为一个年轻人,斯大林有着最差的身世、学历和发展。因此他很容易受撒旦教的影响。他变得人如其名。“斯大林” 的意思是 “铁人”,一个没有丝毫人类感情、没有怜悯的人。

与马克思、恩格斯、Bauer 等前人一样,斯大林起初是一名信神者。他的第一首诗写于十五岁,诗的开头道:“全能的神的意旨是多么伟大啊!” 由于感受到神的召唤,他成为了神学院的学生。然后,他先是变成了达尔文主义者,接着又成了马克思主义者。

当他开始以革命者的身份进行写作时,他用的第一个笔名是 “Demonoshvili”,在乔治亚语中,此词意为 “魔鬼的”。他的另一笔名是 “Besoshvili”,意即 “恶魔般的”。

还有一些重要证据能证实共产党领导人的撒旦教信念。苏联红军将领之一,后来被斯大林枪决的 Tuhatchevsky 元帅,他的女儿 Troitskaia 写道,她父亲在寝室的东方一角放着撒旦的画像。东正教徒通常是在此位置摆放(耶稣、圣母等的)圣像的。

在捷克斯洛伐克,“国家宗教事务议会” 是一个致力于刺探和迫害宗教信仰人士的机构。某共产党员就任此机构头目时,给自己取名为“Hruza”,其斯洛伐克语之意为 “恐怖”,这是对 “魔鬼” 的一个称呼。

阿根廷一个恐怖组织的领袖给自己起了个绰号 “撒旦奴夫司基”。

Anatole France 是一个著名的法国共产主义作家,他曾把法国一些最大的知识分子导向共产主义。最近在巴黎举行了一个魔鬼艺术展,其中一件展品,就是这位共产主义作家用于主持撒旦教祭仪的特制椅子。这张椅子的扶手和凳脚长角,并披着羊皮。

英国的撒旦教中心是高门墓地,卡尔.马克思就葬在那里。马克思的墓上曾举行黑魔法的灵异祭仪。那里也是 1970 年袭击了数名女子的高门吸血鬼的策源地。红色中国的领导人华国锋曾到那里致敬。

Ulrike Meinhof,Gudrun Enslin,以及其他一些德国红色恐怖主义者,也都加入了撒旦教。

恩格斯在《Anti-Duhring》中写道:“对人的博爱是荒谬的。” 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他又说:“我们需要的是恨而不是爱 -- 至少现在是这样。”

切.格瓦拉(Che Guevara,阿根廷共产主义革命领袖)很好地领会了马克思主义。在其作品中,他附和了恩格斯的情操:

“仇恨是斗争的要素 -- 毫无怜悯的恨,能让一个革命者超越人类自然极限,让他变成一台高效、毁灭性、冷酷、老谋深算、冰冷的杀戮机器 -- 要以这样的仇恨来对待敌人。”

这正是魔鬼要对人类做的事。它大获成功了,和它一起的是众多声名狼藉的人类领袖。在我们有生之年,我们见证了太多不能承受之重:希特勒、艾希曼(Eichmann,纳粹头子)、门格勒(Mengele,纳粹头子)、斯大林、毛泽东、安德罗波夫(Andropov,苏共总书记)、波尔布特(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总书记)……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