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第6集(音频)

0
121

 

本文译自 Von Richard Wurmbrand 所著,由 Living Sacrifice 图书公司于1986年出版的《Marx and Satan》一书,另外还参考了《The Cult of Marx - its origin in Satanism》、《Was Marx a Satanist?》等文章。

本文谈及的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很多都可在马克思主义者建的网站 www.marxists.org 中查到。 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作品有多个英译本,字句稍有出入,但大意相同。

名词简释:
Satan -- 撒旦,是犹太基督系宗教里的恶魔之王。(注:原文为撒殚)
Lucifer -- 路斯弗,堕落天使。
Abyss -- 无底地狱。佛教中亦有阿鼻地狱(Abichi Hell)之说。


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宣言》中写道: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历史上有过许多革命,每个革命都有一个目标。例如,美国革命为国家独立而战,法国革命是为了民主。只有马克思明确表示,他的目标是“永远的革命”,为革命而实施恐怖主义和杀戮,除了癫狂突发的暴力之外,革命再无其它目标。这就是撒旦主义与普通人类罪行之间的区别。

对于在沙俄犯了杀人罪被处决的恐怖分子,马克思称他们为“不朽的烈士”或“惊人能干的伙伴”。

恩格斯也写到 “我们进行的美味的复仇”。他经常使用这种措辞:“(俄国)国内的进展多么壮丽啊!谋杀变成了家常便饭。”“让伦理道德问题靠边站吧……革命者为达目的,无论采取何种手段都是对的,包括暴力和表面的顺从。”

当马克思主义者列宁在俄国,生活在 Kerensky 的民主制度下时,他说:

“我们需要的是野蛮的能量,其次,还是能量。我惊奇的是,人们谈论炸弹已超过半年,但仍未仿制出一个炸弹。”

从一些简短的引言,我们可以进一步了解共产主义者的基本态度。

马克思:“我们发起战争,针对宗教、国家、家乡、爱国心的所有主流观念。”

《共产主义宣言》:“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

列宁:“我们必须使用所有诡计、阴谋、欺瞒、狡诈、非法手段、隐蔽手段,并掩盖真相。”

列宁在 1922 年的致辞中说:“首先我们要拿下欧洲,然后是亚洲各地。接着,我们要包围并逐渐破坏美国,它就会像一个成熟的果子一样,毫无反抗地落入我们手中。”

赫鲁晓夫:“若有人以为我们的笑容代表我们抛弃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教导,这人只是自我欺骗而已。等待那一天的人,必须等到虾学会吹口哨的时候。

Solzhenitsyn 在其巨著《古拉格群岛》中揭示,苏联内务部长 Yagoda 的嗜好, 就是脱光衣服,赤身裸体地射击耶稣和众圣的画像。他的两个同志也参与了这种行动。这是共产党高层举行的又一个撒旦教仪式。

为何自称代表无产阶级的人,要射击耶稣这个无产者,或玛利亚这个穷女人的画像呢?

一些基督教五旬宗(Pentecostalism)信徒讲述了一件二战期间发生在俄国的事:他们的一位传教士曾为别人驱魔,那个魔鬼离开附身之人时,恐吓道:“我会报仇的。”数年后,那位驱魔的五旬宗传教士因信仰而被枪决了。执行枪决的军官在扣动扳机前说:“现在我们扯平了。”

共产党官员们是否有时被魔鬼附体了?他们是否成了撒旦的工具,去报复试图推翻恶魔王座的基督徒?答案是肯定的。

在俄国,在斯大林纪念日,一些共产党员在警局的地窖里杀了一批无辜的人。血腥屠杀之后,其中一名党徒有了点想法,他逐一对那些尸体道歉:“我不是故意这样做的。我并不认识你。和我说话吧,离开吧,宽恕我吧。” 随后,他被一位同志杀掉了。另有一人后来信了神,他叙述了这件事。

法国的一份俄文杂志《Russkaia Misl》于1975年3 月13 日报导了一件发生在苏联的事:

俄国的 D. Profirevitch 有一对儿女,从小就被他培养成信神的人。自然,孩子们必须到共产党的学校去上学。他女儿十二岁时,有一天回家便对父母说:“宗教是资产阶级的迷信。我们生活在新时代。”她完全抛弃了基督教。后来,她加入了共产党,并成为一名秘密警察。这对她父母是一个可怕的打击。

随后,她的母亲被捕了。在共产党统治下,没人能拥有任何东西 --- 无论是孩子、妻子还是个人自由。国家政权能随时夺走你的所有。

母亲被捕后,她的儿子大为哀痛。一年后,他上吊自杀了。D. Profirevitch 找到了这样一份自绝书:

“爸爸,你会审判我吗?我是共产主义青年团的一名成员。我被迫签字保证,要向苏维埃政权报告一切事情。一天,警察召唤我,姐姐 Varia 叫我签署一份告发妈妈的文书,因为妈妈是基督徒,所以被认定为反革命分子。我签了。我为妈妈的被捕而内疚。现在他们命令我刺探你,接着将会发生同样的事。请原谅我,爸爸,我决定去死。”

儿子自杀后,这位父亲也被捕入狱了。

Zynoviy Kovalyk 牧师于1941年被布尔什维克抓捕,并囚禁于乌克兰 Lviv 的 Brygidka 监狱。同年,当德国人赶走布尔什维克之后,该城居民发现,那位牧师全身血迹斑斑被钉在墙上,手脚上穿着钉子,仿似耶稣受难一般。他们还找到约六千名被屠杀的囚犯,都是颈背中弹的。布尔什维克把这些尸体放在地窖,在尸体上堆放了大量东西,再用石膏覆盖。

Lviv 城于1941年6月底被德国人占领后,美国的 O. Sas-Yavorsky 博士去那里找他被囚的父亲,并在监狱中见到一位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牧师。共产党剖开了他的腹部,把一个尚未出生的胎儿放入其中。胎儿是从一位孕妇肚里取出的,那孕妇的尸体就躺在浸透了血的地板上。另一些目击者认出,这位牧师就是著名的传教士 Kovalyk。


共产党视人命如草芥。列宁在内战期间写道:

“不枪决那些不服从手令和动员的人是可耻的。多点报告结果!”

西班牙内战期间,共产党杀了四千个天主教牧师。

著名的俄国东正教牧师 Dudko 报导,六名共产党员闯进了 Nicholas Tchardjov 神父的家,拨掉了他的头发,挖出了他的眼睛,在他身上砍了许多刀,再用一砣铁压住他,然后两枪将他射杀。此事发生于圣尼古拉纪念日前夕,它不仅是针对牧师的罪行,更是对圣人的嘲弄。

西方出版社于1983年3月10日报导,在津巴布韦,共产独裁者 Mugabe 的军队杀害了三千名 Ndebele 部落的人。此军队是北韩指导员训练出来的。军队命令该部落的人射杀自己成年的儿子,若有不从,就将他们连同儿子一齐射杀。

杀死政敌、发动战争、煽动革命,甚至大屠杀,这些证明了人类的罪。但是,俄国共产党员们,在屠杀了数以百万计的“敌人”之后,又用暴力对付他们的友伴,包括他们最显赫的同志、革命的首领们,都不能幸免。这就是撒旦教的印记:它的革命不是为达到某一目标,而是为革命而革命,为杀而杀。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 “永远的革命”。

1917 年是革命之年,那年苏维埃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 29 名成员中,仅四人有幸得享天年,四人之一死后还被宣布为“革命的敌人”;13人被他们自己的同志处死或蒸发了;2人因深受斯大林迫害而自杀。

成为罪犯或黑手党员是一项严重的人类罪行,而撒旦教的罪恶则远超于此,甚至突破了黑手党的底线。

Tomasso Buscetta 是西西里黑手党的代表。他做了警方的线人,透露了黑手党的罪行。他说:

“(黑手党认为)犯罪是必须而无可避免的,但它总要有理由。我们排斥无理的犯罪、为犯罪而犯罪、或只因个人冲动而犯罪。例如,我们排斥“株连”,不会谋杀目标身边的人,比如其妻子、儿女、亲戚等。”

撒旦教的罪行则属于另一体系。对于共产党来说,囚禁和折磨犯人的亲属,挑动人们父子互斗、骨肉相残,是理所当然之事。

可见,马克思主义并不是普通的不道德的人类理念。它以恶魔的方式进行犯罪,其教义正是魔教。

内容摘要
阿波罗网编者注:阿波罗网友“Finder”一年前,就向本站独家投稿。因为编者的思想比较狭隘,没能花时间调研是否属实,故迟迟未发。如今再收到Finder的独家的加强考证版投稿,故特稿发出。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