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首印出错 马克思称污秽之书

0
109

在中共“七一”前,6月19日,官媒新华网发文介绍了共产党奉为圭臬的《共产党宣言》中文首译本的保存记。文章称,在20世纪初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后,直到1920年8月,由陈望道翻译的第一本中文版《共产党宣言》才在上海正式问世。但是由于排版疏漏,书名被印成了《共党产宣言》。约1000册的错版书,于是全部赠阅。

其中的一本在1926年正月,由在济南工作的中共党员刘雨辉回到家乡广饶县刘集村时,送给了刘集村党支部书记刘良才。几经辗转,这本《宣言》被保存了下来,并在1975年上交文物部门。

不过,拥有并将这本《宣言》保存下来的刘良才们不知道,众多受其蒙骗的中共上上下下党员们不知道的是,最早出现工业革命的英国工人对《宣言》并不感兴趣,而且这本书作者之一的马克思也极为鄙视其所写的。

马恩预言的失败

在大陆2009年出版的《西洋经济史的趣味》一书中,作者介绍了美国康乃尔大学的George Boyer教授于1998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该论文探讨了马恩合写《共产党宣言》时英国的经济状况,指出马克思在写作时并没有进行认真的考察,并分析了当年为何英国工人对《宣言》不感兴趣,为何马恩的预言失败了,等等。

马恩合写《宣言》时,均不到30岁。1842年他们在巴黎结识,并在1847年至1848年间完成了《宣言》的写作。1848年2月出版时,正好赶上欧洲各地的革命热潮,但《宣言》对英国工人却似乎并没有产生影响。

按照马恩在《宣言》中所表述的,“所有社会的历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资产阶级是“无怜悯心、赤裸裸的自私自利、无耻、直接、粗暴的剥削”,正是资产阶级造就了可怜的无产阶级(现代工业的劳动阶层),这些可怜的劳工,把自己一块块地卖给资本家,只有在找到工作时才能生存,而且只有在能用劳工来增加资本时,才找得到工作。随着工人阶级生活条件的恶化,资产阶级愈来愈不适合治理社会;社会内部会产生动乱,爆发为公开的革命,推翻资产阶级,摧毁私人财产。资产阶级的所作所为,其实都是在自掘坟墓,因此,“无产阶级除了手铐和脚镣之外,没什么好损失的,他们可以赢得整个世界。”

那么,当时英国产业界的实际情况如何呢?George Boyer教授经过研究发现,1840年时,英国成年男性劳动力中,有47.3%在产业界工作;而在1900年之前,西欧没有任何国家的工人比例这么高过。不过,1861年之前,整个英国还称不上是“一座工厂”,大型的工厂很少,而且大都是棉纺厂,这些棉纺厂主要集中在英国中西部的曼彻斯特。

George Boyer教授的结论是,《宣言》过度渲染了工人的悲惨,其实,大部分的工人还是在传统的小型工厂就业,真正被系统的剥削的大型棉纺厂很少,而且只是集中在曼彻斯特。而法国政治思想家Alexis de Tocqueville1835年参观曼彻斯特与伯明翰(1840年代英国的第二大工业城)时,说曼彻斯特“有一些大资本家,几千个穷苦的工人和少数中产阶级”,而伯明翰有“有少数大产业,有许多小工业。工人在自己家里工作,或在小型工厂内和老板一起工作。工人看起来较健康,生活较好,较有秩序,也比较有道德”。

George Boyer教授认为问题就出在马恩自身。因为恩格斯的家族在曼彻斯特有棉纺工厂,但他并没有在伯明翰住过,因此把曼彻斯特的状况当成普遍的情形。而马克思则一半靠恩格斯的转述,一半靠从报章杂志的断章取义,从而导致《宣言》过度渲染了劳工阶级被剥削的惨状。

根据马恩的解释,曼彻斯特工人的悲惨生活是源于他们被“资本家无情的剥削”,但现代经济史学者却认为,是由于当时英国正处于“1840年的饥荒”。在饥荒期过后,英国从1850年开始迅速进入了“维多利亚繁荣期”。1856-73年间,英国工人每小时的生产力,每年增长1.3%,这项增长率直到1951-73年间才被超越过。也就是说,《宣言》里所预测的“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工资会下降”是完全错误的。因为这一时期,工人的生活水准大幅提高,实质工资在1851-73年间增加了26%,在1851-81年间增加了38%。经济好转后,工人组织全国性的工会,保障工人的福利,不必依靠国家来救助。

正是因为工人生活水准的提高,当1848年《宣言》出版后,人们对斗争自然无法产生兴趣。不过,马恩对此并未死心,仍然期盼著下一波的经济危机会再带来革命的热潮。然而,他们还是失望了,只好转而批评英国工人的“狭隘心态”。他们所期待的共产党革命终于在1917年的俄国发生了,但却是一场夺取民主政权的政变。

George Boyer教授认为,《宣言》所传达的资讯,从现代的眼光来看,显然是从一个较短的事件时间,对单一产业(棉纺)与单一城市(曼彻斯特)做了较狭隘的观察后,提出过度悲观的结论(资本制度必亡),也过度高估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与可行性。

显而易见,马恩对于经济的理解与分析也是相当片面的。那些赋予煽动性、迷惑性的词藻除了将这个世界带入你死我活的斗争外,似乎别无他用了。

马克思称《宣言》是“污秽之书”

大概马克思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胡说八道,据Von Richard Wurmbrand撰写的《马克思与撒旦》一书,马克思称《宣言》等作品是“屎”,是“污秽之书”,无疑,马克思的目地就是将这秽物蓄意的提供给其读者,引领他们走向毁灭之路。

为什么这么说呢?根据国外学者的研究,共产邪说的鼻祖马克思曾在上大学时便加入了撒旦教会,成为魔鬼教的一员。西方宗教认为,撒旦是堕落的天使,因此变成了魔鬼,故对上帝充满仇恨与妒嫉。而撒旦教会正是宣扬对上帝和对人类的仇恨(因为上帝创造了人类)。身为撒旦教会成员的马克思曾在诗中透露:“梦想成为恐怖之王,毁灭整个世界”。曾经一度是马克思最亲密的朋友、同为撒旦信徒的巴古甯曾写道:“人必须崇拜马克思。人至少必须惧怕他,以得到他的宽恕。马克思是极度自大的,自大到肮脏和疯狂。”

为了实现其“毁灭世界”的梦想,马克思创立了其以暴力斗争为核心的共产理论,以“人间天堂”、“唯物论”等来迷惑众生,还在《共产党宣言》中直接点出:“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这个“幽灵”,就是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这也就难怪其称自己所写的为“污秽之书”。

不仅如此,马克思对于人类也是极为鄙视的,甚至对身边的人也没有爱。他与妻子燕妮的关系十分糟糕,而且从不尽养家的义务;三个孩子因为缺少营养而死,两个女儿和一个女婿自杀。他与女仆暗通款曲,还有了一个私生子。此外,马克思仇视德国人、中国人、犹太人,认为他们都是“小贩”;他称俄国人为“饭桶”,称斯拉夫人为“垃圾人种”,是“反动”种族,应该立即在世界革命风暴中毁灭。一方面,马克思在著作中声称为无产阶级奋斗,另一方面他却称无产阶级的人为“蠢蛋、恶棍、屁股”,称黑人为“白痴”,甚至拥护北美的奴隶制。

资料显示,马克思终其一生,都受到撒旦教的影响,甚至在病重时,还采用撒旦教的仪式祈祷。

中国人的悲哀

可叹的是,这样的马克思,这样的《共产党宣言》,这样的污秽理论,却曾被苏联、波兰、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东德、现存的古巴、朝鲜、越南、外蒙古、中国等国家奉为拯救自身的宝书,毛泽东更武断的认为“放之四海而皆准”。

然而,在二十多年前,在上述诸多上当受骗国家抛弃马列污秽理论,并相继走上民主道路后,中国人仍捧著这臭不可闻的东西不放,中共还继续以此愚弄老百姓,让众多失去灵魂的中国人迄今仍不醒悟。这是怎样的悲哀!可以肯定的是,中国若想真正的走向一条全新的道路,抛弃马列是必然的选择,而了解马克思和《宣言》真相是冲出撒旦思维罗网的重要一步。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