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退党征文】“中国模式”的幻灭

0
47

一、中国经济模式不可复制

“中国模式”分为经济模式和政治模式,任何形式的经济模式首先是政治模式的一个延伸。因为经济不可能独立存在于社会,所以如今被世人“看好”的中国经济模式必然受制于中国特殊的政治模式。近期在国内、国际被媒体热炒的“中国模式”,浅层潜意识是指中国的经济模式。

要说中国模式具有其特色,则不妨定义为是“中国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经济模式”。这个中式政治与西式经济的人为嫁接体,实际是后清洋务运动时期“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变种。

中国前三十年的蛮横政治结束后,为什么在后三十年的执政过程中一再强调“发展才是硬道理”,经济要走“修正主义”的半市场经济?因为中国前后各三十年的执政者正好是一党独裁下的左右对立两派,后三十年的执政者一定会在继承了一党共性道统的大前提下,用不同于另一派的政治理念来表现自我与它不同和有效正确这个法统。

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本意是为了拯救执政者最迫切的政治危机,而不是改善民生,当时中国民间社会只是搭上了这一趟统治者自我改良的“顺风车”。 其暂时的“成功”之处在于,只要经济成功了,就能以经济的发展来压制国人对政治和尊严的潜在需求,就能体现“执政有方”,也必然得到部份的民意支持。这个“支持”,就是某些人津津乐道的“执政合法性”。

由引以来,即能满足权贵集团“长治久安”、政权“稳定压倒一切”这样一个政治目的,同时还还可以在本已虚无的党文化基础上,进一步引述出更多的其它似是而非的类宗教理论,以维护现有政权。所以,执政者才暗中使力,只谈经济而避谈政治、民主和人权,将中国人改造成纯粹的经济动物。

为了实现这个自行设计的“合法性”,必须不断用新的“不惜一切代价”的方式来保证经济的高速增长,以一波紧接一波的经济建设热潮所取得的“新成绩”(骗局)来掩盖旧漏洞,使经济看似永远“光艳诱人”。但这样发展的结果,就是出现畸形的经济结构,致使行业发展不均衡。如此往复循环,终到无以为继之日,即为其终时。

反观民主国家政府,真正是“人民的公仆”,不可能为一己私利而行此政,故中国经济模式不可复制。

2、内需先天不足

长期以来,因为中国人收入增长与实际消费支出不成正比,即收入增长速度赶不上通货膨胀速度,所以看似收入数字连年增长,其实实际上已被通胀给暗中抵消了,这使得国人的生存状态、生活水平欲显坚难。

再有中国缺乏一般社会所必备的福利养老保障,更使得国人在最底限度地保证日常性消费的同时,必须最大限度地挤出“剩余”收入别无选择地存入国有银行,致大量民间散状资金再次回流至政府口袋。

国人以存款行防老,治病,供学,购房等等大项之用,而用于温饱之外类于人生尊严级别的“高端消费”则长期毫无起色,造成内需不足,实际上即已影响到了国人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

至于近年来中国人表现出的购物热潮和高端奢侈消费,虽然足以让人惊鄂,但其实质只是“二八倒挂”的少数和支流,占国内整体消费的比例微不足道,离包括如普通工人、基层农民在内的“大众消费”目标还遥不可及。

反观民主国家以提升内需,人民幸福为首要执政目标,面对中国式的“内紧外松”政策,决不可能复制。

3、投资拉动失衡

政府主导的投资拉动模式,本质上还是计划经济的产物,是专制政治下长官意识和政绩意识在经济上的垄断行为,是权贵政府与民争利的现实表现。此行为往往容易与市场需求相背,脱离市场自然配置的规律,往往是受惠政府投资的行业领域一路狂奔绝尘远去,而民间经济和国民消费则只有望洋兴叹,生盛世为我何用的无奈和失落感。

集权式政府强制性投资拉动的项目,如金融、交通,通讯,机场,大型工业等涉及国民经济基础这类“主导产业”,不论投资方向是否合理,都难以受到必要的和及时的行为约束,这样即往往产生许多不必要的决策错误和投资错误。建政六十年来,中国已经为这种不受制约的我行我素的政府行为付出了难以言表的代价,好些的结果,最终也往往只是一句“好心办坏事”做为了结。

在民主制度下,投资拉动应当是指政府与民间共同参与,且是以民间投资为主体的自然的市场经济行为。民主政府如果不可能在经济行为上随心所欲,也必然不会产生中国式的“高效率”,故不可复制。

4、进出口贸易悲惨

中国进出口贸易多是进出口初级产品或能源,特点是规模庞大,内含浮浅。进口部份经过短暂且简单的初级加工即再行外输,没有技术含量和经济价值,只有两头在外的高额贸易数字和引人关注的GDP光环。“以几亿双鞋换一架空中客车”,故中国经济有“打工经济”和“世界工厂”的“美喻”,实质上正在走向类似“后拉美化”那种“经济殖民化”的境地。

中国最大的竞争优势当然不是产品的核心技术,而是没有任何福利保险保障的农民工组成的庞大无比的廉价劳动力队伍,他们的人力成本如果按照包含了福利保险保障的国际标准衡量,甚至可能是“负成本”。

如果没有了以农民工为代表的廉价劳动力,没有了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没有了贪污腐败和道德沦丧,中国模式还能否存在?
除中国外,任何国家也不具备这个“优势”,同样不可复制。

5、中国经济模式不可复制

习惯上认为中国经济是由投资、消费、进出口所谓“三驾马车” 构成,但稍加分析即可发现,长期以来支持中国经济表现繁荣的“三驾马车”当中真正能够发挥一定作用的,其实只有投资、进出口两项,所以“三驾马车”实际上是被“废”了一“驾”,或是说“内需”这一驾根本就没有存在,中国经济“三驾马车”最终只有同样不具备可持续性的“投资拉动” 和“进出口贸易”“二驾”在强撑而已。有鉴于中国“内需不足”,所以不如说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是由“廉价劳动力”,“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组成。

中国模式是建立在广大的底层国民被迫无奈的无底限的付出基础之上,这些付出包括了幸勤和汗水,也包括有尊严和生命,还有对生存环境的超前透支和破坏,再有人伦道德和人文体系的全面崩溃。这种发展模式的代价,在一个正常的民主社会中就算是政府想实施之,但在广大的公民当中也是寸步难行的。

在既想保证民主制度和社会结构不变的前提下,又想得到“中国经济模式”,这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二、中国模式是陷井不是馅饼

1、中国经济的实际主人
“现状证明,官僚集团是由千万贪官污吏组成的权力腐败集团,是利用国家权力贪污纳贿、卖官鬻爵、掠夺社会和人民财富的经济犯罪集团。经济改革最终形成权贵资本市场经济体制,权贵资本市场经济是贪官污吏利用腐败权力,同奸商恶贾和御用文人结成罪恶同盟,以合法的名义掠夺社会和普通民众财富的经济机制。这种经济制度必然造成财富和权利极端的两极分化,造成普通民众相对或者绝对贫穷,造成社会的极端不公正”。---袁红冰

中国权贵资本主义经济的铁三角,是政府以权开路,商人以钱图利,文人以学掌理的战略联盟关系。这样以来,中国社会的多数空间即被所谓“主流”占据,表面看起来政府行为好似“有理、有利、有节”,实是一伙无耻之徒的狼狈为奸之道。

在国有经济(实为权贵所有)一枝独大的环境中,本来应该占据经济主流的私营经济根本难有公平竞争的环境条件和政治资格,只能在权贵资本和外来资本的夹缝中自生自灭地求生存。所以,中国经济在政府主导下,不但违背市场经济规律,也违背民意与民争利,终致使国(党和权贵)富民穷,这正是在世界上多年来不被接受和认可为市场经济的原因所在。

2、中国模式是中式陷井

中国模式倒底是“中式馅饼”,还是“中式陷井”?从上所述看出,既然中国模式不可复制,即说明中国模式一说纯属子虚乌有,有此一说,不是被人误导,就是别有用心。

世界经济危机之下的各国虽遇艰险,却正如一个肌体健康偶患风寒小疾的壮男,过了此段必然康复如初。而让人乱花迷眼的中国经济,在看似光艳实则浮肿的外表下却隐藏着长期以来所积累的不治之症,虽然不断以强心剂注入体内并暂时表现出疯狂燥热,但必然难以持久,在哪一天某一个环节失效之际,也就是其整个肌体彻底崩溃死亡之时。

在政治模式不变的前提下,那些为中国经济模式鼓吹的“国际友人们”,不妨先考虑一下能否接受中国的政治模式?如果还有哪些位在为中国模式击节鼓掌的话,不妨先扪心自问:你自己是真的看好中国模式,还是在为中国模式的获利者唱喜歌?如果你从心底也不看好这个模式的话,则不要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再次拉入这个“火坑”了吧?

3、中国模式的政治道统

中国模式说到底是后马列主义时代政治意识左右下的一种另类现象,是马列主义处于日暮途穷之时的一种变计,是以专制主义政治为主体,以牺牲环境、资源浪费、加上政治高压和人权恶化为代价的特色模式。被捧为经典的中国模式,与此前一直充人耳目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中国的政治模式因其暴虐无道,正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和反抗,则它的经济模式又如何能一枝独秀独善其身?在以民主制度为主导的国际环境中,有几个国家愿意改弦更张重新走专制主义的回头路?在马列主义好不容易才被边缘化了的今天,如果有谁还原意复制中国模式的话,则无疑是一种历史的复辟行为。

中国模式的幻灭预期,是它在跨越了二十年时空之后,对以东欧为代表的马列主义政体彻底崩溃的继续,也必然是人类世界新纪元的开始。

中国模式虽不是世界模式,但因其庞大,所以历来有言:中国的问题则一定是世界的问题。

如果世人尚不愿掉进中国模式的陷井之中,那么最好伸出援手拉中国一把。因为在救中国的同时,也是在救世界。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