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退党征文】鲜为人知:一个抗日老干部的悲惨遭遇

0
52

引子

一个共产党老干部的女儿,自小到大偶尔能听到父亲零星的讲起自己的经历和所见所闻,深知邪党的历史都是伪造的,也知道邪党的残暴和歹毒,但直到《九评共产党》的问世,才彻底认清了中共邪党的真面目和邪恶本质。

这位父亲一生被邪党迫害,所以有时会向家人讲一点共党监狱的残忍和邪恶,偶尔也讲一些自己耳闻目睹的邪党整治别人的罪恶。现在很多都已被披露出来了。如,周恩来灭族顾顺章一家;毛泽东排斥异己、害死项英;排挤打击逼走张国焘;康生是如何在延安使那些正直的共产党人在人间蒸发,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其中有瞿秋白的侄子;还有一个叫何圭人的才子,档案与人一同消失,仿佛这个地球上从来没有此人的存在;某人被拉到刑场上待毙时,毛泽东忽然想起此人会画票子,有利用价值,于是火速命刀下留人;有人被拉去假枪毙后,从此被吓得非常胆小;一个年轻女干部被邪党整治的发了疯,当众脱光了衣服到处跑。

女儿听到父亲的讲述,震惊不已:这么“伟光正” 的中共党,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事情呢?于是问父亲:“这些事情有人知道吗?”父亲说:“(共产)党内有纪律规定,党内的事情不能对党外讲,如有不同的意见可以保留,但不能对别人说。” 女儿和所有的中国人一样,从小就被中共洗脑,所以思维方式狭隘的只能坐井观天,以为共党的存在和统治都是天经地义的,共党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理所当然的,直到看了《九评共产党》,方如梦初醒。

原来中共邪党就是靠欺骗和谎言起家的,从根上就邪恶到家了。邪党为了维护其邪恶统治,只能靠掩盖罪恶,篡改伪造历史,不断的杀人灭口、整人,并以种种条条框框和所谓的纪律和党性来约束邪党内部的人,不许说出邪党的秘密和罪恶。这位父亲的一生就是在邪党这种极度的恐惧中对他施以种种迫害的情况下度过的。为提防自己在家中说出的话被孩子传出去而掉脑袋,父亲就很少在孩子面前提及这些事情了。

下面是这个老干部的故事。为了叙述方便,文中就以老白相称吧。

邪党破坏抗日的历史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共上海地下党的内幕,在世人眼里至今都是个迷,就是当年亲历这段历史的老白至死也仍是个迷。老白在世时,是中共邪党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历史唯一活着的见证人。老白曾是白区党的抗日武装力量的领导者——中国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筹备会(简称武卫会)的负责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上海中央局的领导下他亲自组织并领导了轰轰烈烈的中华民族的抗日武装斗争,在上海很有名气。全国各地及香港都设有武卫会的分会,著名的抗日英雄吉鸿昌就是华北分会的主席。震惊中外的“一二.九”运动就是武卫会北平分会参与发动和领导的抗日爱国运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小说《芦荡火种》记述的就是武卫会常熟分会的抗日斗争故事。但是这样一个抗日组织却屡遭来自内部和外部的破坏。对于组织的被破坏,老白和武卫会的当事人都认为是叛徒内奸出卖和破坏造成的。当时正值国民党对共产党进行第五次围剿,武卫会作为国民党围剿的一个对象,老白不得不一边领导抗日,一边又要与内部分裂、瓦解、破坏组织的敌人斗争,同时还要躲避国民党的追捕,真是九死一生。但是,最终躲过了国民党的追捕,却没能逃出共产党的手心。直到自己被康生迫害后,才知道是党内大奸康生所为。

但是,《九评共产党》第一次揭示出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和真面目,同时也揭开了武卫会被破坏的真正谜底。原来,共产党是不抗日的,当然也就不允许抗日的力量存在,所以千方百计破坏武卫会,仅用了两年时间,在武卫会还处于筹备阶段时就给灭掉了。武卫会是共产党破坏的事实,从老白日后的遭遇中得到了证实。

在延安的遭遇

组织被破坏后,老白与组织失去了联系。为了与组织接上关系,查清组织被破坏的原因,老白决定到延安向邪党中央反映情况。去延安之前,一位朋友一再忠告劝阻他不要去,说延安是个很邪恶的地方。老白为了查清组织被破坏的原因,不顾朋友的劝阻,毅然去了延安,但朋友的忠告不幸言中。在《九评共产党》中被称为“人性炼狱”的延安,充满了血腥和罪恶。

在延安西岭凤凰山,有一个专门关押共产党员的监狱,叫陕甘宁边区政府保安处。当老白要求邪党按照他提供的线索调查组织被破坏的原因,追查破坏抗日的罪人时,他反倒被关押到边区保安处被审查,并受到了残酷迫害。据曾在这里被迫害的其他当事人回忆,当年投奔到延安的革命青年中,有上千人在延安整风中被冠以各种罪名关押在这里。而老白比那上千的犯人关押的时间要长的多,他所受到的酷刑折磨,也许是那上千人都没有经历过的。

为了找到迫害老白的藉口,康生反借老白要求清查内奸的要求,诬老白是内奸,亲自指挥打手对老白施以酷刑,命令打手:往死里打,打哪儿都行,打死了没关系。于是老白的脑袋成了邪恶发泄、毒打的首要部位,还施以上大挂、电刑、肛门用刑等酷刑折磨。老白的胳膊被吊打肿胀的比大腿还粗,痛苦万分,但老白始终不承认自己是内奸。在暴徒一顿暴打后,老白胳膊上的血管被打破,鲜血喷撒一地,反倒减轻了痛苦。此时,老白才明白,破坏武卫会的幕后黑手就是康生。否则,他并不认识康生,康生为什么要对他下如此毒手?而且在邪党所谓的八年抗战中,老白竟被关押在邪党的监狱里度过了七年的炼狱生活。

当他得到没有查出问题的结论获释后,发现在他被关押的七年中,邪党已经完成了为日后夺取政权的各项准备工作,扶植好了自己的力量。所有的部门都安插了康生的那些恶人,而武卫会及其领导干部则全部蒙上不白之冤。老白当年的一个部下,当时已被定为七大代表,但因是老白系统的人,最终被剥夺了七大代表的资格和权利。老白虽然经审查没有问题,当时的组织部长安子文也向他道了歉,但康生硬强加给他“自动脱离和中央的关系,实行左倾关门主义”的历史保留问题,使他不得重用。为此,老白几乎用尽毕生的精力为自己申诉,才于一九八六年得到解决。

邪党的追杀

邪党窃取政权后,康生对老白一路追杀。邪党建政之初,老白虽不断受到邪党的排挤打击,但还有一定的地位和名气,但邪党必欲置其死地而后快,调老白到邪党可以直接迫害他的部门去工作。老白明白邪党的企图,不肯就范。但是邪党说了:你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这些人掌权。一语道破了邪党的天下乌鸦一般黑,你再有本事也逃不出邪党的手心。无奈,老白只得选择了一个适合自己的地方工作,他的上司永远都是在延安整他的那帮人,再上面当然还是康生。果然,没出几年,老白因写文章获罪。他的文章被邪党的打手们拿来鸡蛋里面挑骨头,没有挑出来,就对他的观点和文章肆意歪曲,继而批判、罗织罪名。

反右运动终于使邪党找到了彻底整治他的机会。老白被打成了右派,还被戴上了反党集团头子的帽子,被剥夺了包括领取工资和写文章在内的一切权力。支持他的同事和老白的家人也都受到了株连。二十多年来,老白全家人生活在居住面积人均2.8 m 2的陋室里,以邪党发给的最低生活费维持生命。曾以无产者自居的老白终于被邪党迫害成了彻底的无产者。到过他家的人,都用“贫民窟”来形容他的居所。老白的遭遇使人们对共产党产生了极度的失望,人们在寒心之余,深深的感叹和不解:这样一个赫赫有名、曾经叱吒风云的革命功臣,为什么受到共产党的如此迫害?

康生咬牙切齿地回答了人们的疑问:“某某某(指老白)一贯好在党内打官司,向党作斗争,这一次就要使他这一辈子再没有可能再在党内打官司,向党作斗争了”。老白的遭遇正如一张揭露邪党的传单上所写:“他撒谎,你揭露他,他整你;他诽谤,你去澄清时,他迫害你;你讨公道时,他说你反党、反政府”。

文革中被保护的第一人

在万般无奈的极度痛苦中,女儿想到了上帝。女儿虔诚的祈求上帝保佑,竟真的灵验了,从此这家人生活在神灵的护佑中。几年后,老白躲过了一场生死劫。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老白从黑暗中看到了希望,终于有了为自己申诉的可能。老白抓住机遇,立刻通过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向毛泽东递上了申诉书,毛泽东竟然受理,并为老白成立了中央专案组。

文化大革命,对很多中国人来说是一场劫难,对老白这样的人更是在劫难逃。康生在反右时没能把老白整死,这回他决不放过文革这最后的机会彻底置老白于死地。一九六七年,受康生指使的造反派先抄了老白的家,接着欲将他灭口,之后又抓捕迫害了老白专案组的负责人。

在康生对老白追杀灭口的危急时刻,老白火速请求毛泽东保护,毛泽东竟又亲自批示保护了老白,直到林彪事件前,老白仍在被保护中。但此时老白觉察到情况开始有变,感到了潜在的危险,为防不测,老白立刻向毛泽东提出回单位参加斗批改,毛泽东又同意了。老白回到单位后,单位要继续批斗他,军宣队及时予与制止,并宣布:上边有令,不能斗。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老白得以平安的度过了文化大革命。

据说,老白是文革中被保护的第一人,后来周恩来也仿效此法保护了一些人。在视人如草芥的文革中,国家主席都死于非命,而毛泽东竟亲自批示保护了老白,如果没有神灵的护佑,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笔者听说,文革中,《红岩》的作者罗广斌被迫害,从四川逃到北京找到江青要求保护,遭到拒绝,最终被迫害致死。至于毛泽东为什么会保护老白,据老白自己说,是因为他在延安获释后,把自己的冤情写给了毛泽东。毛泽东没来得及看完,就到重庆与蒋介石谈判去了,所以他这次再次给毛泽东写信,毛泽东就受理了。

但是,当年毛泽东去重庆时,把他没看完的材料摊开放在了桌子上,毛泽东走后被某人看见,告诉了康生。那页正是老白揭发康生的,康生看后,气得跳脚蹦,歇斯底里地大叫:“气死我了,简直气死我了!” 现在看来,毛泽东是故意让康生看的,但老白却从来没有这样想。从表面上看,这也是康生对老白恨之入骨、追杀不断的原因,但实质上都是为了掩盖康生和邪党破坏抗日的罪恶。

笔者曾看到《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中,有一句毛泽东对武卫会的评价:武卫会虽然失败了,但工作是有成绩的。但是,一九七二年中央专案组完成了专案调查结论后,等待毛泽东签字时,却石沉大海。老白在焦急的等待中,几次委托家人去中南海给毛泽东递信询问情况,都杳无音信。直到胡耀邦上任,开始拨乱反正,老白层层上找有关部门,再三要求平反,都不予解决,最终辗转找到邓小平才得以平反。其他受冤的老干部平反时也都是阻力重重,费尽周折才得到了邪党的假平反。

伪造的党史

老白平反后,没有补发工资,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和工作条件。当年整他时,在全国的报纸上点名批判,现在平反却只在本单位很小的范围内宣布平反,这是老白始终不能释怀的。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他始终没有得到真正的自由。老白是中共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共党史上的重要人物,是历史的见证人,老白晚年矢志不渝的要把自己亲历的史实写出来,继续揭露、澄清邪党伪造的历史,以飨世人。但把持中共党史大权的恶人竟明告他:不许写,写出来也不给发表。

老白已经平反了,不再是“阶级敌人”了,应该享有自己应有的权利了,邪党为什么仍不许他写他所亲历的党史?因为邪党早已编造出了一套骗人的鬼话,说是共产党八年抗战打败了日本鬼子。可是共产党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可以炫耀的抗战史。按理说,有了这么一个货真价实的全国性的抗日组织,应该是共产党的骄傲,也是共产党可以大大地给自己贴金和炫耀的功绩,可是共产党却千方百计掩盖这段历史,扼杀真相,迫害当事人。这不正说明了共产党是不抗日的、假抗日的,真正破坏抗日的吗?所以真正的党史是不许写的,一旦邪党破坏抗日的真相被揭穿,邪党就一天也无法存在。中共党史的真伪也由此可见一斑。

笔者与一位老者讲真相时,告诉她共产党如何坏,杀了八千万中国人,可老者反问我:“你经历过抗日战争吗?你知道日本侵略中国的惨状吗?要不是共产党打败了日本鬼子,我们早就没命了!”我说:“那不是共产党打的日本,是国民党打的”。她说:“是我知道,还是你知道呀?你经历过吗?”我无言以对。哀莫大于被骗,邪党也只能靠欺骗和谎言苟延残喘。

老白在耄耋之年,既没有工作和写作条件,也不允许他写。风烛残年中,老白很希望有人来听他口述历史,但是没有人来,因为他的名气早已在邪党的迫害中被打掉了,世人很少有人知道他了。老白试图把他的点滴经历讲给偶然接触到的人,也没有人愿意听,即使听到只言片语,也不能够理解,反把他当成了精神病。偶尔有人来找他了解情况,听了他的讲述,知道他是与康生斗争,也不敢写。

终于有一天,一位干部子弟因为自己的母亲在延安整风时被莫名的迫害,至死也不明白是为什么,为了弄清有关康生和延安的那段历史,经李锐的介绍找到了老白的家,但老白已带着深深的遗憾溘然长逝。老白把他期待留给后人的历史带走了,其家人再也无法讲述出来。因为老白生前讲的太少,而他知道的又太多。所以老白去世时,当年在延安的难友们为老白送上了悲愤的挽联:
“向革命献出硬骨丹心,遇半生冤狱变生延水”。
“壮志未酬老者泪,史证泯没后人悲。”

明真相世人三退

老白没有等到《九评共产党》问世就走了。他也不知道保护了他性命的毛泽东早在邪党建政前夕就制定了消灭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否则,他定会看清中共邪党的嘴脸,明白自己一生被迫害的真正根源乃是毛泽东、康生之流所代表的共产邪党。表面上看是康生在迫害老白,实则是毛泽东在幕后操纵,康生在台前杀人。但是邪党的欺骗和伪装使人们被一叶障目,看不到真相,把豺狼当成了亲娘,这是所有中国人的悲哀。如今到了该撕去邪党伪装的时候了,中国人也该清醒了。

几年前,笔者遇到一个知道老白身世的年轻人,谈起老白的不幸遭遇,那个年轻人说:“老白解放后,官越做越小,最后就没官做了。在他们单位里,象这样的老革命还不止一个”。从这些老革命的遭遇中,他清楚的看到了共产党的邪恶,所以当笔者向他劝退时,他立刻同意了。此后,笔者又陆续接触到了几个了解老白经历的人,一提起共产党的邪恶大家都心知肚明,立刻都三退了。

邪党是万恶之源,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和人间悲剧,老白的遭遇只是邪党罪恶的冰山一角。老白为了邪党掩盖的这段历史付出了一生的代价,如果人们能从中得到些许的启示,也不枉老白被冤屈迫害一生。共产党为什么被称为邪党?中国人为什么被邪党迫害?看了《九评共产党》,就能找到答案。希望世人早日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从邪党的欺骗和谎言中走出来,迅速加入到当前波澜壮阔的三退大潮中,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吧。

后记

2009年11月26日是老白百岁诞辰,在此感谢大纪元为我们提供了这个揭露中共邪党的平台,得以使老白的冤情和被邪党掩盖的历史和罪恶昭示于天下。在此谨以此文祭奠、告慰老白的在天之灵。人类大审判的一天已为时不远,届时老白的冤屈定会得到正义的伸张。

衷心祝愿世人早日明真相,早日三退,成为未来宇宙中的美好生命。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