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退党征文】“被”字之探析

0
42

两年以来,“掩耳盗铃”式的“被”字闹剧,一直在中国不断上演,十分红火,创意十足。其背后暴露出的是中共专制统治社会下的中国的政治之腐败、公权之异化、道德之沦丧、民主之缺失、诚信之衰落。因此,剖析这一现象及其实质根源对于中国民众觉悟觉醒,知真相、传九评、促三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肇始于“被自杀”,“被小康”、“被自愿”、“被幸福”、“被就业”、“被增长”、“被代表”
等等“被××”一词接踵而来。网民惊呼:极具中国特色的“被”时代降临,已成定局,真不知是中国式智慧,还是中国式荒诞了。

就中国社会流传最广的“被”字现象简举几例。

被自杀:维基百科对其定义是“疑似于自杀的他杀”,即被杀之后然后被以自杀的结果告知公众其死因。

2008年,安徽阜阳有人举报颖泉区区委书记张治安建号称“白宫”的豪华办公楼。这名举报人李国福后来被捕并在关押期间倍受迫害而离奇死亡,却被认定为“自杀”,家人质疑却数人被迫害进了精神病院。贵州瓮安事件中17岁女中学生不明死亡也被当局认定为“自杀”,因为其亲属拒绝接受此结论,结果演变为震惊全国的暴动。湖北数万人上街与警察对峙,阻止抢尸的“石首事件”,起因也很相似。

在中国社会,“被自杀”的事件早就有之,并一直不断地发生着。1999年“7.20”以来,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了所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三大方针,在中共“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下,已知有33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其中许多人的死因就被说成是“自杀”和“失踪”,是典型的“被自杀”、“被失踪”事件。

被就业:在高校想方设法保证就业率的背景下,就要求没就业的毕业生自己随便找个章,盖在协议书上证明已就业;更有甚者,有的毕业生被学校“安排就业”,而学生自己并不知情,即所谓的“被就业”。

2009年下半年教育部公布数据:截止7月1日,全国有415万高校毕业生落实去向,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44万人,就业率高达68%,同比基本持平。此数据一出,引来一片质疑声。就业率造假再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7月12日,西北政法大学赵冬冬在天涯论坛发帖,称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学校与西安一工业公司签订了自己的《就业协议书》,而自己连这个公司都没听说过。随后,“被就业”一词迅速蹿红网络,矛头直指虚高的高校就业率,痛斥作假连年轻人的饭碗也不放过,造假已成为常态。

高校就业率成了数字游戏,各学校用挂靠单位、违规操作等各种手段给“就业率”猛放“卫星”,也早已经是路人皆知的“秘密”,所以也才出现了教育部的虚假数据与荒谬结论。

被增长:国家统计局2009年7月2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11.2%,农村居民增8.1%,均超过了上半年的GDP增长。

此数据一出,全国哗然,不少网民在网上“晒工资”、“晒收入”。“被增长”一词红遍大江南北。统计局副局长只好红着脸出来道歉,并说明统计局的数据只来自少部分高收入人群,并未包括全部人员。其统计方法也遭到世人谴责。

请看网上各种意味深长的留言:

“这样的数字真让人‘振奋’,也让我们感到惭愧,惭愧自己拖了国家的后腿。”
“在金融危机下,我们人均收入大都不增长或者负增长,莫非我们又‘被增长’了。”
“感谢统计局又为我们涨工资了。”
“原来我们是这样被增长的,也是,贪官多贪点,公务员多涨点,我们自然就被多平均点。”
“灾区人民饱含热泪,手捧地瓜发来贺电:感谢党感谢政府,我们比去年多吃了半个热地瓜,增长率为50%。”
“你‘被’掉的不是统计数据,而是社会基本规范和秩序;你‘被’出的不是政绩,而是官僚主义难以根治的浮夸本质。”
“这种极具中国特色的统计方法已经陪伴我们很多年了。在大跃进时代,类似于粮食‘被高产’出几十甚至上百倍的新闻比比皆是。”
“中国特色的统计工作从来就是‘干部出数字,数字出干部’,官位是买出来的,政绩是吹出来的,荣誉是骗出来的。”

被小康:2009年年初,江苏省南通市对辖下几个县市小康达标情况进行民意调查。当地政府对受访群众威逼利诱,要求他们按事先下发的标准答案回答(每人能获50-200元奖励或144元电话月租费)。中小学为此放假一天让学生背熟答案协助家长应对调查。那些原本在小康达标水平之下的群众,一夜之间就“被小康”了……

如此“被小康”在各地普遍存在,人们早已习以为常了。

被幸福:有些政府部门和官员为提高幸福指数,打造“幸福氛围”,到处宣传炒作,作秀造势,大搞华而不实、劳民伤财的“幸福形象工程”,将幸福指数调查统计变成了数字游戏。甚至民众还未评定,已提前宣布所辖城区为“幸福天堂”“幸福百分之百城市”等,这种达到顶点的幸福对老百姓毫无幸福可言,只能让民众在困惑迷茫与极度反感中“被幸福”了。

此外,在四川大地震后,丧失人格、放弃气节的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竟欣然作词,替汶川地震遇难同胞畅谈幸福感受,说什么“党疼国爱”,“纵做鬼,也幸福”。另有“含泪大师”余秋雨对在“豆腐渣”工程中死亡的数千名青少年不是痛心、同情和难过,反而侈谈什么亡故年轻生灵都上天成了菩萨,当然比我们更“幸福”了。连死去同胞、亡去的幼小生命也能“被幸福”,这个国度还有什么“神奇”的故事不能发生?

被自愿:重庆市铜梁县孩子读小学要缴9000元“教师节慰问金”,学生家长反映到县教委后,被告知“要退钱就必须退人”。县教育局长接受采访时称,此系家长“自愿”缴纳。

宁波教育学院要求毕业学生向学校缴纳“孝敬费”,而学校却说这是学生的“自愿”行为。

还有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是领导强制将部份工资扣下来集体上交,或者硬性规定款数指标按期上交,用于救灾或形象工程,这也是“被自愿”,也称“被捐款”。山东威海及其辖区在救灾扶贫中,就是这样操作的,曾在媒体上引起批评和争论,结果党报竟发表评论,肯定了这一做法,引起社会上一片骂声和嘘声。

被和谐:中共为推行所谓的“和谐”社会,在舆论上压制多种不同意见,在互联网及其媒体上强制抹杀、删除对自己不利的信息,甚至封锁网络(如安装绿坝等软件);在行动上运用包括暴力等各种手段打击迫害政见不同者、冤情上访者,以保持虚假的“和谐”现象。在所谓的60年“国庆大典”的政治背景下,诸多事情都被“和谐”了。如上访的群众少了,原因是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警察设下了天罗地网,威逼堵截外加守株待兔来阻止有冤屈的民众进京诉求,使他们遭受着被监控、拦截、拘禁、遣返 甚至侮辱和殴打。这就是所谓的“被和谐”,而民众痛斥为“‘河蟹’横行民遭难,冤情难诉无青天”。

被代表:众多的“被”字现象出现,而且你还没有地方去声辩去说理,这一切全部源于“被代表”。按照宪法规定,中国是个由“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但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人民又如何能“当家作主”呢?那就只有“被代表”了,所以一切建议、选举、监督、管理等基本权力与权利就无形的被剥夺和丧失了。不过,那些声称代表了全体人民的各级官僚、大款大贪大罪犯及黑社会头子,他们不仅未经人民选举,人民也无权罢免他们,于是乎,他们想怎么“代表”就怎么“代表”了。

就拿最近重庆市打黑抓捕的黑社会头子们来说,哪个头上不是套上个“人民代表”的帽子?他们是人民的代表吗?他们能够代表人民吗?他们会代表人民吗?但确确实实这些黑社会头子一个个当上了人民代表,这真是莫大的讽刺与笑话。这在中国各地比比皆是,不足为怪。

2008年,南方周末年中评选当年的最红的字,就是“被”字。2009年“被”字又高登流行语榜首。正如网民们所说“终日生活在‘被恐惧’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不小心就掉进‘被’陷阱。”

“经济被楼市繁荣了,学生被学校就业了,居民被统计富裕了,国家被GDP强大了。”

“中国荒诞的事情不胜枚举,都极具中国特色,法律制度已异化成为压迫群众的利器。为了完成多种形式的指标,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在‘制造繁荣’、‘制造和谐’。我们似乎已经生活在一个‘被繁荣’、‘被和谐’的完美社会中。”

被时代透射出中国特色的冷幽默。

为了总结“被时代”丰富的“被”字之说,现将报刊网络流行的“被”字词语选录如下:
被代表、被和谐、被自杀、被自愿、被就业、被增长、被统计、被幸福、被小康、被当家作主、被爱国、被自豪、被义务、被温暖、被开心、被感动、被兼并、被重组、被市场化、被制造、被改制、被下岗、被救济、被平均、被刁民、被不明真相、被别有用心、被跳楼、被失踪、被精神病、被俯卧撑、被躲猫猫死、被发烧至死……

还有,如信仰被“迷信”了,祖先被“四旧”了,孔子被“老二”了,民主被“协商”了,公款被“消费”了,工程被“买断”了,生育被“计划”了,教育被“商业”了,国企被“股份”了,药品被“保险”了,食品被“安全”了……

在这么多的“被”中,我们不知道还要“被”到哪里去,还要“被”到什么时候。总之,今天的“被”,与中国官员、老总的工资“被年薪”百万千万相比,与官员每年吃喝玩乐“被公费”达上万亿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也真正的是天壤之别。

荒唐的、荒诞的、可恨的、无耻的、恐怖的,甚至令人发指的“被××”,都确确实实就在我们身边不断发生着,真是“天天被开心,月月被增长,处处被和谐,事事被代表”。

一个“被”字,道尽中国人命运真相与世俗百态。

二、“被”字之实质

任何一种流行词语,都不是一种独立的社会现象,而是一个时期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状况的提炼浓缩或者描摹描述。“被”字一词的火热,并且愈演愈烈,亦不例外。它有其值得深思的历史背景、社会环境,产生的社会根源与原因。盖天铺地的“被”字词语的涌现,诸多报刊评论、网络留言,虽然犹如管中窥豹,但总的也可大致构画出社会实况。可惜还有许多文章帖子被当局强删掉、“和谐”掉,其中更是涉及到更深层的社会问题,但就公开的评论留言,也可见当今社会之一斑了:

“这个‘被’字诀的实质,是弱者对强者,权利对权力,民间对官方,非主流阶层对主流阶层所发出的质疑与追问,但却以反义语气来表达,流露出抗议、追问、嘲讽、调侃等多种表情。”

“‘被××’的总是弱势的一方。他们无法反抗,真的说成假的,被强迫的被说成自愿,而只有网民所加的一个‘被’字,可以给弱者一点点公道,一个‘被’字一针见血地道出他们在强权面前的委屈与无奈。可这仅有的一点公道,也只仅限于纸上谈兵,只是精神上的安慰而已。可以想像,如果权力继续不受监督,横行无忌,如果公器异化成打压弱者的利器,那么还将会冒出更多的‘被’字词,来为这个时代命名。”

“从‘被自杀’到‘被就业’,从公众的权力被莫名侵权后,却必须自己承担一切的后果。无奈的折射出当今时代许多百姓挥之不去的‘被动性’命运,本应该是我们的选择权力,实质上却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被动的接受,并默默的习惯。”

“‘被’字生动地点化出了一种公民生态,一种体制症结,一种精神困境。”

“现在的社会越来越假,唯有金钱与权力越来越真。”

“‘被××’实质上描述的是一种受人摆布的不自由状态,一种弱势的权利受强势的权力任意玩弄的被动状态。在傲慢、强势的权力面前,公众总有种非常被动的感觉,权力既然凌驾于法律之上,自然也就凌驾于民众之上,主宰着权利的命运。”

“人们虽然在名义上拥有选择权和创造权,但实际上却无从选择和创造。因为我们从小就‘被学习’、‘被成长’了。我们对进步、发展、幸福和快乐的感受,其实都是‘被感受’的。”

“因为违背他人的意愿,又要显示行为的合理性以逃避责任,注定这些事件要靠弄虚作假、谎言欺骗来掩护。美丽如罂粟的谎言结出邪恶的果实,比赤裸裸的强迫更具欺骗性。”

那些“被”字事件之所以令民众痛恨,在于它们一方面侵害了民众利益,另一方面是利益受损者的诉求无所正常表达。在“被”中,一切侵权行为变得合理合法,堂而皇之,这是对法律原则的公然藐视,是对人本精神的“不宣而战”。

其实,“被”字之产生及涌现还有其更深层的社会原因及根源。中共自建政以来,它干的就是通过血腥暴政和谎言欺骗来建立和维护一个“党附体”形式的独裁专制社会。在60年里,它以反自然、反天理、反人性、反宇宙的所谓“斗争”精神及黑白颠倒、谎言欺骗来摧毁人类的良知善念,来摧毁人类的传统文明和道德观念,用邪恶的党性取代人性,用“假、恶、斗”的党文化代替中国的传统文化。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观被中共强力破坏;原有的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被强制解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和谐被扭曲成斗争与仇恨;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与珍惜变成妄自尊大的“人定胜天”,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使整个中华民族陷入深重的危机—道德危机、信仰危机、信用危机。这种破坏和替代涉及到人的行为、思想和生活方式等方方面面,改变和扭曲了人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

中共把中国社会、国民绑架了60年,毒化到社会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胞,几代人的灵魂深处深受其害。

政府是需要也应该被监督的。在民主国家,其分权的政治制度和言论、新闻自由,本身就是很好的监督机制,宗教信仰更是提供了道德上的自我约束。而中共一向与天地神佛为敌,宣传的是无神论,没有神性对它的道德约束;它实行的是集权专制,没有政治上的法律约束;媒体舆论也被其一手控制,成一家之说,自然也无监督作用。所以中共及其控制下的中国政府成了压制剥夺人权和民主自由的暴力机器及谎言制造者。道德问题、丧失诚信成为中国社会虽看不见却无处不在的巨大危机,整个信用被破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据中共官方刊物《求是》旗下的《小康》杂志调查显示,在广大中国民众心中,中共官员的信用度连妓女都不如。中共所有无赖流氓最黑暗的黑社会手段,已经践踏了人类文明的底线,这无论对于中国历史,还是人类历史来说,都是罕见的。

“被”字的流行揭示出中国社会面临的双重危机,一是社会基本价值遭损毁,二是公民基本权利遭践踏。它常是以对公民合法权利的侵害始,以对公民知情权的嘲弄终。没有什么比这个“被”字更能言简意赅地反映出广大民众的“缺乏自由”和“不能自主”的无奈感觉了。在这个社会要公正公平是与虎谋皮。这是一个没有良知、良信和良心的社会。中共是无耻的无赖,这个体制是万恶之源。

辩证看,“被时代”的出现,诸多控诉和口诛笔伐,也是公民权利意识觉醒的表现,此种语法看似荒谬荒诞,却也恰恰以此嘲弄了“被时代”的荒谬与荒诞。所以‘被’字一出现,就一语风行。

“被时代”折射出的是诚信之殇,道德之殇,社会之殇,民族之殇,是中国之殇。

三、“被”字之消亡

中国社会所发生的一切罪恶之源,一切非正常社会之现象,都来自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都来自“党文化”的一统天下。“被”字词语的流行也不例外。所以,中共解体之日,就是“被”字消亡之时和“被”时代的结束之日。

善恶报应的天理决定了作恶多端的中共必遭天谴。中共一党专职独裁统治几十年来,为维护它的特权稳定,破坏道德,打击善良,迫害正信,毒害人民,历次运动迫害了一半以上的中国人,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今天的中国自然环境被强力破坏,传统道德丧失殆尽,贪污腐败盛行,黑社会、吸毒充斥中国大地,人民的合法权利、言论自由被剥夺,百姓有冤无处申诉,社会矛盾日益激化,抗暴事件不断增多,天灾人祸频发,真正是天怒人怨。这一切都是不信神佛、战天斗地的中共邪恶统治带来的恶果。
2002年贵州平塘县发现的亿年“藏字石”,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中科院专家考察证实,中外百余家媒体报导。古人云:“善恶到头终有报”,“天灭中共”实乃天意之必然。

2004年,国外大纪元网站发表了《九评中国共产党》,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从而引发了席卷全球的退党大潮。迄今为止,已有六千三百万民众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因为“天灭中共”时,必然要祸及其党徒以及其追随者。为了不做中共的陪葬品,为了“被”字词语的消亡和“被”时代的结束,每一个正直善良的中国民众,就应该从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输的一切邪说,看清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复苏我们的人性和良知,就应该也必须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这是生命与良知的选择,也是通向民主自由公正公平社会的必经之路。

没有了中国共产党,“被”字词语才会消亡,“被时代”才会结束;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才能有新中国;没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才会好,才会有希望;没有了中国共产党,智慧的中国人民才会真正的站起来,自己当家作主,复兴中华文明历史的灿烂辉煌。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