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退党征文】没有仇恨的自私

0
40

如果说,人没有了仇恨的无私,是一种圣者境界的体现;那么,没有了仇恨的自私呢?是犬儒极深程度的体现了。

爱恨情愁,是人类的正常情志。仇恨的心理,固然不可取,因为冤怨相报,最终导致矛盾,导致焦虑,导致破坏性行为,导致人类资源的负面利用,常常导致悲剧的发生。以至于导致,人类道德的下滑。

因此圣贤哲人,极力的提倡善良、宽容、无私。因为这些品行,都是正面的、积极的、利人利己的。

不过,古往今来的文学艺术作品中,经常以复仇的主线,构造故事情节,刻划人物形象,歌颂良善,鞭挞邪恶,弘扬人性。所以,很多的复仇者,并不为人所唾弃,甚至反而被称颂。他们有的是为了正义、有的是为了民族、有的是为了亲友、有的是因为情爱…….。而杀、而拼、而算计、而争斗、而忍辱负重。故事往往感人至深,催人泪下。要是最终圆满的喜剧大结局,那带给读者的,更是对美好的向往和追求,对人间正义真理的维护和信仰。

很多复仇者,往往被颂扬为大侠,英雄,什么杀父之仇,什么夺妻之恨,什么伸张正义,这些人往往被人同情、理解,甚至得到暗中相助。少有人说其自私吧。虽说人人皆私,但是人们憎恶的、唾弃的可是利欲熏心者。

不提倡人的仇恨心理,但是,仇恨的心理往往也是滋生于正义的心田。当一个人没了正义感,没有了骨气,没有了血气,没有了尊严,没有了自主意志,更没有了良知和公理的时候,而只有对五色、五味、五音的感知的时候,而只有对金钱的崇拜和向往的时候,而只有对流氓行为的逆来顺受、对一切男盗女娼、对一切低级下流熟视无睹的时候,而只有对自身利益极为关注的时候。这是一个比鬼都可怕,比癞皮狗都讨厌,比蛆虫都不如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无论如何,在目前这个地球上,此时他被称为人,被尊称为万物之灵,而没有被称为别的什么生命。但是,他的道德底线,却……。

同时因为,他占用消耗的地球资源,却是那么多。而众多蛆虫占用的,无非是一泡粪便而已。

纵观历史,蒙族人没成功,日本人更不是成功者。因为他们统治大汉民族,都未能令人心真正臣服。因为他们始终都被汉人仇恨着,而最终被赶走。这里要说的是个道理,而不是在煽动民族仇恨。

但是,邪恶的共党,西来幽灵却成功的诛伐了中国的人心。怎么说?简而言之,邪党历次运动,迫害了一半以上的中国人,而当年一大半以上的中国人,不都是在热情的歌颂邪党?其中有很多很多是,刚刚被它迫害后的人。甚至是有很多人,被揪掉的头发还没长出来、伤口还在流血、刚刚被瓜分了财产、刚刚因为阶级斗争而失去亲人……。

如果说,干什么都可以用等级段位来区分的话,那么邪恶的最高段位,恐怕非共党莫数了。

咱们不引经据典,就说身边的。姨父的父亲,就因为曾经给国民党供职,四九年后人生的磨难开始了,到文革期间是受害高潮,被下放到农村。拳打脚踢、逢年过节的批斗是家常便饭。子女跟着受到的侮辱,最终习惯的就像日常生活的刮风下雨一样正常了。当年有这么两个故事,一次天上飞机掠过,正在和贫下中农一起劳作的姨父父亲,这个老反革命,可能是天性的开朗原故,也许是贫下中农稍稍放松了阶级斗争的警惕性的这根弦,总之是,那天老反革命也放松了被改造的警惕性,当别人谁说,“飞机这东西真厉害,谁能坐上啊,咱们这辈子是坐不上了。”

老反革命沾沾自喜的顺口说,“我坐过。”是的,他坐过,那是给蒋介石民国效力的时候。于是,就这么一句话,招来一场新的无情批斗。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是要变天的信号啊。怎么着?初冬的炉子烧的通红,晚上在大队部,老头被迫九十度蹶着,脸离炉盖很近,那汗烤的,汗珠子落在炉盖上,“吱啦吱啦”的响。若干年后老头说,眼睛差点烤瞎了。眼球疼了很久。他回来不敢和家人说,多年后返城了,才偷偷的和大女儿说,还嘱咐女儿,不要告诉弟弟妹妹和妈妈。那是见不得人的屈辱啊,那是不能给亲人心头留下永远不灭的阴影的屈辱啊。

还有,后来快返城时候,大队不让他动,他就偷着回城办理各种手续。一百多公里的路,骑自行车往返。回家的时候,不敢露面,躲在外屋的立着的苞米杆后,整天的在那后面躲着,吃饭的时候给递过去一碗。怕大队来人搜查到,因此而被绑架起来、看管起来。就这样,忍辱负重,提心吊胆的一家十来口人,走过了无数的风雨岁月。

我还见过一位老妇女,说斗地主的时候,她那被划为地主的父亲,被活活的双手用绳子栓在马尾巴上,在惊恐的马狂奔中,把父亲拖死了,这叫托高粱茬。当极度疲惫的马停下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拖的到处是骨头茬子白花花的露在外面。

就这样的斗争,谁敢不服?当几个流氓行恶的时候,并不可怕。当大多数人都被灌输了流氓思想,而行恶的时候,你连喊冤的地方都没有。被整死了是为民除害,如同死个老鼠,你怎么着?要死要活?想活就得乖乖的夹起尾巴。

其二,邪恶的斗争理论。

剩余价值的理论实在浅薄,连小学水平,都能推演它几个来回还绰绰有余。但是,它高明的另外一面是,你积攒下来的钱财,你投资的利润被定为了剥削所得。所以,它能够鼓动大多数的没有资产的人,来心安理得的抢夺你的财产,甚至是杀戮你九族,也难平这流氓理论激发出的苦海深仇大恨。人性的恶与私,找到了合理的发泄依据,加上蛊惑煽动,加上人人的推波助澜,那群情激愤的排山倒海的邪恶气势,就可想而知了。群魔乱舞般的把恶做了,最后谁负责?往往连具体负责的人都找不到。

其实,邪党把国家概念的定义,都邪恶化了,那么在此定义下的种种整人运动,也就顺理成章了。邪党说,国家是部机器,就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其实,站在人性化和历史化的角度看,众者划地而居则为国,居者各得其乐而为家。兽性的斗争学说,弱肉强食的理论,取代了人性化的仁爱治国传统思想。

其三,杀身和诛心并重。

如果说杀身使人恐惧,那么诛心就是使人奴化。受迫害的中国人,很多当时就死掉了,而很多也没让你当时死掉,而是留下来进行改造,改造你的思想。把邪恶学说,肉麻的歌功邪党的东西,反复的叫你学,教你看。然后是写思想汇报,而在此过程中,还有多次的肉体惩罚,人格侮辱。开始的思想汇报,一定是带有人格尊严的成分,这样绝对不行,一次次的过关,一次次的奴化,最终,使你丧失人格为目地。达到混淆是非的价值判断为合格。不但人格没有了,尊严没有了,连你的价值取向也混淆了、模糊了、邪党化了。仁、义、礼、智、信基本抛弃光了;斗争、造反、破坏传统、口是心非、冷酷、揭发出卖、明哲保身、怯懦……

其四,无耻的谎言充斥所有一切视听。

邪恶共党的另一个拿手活儿,就是闭关锁国后的漫天谎言。这个不用举什么例子,从历史到现实,中国人人人皆知,人人熟视无睹。到处都是,信手拈来。

当人类的传统道德被破坏殆尽的时候,一套新的邪党文化粉墨登场。其中以谎言为根本特征,充斥文学、诗歌、曲艺、电影、报纸、电视……以至于到工作、家庭、社会的每个角落。最终,每做一件事情,每说一句话的时候都说上一句,“X主席教导我们说…..”.严重的时候,连饭前,都要表示感恩、效忠邪恶的魁首。一家老少,站在邪恶魁首的象前,大声朗读一段语录,然后抄起筷子吃饭。

可想而知,这样的天长日久的是什么结果?有这么一句话,“谎言说上一千遍,就变成真理。”这句话不是真理,但是却说出了一个常识。人们的观念是容易被重复的视听而改变的。

特别是,邪党的影视歌曲,甚至用优美的民歌曲调,来掩盖并歌颂其邪恶的本质,最终,人们大脑中的思想反映,特别是不自觉的要抒发情感而引吭高歌的时候,都不自觉的流露出这些污秽的垃圾,那么,人们怎么能摆脱邪恶思想的控制,而看清邪恶真面目呢?

其五,残暴下的小恩小惠。

不说心理学上,是怎么探讨研究定义的,关于人在极度恐怖状态下,得到施惠时的感激泣零,泪如雨下。就说本人亲眼看到的,监狱中的犯人铺头,残暴欺压弱势者后,给弱者少许的恩惠,甚至是一次笑脸,那个被欺压者的感恩戴德,浑身过电般的酥软、以至于带着哭腔的发自肺腑的效忠表达。这就是流氓掠取人心的一种手段。虽说这样的赢取,并不是真正的忠心,因为出狱后的弱者,一个从新回到正常社会中、和煦阳光下的自由人,几乎没有一个回来买点礼物看望铺头的。但是,在持续的黑暗魔窟中的残暴淫威下,弱者却也不敢有任何反抗的苗头,甚至都不敢有非分的独立思考的奢望。会百依百顺的迎合铺头的脸色。充其量是,部分的彼此的靠得住的弱者间,心领神会的交换一下眼色,来表示无可奈何的处境,来表示对铺头的不满。

而一旦时间过长的处于这样的恐怖氛围中,一些被欺压者真的没了愤恨,没了尊严,没了骨气,没了独立思想,甚至没有了自己的喜怒哀乐,而是一切随铺头的情绪起落而哀、而伤、而怒、而乐。他几乎就是铺头的一个百依百顺的附属品、应声虫。

其六,附体。

狐狸、黄鼠狼,鬼魂等等的附体事件,古今中外都有,科学上不能给予合理解释。现实中又不能否认。且不说附体的种种原因和来源,就说被附体者,那是真的没了主见,没了自由,没了自我。情感思想完全被人家操纵了,变成了人家的工具一般。

而最为可怕的,最为震惊的,最为严重的,而最为不易为人所知的是,人类的很多很多,数以亿计者,被一个、一伙共同的邪灵附体着。

众所周知,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幽灵在欧洲大地游荡。”马克思开宗明义的一句道白,却被人们视而不见,熟视无睹,置若罔闻,不了了之的束之高阁了。用当今的邪党流行说法是,给和谐了。

但是,圣经启示录中却揭示出,凡是入了共党组织的人,都被人家打上了兽的印记。是把生命都交给了那个邪恶的兽。而事实上,人们在加入其组织时,也真的举手宣誓,说把生命交给它,跟着它走,听它的话,为它奋斗一生。这样,邪灵就顺理成章的、堂而皇之的附体了,进而操控被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了。

所以说,一些加入其组织的人,甚至是一些思想上认同它的人,任其摆布操纵,相信着它,顺从着它,维护着它,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都在被其附体着。

外因是,利用种种的邪恶手段,驯服着人;而内因实质的背后,利用人们对它的一时相信或是几句的誓词,哪怕是违心的誓词,进而操纵控制附体了人。

这就是前面所说的,邪党远远胜过蒙族人,胜过日本人的高明邪恶之处。民族之间的残杀,往往是单一的凶暴手段,充其量拉拢一些人,施以小恩小惠等等。这些和邪党的邪恶手段比较,连小巫见大巫都不如。

三退保命

今天,中共邪党的贪腐,举世无双;中共邪党的邪恶,罄竹难书;中共邪党的谎言,虽说不断花样翻新,但也更显黔驴技穷了。特别是《九评》的问世,把个躲在迷障中的邪党扒光,同时告诉世人,远离邪恶,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的真机。

而且,化名三退即可保命。

但是,还有一些人,在昏噩中度日,不想远离邪恶,不想认清邪党。还在为眼前的蝇头小利,而不假思索的跟着它走。甚至是,很多受过邪党迫害的人,明明知道中共的邪恶,却也不想真正的认清,不想和其划清界限。还在说什么,“我挣了xx党钱。”,“它邪不邪恶我不管,我就想快乐的过日子,不想参与政治。”等等。

其实严格说来,今天所有的中国人,都是邪党的受害者。最起码一条,它剥夺了天赋予你的知情权。

是的,一言以蔽之,一些人的表现就是,没有理智的昏昏然,一种没有恨的私。

可是,这些人不知道啊,邪党是要把人送入地狱,拉入地狱,使人永远没有未来。

这,就是中共这个邪党,最最邪恶凶险的地方。它控制着人,操纵着人,最终要断送了人的生命和未来。

野草又泛青了,燕子又回来了。窗外的风在刮,稀疏的雨滴劈劈啪啪的落下。时间在一秒一分的,一天一周的,一月一……。

时间真的不多了,也许还能……

我为这种私心,而无言了。我企盼着,一些人们从昏噩中、从这样的私心中醒来。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