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退党征文】华夏匹夫:资源枯竭、水土流失、土壤沙化、环境污染与道德沦丧、世风日下

0
36

中国的经济表面上在发展,然而就像企业表面上的销售、营业收入并不能准确体现这个企业的经济效益,而必须将其为了取得这些收入支出的所有成本加以品跌一样,一个国家的发展程度,也既要看可见的物质财富,同时还要看它在资源和生态环境等方面的付出。按照这样的逻辑,对中国的经济发展进行综合分析,那么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就要大打折扣了。 地球上的资源和环境,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这些资源和环境,不是属于少数人的,而是属于全人类的;不仅仅属于某一代人和某几代人,同时属于全人类的子孙后代。地球也是一个空间有限,物质承载能力有限的星球,因此其资源和环境的可利用程度,是非常有限的。如果我们在经济发展中过多地消耗了资源,破坏了环境,那么我们就等于透支了子孙后代的生存资源,剥夺了子孙后代的生存空间,让子孙后代失去了生存机会,我们就是扼杀、葬送子孙后代的罪魁祸首,我们就犯下了弥天大罪。至少从经济学的角度,我们应当将这些透支的资源和空间进行物质折算,从现有物质财富中予以扣减。只有这样去衡量发展成就,才算公平合理。

与月饼一样,中国的很多商品,都是这样通过不择手段的“包装”拉高价格,既让厂家、商家获取暴利,又给中共权贵们的政绩“添砖加瓦”,为中共权贵们增加着自我粉饰、自我吹嘘的本钱。而另一方面,这些商品价格的急速攀高,又越来越把囊中羞涩的普通百姓排斥在购买消费的大门之外;部分百姓在迫不得已需要购买时,就不得不破费经济大出血......真可怜中国的劳苦大众,这个社会部分依靠他们的汗水创造出来的商品和财富,越来越与他们无缘了! 与此同时,中国的很多商品,还通过层层增加运输中转、营销分销等环节,消耗着大量能源、资源和人力物力,增加着成本,加之腐败权贵们的“层层把关”吃回扣捞油水,驱动着销售价格的不断上扬。而最终体现出来的就是严重发水的GDP数字,为权贵们积累着“政绩”。因此社会物质财富是否增加,增加了多少,就不能凭着纸面上的GDP数字,凭着权贵们自卖自夸的“政绩”,去妄作评判了;而必须看看底层民众手里得到了多少实惠,积累了多少财富,消费了多少商品。 通过分析眼前层出不穷的系列事实,我们就知道当今中国的GDP数字,当今中国权贵们的政绩,是何等的虚假,何等的浮夸了! 更值得注意的是,每当增加了资源的消耗,增加了运输中转、营销分销等环节,也就同时增加了能源和其他物力和人力的消耗,当然也就增加了有机、无机的生态环境污染,给我们的社会、给人类带来了不可逆转的负面影响。

因此这样的虚假浮夸,还同时掩盖着社会密切关乎人类未来生存与发展的种种深刻危机:资源枯竭、水土流失、土壤沙化与生态环境污染。2005年3月10日,半月谈网络版发表梅旭荣文章《土地沙漠化速度惊人 耕地面临可持续发展挑战》写道:“我国土地沙漠化的发展速度惊人,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年增1500平方公里,80年代达2100平方公里,90年代末达到3460平方公里,目前总面积已达267.4万平方公里”;“我国受酸雨影响面积已占国土面积的40%以上,比上世纪80年代增加了一倍多”;“我国受重金属污染的土壤面积达2000万公顷,占总耕地面积的1/6,因工业“三废”污染的农田近700万公顷,使粮食每年减产100亿公斤。

有资料显示,华南地区有的城市有50%的耕地遭受镉、砷、汞等有毒重金属和石油类的污染;长江三角洲地区有的城市连片农田受镉、铅、砷、铜、锌等多种重金属污染,致使10%的土壤基本丧失生产力”;“农药污染触目惊心......农药总施用量达130余万吨,平均每亩施用接近1公斤,比发达国家高出一倍。农药施用后在土壤中的残留量一般为50%~60%,已经长期停用的‘滴滴涕’等农药目前在土壤中的检出率仍然很高......农药用药水平是造成食物链及土壤生态环境污染的重要原因,许多低浓度有毒污染物的影响是慢性的和长期的,有的可能长达数十年乃至数百年”;“化肥污染令人震惊 上世纪90年代,全世界氮肥使用量为8000万吨(纯氮),其中我国用量达1726万吨,占世界总用量的21.6%……据31个省、市、自治区的调查,目前蔬菜、瓜果地里,单季作物化肥用量通常很高”;“固体废弃物污染影响深远”……

我们只需要注意这样一个数据:我国土地沙漠化的年增速度,90年代末达到3460平方公里。这些土地已经基本丧失了利用价值。根据土地的现行市价行情,将其按照工业和农业用地的综合价格进行平衡考虑,其每亩每年的使用价值以较低价格3000元计算(不考虑以后价格和价值上升的因素),假设人类在正常情况下能够生存2000年以上,亦即这些土地可以使用2000年以上。那么,每年沙漠化的3460平方公里土地,就相当于每年消耗了物质财富31.14万亿元。就打算把这个消耗再扣减一半,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承认有一半土地的沙漠化不是因为制度而是因为自然变迁造成,或者有一半土地的恶劣状况可以得到逆转,或者把土地的综合价格再下降一半,或者这些土地可以有效使用的时间降低一半,那么消耗额也有15.57亿元之巨。将这样的消耗从现有真实的GDP数字中品跌出去,那么我们的整个国家经济就不是盈利而是严重亏损,我们社会的物质财富就不是增长而是严重负债! 如果我们同时考虑种种有机、无机污染给生态环境带来的大量破坏,给水资源、空气、人类饮食等等生存资源带来的毒化作用,由此给人们健康带来的侵害,对人们生活成本带来的无法计算的巨大拉升,再加上这个社会的道德沦丧、世风日下,那么中共政权给我们中国社会所创造的,就不是什么“丰功伟绩”,而是不可估量的孽债!

——————————

因此,在中国结束一党独裁的政治制度,结束中共专制极权的黑暗统治,建立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密切关系着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炎黄子孙未来的自由幸福。所有的中国人,中华民族的每一份子,都应当觉醒起来,为了中国的宪政改革,采取自己的行动,作出自己的贡献。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