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和了解真相 出于灵魂安宁和智慧提升的需要

0
38

朋友,你“三退”了吗?你知道中共至今为止的许多真相吗?

告诉你,我早就退了,还在三年多以前。而知道中共的真相,却是远远在此之前。

为什么要三退,请你读读我于2008年10月,发表在《大纪元》网的《退团声明及其理由》(又名《驱除灵魂深处的负罪感》)——

“年轻时懵懵懂懂中受骗,贸然上了贼船,入了那个共青团,并居然赌咒发誓要为什么东西奋斗终生,还为美国人民和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愤愤不平,立志要打过去解放他们。后来对外开放了,才知道美国人民和台湾人民生活得好好的并不需要我们去解放,倒是我们的悲惨使得我们比之于他们要不幸千万倍,才抱怨美国人和台湾人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实情害得我们瞎操心,还抱怨他们怎么不来解放我们。想来一个智商并不算太差之人,居然被党棍们骗得心悦诚服不漏痕迹,便有一种深深的蒙羞之感。

“后来单位的头儿多次安排我参加建党积极份子学习,还多次动员我加入中共。其间我也动摇过几次,但每当提笔写入党申请书时,就有一种罪恶感强压头顶,怎么也难写下去。最后一次倒是写了出来交了上去,可压在头顶上的罪恶感却越来越重,实在抗不住了,所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之内,又找到头儿想要回那份申请。头儿说按组织原则,申请书不能退还本人(想必是“组织”为了给自己未来积累炫耀的本钱吧)。我说也行,我尊重你们这个党的组织原则,但也请你们今后尊重我自己的意愿,再也不要劝我入党了。此后,那个组织就再也没有人来找我啰嗦入党的事了。

“我早就退了团,但那是因为年龄的缘故。今天再次声明退团,则是因为要彻底驱逐灵魂深处的负罪之感,同时也是为了公开承认自己过去的愚昧,并发誓永远跟这样的愚昧告别。”

从这段文字,你也许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共至今为止的历史是罪恶邪魔的历史,是欺骗人民、欺骗世界的历史。加入中共的党、团、队,就是赞同、默认中共的罪恶和邪魔,并心甘情愿接受中共的洗脑欺骗,以此贬低自己的智商和智慧;还有部份人加入中共,是为了伙同中共作恶为魔。如果你为了保持正义人格而拒绝灵魂中的兽性,不愿与罪恶和邪魔为伍,不愿让别人表面奉承和敬畏而又背地里诅咒;如果你不愿承认自己愚昧无知低智商,不愿接受中共的洗脑欺骗,那么你就真的应该“ 三退”!

“三退”是因为接受和了解了真相;而一旦了解了真相,你就会发现中共的罪恶邪魔,并由此而从中共一直以来的欺骗中彻底醒悟过来。这样,你就会作出“三退”的抉择。

我彻底认识中共的罪恶邪魔本性,是因为我有幸读了《九评共产党》,并为《九评》所揭露的鲜为人知的中共历史真相、黑暗内幕而深深震撼......

1999 年初,我在一家书店发现了一部刚出版的《人体科学导论》,知道××大学年近六旬的女教授h,从80年代初期就开始追随著名科学家钱学森、著名将军张震寰等人,潜心于气功和特异功能等人体生命科学的研究。我对气功的神奇功能多次却刻骨铭心的体验,引领着我去追寻那些精彩的章节,以满足自己的好奇与激动。几个月以后我走进××大学,见到了h教授,她告诉我说她刚参加了北京的一个会议,上边已经下令停止气功研究,就连书店里尚未销售的她的著作也要全部收回,一律停止销售;并提到了法轮功4.25事件......就这样,我曲折地预知了法轮功即将面临不幸的重大消息。没过多久,法轮功就真的踏上了人类罕见的炼狱之路,在中国演绎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悲壮大戏。

此后,我因为受了h教授那一次的情绪感染,渐渐忆起了我对法轮功的初次印象——

那是我学炼“中功”后四五年的时间,一次闲步本城,被一阵悠扬婉迤、令人飘飘欲仙的民族器乐曲深深吸引。抬眼望去,青少年宫外的宽阔空地上,百余人列着错落有致的方阵,循着器乐的导引,倚天傍地,呼吸吐纳;神态时而若刚若火,时而若水若风;肢体时而伸张外发,时而回抱内敛,时而禅定静立,时而燕舞翩跹......也许是我正在修炼气功因此而产生了某种感应,也许是我被器乐陶醉,我忘记了一切身外之事,浑身被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支配着,两腿在无意识中挪动着走了过去。靠近路旁一块大大的布幅,在“法轮大法”大字标题下的数百个文字,简练明晰地阐释着“真善忍”的哲理要义和功法特点、炼功法则......我明白了,这是一种以气功修炼为基础的新的宗教,是道教与佛教在当代中国真正的有机结合,是传统宗教在中华民族高水平的演绎发展;它要治人孱弱多病的身体,还要治人龌龊贪欲的灵魂,要对我们这个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社会,来一次史无前例的拨乱反正。

方阵中,几个人开始注意起我来。一位我熟识的政府机关干部从方阵里走了出来,问我有何感想。老实说,当时我的思想观念虽然受到了气功修炼实践的强烈冲击,但却还是一个有些“顽固不化 ”的“唯物论者”,因此尽管十分轻易地颖悟了布幅文字的思想内核,然而却因其理念的“唯心主义”表述方式,而打算与其保持一定距离。因此我跟他聊了一些“ 唯物论”的套话,并藉口说我正在修炼中功,按照“定规”不能同时修炼其他功法。他和颜悦色地笑着说道:中功也很不错,我知道你一直都用“真善忍”要求着自己的,若能长期坚持下去那就太好了......

其实我当时对自己的那番套话,内心也是很矛盾的。大法朋友那简短的一言,更让我自惭形秽起来。就在我初学中功时,就已经滋生出了对“唯物论”的怀疑,只是一直把这种怀疑埋藏在心底,还未向别人表露过而已。想想为了维护一种自己曾经附和过的、现在已经表现出十足缺陷的意识形态,居然能在别人面前装得如此道貌岸然,可见我这灵魂深处“心魔”的肆虐为害,已经到了多么积重难返的地步。为此,我的内心里涌起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愧疚,到今天,则已经发自内心地害臊了——尽管我对官员那些滔滔不绝的假话和套话一直非常反感,并一再告诫自己要讲真话实话,然而我还是在一种并不算怎么公开的场合,面对一个善良诚实的朋友,为了那个并不属于自己特别拥有的意识形态,而重复着一种让人恶心呕吐的假话和套话。我的灵魂仍像不少国人一样,终究难以掩盖丑陋的本质,难于洗刷彻头彻尾的劣根性;仍然是一种会在无意识中给自己、给社会酝酿着某些悲剧的“悲剧性格”......

几乎就是在那次,法轮功狠狠地敲打了一回我的良知,迫使我走向了灵魂的深层次复苏。

不过让我真正了解法轮功的,还是h教授。在拜访h教授之后,我才开始密切关注法轮功及其学员们。而当我密切关注他们时,我就不得不发自内心佩服他们了,并认定他们就是言行高度一致的真善忍践行者,与那些几十年来一直顽固不化、一直口口声声“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错谬荒唐的意识形态(实则为改头换面的专制极权紧箍咒)抱持者、心口不一的“人民公仆”们,形成了巨大反差。法轮功于是也成了当今中国社会群体中,对黑暗、暴力、丑恶、虚伪现实的最公开、最坚定、最尖锐、最有力、最伟大的嘲讽者和揭露者、批判者!

近几十年来,中国不少良知人士,时常惊叹和忧心于我们这个古老的“文明国度”,居然堂而皇之地存在着一个最强势、最恬不知耻的谎言制造者。因此就在此前不久,有一批充满良知、良心和浩然正气的知识份子,不得不公开发起了一场 “抵制央视、拒绝洗脑”的思想文化运动。然而在此之前,类似运动的最初发起者和最持久的坚守者、最强有力的推进者,还是要首数法轮功。正是法轮功,发动、坚守并且强力推进了犹如狂飙飓风一般的揭露真相运动。

真正让我知道法轮功揭露真相运动的,是一位很早就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某党校女教师c。大学毕业的c老师,继承了父亲的大部份秉性,几乎从不谈论教学以外的任何事情,也从不愿对自己的外表进行矫揉造作的自我修饰,而是顺其自然地表现着本真的自我;尽管她的丈夫是党校副校长,但她并不因此而盛气凌人,而是和自己的丈夫一如既往地待人处事:朴实、谦和、善良、厚道、正直......她始终保持着一种嫉恶如仇的应有良知,因此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2005年的一个晚上,c老师通过打听来到我的家里,悄悄送给我一本书:《九评共产党》。对这个书名,我只在不久前一个晚上的电视屏幕上见过。记得那天晚上只有我一人在家,在极度无聊之中,因讨厌过分的假大空而很久没看过电视的我,想到了打开电视藉以排遣。不经意间,屏幕上的节目突然中断,“九评共产党”的大字标题,和附在其下面的九个小标题赫然映入眼帘。急忙试看好几个收视率较高的电视台,居然都是如此。我兴奋起来,知道这一定是一个伟大的组织,所采取的一个与中共公开叫板、公开对抗的伟大行动,国人并未迫于中共的血腥暴政而沉默而退缩。当时我猜想过这个伟大的组织可能是法轮功,但未作最后肯定。第二天在一些朋友相互间的奔走相告中,他们大体上都同意我的猜想,但也未作最后肯定。不过我们几乎都有一个一致的看法:“九评共产党”一定已经写出了一篇大文章,或者写出了一本书。于是我在心里暗暗地发誓:不管它是一篇文章还是一本书,不管中共封锁得多么厉害,我都一定要读到它,我一定会读到它!

感谢上天,感谢c老师,终于让我得到了这本书!

我欣喜于自己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九评》。我几乎抛开了所有事务,花两天多时间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老实说,那时我已对中国社会潜心观察了10多个年头,尽管对中共的看法在有些方面也算得上细致入微,一些朋友也在私下里对我赞赏有加,然而像《九评》那样对中共全面的揭露和细致深刻的分析批判,却让我远远不敢想像。特别它所揭露出来的不少鲜为人知的真相,让我这个长期被中共闭锁在重大事件真相之外的人,震惊到了目瞪口呆的地步。原来自以为智商不低,中共无法在“改革开放”背景下用谎言欺骗的我,竟然在这20多年里,仍然被中共一个个弥天大谎骗得不漏痕迹。明摆着的长期被骗,似乎证明着自己的愚昧无知,否定着我长期以来对自己智商的过于自信,当时我这心里的滋味,实在难于用语言去形容。要不是《九评》在暴露和分析批判中也同时指明了未来中国的希望,我的精神状态,恐怕真的要崩溃下去了。

对于书中所揭露的真相,我凭着自己多年来培养的科学精神,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和多种方式进行着反覆求证。到目前为止,除少部份因为自己精力有限尚未去查找原始依据外,绝大部份都已获得了可靠的事实证明。种种无可辩驳的铁证,暴露了中共在其历史上,残酷暴虐地消灭异己、践踏人权,反国家、反民族、反人民、反人类、反道德等伤天害理的邪教本质。特别是江泽民的卖国罪行,我从多种渠道都获得了同样的事实依据。1998 年就开始对此进行追踪报导披露、后被江氏集团非法逮捕判刑的新加坡《海峡时报》/香港传媒人程翔,就是直接见证人。这是中共对自己长期以“爱国”自我标榜,所做出的一个最大的自我讽刺。

此后我在《九评》的启发下,不断地加深着对中共邪恶本质的认识。继80年代从自由民主派知识精英获得启蒙后,近两年我对社会、对中共不断地变换着观察和分析的视角,认识能力获得了再次显著提升。在一篇短文中,我对中共政权作出了自己迄今为止最全面、最深刻、最淋漓尽致的描述:

“中共极权,专制独裁,残酷暴虐,腐败黑暗。坏水长流,毒招盛行:强霸媒体,严控信息;铲灭群论,独塑一尊;假造舆情,力盖丑闻。杀正扶邪,枉法取利;悖逆公义,践踏公理。千方百计兜售邪恶文化,殚精竭虑遗毒华夏大地。其行匪盗莫及,其果祸患无穷:社会文化堕落,民族道德沦丧;亘古文明衰败,旷世人欲横流。巍巍中华,独见淫秽奢靡泛滥,难伸理想正直之气;茫茫黄土,唯有黑恶匪毒当道,难觅光明正义之踪。看蕓蕓众生,似草民蚁群,权利被强占,财产被侵吞,自由被扼杀,言论被压制,人性被践踏,生命被剥夺。枷锁人人戴,冤狱处处生;诤言招罪愆,直谏入牢门。天灾瞒百姓,人祸灭生灵;青山变灵堂,高楼成新坟。婊子立牌坊,贼寇充人神;‘爱国’喻宋岳,卖国比满清。暗偷饱私囊,明抢壮匪政;神州堕深渊,平民陷火坑。浩浩炎黄子孙,苦难悲惨度日,难享西国万众之福;堂堂尧舜古邦,内乱危机四伏,难立世界民族之林!

“......”

此外,我还从研究兵家谋略的角度,发现了中共暴政“策略”的流氓无赖本性,及其产生的政治和文化、历史根源,揭穿了中共“兵不厌诈、权不讳恶”的以权谋文化为核心的党文化即“权谋准则”;认清了中国历朝历代暴力更替导致的恶性循环,给这个国家、民族带来的深重灾难,倡导以和平理性的手段去促进思想文化和观念意识的转型,适度容忍(但不宜鼓动,有时还应适当劝导民众自我克制)民间因不堪压迫、欺凌、剥夺,而以自发暴力对抗中共暴力强权,以此推动宪政民主进程的“影子暴力” 说,去尽量避免纯粹暴力革命给社会、给民众可能带来的血腥侵害,防止宪政民主成功后暴政极权在中国回潮;提出了促进中国自由民主力量发展壮大、推进中国民运的方法与策略;就如何正确看待和妥善处理宗教与科学的关系、宗教与宗教之间的关系,科学、宗教与民运的关系,阐述了独立的个人见解.....

《九评》揭示了中共许多历史的和现实的真相,让中共无地自容,将法轮功由此而起的退党运动推向了高潮。今天的中共,已经在无可奈何中步入了负隅顽抗、垂死挣扎的最后阶段,中共的丧钟,已经开始敲响了。中国未来的希望,正伴随着历史的滚滚车轮,微笑着向我们走来

真相是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是邪魔妖孽和毒菌病害的天敌;真相也是人类智慧的源泉之一。走近真相,远离虚假,是人类、更是我们中国人当前最明智的抉择。科学家和绝大多数学者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破解和揭示真相。不明真相,我们就会面对危机、面对危险威胁而束手无策;我们就会感到深深的不安,就会陷入迷茫和仿徨;就会在至关未来命运的抉择中,感到无所适从。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有了解真相的必要,也有揭示和知道真相的权利。

几十年前,中共魔头毛泽东说过一句话:“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这句话正像一顶量身定做的帽子,毫厘不差地扣在了他那个邪党的头上:最怕认真,最怕真相。因此中共会丧心病狂,对法轮功、对所有坚守正义揭露真相的人,进行最野蛮、最暴虐、最残酷的镇压迫害。因为无数事实已经证明:只要有法轮功、有坚守正义的人存在,就总有一些人会认理较真,谎言和虚假就会被揭穿识破,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中共做的很多事都见不得阳光,所以也就最害怕法轮功等社会正义力量的存在,会把他们龌龊肮脏的灵魂,毫无遗漏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人们看到真相,从而彻底丧失他们存在的合法性,丧失他们的统治地位。

所以他们要镇压,要迫害,要采取最野蛮、最暴虐、最残酷、最卑鄙下流的手段!

c 老师曾经向我透露了中共残酷镇压迫害法轮功的黑暗内幕。就在她给我送来《九评》之前,她刚遭受了一次打压和威胁。国安把她关押了起来,只是因为丈夫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四处活动,才使得她没受到酷刑虐待。但国安却当着她的面,以酷刑折磨了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她一位非常要好的女同事L老师,一则给她施以精神折磨和精神压力,要让她在血腥恐怖的威胁下低头屈服。以至于L老师被折磨到住院抢救的地步,当时看来已经“不行了”,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L老师终于回到了家里,那是因为苍天有眼,让L老师死里逃生被救活了过来;二则也向她暗示国安多么照顾她和她丈夫的“面子”,要她也照顾一下国安大佬们的“面子”,“配合 ”国安大佬们的“工作”。见她在种种威逼和利诱下仍然没有屈服,国安便利用丈夫给她施压,要她写出“保证书”。丈夫跟她进行了一次十分委婉的“促膝长谈 ”,她终于悟出了一种“策略”的方法,于是“十分配合”地写了“保证书”。然而当她获释后,却仍然为了揭露真相而奔波着忙碌着,只是比原来更策略更隐蔽而已......

也许你至今为止,仍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唯物论者,因此你会对法轮功“真善忍”价值理念的“唯心主义”表述方式感到难以理解接受,由此而对中共关于法轮功“反科学”的定义予以某种默认。但是不知你是否想过:世界至今为止的一切宗教,都有你所认定的“唯心主义”理念成分,都有与官方钦定“科学”相互冲突的内容——这正是宗教的重要特征。没有这样的特征,宗教就将不成其为宗教,而只是一种普通“科学”,就不能发挥出它对人们道德理念的强力引导作用。我在近期发表的《人性、教育、科学、宗教与制度问题》(《民主论坛》首发)中,明确提出“宗教以它超越于、高居于俗人之上的权威主体—— 神,作为其区别于人类其他文化的特征。‘神’在人类意识中,在种种人类文化造物中,早已具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它一旦产生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体系,便不允许常人对其加以任何怀疑和任意更改,更不可亵渎、不可悖逆。正是因为它的这些特点,才使得人类社会的道德伦理能够长期地依附于它而获得最好保护”;“‘神 ’的至高无上的权威,使得宗教成了一种异常坚硬、几乎‘百毒不侵’的‘壳’,对人类社会的道德理性,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呵护、保障和强化作用”,“人类的道德伦理本身,几乎没有能够得以存在和发挥作用的强制手段,因此是极端脆弱的。一旦脱离了宗教这个‘壳’,道德伦理必将暴露在各种毒文化的浸淫腐蚀之中,不仅不能对人类普遍的恶发挥出应有的遏制作用,相反还会成为一种表面冠冕堂皇,实质上比毒文化还更具腐蚀性的新的文化毒素,使得人类的道德理性出现大幅度滑坡,产生空前的道德危机”。

看看我们国家现在被官方认可和推崇的“科学”——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有哪一样能够对我们社会的道德理念发挥出正面引导作用呢?不正是因为那些所谓“科学”对我们的强力灌输洗脑,才导致了当今中国社会令人忧患、令人震惊、令人可怕的道德沦丧、世风日下吗?既然法轮功是宗教,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以官方钦定“科学”去予以衡量评判,进而予以无情打压呢?如果要以官方钦定“科学”为衡量和评判的标准,那么岂不是所有宗教都该像法轮功一样,受到野蛮无情的打压迫害了吗?这不是成了宗教与“科学”之间一场“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极不公平的生存竞争吗?那么,我们国家的宗教自由又被排斥到什么阴暗角落里去了呢?还能有宗教生存的空间,还有一点宗教自由的气息吗?

近十年前,中共开始指使其豢养的御用学者,藉口打击伪科学,变相鼓吹“科学万能论”,以科学与理性为幌子,对包括法轮功在内的宗教和气功修炼者进行野蛮打压。这是中共最险恶的手段之一,是恶毒破坏人类优秀文化遗产,是当今中国环境恶化、生态失衡、资源枯竭、政治腐败黑暗、专制极权与暴政肆虐的罪魁祸首,更是未来人类区域性战争侵犯掠夺欺压、环境破坏、资源掠夺乃至全面自相残杀的最大祸源,是在罪恶势力操纵下的一种倒行逆施!

这类关于科学的极端论点,既夸大着理性也摧残着理性。表面上冠冕堂皇: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然而它却武断地排斥了人类应有的另一理性——为了人类长远恒久的生存发展,应当对科学功能与作用加以种种必要限制的道德良知。它在否定传统宗教的同时,也伙同中共建构、维护着一种新的宗教:崇尚科学至高无上、鼓吹“科学万能”主义,把现代科学及其理论体系、权威人士祭上神坛,以科学理性的名义,以唯我独尊、非我即“邪”的专制霸道,无情地打压、摧残、排斥、扼杀人类更加不可或缺的道德理性,把人类推向自相残杀、自我毁灭的深渊;它纵容着威力巨大的杀人武器的大量制造和无度泛滥、非理性应用,纵容着为了一己私利而相互勾结,有意破坏环境、掠夺资源的官僚集团、黑心商人和商业集团,纵容着专制极权、腐败邪恶、暴虐残酷的政治制度,还滋生、纵容和袒护着黑恶社会、恐怖组织等等有着巨大能量的邪恶势力,并向国外输出和复制着这样的社会机制,它才是对我们人类社会最恶毒、危害最大的邪教!

科学永远不可能包办一切,至少不能净化和控制人的心灵,预防和遏制、消灭专制极权、腐败邪恶、暴虐残酷、为所欲为的政治制度;不能从人类文化学的角度,有效解决人类的道德堕落与沦丧问题;不能解决由这种堕落和沦丧所带来的人类和平环境的破坏、为了眼前一己私利的人为的自然生态环境破坏、资源掠夺......等等将会导致人类自我毁灭、葬送地球与地球人类未来的重大问题。而要解决这些问题,最有可能发挥出重大作用的,只有一种在某些理念上与它有所冲突的文化武器:宗教。

因此,人类必须继续维护和完善传统意义上的宗教,但绝不能让科学上升为宗教!

宗教和气功,有着很多相似和相通的性质。二者都特别强调意念力和精神力的作用。

意念力和精神力的存在,也许可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获得较为完满的解释。物理学界在近年提出了暗物质和暗能量理论,用以解释现有理论无法解释的大量物理现象。这一理论认为宇宙间存在一种无限连续的物质和能量,其存在状态不因空间的真空和非真空性质而有所区别,以我们目前尚难测知的方式,传递或成就着大至宇观、小至基本粒子的物质与物质、物质与能量、能量与能量之间的相互作用。由于人类尚无法对其作有形的测度,除了采用复杂的推论猜测以外无法予以感知,就像躲在阴暗角落里逃避着我们的感知一样,所以称之为“暗物质”和“暗能量”。意念力和精神力也许就是其特殊的表现形式之一。种种迹象表明,意念力和精神力(包括很多精神特异现象和其他特异现象),与暗物质和暗能量有着很多相通和相似之处,或许可用暗物质和暗能量去说明意念力;或许可用意念力去说明暗物质和暗能量。也许这样,就会把唯物论和唯心论这两大对立了数千年、近几十年内在中国陷入了大量无谓之争的观念形态统一了起来,并为意念力、气功、易学之类的中国传统文化找到有力的科学与哲学依据,使之揭去“神秘”外纱;更为这些文化的研究探索,提供有效的方法和工具,注入巨大的发展动力。

如果不承认暗物质和暗能量的存在,当然也就可以不承认意念力(精神力)的存在。但如此一来,关于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这两大领域,也就会同时出现现代科学难于自圆其说的逻辑漏洞。然而科学理论逻辑漏洞的存在,并不能作为否认意念力(精神力)客观存在(如气功和催眠术)的理由,就像它不能作为否认物质世界诸多难于解释的客观现象的理由一样。

因此,即使从纯粹科学的角度,法轮功也是有其存在的理性依据的。它并非“反科学”,而是属于现代科学必须深入探究的对象之一;它绝不应该受到打压。

近年来,不少人对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等正义力量的罪恶行径进行义愤填膺的谴责抨击,我为此感到了由衷的欣慰。而在很多人的谴责抨击之外,我还发现中共迫害法轮功,有着它特殊的经济意图:如果它不把法轮功打压下去,而让多数中国人都在法轮功的影响下投入气功修炼,那么不少中国人的健康状况,都将因为气功的强身健体作用而获得极大改善,减少了对于医院和药物的依赖。于是,中共所赖以搜刮民脂民膏的“新三座大山”之一的医药产业,就会渐渐走向滑坡,无可奈何地陷入不景气的局面;中共及其爪牙们,就会失去了一个极为可观的财源。同时,法轮功“真善忍”的广泛传播和人们的普遍接受,将会使得色情产业和很多伤天害理的灰色产业、环境污染和公害产业、黑毒产业(例如毒奶粉、毒食品、毒添加剂、毒饲料、毒品制造和走私业)等等,都失去其存在的社会基础,失去大量的流通渠道和客源,从而走向衰退,走向穷途末路。而中共及其爪牙们的公共和私人财源的很大部份,都是靠这些产业及其业主、老板们,通过交纳税赋、“管理费”、“服务费 ”、“保护费”和贿赂等方式支撑起来的。因此对于法轮功等正义力量如果不打压,无异于中共及其爪牙们,坐视自己财源的白白流失而无所作为;只有予以严厉打压,才能保证他们永远地财大气粗,保证他们无度的兽欲得到永无止境的满足。

而这些,也是隐藏在他们野蛮行为背后的又一类真相!

......

当代中国,有很多至今为止的历史真相,都需要人们去破解和揭示出来,更需要人们去接近,去了解,以此肃清种种荒唐和谬误,匡正自己的思想观念,完善自己的智慧,力求更好地生存,更自由自在地生活。

中国至今为止的最伟大历史真相之一,就是法轮功和它的学员们,坚韧不拔、坚贞不屈地揭露了中共及其政权专制极权、残酷暴虐、丑陋邪恶的真相,让中共政权的种种黑幕大白于天下。这是一个正在改写着中国历史的真相。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去接近、了解这些真相,让我们自己获得思想和灵魂的真正解放,夺回上天赋予我们的精神自由权利。

我走近了真相,了解了真相,终于获得了灵魂和智慧的提升,进入了一种全新的精神状态与思想境界。因此我要感谢h教授,感谢c老师,感谢法轮功,感谢《九评》!

我早就认识了中共的本质,因此没有加入中共的党组织;后来因为法轮功和《九评》的影响,让我进一步看透了中共的罪恶邪魔,并不得不承认了我被中共欺骗几十年的悲哀现实,而对自己过去的智慧和智商作出了痛苦的自我否定,因此我再次退了团。

那么你呢?font color=#ffffff>(http://www.dajiyuan.com)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