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退党征文】“屁民”的觉醒:中国是个大监牢

0
116
“朝闻道,夕可死。”这是来自新疆的张海涛,在退出中共共青团、少先队组织后的感慨!2010年5月30日,张海涛用实名宣布同中共决裂。 (大纪元资料室)

“朝闻道,夕可死。”这是来自新疆的张海涛,在退出中共共青团、少先队组织后的感慨!2010年5月30日,张海涛用实名宣布同中共决裂。

张海涛作为一位遵纪守法的公民,在上月26日却被无辜投入监狱。在深刻认识到了警察执法犯法、粗暴践踏人权的恶行、以及中国司法制度的黑暗后,虽深感不幸,却又庆幸能在有生之年早日觉醒。张海涛告诉大纪元记者:“今天我公开站出来,实名退出当年加入的共青团和少先队,为实现中国的民主宪政而努力。”

痛苦的经历

今年快40岁的张海涛,9年前,响应当局开发西部的号召,从河南老家来到了新疆自治区,从事卖移动和联通电话卡的生意。经过了八、九年的经营,有了一定的规模。但在“7.5”新疆事件以后,新疆遭到断网,他等待了几个月,仍没开网,便到内地上网售卡。但不久,就遭到新疆公安的拘留,被送到新疆看守所被关了一个月。

他说:“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把我拘留的。他们也不说别的,只是说,我们从新疆跑到这里,你没事会跑到这里来吗?你就是交代你的问题。但是我不知道哇,好像他们跑了,我就一定要有问题。他们穿的是便衣,也没有让我看证件。非常野蛮。把我的家都搜遍了,搜查过程中,把我的头蒙着,也不让我看。扣押了东西,就直接让我签字。”

公安一直让张海涛给他们交代问题。张海涛说:“我的每一笔交易都在电脑中记录着,完全可以证明我没有罪。所以他们认为我态度不好。”

张海涛有一个客户,买了卡以后,从事了诈骗活动,张就被认为也参与了。张说:“如果我诈骗了,他们可以到查我的银行帐户;我分赃了,钱在哪儿呢?他们没有去查;如果我诈骗了,那我和他们(诈骗人)会做些什么,一个月的时间他们都没有去查。”

张海涛还透露:“凡是进看守所的,不管是有事还是没事,都要给你羁押上一个月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就来搞司法腐败,让家属给他们送礼、交钱。看守所里面生活条件很差,他们就设立一个小灶,里面的人拿钱就能吃小灶。但很贵,比外面高几倍。”

张海涛还向记者回忆了,被公安带回新疆的途中,在火车上的那段痛苦的经历。他说:“在回新疆的火车上,人很多。我说要上厕所,他们坐在那里不吭声。我说了几遍他们都不吭声。车上的人都奇怪的看着这两个人。最后,我和他们吵起来,我说:‘在中国大庭广众之下,你们就这样践踏人权。’听了以后,他们还很嚣张的说:‘我们就是不让你上厕所。’我当时如果手里有枪,我会把他们全杀掉。”

据张介绍,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张大声喊过往的乘务员,让他们给拿个塑料袋来接尿。最后是一位乘警把张带到了卫生间,问题才得以解决。张说,这是公安在报复他,说他不交代问题,态度不好。

张说,因为我没有什么问题,就没有交代。他们也知道我没有什么问题,但一直不放我。大纪元记者了解到,在即将届满一个月的时候,公安把张海涛的银行卡拿去了,取走一万元,给张海涛办了取保候审。公安明确告诉,他现在还是犯罪嫌疑人的身份。

灵魂的觉醒

经过一个月被拘留的经历,张海涛开始了反思。

他说:“从幼儿园开始,就说共产党好;读书了以后,又是共产党万岁;89年64学生运动以后,对学校管制了,又说是取得了伟大的成就,多么繁荣,人民生活多么幸福。通过这件事情以后,我就发现,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在一党统治下,整个中华大地上到处都是冤案。”

张海涛还表示:“在政治领域,现在中国整个就是一个大牢狱。人民没有任何政治权利,没有一项民主权利落实到人民身上。在经济上,房价、医疗、教育,这些价格,对比国民收入,高的离谱。整天经济上压力很大,辛辛苦苦的工作,换取的只是像奴隶一样的维持生活。所以我觉得整个中华大地,就是整个人民的一个大牢狱。”

他说:“看守所里面,那是一个更底层的牢狱。有嫌疑犯违反了监规,就把他的手和脚铐在一起,身体整天就是90度弯曲着,一些人一铐就是几个月时间,脊椎都变形了,解铐以后,一站起来,就摔倒,一站起来,就摔倒,因为这个脊椎已经变形了。”

“从上到下,形成了不同的牢狱,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牢狱中。最上面的一层,社会政治权利完全被剥夺了;经济上,你整天压力很大、很辛苦,都是为了维护你的基本生活,和身处牢狱有啥差别。通过这一个月的看书和生活,我觉得我的思想变化很大。”

张海涛的肺腑之言:“我彻底的认清了中国司法的黑暗、共产党统治的黑暗。我快40岁,虽然觉醒的有点晚,但比那些至今还在沉睡的人要幸运的多。他们现在还给我带着一个犯罪嫌疑人的帽子,但是我不害怕。我要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我现在不再害怕了!”

“屁民”注解:深圳海事局原党组书记林嘉祥曾怒骂指斥他的民众“你们算个屁”。网友遂发明“屁民”一词,指毫无权力的低层民众,甚至比“草民”还要低。当着人们自称为屁民时,显然含有着怨气,散发着委屈。屁民们有理由怨权贵、怨统治,其实最该怨的是屁民自己。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