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周恩来面具 (四十九)请神容易送神难(音频)

0
129

各位听众你们好, 这里是揭开周恩来面具系列节目的第49集,在这一集,我们向大家介绍毛泽东怎样开始意识到重新起用邓小平的失算,陷入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的窘境。本次节目的部分内容来自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

在毛泽东看来,邓小平和叶剑英在政治局会议上联手批江,来势汹汹,背后显然有名堂,事先私下进行过串连。邓和叶如果只批江青反"经验主义"的问题倒也罢了,又把前年批周的事翻出来,公开为周恩来打抱不平。这就引起毛的警觉,因为邓若是真的倒向周一边的话,非但自己原来以邓制周的打算落空,而且党内的反文革势力将如虎添翼。

五月三日深夜,毛泽东在中南海的寓所游泳池召集在京中央政治局委员开会,解决政治局内部在批"经验主义"问题上发生的争执。他一开始便向张春桥"道歉",把放过批"经验主义"的责任揽了下来,称:"我自己也犯了错误,春桥那篇文章,我没有看出来"。接下来,毛泽东话锋一转,重提共产国际扶植王明统治中共的那段历史,在批江青一干人"只恨经验主义,不恨教条主义"的同时,当众揭了周恩来当年跟王明路线走的老底。

毛泽东在贬周的同时,又刻意捧邓、拉邓,大讲当年在中央苏区时邓小平和他一道挨整的那段经历,称邓是"毛派的代表"。这样既离间周、邓两人之间的关系,又可以麻痹邓小平,让他充分暴露。毛这部分谈话的内容加下:你们只恨经验主义,不恨教条主义,二十八个牛统治了四年之久,打着共产国际的旗号,吓唬中国党,凡不赞成的就要打。接着,毛泽东点了经验主义当年配合教条主义的问题,当众指着周恩来说:

你一个,朱德一个,还有别人,主要是林彪,彭德怀。我讲恩来、朱德不够,没有林彪、彭德怀还没有力量。林彪写了短促突击,称赞华夫(即李德)文章,反对邓、毛、谢、古。说到这里,毛泽东用手指着邓小平,说:邓是你,毛是毛泽覃,谢是谢唯俊,古是古柏。其他的人都牺牲了,我见过你一面,你就是毛派的代表。

谈话中,毛泽东还故作姿态,当众敲打了江青一顿,说:"我看江青就是一个小小的经验主义者,教条主义谈不上",要江青不要再搞"四人帮",不要个人自作主张,以个人名义送材料,到处发号施令。但同时表示:"我看问题不大,不要小题大做,但有问题要讲明白,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

周恩来是带病赶去参加毛泽东召集的这次谈话会的,周虽然人在医院,却对外界各种动向一清二楚。批"经验主义"这件事情一出来,周就看出了江青等人的图谋,在医院里不断和邓小平、叶剑英等人交换意见,商量对策,并和能够接近毛泽东的两位小姐王海容、唐闻生长谈。

周恩来并没有因毛在政治局开会批评江青而对形势乐观,反到还心存忧虑。这固然是和毛在谈话中重提当年的老账有关,为此,周氏心情沉重,深为不安;但更主要的还是因为他深知毛、江之间那种在政治上难解难分的关系,在他看来,毛这次虽说当众批评了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似乎对周十分有利,实际上不过是摆摆样子,应付一下党内外的舆论,并不想真正解决问题,最多只是想稍稍约束他们一下而已。

此外,周恩来也知道,批江这出戏很难唱,只要稍一过头,形势就会逆转,当年那场"大闹怀仁堂"的风波就是前车之鉴。当时中共党内军中的老总们也是借着毛泽东批评中央文革的机会大闹的,结果就是因为没有参透毛和江青两人之间政治夫妻的关系,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几近全军覆没,最后只剩下周一个人。

为防止过犹不及,周恩来决定亲自出马,按照毛泽东所定下的调子,为批评江青的政治局会议做些必要的准备,把批江严格限制在毛所定的口径之内,避免跑偏走火。在散会后,他首先和邓小平交换了意见,之后提议先在政治局常委小范围内谈一下,研究如何贯彻毛五月三日的谈话精神。与此同时,他花了两天时间起草了一份学习毛泽东关于理论问题的指示和中央政治局工作和手续问题的意见稿。

由于担心邓小平和江青这两个人碰到一起顶牛,最后收不了场,周恩来在表示拥护毛泽东"有错误的,要有自我批评"意见的同时,又有意识地把邓小平抬出来,引用他的话说:"愿自我批评的就说,说多少都可以,不说也可以,不要强人所难"。意见稿还针对江青在批林批孔运动中以个人名义写信、送材料的问题,对中共政治局的工作手续问题作了若干规定。

在贯彻毛泽东五月三日谈话的问题上,周恩来虽然调子不高,抓得却很紧。五月四日、七日,他连续两晚从医院出来,到人民大会堂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五人会议,讨论在政治局范围内贯彻落实的问题。为了不被抓辫子,会上花了不少时间,逐字逐句核对笔记,确认毛的谈话内容。由于邓小平即将出访法国,会议最后确定待他回来后再召开政治局全体会议,讨论贯彻毛五月三日谈话精神,由王洪文负责通知准备。

王洪文本来就对这次挨批想不通。在他看来,他们批"经验主义"的大方向并没有错,无非是借此敲打一下那批对文革心怀不满的党内军中的老家伙,但让人琢磨不透的是,毛泽东竟然表态支持老家伙,不知其中暗藏什么玄机? 不过,他对毛不想"小题大做"的用心还是能够体会出来的,特别是毛在会后把他本人四月二十三日对新华社报告的批示压了下来,决定不公开发表,并要王洪文向政治局常委传达这一意见。这更让王觉得这是毛在设法保护他们,于是,王洪文便有意拖延时间,迟迟不向在京政治局成员通知准备开会的事情,想让事情不了了之。

但是,王洪文打错了算盘,毛泽东虽然不想小题大做,但必要的过场还是要走的,特别是此举还有借机观察邓小平动向之意。当他得知王洪文一直拖着不办,直到催问时才赶紧作了布置后,大为恼火,传话批王洪文,不让他再主持批评江青的会议了。不仅如此,毛明知周、邓两人走得很近,却有意把周恩来找来商量,提出批江的会议改由邓小平来主持,既试探周的态度,又给邓表演的机会。对此,周恩来自然乐得顺水推舟,因为这意味着王洪文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的名义到此结束了,而这个位置正是中共党内兵家的必争之地。

根据毛泽东的决定,五月二十七日和六月三日,由邓小平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对江青等人进行批评帮助。会上,邓作了主要发言,围绕自一九七三年以来江青等人多次另搞一套以及拉帮结派、搞小圈子等问题提出严厉的批判,甚至拍了桌子。当然,邓小平在批江时还是注意掌握分寸,主要批她"违背主席指示"和"另搞一套"上。

在邓小平发言后,与会的政治局委员对面对面地批江青多有顾虑,发言并不踊跃,即使发言也是多从正面谈个人对毛泽东谈话的理解认识,没有人敢捅江青这个"马蜂窝"的。六月三日继续开会时,甚至一度出现了冷场的局面。后来是叶剑英出来呼应邓小平,对江青的批评,说"四人帮"的宗派活动有害党的团结,甚至会走到分裂党的地步。

王洪文在会上作了一个检讨,承认自己长沙告状干扰了主席,在政治局内部不能团结多数人一道工作,有宗派情绪,但坚持认为批周的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会议的大方向没有错,决不能因为批评江青提出"第十一次路线斗争",就否定这次会议。江青则表示:对问题还得消化一下,再做进一步检讨。主持会议的邓小平随即适可而止,表示讲多少算多少,提议散会。

第一次批评会刚开过,江青就跑去向毛诉苦,说这是邓对它搞"突然袭击",进行"反攻倒算"。然而,这一次毛泽东却没有松口,坚持让江青写出书面检查。毛其中的心思,在"四人帮"中大概只有张春桥还能多少体会出来。他在检讨中说:"主席关于不搞四人帮的指示,一定要坚决照办,并尽可能地做好团结工作。至少不给主席曾加负担。"

经过对这次批江会议的观察,毛泽东对邓小平所表现出来的强势作风十分担忧,已经看出邓如果在他身后搞翻案的话,是没有人能够管得住的。在这一点上,邓小平比周恩来更加令人不放心。毛开始意识到重新起用邓小平的失算,陷入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的窘境。

毛泽东虽然已在骨子里对邓小平疑虑重重,在表面上却不露声色,继续对他表示信任,而且还进一步委以重任,让他接替王洪文主持中央政治局的日常工作。政治局会议结束后,毛特意让江青登门拜见找邓"谈心",他本人也找邓谈了一次话,肯定政治局会议对江青等人的批评。

谈话中,毛泽东还一再鼓励邓小平要把工作干起来。邓则表示自己决心干好,但反对的人总是有的。最后,毛语带玄机地回赠了邓两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仅仅两三个月后,这句话的真正含意便应验了,在毛的一手策划下,邓小平第三次被打倒了。

在政治局几次开会对江青进行批评帮助时,周恩来均告假。周早已看透了毛下令开会批江不过是个姿态,因此不想和江青撕破脸,预先为自己留下转圜的余地。六月二十八日,江青在拖了一个月之后,总算是向毛泽东和中央政治局交出了一份书面检讨,承认了"四人帮'是个客观存在以及在另搞一套的"三件事"中所犯的错误,承认她无组织无纪律,自作主张,随便乱讲话……"。

对此,深谙政治上攻守之道的周恩来见好就收,率先表态肯定了江青的检讨,在批语中并没有一句直接批评她的话,而是用提希望的方式进行了规劝。周还特意把一些政治局委员找到医院来,向他们打招呼,要他们适可而止,不要计较江青的态度,注意团结她一道工作等等。

关键字: 揭开周恩来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