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继绳:《墓碑》(九十四)(图文)

0
24

【导读】《墓碑》是一本记录中国六十年代饿死三千六百万人的大饥荒真相的著作,作者是前新华社经济记者、《炎黄月刊》副社长杨继绳。他花了十多年时间,查阅资料,访问经历大饥荒的人,收集了上千万字的资料数据,以翔实而丰富的资料记录了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的史实,揭穿了中共官方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之谎言, 揭示了饿死人的根源是人祸而非天灾。《墓碑》获得二零一三年美国海耶克图书奖(The Hayek Prize)。作者说《墓碑》不仅是为纪念死去的三千六百万人的灵魂,也是希望〝埋葬〞造成这个悲剧的中共体制。

(接上期)

二 没有发生大规模社会震动的原因

在三年大饥荒期间,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社会冲突和社会震动,其原因在于中国共产党有效的社会控制,而这些社会控制的手段都是来自极权制度。

(一)大规模的镇反肃反

一九五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政务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联名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一九五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中央人民政府公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在这些政令发出以后,各地大规模地开展了镇压和肃清反革命的群众运动。在这场大规模的镇反运动中,共捕了二百六十万人(捕后因罪恶不大教育释放了三十八万人),杀了七十一点二万人,关了一百二十九万人,管制一百二十万人。(注四十八)

以后这种惩治反革命的政令持续不断:

一九五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公安部公布《关于没收反革命罪犯财产的规定》;

一九五二年七月十七日,公安部公布《管制反革命分子暂行罗法》;

一九五五年四月二十一日,国务院第九次会议通过关于加强镇压反革命分子和各种犯罪分子的斗争的决议;

一九五七年八月九日,国务院第五十六次会议通过关于处理国家机关、企业、学校在肃反运动中查出的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的工龄和工资问题的规定;

一九五七年九月二十日到十一月二十七日,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刑事犯罪分子罪证展览在北京展出,开展了关于肃反的大宣传。

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到八月十六日,第九次全国公安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强调加强对〝民主革命不彻底地区〞的肃反力度。

1.jpg
镇压反革命 (网路图片)

中央政府每一次指示,都会在各省、地、县掀起一次肃清反革命的高潮。从广东省镇反可见一斑。政务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联名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发表以后,一九五零年十月,广州市军管会就颁布了《关于特务分子登记自新的布告》,限令所有国民党特务在十月十一日之前,前往公安部门登记自新。广州市的镇反由此拉开序幕。叶曙明先生写了一篇题为《一九五一年:广东镇反实录》长文,现摘引部分内容如下。

直到一九五一年三月为止,在省、市机关及铁路自首登记的特务共有一千领一十三人;另有反动党团分子登记,在市机关有一万零六百六十九人;铁路系统职工总人数九千人,其中已登记的反动党团分子就有五千零五十四人……从一九四九年十月至一九五零年十月,新生的人民政府已把三千四百三十七名反革命分子投入大牢(不包括治安案件在内,其中广州市一千二百六十三人),杀了一千四百六十五人(其中广州市六十七人)。

一九五零年六月,朝鲜战争爆发。……中共中央、中南局要求尽快完成两广的剿匪和镇反。十月十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要求坚决纠正镇反中〝宽大无边〞的偏向。毛泽东多次指示中南军区、华南分局和广东军区领导,国民党进攻厦门、汕头的可能性很大,广东、福建要加强剿匪,大胆处决一批罪大恶极的恶霸匪首。〝广东必需有计划地处决几千个重要反动分子〞(毛泽东《关于对反革命分子判刑问题的电报》)。

一九五一年一月二十二日)。广东决心急起直追。至一九五一年一月上半月以前,再逮捕了一千三百四十人(不完全统计,其中广州市三百人),杀了一千三百零八人,在押一万五千三百二十二人(剿匪中的俘虏未计,其中广州市三千三百二十二人)。中央派公安部部长罗瑞卿亲自到广东坐镇督战。一月下旬以后,广东再加快捕杀的进度。为了提高效率,决定把杀人批准权,下放到地委一级。据广东省公安厅二月份的公布,从十一月会议之后,至翌年二月,〝根据初步统计,全省处决反革命分子二千八百三十一名(其中军区一千四百零六,地方一千四百二十五),破案一百八十件。另外仅潮汕、珠江、西江三个区和汕头湛江二市的统计,已抓七千二百七十名,现在全省统计共押犯人四万零四百八十六名,其中公安系统二万八千五百七十五名,法院一万一千九百一十一名。〞但距离完成〝处决几千个重要反动分子〞的任务尚远。

二月十七日,毛泽东在一封给中央人民政府委员的信中,对两广在剿匪和镇反中的〝宽大无边〞政策,再次提出严厉批评……随着二月二十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的批准和公布,广东各地,再次掀起镇反高潮,成批镇压反革命分子。并定下指标,在大城市须按千分之零点五比例杀,在农村须按千分之一比例杀。

按三月份一个月统计,全省处决反革命分子八千零三十九名,超过了解放后至一九五一年二月的十四个月内所处决的总和(五千二百一十八名)。现在(截至三月份)全省共已处决一万三千二百五十七名,关押四万九千二百八十一名。(注四十九)

通过游街、举行宣判大会、街头布告、动员、上门宣讲,以及诗歌、小说、电影等等形式的铺天盖地的宣传,形成全民镇反的高潮。四月二十五日,广州市举行了有三万人参加的各界人民控诉反革命罪行大会,当场判处一百九十八名反革命分子死刑。会后三天之内,政府收到群众投寄的拥护信和检举反革命分子信件,竟多达三万多封。

三月以后,雷霆万钧,高潮叠涌,各地都有不同规模的公审大会、控诉大会。在报纸上,人们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报道:〝我检举了我的爷爷〞,〝我不承认他是我的父亲,我要控诉他〞,〝我的丈夫是特务,现在人民政府枪决了他,我很欢喜〞。

广东的情况不是个别的。朝鲜战争开始以后,为了纠正一些地方对反革命分子处理〝过宽〞的倾向,根据政务院和最高法院《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东北地区迅速大规模地逮捕了匪特及其他反革命分子,处决近千人。(注五十)广西接到政务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指示后,扣押了各类反革命分子八万多人,其中一批人被处决。(注五十一)

建国初的彻底镇压反革命运动以后,五十年代中期又进行了多次肃反。在一九五五-一九五七年,全国在机关、企事业单位、工厂进行了三次肃反运动。大跃进期间,公安部门还强化了各单位、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农、林基层单位的治安保卫系统,基本达到了〝无一死角〞。在热火朝天的大跃进形势下,中共中央对公安工作发出新的指示,要求把全国〝每一个角落都打扫一下〞,其具体方法就是有计划、有步骤地进一步展开内部肃反和社会镇反运动。大跃进运动展开后,遵照中央的指示,江苏省又在全省公私合营工矿企业、手工业合作社等其它基层单位共一百四十一万人口中进行第四次肃反。〝这一次肃反任务比第一、二、三批的总和要大一倍以上〞。由于肃反任务过于繁重,就批判〝肃反只能慢慢搞〞的右倾保守思想,从而〝促进了肃反运动的大跃进〞。在这次肃反期间,全省共收到检举材料四十多万件,对地富反坏份子普遍地开展了一次审查评议工作。一九五八年三月,江苏省在镇江、常州召开了各地、市、县的肃反现场会议。六月下旬,南京大学进行〝肃反补课〞。在大跃进的形势下,第四次肃反进展尤其顺利,江苏全省〝搜出各种反动证件三万一千余件〞,给一些〝翘尾巴〞的地富反坏份子重新戴上帽子。在强大的国家威权的震慑下,全省有二万五千名〝反、坏份子〞投案自首,或补充交代了问题。到了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又在大跃进期间新建、扩建单位共七十七万人中继续开展肃反运动,直到一九五九年第三季度才结束。经过这次肃反运动,实现了〝三见底〞:〝反革命组织见底,外来人口、长期外出回归人员政治情况见底,现行破坏事故见底。〞大跃进期间,公安力量的地位得到明显的突出。一九五九年,为了进一步加强对城市基层的领导,南京各公安派出所支部与街道支部合并为街道党委,多数党委书记由原派出所长担任,公安部门与所辖地段的所有单位建立了经常的工作联系,对城市社会的控制已全面渗入到每一个角落。(注五十二)

连续不断的镇反、肃反运动,使社会反抗力量大为削弱,没有人敢当反抗的带头人。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的一份报告分析说:〝由于几年来镇压反革命斗争取得了巨大成就,加上各级政治机关在各级党委的领导下,抓紧了打击现行、挖掘残余、大搞改造、加强预防等工作,给敌人连续不断的沉重打击。所有这些,促使全省敌我斗争形势进一步趋向缓和,反革命虽然还有,但比过去更少、更弱和更加分化孤立了。〞(注五十三)

(二)利用专政工具连续严厉打击

大跃进以来,专政机关也对专政工作实行了大跃进,任何反政府的言论和行为以及犯罪嫌疑都被及时发现和严厉打击。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四日到八月十六日,第九次全国公安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对肃反斗争进行了总结,还作出了《关于彻底肃清山区、结合部、水上、落后地区漏网外逃反革命分子和流窜犯的决议》,加强了肃反和民主革命不彻底地区的清理力度。根据全国第九次公安会议的决议,各省纷纷行动。(注五十四)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五八年冬到一九五九年六月,吉林省共挖出残余反革命分子九千零五十八名,反动会道门骨干九百四十三名;捉住流窜犯六百七十七名。还揭发出隐瞒成份逃避管制、改造的地富分子四千九百五十九名。此外,还清查出嫌疑分子一万一千一百四十五名。战役中收到群众检举揭发材料二万六千八百三十九件,其中有价值的一万六千五百三十八件。在群众压力和党的政策的感召下,有二千二百三十二名反革命、流窜犯投案自首。一九六零年七月,吉林省将〝民主革命不彻底地区〞的批捕人犯的许可权下放到县委和省、地委工作组,从而进一步加强了打击力度。(注五十五)据本书作者党握的资料,吉林的情况具有普遍性。一九五八-一九六零年,安徽天长县法院带着盖好公章的空白判决书下乡,遇到被认为表现不好的人,随时判决,宣布管制。公安、检察机关和公社干部亦可随时填写空白判决书,甚至出现少数口头判决现象。(注五十六)一九五八-一九六一年间,云南省楚雄自治州共打击现行反革命五千八百一十三人, 在一九五八年共打击各种坏分子一万零五百四十九名,其中死刑三十七人,逮捕三千二百三十八人,劳动教养七百零二人,被打击的坏分子大约占总人口百分之零点七。(注五十七)这些被打击的对象,有相当一部分是冤假错案。

除了常规打击以外,各地还集中组织力量,进行突击性的打击。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的统一部署,一九六一年十二月十三日到十九日,吉林省在城市、铁路沿线的集镇,集中力量统一领导,采取突然袭击的方法,对盗窃和投机倒把活动,进行了一次规模较大的围剿。这次行动,全省组织了二万多名干部参加,检查了一万二千四百八十七个重点场所和部位。全省共发现盗窃、投机倒把分子和可疑、嫌疑分子共九千九百零五名,其中集中审查八千七百三十三名,拘留审查一千一百七十二名。清查处理了七千七百一十三名。其中逮捕了三十九名,劳动教养七十九名,强制劳动一百四十三名,行政拘留三百一十五名。其它属一般问题,转交有关部门或经过批评教育后放回。由于广泛发群众,群众检举各种犯罪线索一万多件,扭送违法犯罪分子五十二名。在强大的声势下,七天中坦白自首的盗窃、投机倒把、走私分子二千多名,坦白出来的集团有二十一个。(注五十八)一九六一年四川崇庆县开展了七天的突击〝治安运动〞,对九百零九名有小偷小摸行为的人进行斗争,造成打死和被打者自杀事件一十二起。(注五十九)

为了防止敌捕乱杀,有的省对捕人、杀人有控制数字。但是,一九六零年,感到原定的捕人、杀人的指标不够。如,一九六零年吉林省捕人的控制数为五千人,杀人控制数字为八十人。到六月底,全省已捕二千五百七十五人(其中,反革命分子七百一十四人,其它犯罪分子一千八百六十一人)占控制数字的百分之五十一点五;杀五十三人,占控制数字的百分之六十六点二五。吉林省政法委党组给省委的报告说:〝据目前情况来看,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更加深入,特别是改造落后地区、三反运动和城市调查摸底工作的全面展开,必然会有许多敌人被揭发暴露出来,捕人、杀人也就会相应地增多……为了争取主动,领导心中有数,必须将捕人、杀人的控制数加以调整。我们的意见是,捕人控制数由五千人增加到六千五百-七千人;杀人控制数由八十人增加到一百六十人。〞(注六十)吉林是一个饥荒不算严重的省份,杀人的指标成倍突破,一些饥荒严重的省份,捕人、杀人就更多一些。

除了加强打击以外,大跃进一开始,各地基层政权对〝敌对势力〞加强了控制。《垫江县志》记载:〝从一九五九年起,采取由党员、团员、民兵、治保员组成‘包夹小组’,把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监管起来;实行一月一训话、季度一考评、年终总评的制度。根据表现好坏,摘‘帽子’或戴上‘帽子’,由县人民委员会批准,予以宣布。〞(注六十一)四川省垫江县的作法具有普遍性。

(三)严密的组织、严格的户籍制度和食品供应

中国的政治、经济权力高度集中在中国共产党手里。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世界上人数最多的严密组织。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中国共产党有一千五百万党员。在〝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纪律约束下,所有的党员都必须听从党的意志,并带动和监督他周围的群众执行党的意志。党组织的控制深入到每一个乡村、每一个车间、每一所学校、每一家商店,每一个连队。共产党还领导着共青团、工会、妇联、少年先锋队等〝群众组织〞,在中国,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共产党所控制的组织里面工作、学习和生活。每一个人都只能从组织里得到生活资料,只能从组织那里得到信息。每一个人的行为和思想都受到组织的控制。很少有人发表与政府不一致的言论,反政府是极其个别的极端行为。

流民失控最容易造成社会动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十分注意减少流民、控制流民。自一九五三年实行粮、棉、油统购统销以后,城乡居民的生活资料全都由国家凭票证供应。而这些票证只能在居住所在地领取。一九五八年一月,国务院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规定由公安部门主管全国公民的户口登记工作。各级公安部门将加强户口管理作为公安工作的重要内容。通过对户口的控制,公安部门对每一个居民的情况了如指掌。户籍制度极其严密,离开户所在地短期到外地去,需要当地政府开具的证明文件,并带上粮票、油票和其它票证,到了目的地以后,拿证明文件到目的地派出所登记才能住宿,用自己带来的粮票、油票才能吃饭。农民除了参加农业劳动以外,不能外出做工。农民离村需要向队长请假。由于把农民紧紧捆在土地上,社会上基本没有流民。

2.jpg
严密的户籍制度 (网路图片)

大饥荒出现以后,饥民逃荒开始增多,但各级政府对流动人口严加控制。一方面要求各地阻止农民外逃,另一方面,对逃荒农民严格管理,有的地方以〝流窜犯〞的名义加以拘留、拷打、游街,更多的是收容遣返。一九六二年十月十九日,公安部长谢富治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披露,一九六零年流动人口曾经达到六百万,一九六一年一月-八月,全国收容二百零七万人,一九六二年一月-八月全国共收容一百四十万人,全年估计收容近二百万人。

一九六一年十一月二日,吉林省政法工作负责人徐守身在省委召开的整顿城市治安秩序的电话会议上讲话(注六十二)说:最近中央公安部、内务部召开了会议,研究了收容自流人口和整顿城市的治安秩序问题。因此,吉林省八个市在十一月都要行动起来,到年底要求见效,到春节要求见大效。为了实现这个要求,必须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坚决制止流动人口。首先要堵住外流的口子,教育农民不要外流。第二是铁路要卡紧,火车上要严格执行凭票上车、凭票就餐制度。凡是流入城市、铁路沿线的流动人口,一律收容起来,有一个收一个。有家可归、自己愿意回去的,就遣送回乡;实在不愿意走或有困难的,也可以安置到农村。对遣送不归或假籍贯的人,要集中劳动,边劳动,边审查,边教育,边处理。

二是认真解决城市闲散人口。经过整顿以后,户口工作要加强起来。城市户籍警一般只管五百户,力量不足的要补充。户籍警按干部待遇,并且不得轻易调动。对旅店、饭店、澡堂等复杂场所控制要严,防止坏人混入。立即停止对外售票的舞厅。

三是加强交通要道的治安工作。此外,各工厂、企业、机关、学校,要整顿内部秩序,加强纪律,建立制度,堵塞漏洞。

徐守身还说,要有计划地大张旗鼓地镇压一批反革命分子。中央公安部指示,各个大城市都要选择典型案件杀几个,中等城市、农村也要杀一点。杀人要开万人大会,会上要有市长讲话,当场宣判,立即执行,张贴布告,做到家喻户晓,以收杀一儆百之效。

(四)意识形态的严密控制

那时,真理的旗帜掌握在共产党手里。经过半个世纪的战乱和国民党的腐败统治,新生政权得到人民的信赖,人们相信中国共产党能把大家引向美好的共产主义,不少人愿意为这个伟大的理想作出牺牲。自己挨了饿,家里饿死了人,还认为这是个别现象,为了共产主义伟大理想,作出这样的牺牲也是应该的。

所有报刊,所有会议,所有的课堂和讲坛,都千篇一律地宣传政府的声音,发布对政府有利的信息。党支部、共青团、民兵、妇联、工会、学校,都向群众灌输中共中央的意志,抵制和消灭一切与中央声音不一致的〝杂音〞。全国的一切宣传机器、一切文化教育,都集中地朝一个方向影响每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全国上下,真正做到了舆论一律,实现了全体人民的思想〝一体化〞。

强大的政治思想工作使人们驯服,新闻封锁使人愚昧。饿死上百万人的〝信阳事件〞、饿死三分之一人口的〝通渭问题〞,不仅当时邻近地区不知有其事,甚到几十年后还严加保密。处理这些重大事件的办法是,把全局问题当作个别问题来处理,把一个地方饿死人当作〝一个指头〞,在承认〝一个指头〞的同时,大讲〝九个指头〞的成绩。谁要否定〝九个指头〞,谁就是否定〝三面红旗〞。用空洞的〝全国形势一派大好〞淡化人们实实在在的饥饿,

(五)压制人们对饥饿的不满

饥民的反抗在萌芽状态即被消灭,不可能发展壮大在古代,饥民没有办法生存时就啸聚山林,揭竿而起。毛泽东早年建立〝革命根据地〞,和中央政权对抗。在现代社会,这些已成为不可重复的历史。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民间力量很难藉助武力来推翻它。这是因为:第一,没有领袖。中国历代农民起义,起骨干作用的还是地方豪强和中小地主。由于土改、镇压反革命和历次政治运动,农村的强人杀的杀,关的关,管的管。既然豪强不存,农民起义也就没有领导精英。第二,没有财富。在中国共产党掌权以前,可以通过剥夺民间富豪为造反提供经济手段,新中国成立以后,一切财富全由国家控制,民间再没有可剥夺的地主富豪。第三,没有可以与政府抗衡的武器。政府掌握了现代化武器和现代交通、通讯工具,而民间不能拥有任何武器。任何啸聚山林的造反者,都在政府武器的射程之内。对任何边远地区的〝根据地〞,政府军都可以藉助现代交通,迅速到达。第四,没有组织。没有结社自由,一旦出现政治组织,很快就被扑灭。无组织的群众难以对付有组织的政府和军队。在现代极权制度下,民间造反很少有成功的可能,既不可能有宋江的梁山泊,也不可能有毛泽东的井冈山。现代极权制度只有在社会矛盾积累到相当尖锐的程度,靠领导集团内部瓦解,靠宫廷政变来更换领导集团。民间的反抗和骚乱只能是上层权力更迭的外因。

在一九五八年-一九六二年间,政府拥有四百万人以上的强大军队。这支军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它既应对外患,更是为了应对内乱。民间反对者不可能聚集与政府军相抗衡的力量。为了维持这支军队,为了提高这支军队的装备水平,军费支出在国家财政总支出中一直占有相当大的比重。见表二十五.二。

表二十五.二 中国的国防战备费金额(亿元)及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比重(百分号)年份 国家财政总支出 国防战备费 国防战备费占财
政总支出的比重
一九五零 六十八点一 二十八点零 四十一点一
一九五一 一百二十二点五 五十二点六 四十三点零
一九五二 一百七十六点零 五十七点八 三十二点八
一九五三 二百二十点一 七十五点四 三十四点二
一九五四 二百四十六点三 五十八点一 二十三点六
一九五五 二百六十九点三 六十五点零 二十四点一
一九五六 三百零五点七 六十一点二 二十点零
一九五七 三百零四点二 五十五点一 一十八点一
一九五八 四百零九点四 五十点零 一十二点二
一九五九 五百五十二点九 五十八点零 一十点五
一九六零 六百五十四点一 五十八点零 八点九
一九六一 三百六十七点零 五十点零 一十三点六
一九六二 三百零五点三 五十六点九 一十八点七
一九六三 三百三十九点六 六十六点四 一十九点六
一九六四 三百九十九点零 七十二点九 一十八点三
一九六五 四百六十六点三 八十六点八 一十八点六
一九六六 五百四十一点六 一百零一点零 一十八点七
一九六七 四百四十一点九 八十三点零 一十八点八
一九六八 三百五十九点八 九十四点一 二十六点一

【资料来源】 《中国统计年鉴》一九八四,第四二零-四二一页。

一九五零年-一九五二年是朝鲜战争期间,国防费用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特别大,最高达百分之四十一点一。以后比例下降了。但是,国家建立了初步的工业体系以后,这个表中列出的费用不是国防战备费用的全部。中国很多武器是通过〝军工动员〞的方式由民用工厂生产的。当时各省市都设有〝国防工业办公室〞,负责〝军工动员〞任务的落实。此外,一些重要的军事科研项目由非军事研究单位承担,很多普通院校承担了军事院校的科研项目和培养人才的任务。〝两弹一星〞中的大部分消耗不是来自国防经费。从表二十五.二中可以看出,大饥荒年代军费开支是最低的。但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还在百分之八点九-百分之一十三点六之间。

(六)惩罚农村基层干部,消减农民的不满情绪

饿死人最多的地方通常是干部作风最为恶劣的地方,也是〝五风〞刮得最严重的地方。中共中央通过全国性的纠正〝五风〞运动,处理了一大批农村基层干部。处理这些基层干部的借口是〝民主革命不彻底〞,说这些被处理的基层干部本来是〝国民党的残渣余孽〞。这为受害的农民出了一口气,缓和了矛盾,让农民感到〝中央是英明的,只是地方干部不好〞。而这些坏干部又都是国民党的〝残渣余孽〞,这就把共产党的过错推到已经下台的国民党身上了。这些情况在本书上册介绍各省情况时有比较详细的叙述,这里不再重复。

注解:

[注四十八] 徐子荣 :《关于镇反以来几项主要数字的统计报告》,一九五四年一月十四日。

[注四十九] 广东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广东目前镇反运动综合报告》,一九五一年四月十一日。

[注五十] 《东北局关于进一步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一九五一年二月二十八日。

[注五十一] 《广西省镇压反革命情况及目前存在的思想麻痹问题》,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五日,见广西公安厅编:《情况与资料》一九五零-一九五一年第六期。

[注五十二] 高华:《大跃进运动与国家权利的扩张:以江苏省为例》,载《二十一世纪》一九九八年八月号第四十八期。

[注五十三] 《中共吉林省委批转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关于一九五九年全省批捕人犯情况的报告》,一九六零年四月四日。

[注五十四] 吉林省政法联合办公室:《关于战役基本情况和今后工作意见(草稿)》,一九五九年八月十日。

[注五十五] 一九六零年七月十八日,中共吉林省委批复吉林省政法委党组的报告。

[注五十六] 《天长县志》,北京,社会科学出版社,一九九二年,第一四九页

[注五十七] 《楚雄彝族自治州志.第二卷》,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三年,第二零四-二三二页。

[注五十八] 《崔次丰同志在全省统一行动打击盗窃和投机倒把活动的座谈会上的总结发言》,一九六二年一月十日。

[注五十九] 《崇庆县志》,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第三六二页。

[注六十] 中共吉林省政法委党组:《关于调整一九六零年捕人、杀人控制数字的报告》,一九六零年七月十八日。

[注六十一] 《垫江县志》,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三年,第二一六页。

[注六十二] 《徐守身同志在省委召开的整顿城市治安秩序电话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一年十一月二日,中共吉林省委办公厅秘书处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六日印发。

(待续)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