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继绳:《墓碑》(一百)(图文)

0
12

【导读】《墓碑》是一本记录中国六十年代饿死三千六百万人的大饥荒真相的著作,作者是前新华社经济记者、《炎黄月刊》副社长杨继绳。他花了十多年时间,查阅资料,访问经历大饥荒的人,收集了上千万字的资料数据,以翔实而丰富的资料记录了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的史实,揭穿了中共官方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之谎言, 揭示了饿死人的根源是人祸而非天灾。《墓碑》获得二零一三年美国海耶克图书奖(The Hayek Prize)。作者说《墓碑》不仅是为纪念死去的三千六百万人的灵魂,也是希望〝埋葬〞造成这个悲剧的中共体制。

(接上期)

第二十八章 大饥荒对中国政治的影响

中国在二十世纪后半叶发生的大事,似乎有这样一个逻辑链条:没有反右斗争,就没有〝三面红旗〞;没有〝三面红旗〞,就不会有大饥荒;没有大饥荒,就没有反右倾运动,就没有〝四清〞和文化大革命;没有文化大革命把事情推向极端,就没有经济体制改革。

一九六二年初,面对几千万人饿死、国民经济严重困难的局面,中国高层的不同意见又一次浮出水面。如果说庐山会议毛泽东的主要对手是彭德怀,那么,现在毛泽东的主要对手则是刘少奇。毛、刘之间的斗争从一九六二年的七千人大会一直持续到一九六六年的文化大革命。

一 在七千人大会上高层出现分歧

刘少奇在一九五八年紧跟毛泽东,说了很多比毛泽东还要狂热的话。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转变认识的?我曾就此问题请教于刘少奇的秘书姚力文。姚回答说,可能是一九六一年回家乡调查,也可能更早一些。他一九五九年秋后就看到了生产力的大破坏,那时他对形势应当是清醒的,也许是慑于毛泽东的权威,也许是为了〝党的团结〞,也许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他还是和毛泽东唱一样的调子。

然而,在一九六二年的七千人大会上,他唱出了和毛泽不一样的调子。

p4575661a799050812-ss.jpg
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发表讲话。(左起:刘少奇、陈云、邓小平、彭真、李富春) (书中图片)

一九六一年一月召开的八届九中全会,正式通过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开始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但由于人们思想认识不统一,调整措施没有得到切实贯彻,整个经济状况仍很严峻。在这种情况下,十一月十二日,中共中央决定召开五级干部会议,统一思想,克服困难。根据政治局会议精神,事后,由刘少奇、邓小平主持起草大会的报告。一九六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刘少奇看完报告初稿后,找到起草小组提出修改意见。刘说,还是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讲的两句话,一是成绩讲够,二是缺点讲透。具体意见主要有:(一)过去四年的缺点、要摆开讲,有多少讲多少,放开讲,不要吞吞吐吐,重病要用猛葯,要使人出一身汗,这才能够接受教训。(二)这几年出现的问题,中央要负主要责任,要在报告中代表政治局作自我批评,否则下面不服。(三)关于分散主义,要列举表现事实,各省都有这样的事实。(四)这几年的错误同党内过火斗争,特别是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只反右不反〝左〞、后来又在党内普遍进行反右倾有很大关系。党内民主不够,使许多错误不能及时改正。(注一)

这个报告是在刘少奇和邓小平的主持下起草的。经过多次修改后逐渐清晰起来。

一九六二年一月八日和九日,刘少奇分两次(先送第一、二部分,后送第三部分)将报告的第一稿呈送给毛泽东。九日二十三时,又把第二稿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送给毛泽东(第三部分还没有改完)。但这时距开会只有一天。毛九日一夜未眠,看完了前两部分。十日上午十时毛作了批示,建议会议推迟三天作报告。在这三天讨论农村基本核算位和别的问题。但毛泽东又改变了主意,他说第三部分不看了,整个报告就不要先开政治局会议讨论了,立即印发大会,分组讨论三天,请大家评论,根据大家意见作修改,然后交政治局讨论通过后成为正式报告。(注二)

这次中央工作会议原定为三级(中央、大局、省、地),后来毛泽东建议扩大为五级,即增加县级和相当于县级的工矿企业领导人。参加会议的有七千一百一十八人,所以通称〝七千人大会〞

会议于一月十一日正式开幕。以小组会议形式讨论刘少奇的报告稿(即上述报告)。讨论最初集中于〝反对分散主义,加强集中统一〞的问题。当时,刘少奇、周恩来、陈云等中央领导人都把国家计划以外的经济活动都当作〝分散主义〞加以反对。陈云说:〝什么叫计划经济,就是要集中统一。半计划就是无计划。〞(注三)七千人大会开始就把反分散主义作为重点。但地方的代表们对分散主义有不同意见。他们的意见是:〝工业中有分散主义,农村中则是集中过多,不是分散主义。而工业中的分散主义也有多种理由,似乎非此不可。否则就恢复到一九五七年以前,不能鼓气,而是泄气了。〞(注四)

由分散主义讨论到大跃进以来缺点和错误产生的原因,争论越来越激烈。

讨论中谈到〝三面红旗〞的问题时,大多数代表认为,〝三面红旗〞是正确的。反右倾以后,多数人都是这么说的。但值得注意的是,有代表说,〝三面红旗〞抽象地说是正确的,到了具体问题就不好说了。比如,这几年〝大跃进〞了,为什么却出现了粮食、市场紧张?西北地区的代表对〝三面红旗〞提出了八个方面的质疑(注五)

p4575061a608832925-ss.jpg
柯庆施 (网路图片)

代表们对刘少奇的报告稿提出了很多意见,出乎中央常委所料。柯庆施则从左的角度对稿子十分不满,说〝越看越没劲〞。毛泽东提出成立新的报告起草委员会。毛泽东说:〝看来,这个稿子有些不是文字问题,而是原则问题。草稿中不好的可以推翻,可以全部推翻。〞他强调,委员会内可以充分讨论,有意见都可以提,〝三不主义〞――不挂账、不打击、不报复,但是问题决定之后就要遵守。起草委员会由刘少奇牵头,由二十一人组成:周恩来、陈云、邓小平、彭真、李富春、李先念、薄一波、陈伯达、柯庆施、李井泉、宋任穷、乌兰夫、陶铸、刘澜涛、王任重等。

在讨论这几年的缺点错误的责任时,起草委员会出现了争论。一月十八日,彭真说,我们的错误首先是中央书记处负责,包不包括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的同志?该包括就包括,有多少错误就是多少错误。毛主席也不是什么错误都没有。三五年过渡和办食堂都是毛主席批的。讲到这里,邓小平插话说:毛主席说过,你们的报告把我写成圣人,圣人是没有的,缺点错误都有,只是占多少的问题。不怕说我的缺点,革命不是陈独秀、王明搞的,是我和大家一起搞的。彭真说,毛主席的威信不是珠穆朗玛峰,也是泰山,拿走几吨土还是那么高。是东海的水,拉走几车,还有那么多。现在党内有一种倾向,不敢提意见,不敢检讨错误。一检讨就垮台。如果毛主席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错误不检讨,将给我们党留下恶劣影响。省市要不要把责任担起来?担起来对下面没好处,得不到教训。从毛主席直到支部书记,各有各的账。(注六)周恩来从维护毛泽东的方面提出了问题,他说:讲责任方面,要从我们自己身上找原因,目前困难时期,要顶住,承担责任,全世界都指望着我们。主观上的错误,要着重讲违反毛泽东思想。个别问题是我们供给材料、情况有问题,应当由我们负责,不能叫毛主席负责。如果不违反〝三面红旗〞思想、毛泽东思想,的确成绩会大些……过去几年是〝浮肿〞,幸亏主席纠正得早,否则栽得跟头更大,要〝中风〞……主席早发现问题,早有准备,是我们犯错误。他一人无法力挽狂澜。现在要全党一心一德,加强集中统一,听〝梢公〞的话,听中央的话。中央听毛主席的话。这是当前工作中的主要问题。(注七)周恩来发言不久,陈伯达发言,说彭真关于毛主席的讲话值得研究,我们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是不是要毛主席负责?是不是要检查毛主席的工作?现在的根本问题是中央不能集权。农民是相信中央、相信毛主席的。乱搞一气,不是主席的政策。彭真赶紧解释:我的意思是,别人都可以批评,就是毛主席不能批评,这不好。(注八)

p4575063a333906921-ss.jpg
彭真 (网路图片)

报告经过修改,一月二十二日拿出第二稿,二十四日,毛泽东看过后,表示〝赞成这个方向〞。一月二十五日,刘少奇在怀仁堂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了这个报告。二十六日下午,毛泽东决定,这个报告作为书面文件发给大家,二十七日下午开会,由刘少奇作口头报告。

刘熬了一个通宵写了提纲,提纲在大会前经毛泽东和其他常委传阅同意。下午二时开会,由毛泽东主持,刘少奇作报告。报告长达三个小时,其中有些内容是毛泽东最不爱听的。

第一,认为〝大跃进〞不仅没有进,反而倒退了许多,造成了一个大马鞍形。讲话还对当前经济困难作了较严重的估计。讲话指出,我们在经济方面是有相当大的困难的,人民的吃、穿、用都不足。为什么不足?因为一九五九年、一九六零年、一九六一年这三年,我们的农业减产了,减产的数量相当大;工业生产在一九六一年也减产了,统计减少了百分之四十,或者还多一点,一九六二年也难以上升……这种形势对于许多同志来说是出乎意料的。两三年以前,我们原来以为,在农业和工业方面,这几年都会有大跃进。可是,现在不仅没有跃进,反而退了许多,出现了一个大的马鞍形。

第二,指出困难形势产生的原因是〝三份天灾,七分人祸〞。一是天灾,连续三年自然灾害;还有一条是一九五八年以来我们工作中的错误。这两个原因哪一个是主要的呢?各个地方情况不一样,应该根据各地的具体情况,实事求是地对群众加以说明。我到湖南一个地方,农民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你不承认,人家就不服。

第三,成绩和错误的比例用〝三七开〞代替了毛泽东的〝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过去我们常把缺点、错误和成绩比作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现在恐怕不能到处这样套,有些地方还可以这样讲(毛插话,这种地方少),可是全国总起来讲,缺点和成绩就不能说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恐怕是三个指头和七个指头的关系。还有些地区缺点和错误不止是三个指头。全国有一部分地区可以说缺点错误是主要的,成绩不是主要的,如果根本不承认有缺点和错误,或者只是枝枝节节、吞吞吐吐地承认一些,又掩盖一些,而不是实事求是地翻箱倒柜地承认曾经有过的和还存在的缺点和错误,经验就无从总结,也无从学习,坏事就不能变为好事。这种人势必陷入被动……

第四,认为对这几年的错误,首先要负责任的是中央。关于我们这几年工作中发生的缺点和错误的责任,我们在书面报告中讲过,首先要负责任的是中央,其次要负责任的是省、市、自治区一级党委,再其次才是省以下的各级党委。有些事情是经过中央政治局的,中央政治局应当负起责任。

第五,认为〝三面红旗〞还要经过实践考验。〝三面红旗〞是一次试验,是否正确要经过实践的检验。〝三面红旗〞我们现在都不取消,都继续保持,继续为〝三面红旗〞而奋斗,现在有些问题看不那么清楚,但是经过五年、十年后,我们再来总结经验,那时候就能进一步作出结论。(注九)

刘少奇在讲话中,毛泽东有不少插话。当刘少奇说到这几年工作中发生的许多缺点和错误,饿了两年饭,毛泽东插话:〝有不少的人害过浮肿病。〞毛泽东只承认〝有不少的人害过浮肿病〞,不承认饿死人。更不承认大量饿死人。而刘少奇对饿死人看得很重。

毛泽东对刘少奇的口头讲话显然是不满意的。事隔多年之后的一九六七年二月三日,毛在同阿尔巴亚代表团团长巴卢库的谈话中说:〝多年来,我们党内斗争是没有公开化的。一九六二年的七千人大会,那时我讲了一篇话,我说修正主义要推翻我们,少则几年,多则十几年或几十年,中国就有可能变颜色。这篇讲话当时没有发表,不过那时已经看出一些问题。〞(注十)毛泽东当时看出了一些什么问题?可能是从刘少奇的报告中看到了〝修正主义要推翻我们〞的问题。

七千人大会原计划在刘少奇作完报告后于一月三十日或三十一日结束,可是二十九日下午代表们反映话还没有说完,还有一肚子气。毛泽东说〝白天出气,晚上看戏,两干一稀,大家满意〞(注十一),会议接着开下去。

一月二十九日,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讲话。他十分坚决地、充分地、并且以空前的高调肯定了〝三面红旗〞,还说大饥荒的原因是〝特大的自然灾害、连续的自然灾害,有些地方受到毁灭性的自然灾害〞。说〝我们工作上也有一些错误,可这只是工作上的错误,而不是路线上的错误。〞他不仅把毛泽东在三年大饥荒中的责任洗刷得一干二净,还对毛泽东极力神化。他说:

事实证明,这些困难,在某些方面,在某种程度上,恰恰是由于我们没有照着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警告、毛主席思想去做。如果听毛主席的话,体会毛主席的精神,那么,弯路就会走得少,今天的困难就会小得多。

我个人几十年体会到,毛主席最突出的优点是实际。他比较人家实际一些,总是八九不离十的。他总是在实际周围,围绕着实际,不脱离实际……我深深感到,我们的工作搞得好一些的时候,是毛主席的思想能够顺利贯彻的时候,毛主席思想不受干扰的时候。如果毛主席的意见受不到尊重,或者受到很大干扰的时候,事情就要出毛病。我们党的几十年历史,就是这么一个历史。(注十二)

林彪讲话时正是毛泽东主持会议。毛泽东听了这些话,一定会有一种〝患难逢知己〞的感觉。他当时就说:〝林彪同志讲了一篇很好的话,关于党的路线,关于党的军事方针。我希望把它整理一下。给你一个星期、半个月搞出来。〞(注十三)

p4575062a850845458-ss.jpg
林彪 (网路图片)

三月二十日,毛泽东看到了林彪整理的讲话稿以后,立即批给田家英和罗瑞卿:〝此件通看了一遍,是一篇很好、很有分量的文章,看了很高兴。〞(注十四)

三十日上午,毛泽东亲临大会讲话。讲话没有正面讲大饥荒问题,却大讲民主集中制。这是毛泽东阐述民主集中制最全面的一次讲话,似乎这几年出了问题是民主集中制原则遭到破坏的结果。毛泽东把〝民主〞和〝集中〞两个对立的东西结合起来,强调〝在民主的基础上集中,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民主集中制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被破坏呢?因为集中是有制度保证的,而民主却没有制度保证,它只是领导人的恩赐。民主是对当权者的约束。约束总是不舒服的。作为个人,总是对上要求民主,对下要求集中。民主集中制的实质就是集中,它本来就是专制制度的一张遮羞布。在这次讲话中虽然也讲民主,但更强调集中。他说:

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没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南斯拉夫那样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这是一个十分值得警惕的问题,希望同志们好好想一想。(注十五)

从林彪和恩来在这次会上的发言可知,毛泽东讲集中,还是要集中到他那里。正如林彪说的〝要使毛主席的意见受到尊重〞,也正如周恩来所说的〝现在要加强集中统一,听〝梢公〞的话,听中央的话。中央听毛主席的话。〞

毛泽东这篇讲话虽然没有对刘少奇没有正面回击,但还是用大量篇幅对〝三面红旗〞作了论证。这表明他对刘少奇说的〝‘三面红旗’还要经过实践考验〞的话不能容忍。

七千人大会对贯彻〝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起了促进作用,会上也对中央工作提出了一些批评,但始终守住两道防线:一是对〝三面红旗〞完全肯定;二是对庐山会议的案不能翻。

七千人大会决议向各省传达以后,基层干部不满意,在学习讨论这些文件时,提出了很多尖锐的意见。甘肃省在讨论中,省委党校的干部说:〝硬说成绩是主要的是思想僵化,是粉饰太平。我国六亿人有五亿人搞饭吃,还没有粮食,怎能说成绩是主要的呢?〞〝过去觉得甘肃问题严重,现在才知道问题有普遍性。甘肃、河南、山东、安徽等省的问题,其损失三五十年也消除不了。〞省卫生厅的一个同志说:〝几年来不仅没有成绩,反而把事情搞坏了,不仅物质上搞坏了,政治道德上也搞坏了。〞省财贸办公室的同志说:〝这几年发生的问题,不仅区域广,而且时间长,因此,不能说中央的指导思想没有问题。〞《甘肃日报》印刷厂的同志说:〝听了报告后好像中央没有错,主要错误是下边执行中的错误,感到中央对缺点错误检查不够,从根本上找问题少,从下面找问题多。〞有人在发言中直指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中央有几次会议和一些文件不妥当,对下面影响很大。如,北戴河会议说共产主义看来为时已经不长了。还提出苦战三年钢产量达到五千万吨。〞〝说中央政策完全对,我有怀疑。敦煌县搞成一个人民公社,说这与一大二公无关;大办钢铁要指标翻一番,秋收作物烂在地里,甘肃如此,河北也如此,这不是一个地方的问题。〞省粮食厅解仙清同志说:〝毛主席说过粮食多得吃不了。这没有调查研究。主席可能和斯大林一样,晚年犯了主观主义的错误。〞轻工办公室主任杜西林说:〝我听到老百姓骂毛主席,说主席听奸臣的话,不听忠臣的话,还说:毛主席钻到哪个洞里去了,下面发生这么多问题,他知道不知道?〞党群系统的干部说:〝甘肃饿死人,毛主席不会不知道。全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啊!〞(注十六)

这样的简报各省都有。毛泽东看了这些简报会有什么想法?他感到有一股力量,有一股使他畏惧的力量,如果不强力反击,他的地位就很危险。

七千人大会显现出中共高层的严重分歧,分歧的核心是对〝三面红旗〞的看法:是全面肯定,还是持怀疑态度。具体分歧有以下几点:第一,大饥荒产生的原因:是天灾还是人祸?刘少奇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即主要是人祸。毛泽东有时也说过人祸,但他主要是指局部地区,即〝三分之一〞地区。第二,对大饥荒的严重程度和对几年以来形势的估计。刘少奇对大饥荒的严重程度的估计远重于毛,对形势的估计没有毛那么乐观。第三,对大饥荒责任的看法,刘少奇、彭真等,比较看重毛泽东的责任;而林彪、周恩来等,为毛泽东开脱和洗刷。

危难之中见真情。在毛泽东最困难的时候,谁支持他,谁反对他,他是会深深地记在心里的。在这次会上,毛泽东再一次看清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革命的首要问题〞,对四年以后的文化大革命〝依靠谁、打倒谁〞心里初步有了底。

注解:

[注一] 吴冷西:《和田家英共事的日子》,载《党的文献》一九九六年第五期。

[注二] 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二零零六年,第四十六-四十七页。

[注三] 同上,第九十九页。

[注四] 《杨尚昆日记》,中央文献出版社,二零零一年九月版,下册,第一一零页。

[注五] 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二零零六年,第七十五页。

[注六] 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一九九三年,第一零二六-一零二七页。

[注七] 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二零零六年,第一一零-一一一页。

[注八] 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一九九三年,第一零二六-一零二七页。

[注九] 摘自《刘少奇选集》下卷,北京,人民出版社,一九五八年,第四一八-四四三页。

[注十] 毛泽东:《和卡博、巴卢库同志的谈话》,一九六七年二月三日,《毛泽东思想万岁》(一九六七-一九六八)第三三八页。

[注十一] 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一九九三年,第一零一九页。

[注十二] 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二零零六年,第一四三-一四五页。

[注十三] 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一九四九-一九七六)》下,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第一一九零页。

[注十四] 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一九九三年,第一零四六页。

[注十五] 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毛泽东思想万岁》(一九六一-一九六八)第十七页。

[注十六] 《甘肃省的省级单位十九级以上的党员干部学习讨论扩大中央工作会议文件中对中央、中央有关负责同志和中央有关部门提出的意见》,一九六二年二月二十八日,省委办公厅汇集。

(待续)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