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囚器官到OPO 中共在掩盖什么?(上)(视频)

0
1

中国庞大的器官移植数量和供体来源一直受到国际社会关注,面对外界质疑,中共不断变换说辞,从宣称使用死囚器官到建立所谓的器官捐献移植体系。那么,中共为什么会用死囚器官和建立器官捐献移植体系来应对外界质疑?捐献系统中的OPO组织联盟又是怎样的背景?在接下来的节目中,我们带您一起去探寻。

2006年3月初,《大纪元时报》首次曝光了辽宁沈阳苏家屯一个秘密集中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贩卖,并就地焚尸灭迹的黑幕,这一事件震惊了全球。

震惊之余,人们从一些大陆医院的官方网站发现:中国器官移植数量2003年突发性的成倍增长。而且移植器官平均等待时间短到不可思议的1~2周。

中共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曾对媒体宣称: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在2006年达到了历史最高峰,完成了近2万例的器官移植手术〞。

如此庞大的器官移植数量,供体从何而来?

中共在活摘黑幕曝光的3月末,就对外公开承认〝利用曾是国家机密的死刑犯人器官进行移植〞。

可是,死刑犯的器官能满足2003年到2006年间,大陆器官移植数量的疯狂攀升吗?

《中国青年报》2004年3月的一篇报导曾提到,大陆每年判处执行的死刑犯约有一万人。如果根据2009年8月《中国日报》称目前有近65%的器官来自死囚的官方说法,那么死刑犯提供的器官应该大约在6500例左右。

但实际上,据《中新网》2007年9月6号的报导,〝十几年来,死刑数量持续保持下降的趋势〞。

中共前卫生副部长黄洁夫2013年3月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也表示:〝十多年前,中国死刑就以每年10%的速度在下降。〞

暂且不考虑死囚下降的百分率以及实际真正可利用的死囚器官,从移植数近2万例到死囚提供器官数6500例,相差13500例,这部分的器官从何而来?

一些海外机构在活摘黑幕曝光后的当月进行了电话调查,他们以病人家属的身份向中国多家医院的器官移植科打去谘询电话。

调查员:请问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宋主任吗?
宋文利:啊,您说吧。
调查员:——他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他炼功,问炼什么功,炼法轮功,就是炼法轮功身体都比较好嘛。
宋文利:那当然了,我们也有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这种所谓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体,我们也会有,这个我们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为止可能这样的有十几个这样的肾脏⋯⋯

调查员:那你的同学有没有跟你说过,他们做的都是这种法轮功的,是不是啊?
卢医生:有些是法轮功的,有些是家属捐献的。
调查员:喔。那现在就是说,我想找这种,给我的孩子找这种法轮功的,你估计他能帮我找到吗?
卢医生:肯定能够找得到。

对中共庞大器官来源的这些独立调查,结果都指向了法轮功修炼者。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2006年,两个证人曝光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之后,引起了全世界的指控,中共就公开承认用死囚器官做移植,来转移人们的视线,掩盖它的罪恶。掩盖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指控。〞

早在2005年,中共医疗系统内部一些人担心日后被追查,就预谋用死刑犯器官去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不过,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曼弗瑞德.诺瓦克曾表示,〝(中共)解释说器官移植的来源主要是死刑犯是无法令人信服的。〞

关键字: 死囚器官,器官移植,活摘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