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囚器官到OPO 中共在掩盖什么?(下)(视频)

0
1

在前两集的节目中,我们看到,中共自己承认,大陆的器官捐献系统并未实际运行。既然没有太多的捐献,就更谈不上器官从捐献处获取了。那么,中共成立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联盟)有何用意呢?这个所谓的OPO联盟,真实情况又是怎样的?在这一集节目中我们继续来了解。

所谓的OPO,即人体器官获取组织。在中国,该组织是在中共卫计委领导下,由人体器官移植外科医师、神经内外科医师、护士等组成。2011年7月,OPO在广州挂牌,2014年11月,中共卫计委联合之前各家医院成立的OPO,在武汉成立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即OPO联盟。

据中共卫计委统计,中国每年需要器官移植的人数约为30万人,完成移植者约为1万人。

而根据加拿大外交部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今年联合发布的最新调查报告,2000年以来至今,大陆16年来完成的移植手术总数在150至250万例之间。

按照中共自己说法,建立OPO联盟是为了解决所谓供体器官短缺、扩大供体来源的问题。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表示,即使是按照中共所说的从2003年以来,器官移植手术每年上万例,中共也说不清楚器官从何而来。何况实际移植数量远超中共的说法。所以成立OPO联盟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掩盖器官来源的真相。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从(20)10年开始用公民捐赠,就11年成立OPO,广州那个是试点,完了又在全国做,形成了所谓的联盟,目的是想从形式上形成一个他们已经开始做公民捐赠的事情了。据追查国际调查,实际上他们现在还是做的这个器官移植的供体,大部分就是来自法轮功学员。〞

据《追查国际》调查,中共OPO联盟的发起人、主席,OPO联盟成立地--湖北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以及参加OPO联盟的主要成员医院等,都深度涉及并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被外界称为〝活摘头号刽子手〞的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担任该联盟的名誉主席;有多重身份的〝换肝大户〞、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郑树森,任联盟主席;执行主席则是湘雅三医院移植专科副院长叶启发。这3人不但亲自主刀移植,且移植数量巨大。

如郑树森本人主刀的肝移植,截至今年3月就有1,850多例,他曾在同一天连续完成5例肝移植手术。手术所用的器官根本不是靠捐献所能解释的。

另外,OPO联盟的成员医院,是2006年活摘罪恶被曝光后、中共保留的移植量巨大的那些医院,包括黄洁夫任职的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树森任职的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叶启发工作的湘雅三医院和中南医院等等,这些医院中有几十家的医生都承认过该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员:请问是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吧?
医生:是
调查员:你们这边法轮功犯人的肾源怎么样?
医生:应该说,应该还可以,要不您问一下陆总吧…,广州军区总医院,
调查员:等一下…,广州军区,
医生:就是武汉总院,我们相互之间也会调剂的。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6728#_Toc366574836(录音链接)

而在2011年7月挂牌成立中国首家OPO的广州军区总医院,据大陆媒体披露,当年就违反器官捐献的有关法律,参与了一个特大器官贩卖案件,并把贩卖获取的21枚器官称作是〝自愿捐献〞。

而涉案的时任该院肾移植科副主任朱云松,此前承认广州军区总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

调查员:你们这边怎么样?这方面法轮功犯人的肾源
朱云松:我们法轮功很少
调查员:还是有一些这样的?
朱云松:B型不难,你要愿意过来的话,你过来我们可以很快,五月一号之前肯定可以安排
调查员:五一之前有一批吗?
朱云松:好几批

种种迹象显示,中共以死囚器官和建立器官捐献移植体系来作为器官来源,似乎是为了掩盖器官供体的真实来源。而根据《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中共所要极力掩盖的,正是大量的非法器官供体,实际是来源于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这一事实。

关键字: 死囚器官,OPO ,中共,中國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