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炒“器官捐献” 黄洁夫欲继续捆绑习

0
0

据报导,12月22日,黄洁夫担任理事长(法人代表)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与支付宝合作,推出器官捐献登记功能。

相关报导称,支付宝是继脸书、苹果后推出此项功能。报导还称,线上器官捐献只是登记,登记后随时可以取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一些网媒、网站上的这条新闻旁边的“相关报导”,可看到不少有关怎样监管支付宝、支付宝用户被盗刷、个人资料泄露以及社交平台引发多重争议等负面旧闻。此前支付宝搞社交平台失败,正是因为它其实就是个买卖平台,现在搞起器官捐献来,有网民直言:感觉像买卖器官。如果发生资料外泄及任何纠纷,支付宝完全可以与百度一样回应:“只提供平台”。

就像黄洁夫一直宣称绝对没有干预的捐献分配系统(COTRS),仅今年上半年,公开报导涉系统外分配的至少有这四起案例:湖北车祸医生,两名主刀半夜电话分配四个大器官。广州美术状元,肝源非来自系统配对。山东滨州女大学生,公安局广发微信征求受体。浙江21岁母亲,家属与红会尚未签署捐献自愿书。媒体没有披露的还有多少?

黄洁夫作为江泽民迫害集团活摘罪行的前台人物,在这个时间点找上支付宝,据观察,或许与上个月这两件事的“刺激”不无关系。

一是11月1日,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分组审议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目前红会被明确的职责是参与献血工作。今次修订草案,要在红会的职责中增加规定:“开展造血干细胞、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的相关工作”。这说明什么,红会与黄洁夫合作多年的器官捐献工作,根本于法无据,完全是违法行为。

同时据报导,包括董中原、冯长根在内的多名委员指出,红会不适合开展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冯长根表示,他曾带一个调研组去了河南、山东两省调研,分别听取了省、市、县一级的卫计和红会及相关部门组织的意见,据反映除了宣传等工作,具体的实质工作他们承担不了。红会在COTRS系统所谓“具体的实质工作”,就是居中监督分配。

其次是11月8日,南昌市检察院发出通报,江西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副主任谢显慈因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这是全国首例人体器官捐献管理官员被查。值得思考的是,相比而言,查红会系统比查官场腐败的难度更大,不仅在于监督红会方面的规定不多,而且不少规定是禁止外界监督的。而首例的意义就在于,红会在器官这方面的禁区被打破。

从黄洁夫与红会到支付宝的合作,可以发现,2013年《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只是一部试行中的行政法规,2015年《中国器官捐献指南》根本不是官方法规。换言之,现行法制对器官捐献移植体系的整体规范仍然空白,也就没有约束力。这点跟《追查国际》2015年的抽样调查结果一致:中国器官捐献系统基本尚未运作。

此外,《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停摘死囚后,陆器官移植量没降反增,还达到了历史新高。这点黄洁夫也没有否认。虽然黄洁夫声称原因是“捐献器官”增加,而《追查国际》调查得到的实情是,捐献器官很少,捐成的没有几个。例如上海市红十字会称,到目前(2015年12月)全上海市只有5例器官捐献成功。

既然死囚器官已经停摘,捐献器官有出入,唯移植数量继续增加,那么供体器官哪里来?

《追查国际》汪志远博士说:中国这么多年来器官移植的急剧增长根本不是靠捐献的,而是靠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共与黄洁方宣传器官捐献,是为了掩盖活摘器官真相。国际社会相信《追查国际》等调查报告,不相信黄洁夫。

活摘器官是江泽民迫害集团的反人类罪行,而今年以来的一些迹像更明显,习是拒绝被其捆绑的。近期的一个切割动作,是在8月中下旬,黄洁夫参加香港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并借机漂白活摘器官罪行,习当局不但没送贺电,反而同一期间在北京召开高规格的全国卫生和健康大会。

不能忽略的是,黄洁夫在为自己及江派不断寻找活摘器官的“正当来源”的同时,也是在加重捆绑习近平。所以对于活摘罪行,不能仅止于切割,只能彻底清算。

关键字: 器官移植, 江泽民, 活摘, 红会, 黄洁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