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神州: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0
0

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十七多年了,中共内部人士曾经透露,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已经投入了相当于一场战争的经费。其实他说的“投入”还是用词不当的,因为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钱全部是从老百姓那里搜刮来的,只不过来源不同,手段不一样罢了,这些钱主要用于修建虐杀善良的监狱、劳教所、集中营、洗脑班场所,建立封锁真相的金盾工程和监控系统,支付全国参与迫害的党政军、610、公检法司等人员的工资以及纵容爪牙行恶的奖金,填充行恶者对钱财的贪欲等,所以数目是巨大的,那么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钱具体从哪里来的?

暗拨来的

拨来的钱当然是国库里的,国库里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纳税人的钱的正当用途应该是民生等利国利民的一些项目,都应该出现在政府年度预算中,但是动用国库里的钱去镇压善良民众,江氏集团是不敢公开列支在预算中的,只能利用特权暗中划拨,所以系非法的挪用公款,但这笔钱是巨大的,至今中共当局都不敢公之于众。

江泽民当政时滥用财力,拿出四分之一的国民生产总值来迫害法轮功,用来在全国建洗脑班、劳教所、监狱、集中营、建“金盾工程”封锁真相、支付参加迫害的恶徒的工资奖金开支等等,国家财政被无限度的、不受约束的使用,都是暗箱操作的,以至于后来全国维稳费超出军费。

辽宁省司法厅官员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大会上承认:“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经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据《九评》揭露:二零零一年来,仅天安门一地,抓捕法轮功学员一天的开销就达一百七十万到二百五十万人民币,一年达六亿二千万到九亿一千万,全国数百万恶徒的工资开支每年可达上千亿元人民币,至于建立洗脑班、监狱等的费用更是天文数字。掏空了国库,占用了应该用于民生等的财力,养肥了贪官酷吏,给金融等部门造成了很大负担压力。

抢劫来的

如果光依靠国库里的钱利用恶徒行恶作祸,长期下去,中共当局是吃不消的,财政、金融都会受到巨大影响,罪恶也无法延续,但中共早在历次运动中积累了许多行恶经验,能随时拿出来派上用场,如中共比较擅长纵容恶徒抢劫受打压者的财产,中饱私囊,既能在经济上迫害了民众,又能给爪牙行恶带来了甜头,所以恶徒乐此不疲,能把抢劫罪恶发挥到极致。

河北省保定市博野县小店乡闫庄村村民贾爱同,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日,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劫持回来后,小店乡乡长董跃峰、庞计锁带着三、四十人,开着车,闯入她家,抢走所有家当:衣柜、桌椅、床、被褥、电视机、录音机、缝纫机、自行车,粮食几千斤、皮棉二十斤,腌的腊肉、鸡蛋,大水缸、苫布,女儿陪嫁的摩托车、耳坠、毛毯,二百六十元现金;全家四季换替的衣服,值钱的、好的都给拉走,一般的剪成一条一条的,边开车边扔。东西有的隔墙扔出去,有的就地砸碎。食油踢倒洒了满地,小水缸被砸碎,鸡给赶跑,最后只剩一只小猫也被抱走。整个的一个家,恶人拉了三趟。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李莉说:“就是叫你们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山东蒙阴县垛庄镇政府的恶徒发现垛庄镇寺后洼村的赵传文参加法轮功学员的交流会后,闯入他的家中,把他家中的全部财产抄走,家中的四季布匹、衣服,家具,车辆等物品也被低价拍卖,七间房子的门、窗,大门全部摘走,门窗上的玻璃,面缸,也全被砸碎。中共匪徒不但把赵传文家中大门摘走,还用石头把大门口垒上。连赵传文父亲养的三头猪也被抢走,他兄弟赵传武的家同样也被抢劫一空……

偷盗来的

明抢是抢劫,暗抢就是偷盗,偷去的钱财都被恶徒们吃喝玩乐和分赃进了个人腰包,进一步刺激了恶徒行恶的动力。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河北省易县独乐乡寨子村妇女王志立,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去北京依法上访,结果被绑架在北京十多天。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村干部王来子、王文有领着乡政府派出所的二十多人,开着车对她家进行了抢劫偷盗,抢走麦子三千多斤、玉米三千多斤、谷子二百多斤、豆类一百多斤、花生种二十多斤、猪、驴、驴车、十一只正在下蛋的鸡被活活打死后抢走,还抢走了腌鸡蛋、鲜鸡蛋、腊肉,打碎油缸,油流了满地。把大立柜、大板柜、大门、窗户、门框、房门、桌子、凳子、锅、碗、瓢、盆全部抢走,三间房的门窗变成三个大窟窿,家里一切能搬得动的、拆得下的全部抢走,不能拿走的全部砸烂,一粒粮食都没有留下……

山东蒙阴县联城乡法轮功学员孔祥英,因进京上访,多次遭到当地联城派出所恶警田烈刚、冯大鹏、王名金等的毒打谩骂、强制洗脑、罚巨款,还偷盗走了她家里的几乎所有家产。二零零一年四月初二,因孔祥英家有客人,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说有学法轮功的在她家,警察冯大鹏、王名金等三人突然闯孔祥英家,把她劫持关在乡政府的车库里八天之久,四月初八他们见她没有什么变化,恶人纪镇余为首的三十多人在孔祥英家没人的情况下进行了第二次抄家偷盗,孔祥英家的三千多斤粉皮被乡政府抄走并瓜分了;三头猪被食品站杀掉;四只羊送给李家北山开车的司机当了车费;还非法抄走了一百多斤花生饼,共装了两大车。那场面跟土匪有什么两样。看门的看门,抬东西的抬东西。后来她被恶徒劳教,回家后被迫流离失所,期间,邻居们看见那些恶徒们还偷偷的翻墙入室偷她家东西。

勒索来的

敲诈勒索是过去土匪绑票常行的罪恶,土匪出身的中共当然不会忘记老本行,敲诈勒索的款项各有明目,如高额罚款、各类押金、保证金、治安费、生活费等,敲诈的这些非法款项,中共恶徒明说上交财政,以后再还给受害人,实则都高额提成或贪污了,连账务都不记,收据都不开,是真正的土匪流氓行为。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后不久,蒙阴县原桃墟镇党委书记蒋永健,和他的同案犯──原桃墟镇镇长刘星世,立即策划并带领镇政府及所辖机关的打手,对全镇的大法学员进行了疯狂的迫害:关灯蒙头毒打。仅二零零零年二月一─二日(古历),被他们疯狂毒打的就有150多人。打前这帮家伙先到饭店喝酒,然后行凶。木棍、警棍、椅子、板、鲜竹竿等成了他们打人的凶器,打时不分部位,不分男女老少,有的被打得口鼻流血,面部血肿,眼睛失明。当时就有六人被打得失去知觉,昏迷过去。这些恶徒还把头盔叩在学员头上用棍子猛击头盔;往头上浇凉水把全身棉衣湿透后拉到阴暗处冷冻。打完后还高额罚款,付不上的继续毒打,真是残暴无人性,不交就一直关押、奴役、酷刑折磨,甚至送劳教、判刑、迫害致死。仅一次罚款就达70多万元,150多人中,普通班每人被罚每人4千元,其中15人被罚款8千元,连老人、残疾人都不放过。罚完后原先写给的收条全部被收回毁掉。据不完全统计,迫害后的短时间内,全镇一千多名学员被强迫罚款至少一百零六万七千五百九十六元,(不包括非法抄家的物品)。桃墟镇党委政府的这一暴行,得到蒙阴县委、临沂市委的重视与“表扬”。桃墟镇因此在全县市成了迫害法轮功的学习“榜样”。

榨取来的

法轮功学员如果被中共非法投进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在遭到酷刑洗脑迫害的同时,还将成为最廉价的劳动力,被强迫做长时间、高强度奴工,中共以此榨取他们的劳动价值,养肥了狱警,耗尽了善良人的精力,甚至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简称济南女子劳教所, 地址:山东济南市浆水泉路20号)是山东利得尔工艺品有限公司的手工加工场。 劳教所在押人员被强迫为其无偿加工产品。劳教所原来关押著200余人,二零零零年十月(国庆)刚过不久,猛增到700多人,其中,95%以上是被非法绑 架进来的法轮功学员。为了挣外汇和多发奖金,劳教所常常逼迫法轮功学员天天加班加点缝制被子,60多岁的老太太也硬拖着疲惫的身体煎熬著,有时为完成厂家 送来的货, 被强制干到通宵。因长期加班加点致身体不支,常有人晕倒在车间。拒绝出工者被罚关进黑不见光全封闭式的“禁闭室”,不准睡觉休息。不得洗漱、不得出屋解手,不分昼夜地连续站立达二十多天直至昏迷,导致双腿、双脚严重肿胀,无法穿鞋,无法行走,且如刀割一般胀痛。整个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仅二零零二年的上半年,劳教所单加工费就盈利57万元。在两年的时间里,盖了一座十几层的办公楼、一座接见楼、一座大锅炉房。

齐齐哈尔双合女子劳教所是没有国家认定生产农药资格证书的非法加工点,专为齐齐哈尔市四友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包装农药。劳教所不具备生产农药的设备厂房,法轮功学员在无任何劳动保护的情况下,被强迫为劳教所包装毒性大的农药粉,致使身体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双合女子劳教所的狱警队长张志捷和狱警陈建华等为维持较高的奖金额,而将多数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加期关押一年, 因干警面临下岗,解教人数越多,干警下岗人数越多。仅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就为该所创造了十八万元的利润。双合劳教所大队狱警每年每人分红几千元,所里还购置新车。

克扣来的

公民的工资、退休金等本来都是个人的合法收入、私有财产,自主支配领取使用,但可恶的中共为了逼迫善良人放弃信仰,迫害的黑手也伸向了修炼人的工资,无理克扣侵吞人们的正当收入。

山东省蒙阴县七十二岁的吕佃义老人(男,蒙阴县天马林场即现在的蒙山管委会退休职工)多次遭关押迫害,本该属于他颐养天年的退休工资一直被蒙阴县“610”非法侵吞十余年数十万元,直到他离世也未能归还给他。承受着生活压力的老人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吕佃义曾找到原蒙阴县610办公室主任类延成、李宝元等人想要回属于自己的退休金,但县610人员以他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借口,拒绝发给他退休金。直到二零一一年十月份才每月发给他六百元的生活费,还得到县610领取,直到二零一二年八月份才开始从蒙山管委会领取。吕佃义老人的住房补贴应让他领取,但因天麻林场(即现在的蒙山管委会)有关负责人的阻挡,老人的住房补贴迟迟未能领取。老人曾找他们要过,每次他们都说:“你得写点东西才给你。”意思就是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才让老人领取住房补贴。

卖器官来的

中共江氏集团还有一个血腥的掠财手段,就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大陆突然在国内外形成“移植旅游”、“移植奇迹”,由此形成了罪恶的庞大移植市场。中国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而供体绝大部分来自被当局活摘杀害的法轮功学员。

这个罪恶的庞大移植市场的形成,与其中的巨额血腥暴利有直接关系。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的价目,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六万多美元,肝移植十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要价在十五 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第三零九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二零零六年的三千万元增涨至二零一零年的二亿三千万元,五年增长近八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九十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三千六百万增至二零零九年的九亿多元,增长近二十五倍。巨额血腥暴利,可见一斑,因此,在参与活摘的军队及地方党政、610、公检法司、医院等之间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链条,许许多多直接间接参与活摘杀人的罪犯们,都借此升官发财,还有的借此加工人体标本、作人体实验、发表论文,博取了用杀人罪恶换取的功名利禄。

中共江氏集团在迫害法轮功的灭绝运动中,各级恶徒尽暴其恶,恃财行恶,以恶掠财,以钱续恶,以恶敛钱,大发横财,制造了巨大的罪恶,其搜刮掠夺的钱财到底有多少?可能用天文数字也无法名状,所以,这完全是用金钱支撑的罪恶,是用金钱打造的罪恶。

关键字: 法轮功, 经济上搞垮, 贩卖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