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其人】第廿三章:天地高悬阴阳宝镜 盖棺论定清算江贼(六)(音频)

0
49

6.道德危机:沉沦的民族魂

冷漠的人心

2000年10月30日晨,重庆云阳三星沱江面,数名因“长运1号”翻覆的落水者在冰冷的江水中挣扎、呼救。周围近10条小机驳船主们对呼救的人却视而不见,只顾打捞水面的“刨财”,几个船主还取笑道,你们就好好在船底休息吧。(《重庆晚报》)

2001 年10月24日傍晚,在广州市白云区石井镇石丰路,3岁的贵州籍小女孩蓝萍萍掉进人行道上一个无盖沙井内,其母亲和大姨妈跪地向围观者叩头,哭着喊着向附近档口人员求救。围观者30多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下水救人,也没有一个人藉手机给她们或帮助报警。10多分钟后,小女孩的父亲赶到将小女孩从水里捞出来,送到医院时,小女孩已经没救了。(《江南时报》)

2003年12月20日凌晨,珠海香洲“滚石”的士高大厅发生一起强奸案。8名男子当着在场近200人的面,将一女子摁在沙发上强奸。(《新京报》)

“卧铺车强奸案震惊广西歹徒连奸3女无人敢言”(《中国新闻网》2002年07月05日)

“哈尔滨上演骇人一幕:歹徒当街杀人数百居民围观”(《中国青年报》2002年7月15日)

“少女拒调戏被砍八刀二十多个围观者无动于衷”(《南方网》2002年5月17日)

……

这个令人不寒而栗的清单,还可以一直不停地列下去。

一个曾经创造出辉煌文明的礼仪之邦,何以竟演变到这等冷漠成性、麻木不仁的可悲地步。有人说,“冷漠”是一个社会进入晚期癌症的特征之一。每个社会成员此时都真切地感受到了迫在眉睫的危机,本能地把自己缩入自我保护的硬壳,习惯于明哲保身,苟且偷生。于是人与人之间不再有诚信、友善、关爱。然而,一个人人冷漠自保的社会恰恰是最危险的社会。虽然大家可能开会时态度一致,喊起口号也震天响,然而一旦遭遇“敌情”,众人立即作鸟兽散。尽管人们说,“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尽管人们都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强国之梦,然而一群道德冷漠、缺乏关爱的人能建设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国么?就在中共媒体“中国发展了”, “老百姓生活好了”的政治宣传中,他们也许忘了,生活在人人自危、没有关爱的社会,又能有多少人感受到幸福呢?

江泽民统治的15年中国所发生的变化,其实每个人睁开眼看一看就很清楚。和15年前相比,社会犯罪率是急剧增加了还是减少了?贪污腐败问题、假冒伪劣产品、坑蒙拐骗行为是急剧增多了还是相对减少了?卖淫、吸毒、爱滋病、黑社会犯罪等等社会问题到底是急剧增多了还是相对减少了?每个人问问自己,和15年前相比,如果今天在中国任何一个城市独自一人走夜路,你会感到更危险还是更安全呢?在江泽民对法轮功这个有数千万学员的巨大无辜群众团体进行残酷迫害的时候,又有多少官员、学者能够挺身而出呼吁停止呢?每个人都可以问问自己把道德良知放在什么地位。

对此,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这才是江泽民真正改变人心的地方。这种改变,将使中国未来社会对任何问题的疗治都万般艰难,因为道德成本是无法计算的。法律只能惩治个别罪犯,而道德却规范着社会的整体行为。失掉了诚信,失去了良知,社会就无可救药了。如果说江泽民最根本上摧毁了中国的什么,那就是他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而整个社会的道德沦丧就是未来的最大危害。

江泽民全力推动中国社会的整体道德走向崩溃,实际上采用了胡罗卜和大棒两个手段。1986年爆发的上海学潮,是江泽民政治生涯中的重要一步。之后,江泽民气急败坏地下令上海交大关闭所有学生社团和学生刊物,整个学校的学生活动只有舞会可以得到允许。1989年4月底各地学潮风起云涌,上海交大的学生照样关起校门来搞通宵舞会,直到5月19日戒严的前一天,才有大规模交大学生出来参与游行。

江泽民看到了扼杀人的思想启蒙,再用欲望对人加以引诱,是人听命于他的可行之路。他私下对一位政治局委员说:“支配人有两种手段,一个是利益,一个是欲望。共产党人要始终把人的这两点牢牢抓住,则战无不胜!”

进入中南海以后,江依靠同样的方法维系统治,一方面用暴力压制民间对于自由、民主和人权的诉求,另一方面以腐败拉拢高官听命于己,以社会地位利诱一批“御用文人”向社会宣扬着欲望、金钱和女色,以至于“笑贫不笑娼”几乎成了舆论主流。发达国家繁荣了那么多年也未“娼盛”,大陆却在十几年里就完成了。“请客” 不再限于吃饭,嫖妓成为社交的一项,社会底层也不例外。知识分子现在还有几人为劳动者说话?他们现在说的话是要劳动者自愿承担“历史进步中不可避免的代价”!有一位作者甚至出来说,工人阶级也在改革中受惠了,他们下岗,不就是得到了选择职业的自由吗?

另一方面,江泽民采用高压遏制人们的良心,利用人们生而有之的恐惧心来维系自己的统治。本书第五章提到“六四”事件中的北京体育学院学生方政的遭遇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在坦克疯狂开来之时方政因为救学妹而自己躲闪不及,致使双腿被坦克压断。在此后多次“清算”之中,方政因为受伤反成了攻击军人的“暴徒”嫌疑人。那位被救的学妹此时无奈地称:记不起当时的情况了,甚至不承认当时跟方政在一起。由于无人证明他不是“暴徒”,方政10多年来在江泽民治下一直受到政治迫害。在江泽民恐怖高压统治下,关爱、良知和同情是“惹祸招灾”的因素。人们学会了在麻木中求生存,在人斗人的政治运动中强化明哲保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活命哲学。

在一个正常社会,法律强制系统还可能对道德全面崩溃起到一部分威慑作用。然而江泽民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却恰恰把中国的公、检、法系统沦丧为摧毁社会良知的工具,致使整个社会道德的沦丧失去最后一点遏制因素,下滑更是一日千里。

2003 年发生了大学生孙志刚被广州天河区“执法人员”毒打致死一案,震惊了全国。然而许多人可能不知道,早在孙志刚被殴打致死之前,广州天河公安分局的“执法人员”已经打死了法轮功学员高献民(广州市暨南大学生物老师)、李小晶(广州大学教师)、罗织湘(广东省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职工设计室规划工程师)。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下,这些凶手不但不受惩处,反而得到奖赏。比如凶手之一韩立平甚至事后竟然升任副局长。而此后的孙志刚案中最高职位的责任人依旧是副局长韩立平。其实在江泽民依靠谎言和暴力维系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中,造成了公、检、法系统中的逆向淘汰,即有良知和同情心的执法人员必定因镇压不力而受排挤,奸恶小人必得高升。2005年投诚澳大利亚的前“610”警官郝凤军就因为不满上级作假而被关禁闭。保证社会公义的公、检、法系统如此堕落,此时又有谁可以保证孙志刚之后不会有李志刚?王志刚?每个人在一次次摧毁良知的“运动”来临之时,如果只想着划清界限而自保的话,那么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也许永远摆脱不了下一次“运动”的命运。冷漠只会使我们的民族离世界文明潮流越来越远,总有一天,灾难会落到每个人头上。

必须指出的是,江泽民对中华民族道德的摧残,是有意为之的。江泽民的一生,充满了谎言、叛卖、投机和屠杀,汉奸家庭的出身以及日、俄两国汉奸的经历使江泽民对于“真实”充满了恐惧。在一个人人严守道德的社会,江泽民是没有生存环境的,更遑论晋升至国家元首的高位。从另一方面来说,江泽民又是一个无能之辈,在SARS和炸馆事件中,充分展现了他遇事胆小如鼠的性格。这样的人需要无耻文人的吹捧,需要各级官员的逢迎,才能填补因能力无法驾驭权力带来的不安全感。为维系其统治,江泽民对中国人的道德追求和精神信仰进行了精心的破坏。

金钱至上引发诚信危机

政治运动多了,人们希望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没有错。人们穷怕了,想要去多赚钱,这也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一个统治者引导人们一切向钱看,而又拒绝民主言论自由和媒体监督,禁止民间的宗教信仰,让所有人只是去捞钱享乐,这样的社会就将变得非常可怕。没有舆论、信仰、道德和法律的约束,为了钱人们就可以不择手段,无恶不作,长此以往,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将荡然无存。

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人们最关心的社会问题是“腐败”,而最关心的道德话题就是“诚信”。江泽民把一个国家变成失去诚信的社会,到处弄虚作假,造成人人自危,他是真正在葬送一个民族的未来。

举个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食品问题为例。江泽民执政以来,从假烟、假酒、冒牌商标,发展到毒米、毒油、毒茶、毒火腿,早已越过了“再缺德也不能下毒”这个古老的禁忌。

在安徽阜阳农村,自2003年以来100多名婴儿陆续患上了一种怪病,而令人意外的是,导致这些婴儿身患重病甚至夺去他们生命的竟然是他们每天都必须食用的奶粉。长期食用这种劣质奶粉的婴儿,头大身子小、身体虚弱、反应迟钝,并伴有大面积皮肤溃烂、内脏发育肿大,被称为“大头娃娃病”。仅阜阳市出现营养不良综合症的婴儿有171人,因并发症死亡的有13人。许多患“大头娃娃病”的农民家庭,为了给孩子治病,几乎花费掉了所有积蓄,有的甚至变卖了家产。不少家庭因为没有经济能力,不得不放弃治疗,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去。

害死婴儿的“毒奶粉”事件,表明缺乏诚信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最严重的道德危机。

诚信问题影响的却不只是现在。目前,中国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约有3.67亿,占总人口的28%。他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不讲诚信的环境中,对他们自己、对民族的未来,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职业道德的堕落

当江泽民把人们都引向赚钱享乐而又拒绝言论监督和宗教信仰的道德约束时,人们也就开始去偿还代价了。其中,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就是整个社会的职业道德的全面堕落。

看医生要递红包,孩子入学要交红包,打官司要给红包,记者写新闻要收红包……金钱把一切天生的职业道德污染了;正常的社会运作模式被破坏了;旧有行业的职业道德变坏了;新生行业的职业道德根本就没有一个健康发展的环境,一出生就已经被污秽包围了。

2004 年7月全国卫生系统纠风专项治理工作会议公布,当年上半年全国共查处医药购销中的违法违纪案件184件,涉案金额约658.39万元,受党纪政纪处分 103人,移送司法机关案件88件;查处乱收费金额约3392.08万元,340人因乱收费问题受到处理。另外,查处收受“红包”问题223件,113人因收受“红包”受到处理。这是被查处的,没有被查处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而司法部门的堕落更让人胆战心惊。2005年6月北京市检一分院披露,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法院行政庭原副庭长李同文等15人,通过互联网买卖手枪30支、子弹1000发,人前捍卫着法律的尊严,人后却粗暴地践踏着法律;成都火车站派出所的部份警察同小偷“打成一片”;海南省纪委第一派驻纪检组原副组长张庆由反腐者变成了巨贪;辽宁省沈阳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慕绥新,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沈阳市原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贾永祥,副院长焦玫瑰和副院长梁福全,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刘实等人利用职权并和黑社会集团互相勾结的腐败大案……凡此种种,中共的公检法系统,有太多的公职人员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这是拜江泽民时代一切向钱看的恶果。执法犯法,打击报复,没有监督,为所欲为。公检法是一个国家秩序和正义的维护者,如果他们的道德堕落了,成为扛着国徽的犯罪分子,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甚至变成黑社会了,人民还有什么保障?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