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江泽民(十四)(视频)

0
36

 

从1999年到2007年,中国器官移植市场飞速发展。在2003年,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突然大幅成倍增长。2003到2006年间,在国际上居然掀起了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热潮。中国一些医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短到不可思议的1-2周,而在国外要等2-3年。哪里来的这么多器官呢?

2006年3月分,有一名中国记者和一名沈阳医院工作人员,在美国首先曝光了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案,一个恐怖的地下活体器官库开始浮出了水面。该记者和医院工作人员指证:中国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活体摘取,用于器官移植,牟取暴利,而学员的遗体遭到焚尸。活摘器官的指控引起了海外法轮功学员和一些人权组织的强烈关注,事情很快扩大到了对全国数百家移植医院的调查。

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曾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撰文说:〝在过去十年间(1997-2007),中国器官移植数量飞速增长〞。大陆杂志《南方周末》在〈中国叫停‘器官移植旅游’〉一文中,也曾引述了黄洁夫的话,来描述中国器官移植的乱象:〝全国一共有600多家医院、1700名医生开展器官移植手术,太多了!〞。相比之下,在美国,能够做肝移植手术的只有约100家医院,从事肾移植的不过200家;而香港特区能够从事肝、肾和心移植手术的医院仅各一家。

超短的器官等待时间

美国卫生部的资料表明,在美国,肝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年,肾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三年。而中国的一些医院说,他们的器官等待时间短到只要以周来计算。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又名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称:病人等待器官的平均时间为两周;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又名上海长征医院称: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又名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在其网页上说:〝肝脏移植最快只需一个月,最慢不超过2个月左右。而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如有问题在一周之内再次进行移植手术。〞

军队医院主导

中共有庞大的军队卫生系统,包括解放军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军区、军兵种总医院,等等。器官移植是中共军队医院发展最活跃的领域之一。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原第二军医大学校长张雁灵,2008年12月在新华网上说:〝1978年,全军只有3所医院能做肾脏移植。现在全军能开展肝脏、肾脏、心脏、肺脏移植和多器官联合移植的医院已经有40所,占全国总数的四分之一。〞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报导,〝中国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了非卫生部系统〞,也就是指器官来源控制在了军队系统里。实际上从利用死刑犯器官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军队医院,也包括武警医院,都占尽先机。一些能把器官移植做得规模很大的非军方医院,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主刀医生与军队医院关系紧密,甚至本身就是军队、武警医院的医生。比如,中国现代临床肝移植创始人沈中阳,既是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天津市第一中心)主任,同时也是武警总医院肝脏移植研究所的所长。

《血腥的器官摘取》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皇家检察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就中国大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了多方的调查,发表了调查结果《血腥的器官摘取——关于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认为中国器官市场高速发展的几年中,有41,500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是无法解释的。

2006年7月,发表的第一版调查报告,收集了足以证明指控的18类证据。2007年1月底发表的第二版调查报告中,收集的证据已经达到了33类。2009年11月,发表的第三版调查报告中,收集了52种不同的证据。

大卫‧乔高强调指出,综合所有这些证据,几乎是无可辩驳的证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现象在大陆长期普遍存在。他们提供的证据还包括以病人家属的身分向中国很多医院的器官移植科打谘询电话,询问医院能否搞到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调查结果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

对话片段:

调查员:就说是从哪里找?是看守所,还是监狱哪?
卢国平 广西民族医院医生:监狱里面找。
调查员:监狱里啊。他那种,都是那种健康的法轮功,是吧?
卢医生:对对对。肯定是选好的,才能够做吧。因为这种东西做了要保证质量。

专门网站(www.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

器官移植成暴利行业

器官移植在各大医院的收费标准都不一样,但是昂贵的程度,从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费用表中,可见一斑。

肾移植6万多美元,肝移植10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更贵,要15万美元以上。

据《南方周末》报导,〝急剧膨胀的业务,让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获得巨额营收。据此前媒体报导,仅肝移植一项,一年即可为中心带来至少1亿元的收入。〞

2006年9月,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新大楼启用,这栋投资1.3亿、拥有500张病床,总〝病床年周转率〞可达上万次,外科手术中心可同时进行九台肝移植及八台肾移植手术,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器官综合立体移植中心。

当器官移植变成了暴利行业,后果是严重的。一方面有钱人愿意花大钱买器官,另一方面,巨大的暴利就会推动医院为追求经济效益而不顾一切地去开辟新的器官来源。那么,在特定的政治气候下,某些群体就会成为这个器官来源的牺牲品。

做移植做到着魔

中共的〝解放日报〞在2005年1月26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乾坤挪移九小时〞的文章,讲述了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夏强,做肝移植上瘾着魔的情况。夏强对记者说:〝对肝移植我是着了魔的〞,〝我现在简直像上瘾一样,每周至少做2—5台肝移植。〞

每周要做数台手术,渴求的就是源源不断的供体保障。这样的情况下,有多少人会去关心供体到底是什么人呢?是死刑犯?还是法轮功学员呢?

按需杀人

美国宾夕法利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卡普兰(Arthur Caplan)教授,2012年3月13日在美国费城医学院发表了〝使用囚犯遗体做器官来源的道德伦理问题〞的学术演讲。他说:〝如果你到中国去,要在你停留的三周内完成肝移植手术,这就意谓着得安排杀掉一个人,要通过血液和组织配型来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供体,然后在你要离开之前杀掉他们。如果你只是干等有人在监狱里死去,你不可能在三周内就等到一个肝;而且这个肝还要配得上你的血型和体质。你只能去找合适的供体,然后在器官移植旅客还在的时候把他们杀掉。这就是根据需求来杀人(Killing on Demand)。〞

失踪的法轮功学员,去了哪里?

大量失踪的法轮功学员,去了哪里呢?明慧网曾就此发表过一篇〝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的综合分析。该报告收集了大量中共自己的报导和许多相关的内容。从2000年到2008年的器官移植数量来看,2000-2002年和2006-2008年,死刑犯器官来源稳定在6000-6500例,而2002-2006年之间却有一个飞速的增长,器官移植数量每年超过1万2千多例,甚至多到2万例,形成了一个意料之外的〝蘑菇云〞。这正是被指控发生大规模活摘器官的时期。

据明慧网报导,一位法轮功学员回忆起2001年初,在北京看守所看到的许多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东北的经历。她说,2000年12月20号以后,被送到看守所里的学员突然增多,每天都有好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不报名的就被编上号。没几天监室里就放不下这么多的人了。在2001年初每隔两天凌晨就送走一批,都是用大客车装的,都是往东北拉。后来警察也就不瞒了,也是说都往东北送。那一段时间北京往东北送了很多人。

据明慧网2013年3月19日发表的题为:〝中共活摘器官线索 丹东军人的回忆〞。文章中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天很冷。大约凌晨一点左右,突然我们部队被紧急集合起来,全副武装开往丹东火车站,把火车站层层包围后,过了一会儿,从天津开来了一列火车进站了。从火车上下来几个军官和几个穿白大褂的军医。他们和我们的军官诡秘的交接一会儿后,我们部队的一部分被抽出负责押运火车。

〝这是一列平时专门用于拉牲口的列车,每节车厢都没有顶棚。但是,这次里边拉的并非是牲口,而是炼法轮功的,男女老少都有,据说是到北京上访的。他们一个个都被用手铐吊在车厢顶部一根根钢梁上,像白条鸡一样。十二月东北的冬天,又是夜间快速行驶的敞篷火车,可想而知有多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火车终于到达目的站——沈阳苏家屯。

2008年11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器官移植热的兴起与迫害法轮功几乎同步,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忧虑。〞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在2009年度报告中指出,〝未经允许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再次出现,进一步引起了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可能存在虐杀的关注。〞

大卫的调查报告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每当人们听到〝活摘器官〞这一指控时,往往会很自然地反应:〝天啊,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请不要忘记:六十多年前的美国最高法院法官菲力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当听到纳粹大规模屠杀犹太人时,也发出过同样不相信的感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