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提前戒严究竟想要掩盖什么?

0
7

十五年前的一月二十三日,江泽民和罗干之流出于妒嫉和个人利益而蓄意策划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使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陷入了一个世纪骗局之中。

可令这些始作俑者和帮凶们没想到的是,这个骗局也一定会象诸如“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孔老二坏、坏、坏,流毒千年把人害”、“亩产万斤”等谎言一样大白于天下,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就将妇孺皆知。

天安门广场提前戒严的秘密

一次和同事聊天时说起了“天安门自焚”事件,我准备把真相讲给他。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冲我神秘的笑了一下,并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脱口而出:那是假的!我急忙追问:你怎么知道的?他说,“自焚”发生前天安门广场就已经戒严了,当时他的一个朋友正巧中转路过北京,本想利用等火车的几个小时到天安门广场看看,没想到正赶上戒严就没进去,在向他们询问为什么戒严时还遭到了呵斥,他回家看到报道后才知道,就在他离开北京不长时间就发生了那个所谓的“自焚”事件。

原来,天安门广场提前戒严就是为了演这出戏啊!这个十五年前精心策划的世纪骗局,这个被某些人极力封锁的国家“最高机密”却被一个平头百姓轻易的解密了!真是应了那句话:纸永远也包不住火!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也真不了!

哈佛大学应该被取缔吗?

法轮功是修佛的功法,不允许杀生,更不能自杀,认为自杀是有罪的,法轮功书籍上讲的很明确。所以说即使那些“自焚”的人真的练过法轮功也不能说明什么,他们不按照法轮功师父以及法轮功书籍的要求去做,那能算是法轮功学员吗?即使他们真是法轮功学员也不可以因此而嫁祸法轮功,那确实是犯了连初中生都知道的以偏概全、偷换概念的错误。试想,不论是哈佛大学也好、清华、北大也好,如果有一个学生杀人了就能说这个大学不好吗?就应该把这个大学取缔吗?况且,后来从各个渠道和层面的反馈信息看,这些人并不是法轮功学员。

充分准备反而昭然若揭

我曾碰到过一个专业的摄影师,当我对他说起“自焚”是假的的时候,他丝毫也没有感到意外,很淡然的样子,好像认为这是一个不需要探讨的话题:稍有常识的人就能看出来,若非事先准备,多部摄影机、多角度同时拍摄,而只是现场人员面对这突发事件的临时拍摄,画面怎可能那么稳定清晰,长焦镜头、短焦镜头、特写镜头俱全?打死我也不信。

超快报道成了不打自招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这件事情发生两小时后,中央电视台就用中英文对全世界进行了报道,别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调查不清楚,就是调查清楚了,中国现在的体制和它们的作风,一级一级汇报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哪?一位法轮功学员在《为自焚者开的绿灯为何如此诡异?》的文章中曾写道:事发仅两小时,新华社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向全世界发出英语新闻,声称“自焚者是五名法轮功学员”。但是,美国之音记者打电话向北京公安局和公安部查证,答复竟然是不知道有这回事。喉舌的宣传口径竟然抢到了公安调查的前面!如此迫不及待,已经暴露了这并非突发事件,而是一场准备充分的阴谋——假如真是突发事件,是根本来不及准备的。

“制造流血”纯属旷世谎言

从当时媒体报道的说辞中看,说它们是精心策划也真是抬举它们了。可能人们早已忘记了,在新华网2001年1月23日17:46分只有200余字的报道中,竟然有“升天圆满”、“制造流血”这样胡诌的东西,在所有法轮功的书籍中也找不到这样的文字。一位法轮功修炼者曾经早在2001年2月5日“‘自焚’无疑是政府行为”的文章中指出:法轮功虽然讲圆满,但那不叫“升天”,即使圆满,也不会到处嚷嚷我要圆满了;圆满的方式也决不能选择自残,因为衡量修法轮大法层次多高的是心性。

法轮功要求修炼者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行事,《转法轮》中明确要求修炼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里没有复仇、更没有暴力, “制造流血”从何谈起?可见他们连法轮功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搞清楚。

面对中共及其追随者这许多年来残酷的迫害,他们始终以大善大忍的胸怀始终不渝的给他们讲述着法轮功真相,即使在他们的器官被活摘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有破口大骂、以牙还牙,所谓的“制造流血”真可谓是旷世谎言、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其造假手法的拙劣由此可见一斑。

其实,用不着再列举出更多的疑点和破绽,自从它们开始提前戒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其失败的命运、可笑的结局。

写到这里,我深深的感谢那些为揭露这个世纪骗局和传播真相的人们所做出的努力,也为已经明真相的人们而感到由衷的高兴。可令人忧心的是,目前仍有很多中国人还被蒙在鼓里,很多不明真相的中国人仍因这个子虚乌有的“自焚”伪案而对法轮功耿耿于怀,误解、仇视甚至是残酷的迫害着大法及大法弟子。

当我把一封法轮功真相邮件发给一个网名叫做“幸福的未来”的同胞时,他的回复却是:滚,能滚多远滚多远,你怎么到现在还相信这个?自焚你不知道吗?

我没有生他的气,但却使我感到了令人窒息的悲凉,这些善良、无辜的中国人竟然被一个卑鄙无耻的政府欺骗到甚至看都不看、想也不想的地步。

我静下心来给他回复到:您真是个爽快人——爱憎分明,我倒是很欣赏您这样的人,也许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强多了,如果我们生活工作在一起,说不定还能成为很要好的朋友呢。其实,我和您一样,也不过就是一个平头百姓而已,之所以给您发这个邮件真的是为您好,因为我们很多人都上当受骗了,上了中央电视台的当,被这个政府欺骗了。其实法轮功特别好,很多人因为修炼身体都好了,现在全世界只有中国还不让炼,您没仔细想想,如果不好能有那么多人炼吗?那个所谓的“自焚”也是假的。

这之后,我便没再收到他的邮件……我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像他这样的兄弟、姐妹……

可贵的中国人,快快醒醒吧,快快走出迷局,不要等到这些作恶之人在审判台上亲口承认是他们干的时候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也许那就太迟了!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