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翰:争先恐后与党文化(图文)

0
4
文革如此,六四如此,违宪迫害法轮功也如此,而置身其中的很多红朝人,不论是否是党徒,则直接沦为了它的杀人工具(大纪元)

争先恐后,以我个人目前认知所见,觉得它是与我们讲究顺其自然的〝天人合一〞的传统观念背道而驰的;与道家的无为与佛教的空更是相去甚远。而以〝修身齐家 治国平天下〞、〝以天下为己任〞的儒家的入世观点来看,则是在仁义面前,即所谓的〝当仁不让〞,才与争先恐后的褒义有些相似处。而儒家讲究〝仁义(良知道 义)为先〞,不论君、亲、师,都服从于此准则。贬义的争先恐后则与儒家的中庸之道完全相悖。


古今对比可见,经受过邪党暴政及其非人党文化的侵染,红朝人失去淡定从容的沉静,而处处表现出来的失礼的争先恐后,是党文化斗争哲学的折射与对红朝人思维及言行举止的变异。

比 如所谓的〝落后挨打〞,窃以为,是邪党歪曲历史的观点,它并非是事实,国家落后要挨打,那只是邪党鼓吹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愚民与役民的说辞。请看看当今文 明世界,哪个正常国家想打仗,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战争,劳民伤财,作为一个正常人,没有谁想成为战争机器去充当炮灰,故美国政府每次出兵,都会有美国 人去表达抗议,是从人权的角度珍惜战争双方生命的表现。而美国政府不得不参战时,大多因维护世界和平的需要,为良知与道义而战。

而邪党所 谓的〝落后挨打〞,让我想起连环画或者红朝影视里表现的批斗场面,或者群情激愤,或者群众们争先恐后一窝蜂对被批斗者一拥而上施暴,就似以此证明自己是对 (党的)敌人绝不手软的坚定革命者。故〝落后挨打〞就似总结,如果落在别人后面做政治表态者,可能就会被视为不忠诚即异己被清除,是邪党历次政治运动中加 诸于红朝人身上的魔鬼般的训练,而红朝人就在暴政这种政治斗争运动一次次的碾压之下,不得不置道义与良知于不顾,不论身份与学历高低,包括学生以答题形式 获取高分否则淘汰的方式,让人人争先恐后的做出政治表态表达拥护,被训练成政治动物,是凡闻〝政治〞而动,〝党说啥是啥〞、〝党叫干啥就干啥〞,唯恐自己 变成邪党的对立面挨整沦为被专政者,失去自己的工作甚至是生命,或者是升学资格。这样的魔鬼式训练,把很多红朝人训练成了,面对邪党要求〝讲政治〞时争先 恐后表态成为了下意识条件反射的动作,唯恐成为落后挨批、〝挨打〞目标,很多党官更把争先恐后表态附和党魁作为了自己仕途升迁的资本。比如靠违宪残酷迫害法轮功信仰者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爬上高位的薄、周、徐、郭、李东生、张越等等,不过他们今日沦为阶下囚,就是昨日残害良善之报应彰显,他们此刻就在漫长的刑期中,品尝他们自酿的无视道义良知跟随江氏肆意践踏法律与人权的苦酒。

很 多红朝人都以为文革这样的祸害离自己很遥远,不会再发生了,而江氏下台日久,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却一直在延续,包括饱受文明世界谴责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也还在延续,而违宪迫害法轮功就是远超文革罪恶的文革的延续。一方面是邪党体制之恶,不仅它是一台绞肉机,它还将人变异成一粒粒失去正常人人性、良知与理 性的螺丝钉,如果说邪党是部杀人机器,故才会被邪恶的党魁加以利用,文革如此,六四如此,违宪迫害法轮功也如此,而置身其中的很多红朝人,不论是否是党 徒,则直接沦为了它的杀人工具,如邪党的党、政、军、公、检、法、司、医院等等机构参与活摘良善者器官的工作人员,甚至一些被谎言蒙蔽举报讲真相的法轮功 学员的不是党徒的红朝人,这些人都成为了加害者,为邪党屠杀无辜良善,但是,他们也是邪党及其邪恶党文化的受害者。如果这些助纣为虐者还不停止迫害,将功 赎罪收集犯罪证据,〝三退〞抛弃邪恶的中共站在善良的一边,日后,将难免陪同江氏这样的反人类罪等诸多项重罪加身者一起被清算违宪迫害良善的罪恶。

另 外一方面,红朝人对邪党暴政的恐怖记忆与恐惧,让自己被变异成了争先恐后才不会〝挨打〞、挨整、吃亏的扭曲的非人的党文化斗争思维,它的后面是,邪党摧毁 了国人对神佛的信仰以无神论代替、无知善恶有报的遗祸,也是进化论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对红朝人人性的吞噬,是建立在进化论无神论基础上的邪党这部绞肉机一 直在绞杀着国人的人性的体现。

不仅仅是红朝人的人性被邪党绞杀,连置身于红朝社会的西方企业都难以幸免,成为南橘北枳。它们只能放弃在它 的母国所遵循的法律及职业伦理道德,比如当初的谷歌,及微软的个人空间也即博客,也以服从所谓的当地法律为由,屏蔽邪党所谓的〝网站不良信息〞敏感词。据 我个人揣测,谷歌后来离开红朝,是否就是这些原本是利国利民的却被流氓政权冠之于〝不良信息〞越来越多,直接挑战它奉行的〝不作恶〞准则才离开红朝的。而 微软最终于2010年10月宣布将个人空间卖给wordpress,或许也是与谷歌的退出是一样的考量吧。毕竟美国的民主自由制度的洗礼,及作为正常人的 道德良知会时时拷问他们人之所以为人的最低底线的。故窃以为,谷歌与微软博客从红朝撤退,是不能一直昧良心眼见善恶颠倒的指鹿为马而无奈的良知退守与撤 退。

记得当年从微软个人空间转移的朋友们,不翻墙的大多选择了新浪或者博客大巴,一并不关心时政的朋友初迁移至新浪博客发帖时,常常遭遇 删贴,某次她记录与朋友一起聊起某专业人士姓李,遂以〝李大师〞戏称之,结果因此被封杀,我想这就是无意中触犯了红朝所谓的〝网站不良信息〞也即敏感词之 故。而我的博客不得不在最后期限前,前往当时需要翻墙的wordpress,因为不论新浪博客还是博客大巴都被封博,连豆瓣日记也不例外。个人以为,不论 是微软还是谷歌的创始人应该都了解,法轮功创始人这样被敬称为〝李大师〞的伟大的人,在自己的母国会被封杀,而他在这些西方人士的母国却备受尊崇并获无数 褒奖,他的名字与著作及法轮大法传扬世界,惠泽八方,却在红朝被各网站视为〝不良信息〞加以过滤,面对这样的颠倒是非、封锁真相、践踏人权的愚民手段,作 为一个良知犹存的人,一定会饱受良心煎熬与自责,同时会面临道德谴责,所以,选择离开极具利益诱惑的红朝,成为他们当初争先恐后而来追逐红朝巨大的市场却 最终不得不陆续离开的原因之一。

面对流氓政权,这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也是一种必然的选择,因为这是作为一个人的道德底线。很多红朝人惋惜 国际著名的高科技公司不能在红朝安家,请看看那些利用邪党体制之恶敛财的裸官举家移民就知道了,邪党已将曾经的神州祸害成了不宜人居的地狱,而流氓政权为 了维持暴政,它的邪恶党文化不就在不遗余力的破坏传统文化并想将红朝人一个个变成与它一样的流氓,才能任其驱使的么?

2000年以前在上 海一家台企上班,我的一个徒弟的老公是一刑警队长,她与我聊起,她的老公与同事们直接就说自己是披着合法外衣的流氓。而2010年在康平路的一邻居,被人 举报而被误拆了花园搭建物,此邻居的警察女儿也对我们说,强拆队就是一群流氓!据邻居自称〝上面有人〞,被执行强拆是别人不了解他家底细的缘故,而那个执 行强拆队队长曾在院子里扬言,以为一个电话就可以摆平他们,不强拆他家强拆谁!而令吾辈无语的是,从一个警察口里说出,一个政府会公然雇傭流氓〝执法〞。

我 们五千年中华文明史上的圣王明君以仁德治民,而只有一个流氓与土匪政权才会以流氓维稳民众。毛氏当初发动的农民运动,及历次政治斗争运动不就是利用的地痞 流氓无赖么?最可悲的莫过于,这些被邪恶党文化洗脑变异成为邪党的工具、暴力执法的人,并不为自己沦为流氓感到可悲。我那位徒弟说,她的警察老公说起那些 艰难养家糊口的小摊贩被他们〝打砸抢〞折磨得很可怜,可他们为了〝饭碗〞却不得不这样做。这些忘祖忘宗的红朝人彻底被移植了一颗马列心,而将自己曾经高贵 圣洁的灵魂,在宣誓为邪党献出生命后交付给了魔鬼党而不自知。而红朝有多少这样以为是邪党给他们饭吃其实是纳税人养活了他们的暴力维稳工具啊?他们中有多 少依旧无视良知道义与宪法,至今也如此以民为敌、野蛮对付纳税百姓与无辜善良的信仰坚守者的啊?

不遗余力铲灭有神信仰,被进化论无神论肆 虐的红朝,争先恐后,有失礼仪,成为今天走出国门的很多红朝人,包括曾经的我,无意识在文明世界裸露出来的深深的红色伤痕,并成为一种病态的心理痼疾,让 人反思,共产主义与中共集合了古今中外邪恶大全的党文化给红朝人造成的精神创伤,饱含了中华民族受西来幽灵奴役的耻辱却很难被人察觉,窃以为,与邪党举国 教育灌输反人性反文明反人性的党文化断根了传统的伦理教育与礼仪伦常有关。还与邪党从来没被清算过罪恶并一直在纵恶欺善有关。

试想连践行 〝真善忍〞做好人都不容,还用铺天盖地的谎言强迫所有的红朝人争先恐后的表态与其划清界限,孤立这个平和的修炼群体,把践行〝真善忍〞的信仰坚守者〝肉体 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且株连其家人与工作单位,邪党不就是明确的以无法无天的姿态告诉红朝人,做好人会挨整的么?这样不就等于告诉红朝人,只 要你放弃不做以〝真善忍〞自律的好人,其他杀人放火、造假卖假等等邪党都无所谓的么?想起那些被强迫转化折磨成精神病患者的人,他们要忍受邪党豢养的邪恶 党徒的各种酷刑,只要他们诋毁与放弃不做践行〝真善忍〞的好人就无罪开释,这样的善恶颠倒与荒谬是会把良知尚存的人逼疯的,而这就是邪党不择手段逼迫人放 弃善良正信吞噬人性与良知的邪恶之处。而红朝社会与红朝人不就是在17年冷眼旁观、置身事外的纵恶欺善的残酷社会现实之中,被急速推向道德破产的绝境的 么?毒奶粉、地沟油、毒食品、毒疫苗只是冰山一角的层出不穷的毒商品之一,生态灾难、空气、水污染、转基因作物合法化等等,而它催生的各种非人的罚款指 标,不也是雷洋之祸的原因之一么?

而法轮大法的〝真善忍〞却是治愈非为仁义的〝争先恐后〞这种被党文化强加于人的被变异的心理痼疾的良 药。大法师父教诲弟子,我个人理解,就是面对人或者事时,时时考虑对方能否承受与是否受到伤害为前提,处处为别人着想,就能培养出祥和与慈悲心。而争先恐 后,不就是没有顾及别人的感受及是否给周边环境带来影响所致么?换言之,争先恐后,就是只考虑到自己的需要,无视别人的感受,也即是唯私自利才会发生的扭 曲的思维方式与言行举止。之所以说,这样的行为是被党文化变异的,是因为五千年中华文明神传文化孕育的礼仪之邦曾经是文明世界的典范,假若能以儒家的〝修 身为本不出仁义五常之理〞自律,除了面对〝仁义为先〞时当仁不让,是不会时时处处争先恐后的,但这些善化人的传统文化却被邪党以暴力与谎言摧毁与断根了。

被 党文化洗脑成〝无神唯物无根〞的红朝人,因失去了传统的做人标准,只能以非人的党文化宣扬与提倡的受斗争仇恨暴力思维控制的党性为标准,视邪党举国推行的 如〝俗话革命〞,这样以文艺形式美化粗俗、低俗、庸俗、粗鄙等等被变异的言行举止为个性、大方与正常。另外,也与国家以专制暴力的方式,推广这样的让斯文 扫地的庸俗与粗鲁等有关,如文革时,国人的言行举止如果不符合邪党奉共产马列主义为国教所定义与扭曲的〝工农阶级〞争先恐后一窝蜂、粗鲁无礼的形象,就会 被视为资产阶级情调等加以批判,甚或被批斗。而优雅、风度、礼让等等源自礼仪之邦的承传就此被红潮吞没与断根了。

原来,人格变态、庸俗、 残暴专制的毛氏是将个人的低级趣味与喜好,假手于个人崇拜与邪党政治斗争运动的方式,不仅整治对手清除了异己,还强加给了红朝人。难怪至今红朝社会还会有 如此多的带着毛氏暴君思维的红朝人,而江氏是把其中的邪恶发挥到了极致并因此把自己与邪党一起葬送了的人。想起当年舅舅说还是个学生的我,平时说话文绉 绉、文之款款的,此时回首,觉得,带着来自民国书香门第及自己的父母被以地主成份摧残的创伤性记忆的舅舅,一定会讶异我与别人的不同,抑或他也在心里感叹 文革已经成为过去,不然似我这样的文气不就是被邪党整治与批斗的目标么?

不过,沦为〝政治贱民〞与书香门第绝缘了的舅舅不知道的是,深受 党文化包装成铲除礼仪伦常道德工具的鲁迅的我,因被党文化套上思想枷锁,如书奴一样读那么多的书都是白读,因为戴着党文化扭曲的观点是看不见其中的优秀与 智慧的,甚至会将书中的精华与糟粕颠倒。如果不是因为朋友让我读了〈九评共产党〉,了解了法轮功真相,我可能还是从前那个不知争先恐后是非人的党文化给红 朝人留下的心理痼疾的、愤世嫉俗、嫉恶如仇、百病缠身的鲁式〝斗士〞。

或许这就是缘分或者天意,因为当我感谢这位为我开启了人生另一扇大 门的朋友时,朋友得意的说,她只成功的影响了我一人从善如流的〝三退〞,只有我一个!尽管这位朋友三教九流认识的人不少,被公认是一个善良、乐于助人的好 人,可她却不能让她的其他朋友如我一样,有对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这些认识,甚至都不能再影响这些朋友如我一样视〝三退〞(退出邪党党、团、队组织)是一种幸 运。而且聊起〝三退〞话题一般都会争论不休即所谓的如吵架一般,可见,被桎梏于个人成见中的红朝人因为党文化而变得更加顽固与不可理喻,因为党文化颠倒了 人的是非善恶价值观,难以让人有自由、健康的思想与理性。尤其,党文化教育中没有尊重,故大多红朝人不懂得真正的尊重,故会对自己不同意的观点或意见条件 反射也即争先恐后的加以反驳或者训斥,就如今年正月返乡与我的亲友们聊法轮功真相一样,人人争先恐后反驳我,不容我插话。惭愧的是,我曾经也如这些亲友一 样,而这是否就是对自己当年唇枪舌战父亲,或者其他人时,有失〝口德〞的一种报应呢?

而红朝人不知不觉的将学校党文化培养学生或者承载着 党文化的演讲书籍或影视辩论比赛里的先声夺人、在规定时间里争先恐后的驳斥、以气势压人等等辩论手段用来进行交流,不就是党文化潜移默化变异了国人陷入互 斗而不自知的一种表现么?想起近期里联系上我的近30年不见的当年的初中好友,建议我开通微信,说在微信上天天〝斗嘴皮子〞很好玩,让我竟然不知该说什么 好。而几时,红朝人才能像正常人一样学会交流呢?而这〝斗〞不就与〝争〞一样么?藉着党文化宣扬与倡导的斗争哲学,变异与影响了整整几代红朝人,与五千年 中华文明神传文化育化的神州子民恪守礼仪伦常承传礼仪之邦的教化,背道而驰。

当年因为自己特立独行〝斗士〞一样的个性,让来自民国书香门 第的母亲怕我、疏远我,使我与她不得亲近。而我内心多么渴望成为母亲一样的人啊!她戴着眼镜抄写佛经与中医古方时念念有辞的专注与恬淡、娴静,与生活中为 父亲与家庭担忧并愁怨百结的母亲多么不一样啊。而前者正是我的向往。此时想来,母亲当年放弃代课教师转正,应是对红色政权的恐惧。因为母亲的家庭从镇上被 赶到乡下,虽上缴了自购田产,但我的外婆没有过世的外公幸运,依然被戴高帽游街示众批斗,人格被肆意的凌辱,红色政权的不人道与非人性由此可见一斑。想起 重庆一个80后朋友一直感激邓氏的改革开放,说,不然按照他曾做过地委秘书被文革整治怕了的爷爷永远不许子孙进城的遗嘱,会让她的父母及她与弟弟就只能一 辈子呆在乡下了。以致于与她聊〝九评〞她根本就听不进去。而我的母亲与朋友的爷爷,不就是带着对红色政权的恐怖记忆与未愈的精神创伤,离开了这个被邪党鸠 占鹊巢与蹂躏得面目全非的故国的么?可怜,这些离世的老一辈成为邪党斗争哲学的受害者与牺牲品,可很多红朝新生代却完全视变异了正常人思想的斗争哲学为正 常,成为一种心理痼疾却不自知,并被文明世界为之侧目与排斥,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呀!

而今我能频频回首看见当年被党文化变异的自己,惭愧于 自己有辱神州子民的身份,渴望净化自己被变异的思想与言行举止,都是拜法轮大法所赐。但是,如果不能时时以大法师父的教诲自律,身在邪党这个绞杀正常人性 的绞肉机所制造的非人社会环境之中,是很难做到不被它所带动的。故更让我认识到国人只有〝三退〞弃共,让邪党为之解体,才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而我不仅庆 幸自己是当年被朋友所影响的因〝三退〞而开启了自己新的人生的人,更庆幸大法师父对我的救赎。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