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象剖析】白衣“天使”的冷酷(图文)

0
0

编者按:美丽的神州,承传了五千年的文明,演绎出无数绚丽神奇。然而,西来幽灵,卷起红祸。无神论、党文化,破坏传统,扭曲心灵。今日大陆,道德急剧下滑,乱象丛生,危机四伏。诚信缺失,安全感何在?阴霾迷雾中,亟待厘清事实,探究溯源,剖析中共之祸。正本清源,去除毒害,方获新生。

***

网上流传一则社会谚语:医生见死不救,草菅人命,越来越像杀手;杀手出手麻利,不留后患,越来越像医生。

2011年8月24日深夜,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三人民医院手术室突发火灾,事发时一台手术正在进行中,当时至少有6名医护人员在场,可是他们却自行撤离,把全身麻醉的病人留在手术台上,导致病人死亡。网友闻讯疾呼:“白衣天使,杯具!”。江西九江网友“火柴o女孩”发贴说:丢下病人各自逃命!这是医德的丧失,人性的泯灭啊!

2011年8月31日,在沈阳市的一所医院里,老年患者苏秀云上吊自杀。据报导,当时院内一值班医生两次打卡,就在距离老人上吊不到两米的地方,他却视而不见转身离去。事情爆发后,家属非常愤怒。31日下午,苏秀云的儿女看完监控录影后哭了:“患者吊在那里,他都不救,他是什么医生!”

2012年12月15日中午,在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射阳港桥发生了一起重大车祸。一名23岁的母亲当场死亡。她的不满三个月大的男孩巴成轩在12点24分,被送至射阳人民医院抢救,该院医生要求家属先挂号,拒绝施行急救措施,巴成轩由于未得到及时救治而死亡。

据《人民网》报导,巴成轩的外婆闻乃香哭诉:“110将我孙子送到医院时还是好好的,我在医院跪求了一个小时都没人过问,是医院抢救不及时,我的孙子才死亡的。”事发后医院称没有延误治疗,婴儿系由严重车祸导致死亡。目击者、射阳市民顾凯表示,死者家属多次恳求医院救助或帮助他们安排120急救车送至盐城人民医院急救,但是均遭拒绝。

民众“我的梦想不在天堂”写:看病非要挂号吗?在生命危险时,不能变通一下吗?太让人失望了……,希望社会会改变一下,人人都有一颗善良的心……

古代医德观

在中华医学的宝库里,众多医药典籍、雅称、佳话熠熠闪光。杏林春暖,橘井泉香,代表着高明的医术与仁慈的心怀。医德高尚的悬壶济世之人,都被尊为“苍生大医”。

唐代“药王”孙思邈著有《大医精诚》,专门论述医德。文中写:“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意思是说,医生应该视所有患者如至亲,不论贵贱贫富,皆平等视之,而且要克服一切困难,尽心去抢救病人。这样才算得上“苍生大医”,否则就是害人大贼。

明代医学家龚廷贤在《万病回春》中论曰:“医道,古称仙道也,原为活人,今世之医,多不知此义,每于富者用心,贫者忽略,此因医者之恒情,殆非仁术也。以余论之,医乃生死所寄,责任匪轻”。

清代医学家喻嘉言在《医门法律》中说:“医,仁术也”。仁,乃中国古代重要的道德标准及哲学伦理概念。“仁”字至上,医德之境界便清晰可见。医者,一份神圣的责任,需要慈悲、博爱、宏大的心灵担当实践。

图为2012年9月3日上午10时许,广东深圳鹏程医院发生血案,一人持刀将4名医护人员以及保安砍伤。(网络图片)

医院为何成“战场”?

2006年12月底,深圳宝安区山厦医院的医生护士开始佩戴钢盔上班,立刻成为中国和海外媒体的一条大新闻。香港媒体说,好像到了“战地医院”。事件起因是,一名车祸受伤住院的患者在治疗结束、准备出院时死亡。家属与医院就赔偿问题闹起纠纷,在纠纷中有医生被殴打。

多年来,大陆的医病关系不断恶化,病患或家属攻击医护人员的恶性事件频繁出现,实乃“和谐社会”的一大讽刺。

2006年,中共卫生部有关针对医院暴力事件的资料显示,被病患或其家属攻击的医护人员超过了5,500人。2009年6月发生了5起致伤致死医疗纠纷,被医疗界称为“黑色六月”。

2010年,大陆医院的医患冲突共有17,243件,比起5年前增加了7,000多件。在2015年6月中下旬的21天内,仅上海一地就连续发生7起医患纠纷。

《中国人权》报导,有大陆官员透露,广东省每年的医患纠纷就超过2.5~3万件,其中走司法程式的有500~600件。大陆媒体曾报导,北京有72%医院发生过医患冲突事件。

悲剧,一桩又一桩,令人扼腕叹息。2016年5月,一名前患者持刀闯入广州牙科医生陈仲伟的家里,将其砍死。2010年6月,山东省一位医生被因肝癌致死的病患的儿子刺死。山西省有医院被病患纵火,造成三名医生严重烧伤。福建省一名小儿科医生被一个新生儿的家属追逐,从五楼视窗跃下受伤。2006年,一个三岁小孩因为祖父无钱预付82美元的医疗费而被医院拒绝救治,这一事件被报导后引起了2,000人的聚集骚乱。

许多专家和网友评论指出,患者与医护间的矛盾折射出中共医疗体制的弊端和畸形。大陆医疗行业的腐败堕落有目共睹,是诱发冲突的主要原因之一。医生收红包、收回扣、冷漠渎职等现象普遍存在,导致医病关系不断恶化。另一方面,在恶性事件中,一些医护人员成为无辜的泄愤对像,值得同情。

《中国人权》曾刊文表示,在大陆的医患纠纷中,患者和医生都是弱势群体,是政府的不作为将矛盾推到医患之间,致使医患双方互不信任。加上大陆看病难、医疗费用高等问题,以及社会道德的沦丧,致使医患纠纷越来越多。

有网民认为:“医生和患者形成暴力冲突,两者都是医疗改革的牺牲品。一切医患矛盾皆因这个医疗制度。”“这是医疗改革的怪胎,体制不改医生和患者都是受害者。”

2016年“两会”期间,中共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锺南山曾指出,中国医疗投入比率远远低于国际水准,甚至低于阿富汗、巴基斯坦。正是由于过去多年财政投入不足,中国医院靠市场化运营,逐利性明显,导致以药养医,大医院人满为患,加剧医患矛盾。

他无奈地说,“中国的院长们碰在一起,考虑的是医院的收入问题,而国外的院长碰到一起谈论的是开展了什么新技术,取得了什么成就。”

钟南山批评中共现行的医疗体制称,医改这么多年,看病贵看病难、医患关系、医护人员积极性等问题基本没有解决,“这绝对不是一般的问题,是体制上的问题”。

患者与医护间的矛盾折射出中共医疗体制的弊端和畸形。(网络图片)

贿赂是必要的?

2013年7月24日路透社报导,收取回扣和红包已经成为中国公立医院运营的润滑剂和生命线。文章写,在过去三十年里,中共政府的医疗改革使得这一行业更加市场化,因此中国的13,500家公立医院必须平衡自己的账本。受访的几位大陆医疗从业人员和专家表示,如果没有这些非法的报酬,大陆医疗系统依靠低收入的医生队伍将难以运行。

在大陆,病人给医生送红包,能够保证插队预约、顺利转院、得到更放心的治疗和照护等服务。35岁的北京商人鲍比‧王说,对于各种手术的红包,有不成文的规矩。他自己就曾经给外科医生5,000元的红包,希望医生为他的姨妈尽力做好股骨移植手术。

据大陆官媒报导,从2010年1月份到2012年12月份,有医院人员从两个制药商那里接受了总价值282万元的贿赂。一名中国医疗行业的高管说,贿赂和腐败浸润了公立医院的每一级别。“它们被视为在目前的医疗系统中是必要的。”

当腐败被视为“必要”,千百万名普通患者被迫为利润达标买单。2006年,有大陆网友含泪写道:“所谓的人道主义,已经被市场经济的滚滚巨轮碾得粉粹,可爱的‘白衣天使’个个成了‘剪径大盗’,收费单据是你永远看不懂的‘天书’:价格昂贵的各种营养药品,让你误以为是治病疗伤的灵丹妙药而付费不疑。前不久,一位农民患重感冒在城里医院治疗,竟然花费7000余元,成为社会一大奇闻。最近,四川连江县一位少年被人用刀刺伤生命垂危,医院因患者医疗费不足而拒诊,结果导致伤者失血过多死亡,令人闻之扼腕。

“如今此类事例已经屡见不鲜。现在的老百姓不怕吃苦受累,就怕看病住院,患了疑难杂症动辙几千上万甚至几十万,一般家庭都难以承受。因此,只有‘小病忍、大病抗、绝症等死见阎王!’”

还有网民说:医改越改越贵,小病看不起,大病等死;现在穷人最怕生病,连个感冒都病不起;普通老百姓得了重病就是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只能等死。现在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冷漠的罪恶

2009年5月13日,一名23岁的退伍军人坠楼重伤,被送到重庆324军医院抢救。院方要求家属先支付二万元医药费,当时伤者仍清醒,哭求医生先抢救,伤者的母亲跪地哀求,但被医生拒绝。家人赶去凑钱,四小时后拿钱回来,伤者已死亡。

此事引发公愤。当天,受害家属高举著死者穿着军服的遗照和写着“时间=生命?还是金钱=生命?”的标语,在医院外喊冤。有数千民众聚集在现场声援死者家属。过程中,防暴员警抢夺死者遗照和群众发生冲突,约有10人被打伤。

有网友写:“我问苍天:究竟是社会造成了世态炎凉?还是利益酿就了人性冷酷?”

有民众表示,医院和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如今被打上了功利、医疗事故、买办的烙印。在一个没有职业操守的社会里,医生不做应该做的事情,老师不做应该做的事情,官员不做应该做的事情,社会这是怎么了?除了钱就没有情与德了吗?冷漠的社会啊!!!

专栏作家颜丹撰文剖析大陆医疗界的乱象,“一段节选自‘360doc’的文字资料显示,有人曾在美国一家医院的急诊大厅看到了这样一张海报,上面写着:不论患者是否有支付能力或处于何种保险状态,医院的急诊部门必须为所有急诊病人提供必要的医疗检查并维持其生命的基本稳定。这段话的正上方还有一行加粗加黑的字:这是法律。……然而遗憾的是,法律的震慑力似乎从未曾对中国大量医院、医生、护士见死不救的现象起到丝毫的遏制作用。此后,患者因遭遇‘见死不救’而死亡的悲剧仍在不断的上演。”

“更令人发指的是,对医生、护士的这种冷漠、麻木视若无睹,对医院沦为谋利机构这种乱象不进行管理与约束、甚至与之沆瀣一气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下有权力、更有义务进行监管的政府部门。由此可见,中国人对老、弱、病、残所表现出的漠视、鄙夷,其实是自上而下的,是活生生以‘身教’的形式被教育出来的。”

是谁“教育”出了这一批批冷漠麻木的白衣人员?为什么,金钱重于生命?中共统治大陆67年来,系统的破坏了传统文化,砸碎了“仁、义、礼、智、信”,要求人民跟党走。而中共党的假、恶、暴本质则决定,跟随它的人必须放弃善良和真诚,否则,就不能充分体现党性原则。无处不在的愚民洗脑,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早已将几代中国人扭曲成浑浑噩噩的迷茫之众,没有信仰、不重道德,追名求利,随波逐流。良知未泯或是维护正义者,被中共的专政机器无情的碾压折磨。在心灵迷失的红尘中,医疗界出现的腐败、麻木、冷漠、残酷并不足为奇,但却令人震惊颤栗。冷漠的心在伤害同胞的生命、制造普遍的悲剧。害人与被害者双方,在这畸形恐怖的体制下,一起成为社会苦难乱象的主角。

呼唤真诚与爱

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说过:哪里有对人类的爱,哪里就有对医学的爱。

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描绘了医者风范:“夫大医之体,欲得澄神内视,望之俨然,宽裕汪汪,不皎不昧。”──排除杂念,心胸宽阔,庄重澄明,不卑不亢。以仁心施仁术,“一心赴救”,“生死所寄”,这是黎民百姓需要的“苍生大医”。而那些披着白衣、干下肮脏勾当的“含灵巨贼”,是中共体制的罪恶牺牲品,必须面对自我的救赎。

在道德急剧下滑的社会里,呼唤爱和仁义。回归传统道德,回归真诚善良,从根本上拯救生命,走向光明,恢复“白衣天使”称号的纯净与神圣。

关键字: 无神论,破坏传统,医德丧失,医患冲突,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