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川普的推特偏向俄罗斯疏远中共?(图文)

0
0
候任总统川普在推特上爱憎分明。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候任总统川普在推特上爱憎分明。

他不遗余力地赞扬俄罗斯总统普京,称他“非常聪明”,否认莫斯科干预美国大选的指控。但是另一方面,他抨击中共操控人民币,扭曲贸易,以及未能遏制朝鲜。

CNN报导说,这提出一个问题:当中共和俄罗斯都在挑战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的时候,为什么川普偏向莫斯科,疏远北京?

川普对俄罗斯和中共的立场标志着美国外交政策的急转弯。川普和大多数共和党建制派都明确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废除奥巴马的部分遗产。

一些分析家认为,川普可能在采取一个深刻的战略;另外一些人说,他只是不了解美国长期同盟的极端重要性。至少,这是一个跟奥巴马完全相反的做法。奥巴马试图寻找跟中共的共同利益点,来弥合严重的分歧。同时,他努力孤立违反国际法的俄罗斯,尽管没有取得太多成功。

俄罗斯吞并原属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这是二战以来欧洲国家边境首次遭到武力改变。

莫斯科在叙利亚内战当中支持总统阿萨德,跟美国形成直接对立。俄罗斯军队骚扰美国飞机和军舰。美国情报界高度相信,俄罗斯幕后指使了黑客入侵美国大选的活动。

然而,川普却跟普京互动热络,表示愿意跟俄罗斯加强合作,公开否认黑客指控,指责美国情报界的举动有政治目的。

川普的这个立场打击了情报界的士气,令观察者困惑。他们想知道:这是否是一个战略决策。

威尔逊中心凯南研究所所长罗建斯基(Matt Rojansky)告诉CNN,川普亲俄的一个原因可能是,川普相信美国应该更多的跟俄罗斯合作,打败恐怖主义。川普认为这场战斗是极端伊斯兰和西方文明力量之间的战斗。

《纽约时报》报导说,川普提名的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认为,中共和朝鲜是伊斯兰激进分子的盟友,强行向全世界推销它们的宗教意识形态。弗林跟人合写了一本书,名为《战场:我们如何可以赢得全球反伊斯兰极端势力及其盟友的全球战争》。

弗林在序言中说,“他们(激进伊斯兰)不是孤单的,是跟一些国家和组织结成同盟,这些国家和组织虽然不是宗教狂热分子,但是他们的共同点是,仇恨西方、特别是美国和以色列。那些盟友包括朝鲜、俄罗斯、中共、古巴和委内瑞拉。”

弗林进一步解释,这些同盟有共同的意识形态。“这些危险恶毒的激进分子跟上个世纪的极权运动有许多相似之处。难怪我们在面对激进伊斯兰教徒跟哈瓦那、平壤、莫斯科和中共政权的同盟。”

通过任命弗林为国家安全顾问,川普暗示他意欲将外交政策重点放在中东和伊斯兰激进组织上面。

罗建斯基告诉CNN,川普似乎更愿意将俄罗斯归入“西方文明”阵营。而著名共和党人诸如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和林赛•格雷厄姆则不这么认为。这种意见分歧将造成摩擦。

麦凯恩将在周四(1月5日)举行听证会,审查俄罗斯在大选黑客活动当中的角色。麦凯恩和格雷厄姆已经宣布,他们将领导对俄罗斯新的制裁。麦凯恩已经在跟外交关系委员会民主党领袖本•卡丹合作起草议案。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