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刑场上的婚礼”背后的真相

0
0

婚礼带给每个人的都是终生难忘的记忆,而曾经让很多中国人热血沸腾的“刑场上的婚礼”,俨然成为了“革命浪漫主义”的代表秀,这场“婚礼”的主人公周文雍以及陈铁军也刻在了不少国人的记忆中。

然而,不得不说,我们又被中共的宣传给欺骗了:根本没有什么刑场上的婚礼。中共《同舟共进》2012年第2期的一篇文章《“刑场上的婚礼”与刑场外的真相》证实了这一点。

周文雍是1927年12月广州暴动的领导人之一,领导人还有张太雷、叶挺、恽代英等。暴动失败后的1928年1月初,以李立三为书记的中共广东省委在香港举行全体会议,并惩办了逃到这里的暴动的领导者,周文雍也受到处分,并被要求回到广州继续从事革命活动。周文雍返回广州后,中共派陈铁军为其助手,并扮成一对华侨富商夫妇,建立新的联络网和交通线,酝酿下一个暴动。但不到一个月,两人同时被捕。同年2月6日,两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据当时的广州报纸报导,行刑前,周文雍要求和陈铁军合影,国民政府同意了其请求。沿途,二人均高呼口号,不过,根本没有什么刑场上的婚礼。由于他们是以夫妻的名义在广州活动,大家都认为照片上的两人是夫妻,所以有人在照片旁以陈铁军的口吻加了一句话:“我们俩过去在一块工作,一直没有结婚,现在我们宣布举行婚礼。”后来亦参加广州暴动的聂荣臻的一句“那是刑场上的婚礼啊”,成为了后人杜撰的肇始。

广州暴动的红色恐怖

中共为何要发动广州暴动呢?

原来在孙中山“联苏、容共”政策下,中共秉承共产国际指示加入国民党“借壳发展”,之后逐渐夺取了国民党党内的各项权力,并使国民党内部出现分化,国民党内许多人对中共极为不满。中共甚至还以暴力扰乱破坏社会治安,骚扰租界,制造“南京事件”,侵害外国侨民生命财产。

中共的种种所为以及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使北伐取得胜利后的蒋介石下令“清党”,大举抓捕中共党员。

为报复国民党“清党”,时任中共最高总书记的瞿秋白接受共产国际指令和说明,先后在南昌、湖南、广州等地举行武装暴动,实质就是叛乱。在叛乱过程中,中共大肆捕杀并焚烧房屋,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如在周文雍、陈铁军参加的广州叛乱中,仅总工会一处,就烧死一百多人。而在镇压中共的过程中,广州市政府也大肆搜捕参加叛乱人员。有资料显示,双方死亡人数在两万人以上。

南昌暴动与澎湃的红色恐怖

再看南昌暴动。8月1日,周恩来、贺龙、叶挺、叶剑英、朱德、刘伯承、林彪等人策动北伐国军在江西向驻守南昌的国民革命军发起进攻,史称“八一南昌暴动”。真实的历史显示,毛泽东没有参加“南昌暴动”,也自然算不上创建中共军队的领导人。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激战,中共军队占领了南昌全城。随后被国民政府调集的军队包围,8月3日,中共部队撤离南昌。撤退途中,再次遭到国民政府军的夹击。最终,有800人逃到井冈山。而参与领导了南昌暴动的彭湃,失败后则率领部分兵力南下广东。10月,又领导发动海陆丰暴动,占领了海丰、陆丰两县。11月21日,成立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形成割据势力。

在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存在的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具有绝对权力的彭湃给当地百姓带来的是“红色恐怖”。推崇中共鼻祖之一列宁“不讲法律、反动的就杀”思想的彭湃也是如此告诉手下的:“准群众自由杀人。杀人是暴动顶重要的工作,宁可杀错,不要使其漏网”、“将这批豪绅地主剖腹割头,无论任何反动分子,都毫不客气的就地杀戮,直无丝毫的情感”,他甚至提出要对“土豪劣绅”“大杀特杀,杀到他干干净净”,杀到海港的水“都成赤色各人的衫裤都给反动派的血溅的通红”,他要求参加海丰县工农兵代表大会的代表每人负责杀 20人。

有资料显示,在彭湃带来的“红色恐怖”中,40万人口的海陆丰地区有一万多人被残酷处死,“反动的乡村有些全乡被焚烧”。有超过5万名民众逃离到香港、广州避祸。而一些赤卫队员(大多是青年农民)从最初的胆怯变成了杀人连眼都不眨的恶徒,甚至还想出了杀人的新花样,比如将人大卸四块,再煮熟吃掉;将人关在板箱里慢慢锯成一块块。

彭湃制造的红色恐怖在引起当地人恐惧、反感的同时,也引起了国民政府的注意。1928年2月,海陆丰苏维埃政权被国民政府军击溃,彭湃率领残部逃至大南山地区。其后,彭湃离开广东,绕道香港转往上海。第二年8月,由于军委秘书白鑫的告密,彭湃等人被国民党逮捕,六天后即被枪决。彭湃死后,其妻子、孩子等共有8人先后丧生。

秋收暴动与黄公略的红色恐怖

而南昌暴动后9月发动的秋收暴动,因为毛泽东的拆台,则无声无息。中共湖南省委当年给中共中央的检讨承认,这“纯是一个简单的军事行动。不但没有掀动农民夺取土地的革命狂潮,连取得农民对此次暴动的兴趣都没有”。

不过,在国民党清党后逃到湖南东部一带的彭德怀、黄公略部,率领几千人公开在湘东回应毛,并进入湖北北部发展。暴动失败后,彭德怀率部前往井冈山,与毛会合,黄公略则盘踞在湘鄂赣一带。

台湾史料显示,黄公略在湘东二年,杀人不下五万,每攻破一座城,就尽掠富农商人小资产者而走,苛其刑罚,限期勒索,但无论是否收到赎金,人质都要被杀死。

如其在攻破长沙城时,抓了一个富户遗孀的儿子为质。黄公略令手下将其绑在堂前树上,用荆棘状的铅丝制成的鞭子鞭打他。传令以十万为代价,款不到则鞭不停。富家子弟哀号不止,血流满地。他的母亲披散著头发四处奔走,用了一天一夜的功夫,勉强凑足了十万块送给黄公略赎子,但看到的却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富孀哀号一声气绝。

黄公略除了嗜好杀人外,亦好色纵淫,所掠大家闺秀无一能幸免。如果女子反抗,立刻用大刀将其碎尸;如果女子顺从,则玩弄数日后赏给其卫士做公妻。因为卫士人多,女子很快就被蹂躏致死。黄公略的残忍,可与明末张献忠相仿。

1930年6月,黄公略任中共红三军军长。蒋介石曾派黄公略同父异母的哥哥黄梅庄劝降黄公略,彭德怀依黄公略“一刀两断,义无反顾”的意见,将黄梅庄杀死,并割下他的头送给蒋介石。黄公略知道后,不但不伤心,反而很高兴。

1931年9月15日,在国民党第三次围剿时,黄公略受重伤后不治身亡。这又怪得了谁呢?

历史表明,中共如澎湃、黄公略这般嗜杀、好色之徒迄今都没有断绝,原因亦在于共产党嗜杀成性的邪恶本质。《九评共产党》对此有详尽的分析。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文化中充满了人与人的关怀和爱,对生命的敬畏和对神的感恩。东方人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西方人说“要爱人如己”。唯有共产党认为“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而共产党为了维持一个“斗”字,就要在人民中煽动仇恨,不但中共自己要杀人,还要挑动群众互相杀。这样的中共随着对权力的掌控,杀人更加肆无忌惮。可以说,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杀人史,与这样杀人如麻的中共为伍,理当感到羞耻。

关键字: 刑场上婚礼,周文雍,陈铁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