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大罪首次曝光 让子孙后代诅咒(图文)

0
0
谁应该为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失败负责。图为三峡大坝放水。(STR/AFP/GettyImages)

  国在山河破,如六十五年来中国增加的沙漠化面积相当于三个德国,很多学者说最主要是自然因素;国存千骨枯,如板桥等水库溃坝造成二十四万人死亡,专家说时值十年动乱,历史要负主要责任。为对中国子孙后代负责,必须追究错误决策者的个人责任!本文讨论谁应该为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失败负责。


一九五二年毛泽东把第一个出访地选在黄河,意在制服黄河水患胜过舜尧禹。毛泽东问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黄河涨上天怎么样?〞王化云建议修大水库,获得毛泽东的支持。毛泽东是黄河三门峡工程最主要的倡导者。

一九五三年周恩来与苏联会谈,将根治黄河列入苏联的援建项目。一九五四年一月,中共政府邀请苏联专家组来华考察。一九五五年七月,全国人大一届二次会议召开,国务院提交《关于根治黄河水害和开发黄河水利的综合规划的报告》。三十日全体人大代表一致举手通过了决议,决策依据竟是〝黄河清,圣人出。圣人出而天下治〞。按照全国人大决议,周恩来具体负责三门峡工程,包括机构的组建。工程于一九五七年四月动工。周恩来是黄河三门峡工程规划和建设的主要负责人。

中共把三门峡工程的失败归于苏联专家。李鹏在《三峡工程日记》中专门用一节来谈三门峡工程:〝三门峡工程是苏联水电专家设计,在中共政府缺乏经验的情况下确定的。由于没有很好考虑黄河泥沙淤积问题和上游盐硷化的影响,被迫改建。〞如果真是苏联专家的设计错误,中国政府完全有理由向苏联要求赔偿。如果不赔,还可以告上国际法庭。为什么周恩来没有提出索赔呢?
 

周恩来更改苏联专家的设计


为了阐述方便,这里只用苏联专家的两个数据:三门峡的设计蓄水位为海拔三百六十米,相应库容六百四十七亿立方米。

对三门峡水库泥沙淤积问题的描述:〝三门峡水库蓄水一年半后,泥沙淤积即达十七点五亿立方米,水库库容迅速减小;从一九六二至一九六六年,又淤积了三十七点二亿立方米,大大超过水电部设计部门对该水库泥沙淤积的估计。〞五年半时间一共淤积了五十四点七亿立方米,为库容六百四十七亿立方米的百分之八点四五,而且还都是在设计的死库容内,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

三门峡工程提出后,即遭到黄万里、方宗岱等人的坚决反对。当工程在政治上提高到〝圣人出而天下治〞的层面,反对者噤若寒蝉,唯有黄万里依然死谏,不久黄万里被打成右派无法发声。当年一位德国水利专家考察了该地区后说:〝在三门峡筑起大坝,无疑是在修建一个祸害关中的死库!〞关中平原为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天府之国,秦国就是靠关中平原统一了中国。

与长江三峡工程决策过程有所不同的是,水库主要淹没区的陕西省坚决反对三门峡工程,习仲勋支持陕西省的要求。一九五八年,在工程开工一年后,周恩来被迫召开会议重新讨论工程问题,最后达成妥协,更改苏联专家的设计,将设计蓄水位从海拔三百六十米下降到海拔三百三十五米。

周恩来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更改的后果是什么,可能当时也没有人敢指出这个更改已经宣判了工程的死刑。通过更改使得水库库容从原来的六百四十七亿立方米骤然下降到九十六亿立方米,库容减少了五百五十一亿立方米!之后五年半时间淤积的五十四点七亿立方米对于六百四十七亿立方米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只占六百四十七亿立方米的百分之八点五,但是它占九十六亿立方米的百分之五十七。所以常说,半个三门峡水库被淤满了。中国方面更改苏联专家的设计,如何再向苏联提出索赔?
 

可惜黄万里没有在场


高文谦先生解释了周恩来在文革中保哪些人,又不保哪些人,令人有所启发。黄万里是毛泽东钦点的右派,周恩来自然不会保。黄万里未能出席一九五八年的会议,无人能向、无人敢向周恩来解释更改设计的后果,致使周恩来失去了最后一次终止错误的机会,铸成让子孙后代诅咒的大错。

黄万里指出:〝现行法假定库内水是平的,又假设坝址的Q-t线(流率──水位关系线)作为进库线,这是不合理也不安全的。必须改用不定流的方法计算。即使在技术经济报告中用现行法计算,未必就可当作近似的结果。对于防洪库量的确定,对于水库淤积后淹没高程的计算,可能距离实际发生的情形很远〞。

苏联专家设计的蓄水位海拔三百六十米,是指水库坝址处的水位。假定库内水是平的,水库尾部西安市的水位也是海拔三百六十米,正好不会淹没西安市。但是水库的水面不是平的,而是斜的,有水力坡度。如果坝址处的水位为海拔三百六十米,那么西安市的水位必然高于海拔三百六十米,大部分城区被淹。工程上称之为水库库尾的水位上翘。
 

毛泽东要炸三门峡大坝


一九六四年毛泽东听说三门峡工程造成的问题,十分恼怒,便对周恩来说:〝三门峡不行就把它炸掉!〞周恩来没有执行。这是周恩来第二次错失修正三门峡工程决策错误的机会。作为工程的最主要倡导者毛泽东已经表示用炸掉三门峡大坝的方法来公开修正错误,似乎已经不在乎黄河清和圣人出的这个政治关系了,意将自己的责任撇清。据说周恩来建政之后一直服从毛泽东旨意,为什么这次周不按照毛的旨意办?可能他意识到,大坝炸毁之后毛一定会将他作为替罪羊抛出。权衡之下,周恩来宁愿替毛泽东背黑锅来换取继续的信任。

一九六九年夏,三门峡水库库尾的水位上翘,西安告急。周恩来只得将三门峡水库坝址处蓄水位继续降到海拔三百一十五米。直到一九七六年周恩来去世,尚未找到解决三门峡工程问题的办法。二00三年秋,陕西渭河下游五年一遇的小洪水,导致关中平原五十年不遇的大洪灾,人员死伤和财产损失惨重。张光斗与钱正英对此发表意见:祸起三门峡!三门峡水电站是个错误,理当废弃。好像三门峡工程之错跟他们根本没有关系,好像三门峡大坝早就该炸了。周恩来手下的行政和技术官员多是佞臣,不愿挺身而出承担责任,所以只有周恩来为黄河三门峡工程的失败负责。

关键字: 周恩来 , 黄河 , 三门峡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