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被庭审 乡邻签名营救(图文)

0
1

北京市顺义区法院于2016年12月9日在顺义区法院对乡亲口中“万里挑一”的大好人、法轮功学员孙福义老人,非法开庭审理。近期又有151位乡亲和正义的北京市民站出来,为孙福义老人签名、按红手印,要求无条件释放他,依法还老人应有的人权。

在签名时有的说:这么好的人能不救吗?!这江泽民太坏了,没干什么好事;还有人说:听说(孙福义)都到那里(看守所)了还不救呀!我签字,这是做大好事……在征签的时候问到是否愿意接受采访,民众说愿意,就用真名,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又有151人签名、按手印要求当局释放法轮功学员孙福义

孙福义是北京市怀柔电信局退休职工,家住北京怀柔区九渡河。他以前就有前列腺炎、腱鞘炎,一九九七年炼法轮功以后病都好了。孙福义不光对家里人好,对村里人,认识不认识的人,他都同样热情对待。他在电信局上班,谁家修电说一声就去,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一干就是两、三个小时,等干完活,一说吃饭就找不着人了,早走了。村里有人到怀柔区办事,有人听说他是九渡河的,就说:“九渡河有一个叫孙福义的,那可是个大好人,这人在世界上都少有!”


孙福义

因为坚持真善忍做好人,孙福义曾被非法拘留一次、关洗脑班一次,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遭受折磨。他从劳教所出狱后,单位薪金照发,工资照涨,奖金一分都不少给他。“610”人员让单位派人监控他,局长说:“我没人。他是我们这里最好的人。”

2016年1月11日孙福义在石门市场购物时被顺义仁和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顺义区泥河看守所,2月18日被顺义警方非法逮捕。 2016年4月16日,构陷孙福义老人的所谓“案件”被顺义区公安局递交到顺义检察院,2016年5月19日被顺义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回顺义分局补充侦察。


新唐人电视台报道民众签名营救孙福义老人截图

之后,孙福义的家人把278位乡邻为营救孙福义签名按上红手印,并写出多份证明他是好人并要求释放他的证明信和请愿书等材料的复印件,用快递寄送到北京顺义区五个相关政府、公、检、法部门:北京顺义区检察院、顺义区公安局信访办、顺义区信访办、顺义政府办公室、顺义区政法委。


家属邮寄请愿书等文件的快递回执单

家属希望顺义区政府和公检法部门能够依照中国宪法和相关法律保护法轮功学员孙福义的人身安全以及他的合法权益,并希望他们能明白真相,不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守住良知,以免在即将到来对江泽民及“血债帮”的清算中被定罪、淘汰。

可是在顺义政府及公检法相关领导收到民众为孙福义的请愿书和相关的证明材料后,他们并不顾及老百姓在“证明信”和请愿书中证明孙福义是好人的事实,继续枉法加害孙福义老人。之后的两个月,顺义警方不断骚扰孙福义的家人和当时一起被绑架的孙福义的大姨姐和姐夫(法轮功学员),反复逼迫他们“交代”,以从中找出能够为孙福义定罪的借口。之后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顺义警方构陷孙福义的案件递交到检察院,而后检察院又把构陷案起诉到了顺义区法院。

顺义法院通知孙福义家属于12月9号上午九点在顺义区法院三楼十五法庭开庭审理,所谓的“罪名”是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一贯蓄意错用的《刑法》第三百条。并且告诉家属只能进去一个人旁听。

在孙福义被非法关押后,他的家人、亲友和认识孙福义的法轮功学员,在和孙福义的接触与生活中发自内心的感受。

一、好上加好的大好人--亲友这样说

孙福义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他大姐说这个功好,你炼吧。他说我不练,我就走步去。他退着走,走走“帮”的一下撞电线杆子上了;第二天还走,“当”一下又撞墙上了,他说:哎呀,没准我不应该走这个步,我该炼这功了。晚上他还做梦呢,说:到那点儿,我要能起来我就炼功去。就是炼功的那个点,刚可到那点他就醒了,就起来了。打那他就开始炼上法轮功了。他一修了大法,就认为这个大法太好了,太正了,他就一直没有撂下。他修炼前就有前列腺炎、腱鞘炎,炼功以后身体的病就好了。

淡泊名利 官民称赞

在电信局上班的时候,单位让他管基建、盖楼,他不干,他怕别人贿赂、送礼,他不干,宁可不干,也不贪污。让他当工会主席也不当。单位里边评先进生产者,年年评上他,他不当都不行。为什么都选他呢?他好啊,干活吃苦在前,大伙都老是非得选他。从1999年7月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什么也不让当了,选上也不让当了。

福义是怀柔电信局线务员,他从劳教所回来,怀柔区610的就去电信局,让单位出人看着他,就是要监视他,当坏人防着,局长说我没人,还说:我们这个孙福义是最好的人,那个工资照常发,奖金一分都不能给他少了,该涨工资涨工资。610的就说:你这官当的,你怎么回事,你还想不想干了?局长说:我不想干了!

孝顺父母 敬长慈下

福义对谁都好,尤其对老爸老妈好着呢,从他们六十多岁,就管上了,从来不跟人攀比,自己有多大能力使多大能力,花钱花的最多,什么都买头喽,伺候也伺候的周到,给爸爸洗澡、换衣服都他管。哥几个都跟他也都不赖,没有闹不和气的。

孙福义对家里人都非常好,对哥嫂都很尊敬,他嫂子说:比他大哥对家里头还照顾呢!对儿子媳妇们也都好,给儿媳妇倒水,没有一点架子。家里侄女都说:我三大爷对我,比我爸还好呢!

帮衬亲戚 乐助乡邻

孙福义婶子家的姐弟盖房,自己的三马子车让随便使,还把油给灌满了,再预备好一桶油,听说盖房缺钱,酱油成箱的给买,粉条成捆的给买。一个侄欠他钱,自己儿子结婚时要还了,他说甭给啦,不要了!三千块钱,那会儿还挣钱少呢,妻子也说甭给啦。

福义在电信局上班,谁家修电说一声就去,帮的人多了。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一干就是两、三个小时,等干完活,一说吃饭就找不着人了,早走了。

老百姓都说没有比他再好的人了,都是他一点一点积攒的,比如说,上怀柔县城拉人也不要钱,开出租那会,看到村里人也不要钱。谁要向孙福义借钱,比如说同学有病找他借钱,他就给。他做的许多好事,我们家里人都不知道,这次征签听人家说才知道,他帮助谁了从不跟别人提。

无怨无恨 宽厚待人

有一回开车回家,因为母亲病危,就开的快了点,上人前边去了,挡住那个人车了,那人上前就把他揪下来了,衣服扣子都揪掉了,那人就骂他、捶他,还狠狠的说:你开这么快是你妈要死啊!孙福义真是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孙福义的媳妇说:您还别说,他妈真要死。开车赶紧往家里赶。

2011年派出所的又骚扰他家,村里派一个人看着他们,孙福义对那人不记不报,那家人要有点什么事,用点家具什么的,他就给人使,有活也帮那家人干,从不怨恨人家。这回孙福义被绑架,那家人都给签字了。

好上加好的大好人

这回签字营救,只要是认识孙福义的人都说:那可是个好人!那真是大好人!什么都不说,拿过来马上就给签,不到两个小时就签了一百多人。大家还说:福义没炼功之前就是个好人,炼功了更是好人,好上加好!

孙福义,我们全家人盼望着你(您)能早日回家!

二、世上少找的大好人--当地乡亲这样说

说起孙福义,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大好人!为什么说呢?尽做好事!从家庭来说吧,孝敬父母;从邻里来说吧,邻里和睦,有困难竟帮助人。别说我说,谁说他都是一个好人,从来不跟人吵架。总爱帮助别人,比如说吧,我们村闹峪沟有一条道,一个烂泥塘,大家都走,却谁都不修那道,不卖那力气,他就出钱买水泥管子埋那儿,大伙拾栗子什么的,就好走了。修山道,自己花钱买管子,这人就够了不起的了。他的好事多了。在办什么事的时候从来不跟人红脸,从来也没跟人吵过架。

别人要办点什么事都是占便宜,孙福义就肯吃亏,他总讲义气。甭管怎着,这不是瞎说,也不是瞎编着,这都是实事儿。这人,都应该给签字还好呢,他一个炼法轮功犯什么法了呢?炼功不犯法。不在说的什么好与坏,就说他的真实的一面,说我一个人说的不算,可这是人人共知的事,不是瞎编瞎钻。这我没顾虑,政府也得讲实际的,是不是呢?这也应该说,这都是事实嘛。

你说抓他干嘛,给定罪也定不出来,还不放人,他根本就不犯法。……得有俩像孙福义这样的好人,要都象那贪污犯似的,那中国更要不得了。看中国成什么样子了,让江泽民弄这腐败治国给毁了,都没“人”啦!中国人啊,以前还讲点人性,现在都没人性,都不讲道德。……就拿孙福义这个事儿来说吧,警察无缘无故的、没湿没干的,给人家抓起来了,就不叫事。想抓就抓,想关就关,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干嘛呢,随便抓人,你那算犯法。

孙福义这个人,叫谁说他也是一个好人,九渡河谁不知道。原来我跟他没怎么接触过,从打他一退休回来以后跟他经常接触。孙福义就是跟别人不一样,想着法的做好事。从家庭上,原来父母都80多岁了,孙福义两口子真孝敬,老头糊涂拿棍子打儿子,他都没怨言,打时候还笑嘻嘻的,一般人办不到。在家庭上,孝敬父母。家族上,他想着法儿搞和睦。邻里之间,搞团结,做好事。谁家要出现什么困难了,比如说有病了到医院,孙福义有车,医院离村挺远的,他想着法儿,把人家拉到医院看病,回来任何报酬都不要。谁家要有什么困难了,他主动帮。盖房子,办什么事,甭管是谁,只要是他知道,他就想法儿给人做。

我一个人说了不算,九渡河谁不知道他这个人那。当警察就想法抓这人,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你管管哪。我们村,山道不好走都通车了,原来一到雨季,就是泥浆,大伙干活都不方便,收秋车都过不去。孙福义就自己掏钱买管子,组织人挖沟把这管子下这儿,就为大火好走。这人有多高尚啊,一般人办不到的事,他就办了。这一个一个的事儿多了。在哪儿都办好事,在路上,谁车坏了,碰上孙福义开车回来,他就给帮着修,人家说不用,你忙你的去吧,孙福义就说没事,他有事儿也说没事,就帮着一起修车。在哪都知道他是一个好人。只要他去过的地方整个办好事,村里的人到怀柔区,人家说你是哪的啊?说我是九渡河的,人就会说九渡河有一个叫孙福义的,那可是个大好人,这人在世界上都少找!

这社会就是好人难当,坏人吃香,当官的想着法的欺压良民。就拿孙福义出事儿签字这个事,到九渡河,不管到哪家,痛痛快快的签字,因为老百姓对他太有好感了。到哪签字不碰钉子,不白干。这好人,你们还抓人家,你们太没有良知了,在中国要是这种人多着点,社会也不至于道德下滑到这种程度,这才叫人呢,一桩桩一件件的好事多了,甭管是在九渡河,还是在哪,都有他的事迹,他到哪儿在哪儿办好事儿。

三、快放我的好兄弟回家吧--家人说

顺义警察、检察官、法官:你们好!

我是孙福义的姐姐,七十多岁了。你们抓了我兄弟,我真着急,你们抓错了,警察应该是抓坏人的,可我这兄弟是大好人哪,特别仁义,没处找的大好人,什么事都想着别人。你们可真是抓错人了,赶快放我兄弟回家吧!

我兄弟呀,一小他就老想着人家。我们姐俩一块儿去干活,他弄柴,我弄猪食。回来的时候,我弄的一口袋猪食,他非得给背着。把我的镐都放他梯架子(背柴火的工具)上。活儿它抢着干,吃却让人家吃,他饿着,还假装吃饱了。粮食困难那阵儿,上山干活,我妈给我俩拿点饭,到那他吃几嘴就不吃了,我还以为他吃饱了哪,后来才发现他饿着肚子,把我这当姐姐的给心疼的直生气。后来我瞅他没吃饱我也不吃,都不吃又拿回来了,他怕爸妈饿着。他样样儿都是为着人家,不为自己。

十八、九岁那会儿去汤河口学工,一个月挣十七块钱,他都攒着舍不得吃,回来给我爸妈买吃的、用的。反正就是自个受罪,什么都顾人家。为什么长那小个呢?那会粮食困难他不吃饱,吃两嘴就不吃了,说饱了,老那样。

我兄弟是九七年修炼法轮功的,打这以后,他就一直认为这个大法太好了,太正了,从来没有撂下。炼功以后,更顾老家儿了,给我爸妈买吃的喝的,外国进口的东西都舍的。还不只是顾自己家的事儿,街坊四邻,谁他都顾。自从修炼法轮功谁他都顾,我嫂子她们,我老婶子他也顾,胡同儿的街坊,还得给他们掏点儿呢,拿出来样样儿给人家吃。我嫂子她爸爸,我亲家爹,他都想着。这是我知道的这么一点点,我不知道那事儿多了。

我爸妈六十多岁时,我兄弟就管上了,一直伺候到九十多岁去世。他谁也不挑,也没攀过我老兄弟和我哥哥。也没说让他们养活着,他自己就给担起来了。什么吃的喝的住的用的,烧的煤他都给买,什么都给买个到又到。后来我妈做不了饭了,我兄弟他们俩口子就老来给做饭,伺候着,洗洗涮涮的。年下还凑一千块钱给我爸爸,叫他高兴,年年都给钱。我爸爸糊涂时,拿大棍子追着打我兄弟,说你怀柔县的跑这儿欺负我来了。我兄弟就乐,说打吧,您打打吧,打出出气。我妈还打骂我兄弟媳妇(孙福义妻子),我兄弟媳妇从来不提。我兄弟对老家儿,从来不生气,什么时候都是乐呵呵的。

福义对街坊也都好。他退休买了一个面的车,不是说大话,这村的人,坐的人多了。瞧亲戚也好,干嘛也好,哪阵儿让他瞅见都说:咱家车,上车。拉怀柔去办事去,坐我兄弟车,都给人送到地儿,一分钱不要。为什么村里人给签名,让他早点回来,他是好人哪。说开个面的车到处去,还不要钱,现在这社会都得说是傻子。别的邻村都给拉过,南庄、北庄、黄花城的都有,那都是白坐车。说村里人家盖房,开着车,到怀柔给买瓷砖去,怀柔没有,绕到昌平去买,回来让吃饭都不吃,给钱也不要。他在怀柔县城,街里街坊的,谁家盖房他都给去帮忙,干完活儿就走,找吃饭没有了,早走了。

他跟电信局工作,后来当上师傅,有一百多个徒弟,对哪个徒弟都好着呢。这么多徒弟哪个徒弟也都对他很尊敬,说我这师傅没处找去,处处为人家。那回因为他是怀柔区的辅导员,就把他给抓起来了,有一个徒弟叫吕小刚不干,上那里找去了,说谁敢欺负我师傅我宰了他。最后把我兄弟放出来了,当天把我兄弟弄到饭馆请饭,黑天半夜,又下着雪,还开车给送回老家来。

我兄弟自从在电信局工作,那真是兢兢业业,修炼以后年年选上先进模范,选上给的奖金他不要,什么好处都给大伙分喽。大伙还选他当领导干部,他不干。他这种人你说哪儿找去呀。从迫害法轮功以后,选上先进也不让当,到北京市就拨拉下来了,都知道他炼法轮功,不让好人当。

我兄弟今年虚岁69了,一辈子做什么好事他也不说,从不显耀,甭指望他说我给谁什么什么了,怎怎着了,不说,心里装一辈了都不会说。干什么都是他吃亏,甭管跟家里跟外头,就想着人家。这一辈子那累受的,为什么他不长个呢,那都是背东西压的呀,你说一块儿干活,你不让他帮你弄,他不干哪。

你说我兄弟,第一次拘留,这家里哥几个,还有徒弟,都跟着找,回来了。第二次弄北京团河劳教所去,一年半,我爸爸都是想他想死的,说他糊涂,老打他,也知道是儿子好,老给他买东西吃,伺候他不是。

我爸妈那会九十了,我兄弟开车拉着他们,上这儿玩儿,上那儿玩儿散心。还拉我老婶儿,这村老头跟街上,拉上也不花钱儿,给拉上到哪玩去还给人家打票,还管人家饭,最后再送回家。

我说的这都是真的呀,一句都没有编的,都是实话。你说说哎,这样的好人,哪儿找去呀?你们真不该抓他啊!我就希望你们快点放我的好兄弟回家!谢谢你们啦!

 

 

 

关键字: 正义小故事 , 世人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