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绵恒遭多重打击 电信王国被清洗(下)(图文)

0
0
分析认为,当局对江泽民家族的清洗行动直接攸关十九大的人事安排及十九大前后的重大政治决策与政局走向。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当年在掌控中共最高权力之后,让其子江绵恒回国“闷声大发财”。江绵恒在极权庇荫下建立起庞大的“电信王国”。但在高层权力更迭后,习近平当局针对江绵恒从政及从商过程中不同节点上的人物进行大清洗。有评论认为,围剿江泽民家族已进入收网阶段。 上接:江绵恒遭多重打击 “电信王国”被清洗(上)

江泽民家族的“钱袋子”再被压缩

今年中共“两会”前后,习近平当局密集动作围剿上海帮,清洗江泽民家族政商利益地盘,触及江泽民家四代多名关键成员。

3月22日,大陆媒体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免集团”)已参股日上免税行有限公司(下称日上免税行),持股比例为51%,变更时间为3月14日;同时,日上免税行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也由江世干变更为中免集团党委书记王轩,中免集团总经理陈国强出任日上免税行董事一职。

早在2013年港媒披露,1986年与江泽民相识的美籍华人江世干,其实与江泽民的生父江世俊(日伪汉奸)以及江泽民的过继父亲江世侯(又名江上青)同属“世”字辈的远房亲戚。中共“六四”屠城后不久,江泽民踩着学生的尸体上位,江世干就移居回上海,打着江泽民的旗号,捞金融、捞保险、捞基金。

据报,江世干是江泽民家族的远房亲戚,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6年前曾收购日上免税行40%股份。最新变更后的股权结构未显示江志成的博裕资本。(网络图片)

2014年4月11日,路透社曾发表一篇特别报导《私募股权基金行业的太子党》,披露了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如何在中国牟利的三笔大交易,其中着墨最多的一笔就是收购上海及北京国际机场的“日上免税行”。

报导说,免税商店在中国大陆一直为国营所垄断,直到江泽民主政的1999年才把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免税商店对外开放。美籍华人江世干赢得投标,在浦东机场开设免税商店日上免税行。以后的10年期间,江世干的生意快速发展,成为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排名仅次于国企、中免集团的超级免税连锁店。

2011年初,江志成的博裕资本购得上海及北京国际机场的日上免税行。银行家们估值日上免税行应该在16亿美元左右。但博裕的估值仅为2亿美元,出资约8,000万美元收购日上免税行的40%股份。

路透社报导质疑,为什么江世干的日上免税行能够在江泽民主政时代以“特批”形式打进中国?江世干为何要以似乎是折扣价格卖掉生意兴隆的日上免税行40%的股权,甘愿让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在丰厚的利润中分一杯羹?

报导说,江志成属太子党,他的父亲江绵恒也是太子党。江绵恒是上海最大国营企业的CEO,该企业负责中国各种核能源资源。2010年,刚刚从哈佛本科毕业的江志成,在高盛担任9个月分析师后,离开高盛创建博裕。博裕仅收购日上免税行这一笔生意就大赚5.8亿美元。

按照目前最新变更后的股权结构显示,江志成的博裕资本已不是日上免税行的参股股东。

时政评论员陈思敏分析,时至今日,江绵恒仍是中共“官商一体”的最高代表,江志成则在透明度不高的私募股权基金行业奉行江泽民的家训“闷声发大财”,成为官商合谋、权钱勾结的典型。反腐“打虎”若不打掉江家族,则终究无法向国人交代。

江家“守门员”韩正摇摆不定

上海被外界认为是江泽民的老巢,江派在上海官场、商界、司法界十多年来形成了盘根错节、错综复杂的关系。

今年2月24日,上海市长杨雄调任中共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杨雄任此虚职,被外界称为是“26年来上海下场最差的市长”。此前遭到江派排挤的前上海市长徐匡迪,被认为是26年来仕途最差,只是担任副国级职务。但,这次杨雄退休后仍只是正部级。

与此同时,习近平旧部、现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应勇出任上海市长。

2月初上海举办了培训班对各区领导班子进行专题培训,韩正“开班动员”耗时足足3个半小时,几乎一半时间,被用来回顾“浦东开发开放27年来上海的发展历程”。

据中共上海机关报《解放日报》下的“上海观察”文章特别提到,韩正在很多场合的讲话中都谈到“浦东历史”。

分析认为,韩正作为“上海帮”本土官员,与上海官场及江泽民家族的所有贪腐黑幕密不可分。(网络图片)

资料显示,1988年11月上海市成立开发浦东新区领导小组,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是江泽民。1989年2月上海市委向中共中央提交的《关于开发浦东的报告》得到批准。“六四”事件后,江泽民掌控中共最高权力。1992年10月中共批准设立浦东新区。自此之后,“浦东开发开放”、“浦东新区”变成了江的具有政治含义的标志性项目之一。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认为,在中共内部,提到深圳特区,就会想到邓小平;浦东新区也有其特殊的意义。他说,韩正跟上海各级官员谈“浦东开发历史”,要大家不要忘记这个历史,这很明显就是暗中挺江,跟习对着干。这符合韩正在习江之间摇摆不定的一贯做法。

李林一说,4月13日冠、官媒文章透露政治局审议雄安新区决议是在去年5月27日。韩正在明知习要成立雄安新区的情况下,仍带头要上海官员重温浦东,其目的不言自明。

江绵恒政商节点上的人物纷纷被抓

近年来,习近平当局针对江绵恒从政及从商过程中不同节点上的人物进行大清洗。有评论认为,围剿江绵恒已进入收网阶段。

就在2015年的同一年,多名与江绵恒有交集的官员落马。

3月17日,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戴海波被调查。据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分析,不晚于2012年与江绵恒搭上了关系,成为上海经信委主任,又担任三个上海通信产业的法人代表。

4月16日,中共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副局长马晓东被逮捕,他曾是江绵恒主持的“金盾工程”的技术骨干。这个监控中国民众的“金盾工程”始于1998年,2003年启动运行。

次日,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前副总经理冷荣泉被调查。自2002年起,冷荣泉与江绵恒产生交集。此后,他曾历任中国网通(即大网通)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副董事长等职务。

11月10日落马的上海副市长艾宝俊,在落马前与江绵恒有利益关系。据称,艾宝俊将上海i-Shanghai无线局域网络项目交给儿子艾卿运作,从中牟利。 i-Shanghai项目是由上海电信、上海移动、上海联通负责建设,其牵头单位是上海市经信委。上述上海三家电信营运商均是江绵恒的利益地盘。

12月27日落马的常小兵,自从2004年11月起任中国联通公司董事长,自那时开始江绵恒的势力就被认为进入了联通。 2008年电信重组后,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成立新的联通公司,常小兵成为董事长。

江绵恒的“电信王国”

上世纪八十年代,江泽民让江绵恒去美国留学、生孩子、拿绿卡,观看中国形势。1992年江泽民手握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1993年1月江绵恒在中科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当一名普通技术员,四年后担任了所长。随着江泽民地位的稳固和权势的增大,江绵恒投入商海。

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上联投),并亲自出任董事长和法人代表,首任总经理是前上海市长杨雄。该公司先后投资了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简称“网通”,也称“小网通”)、上海汽车工业总公司、凤凰卫视等企业。

表面上上联投是国企,但实际上是江绵恒的私产。至2001年,上联投和上联投控股的公司已有十余家,如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网通公司等。业务相当广泛,如电缆、电子出版、光碟生产、电子商务的全宽频网络等。

据了解,1999年江绵恒成立了网通公司,在当时全国固网业务独此一家,但营运第二年就严重亏损,经营不善还欠下巨债。

为了化解江绵恒的危机,江泽民2001年曾亲自下令中国电信集团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白白送给江绵恒的网通公司。

2002年5月,在原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及其所属北方10省(区、市)电信公司、中国网络通信(控股)有限公司、吉通通信有限责任公司基础上组建成立了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即中国网通,也就是大网通),张春江出任中国网通集团公司总经理、中国网通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董事长;冷荣泉出任中国网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国网通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同时,大网通承担了小网通的巨额债务。

2008年,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成立新的联通公司,包含了大网通、之前联通的两套人马。

操作过程中,江绵恒找来的第一操盘手张春江(江绵恒的“白手套”即中间人)在此合并案后,于2008年5月调任中移动副总经理,继续在中移动搞腐败。同时,张春江在中国网通存在巨大的虚报业绩、假账等问题传开。 2009年12月底张春江被调查,2011年被判死缓,后改为无期徒刑。

有消息说,小网通当初投资不到2亿元,败光也就算了,但江绵恒透过企业兼并重组,资产列为坏帐,坏帐进行核销,就这样来回几次后,国有资产洗成私人产业,还自此开启了他的“电信王国”。

江绵恒的“电信王国”涉及中国网通、中国联通以及中国移动。

2011年11月江绵恒被免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2015年1月被免去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院长职务。

曾包庇江绵恒密友周正毅的前上海检察长陈旭落马

中共“两会”前夕,3月1日中共上海市检察院原检察长陈旭被“秒杀”,成为继艾宝俊之后的上海“第二虎”。陈旭曾被举报涉四人连环命案。陈旭早前还涉入社保案、陈良宇案、周正毅案等多个上海大案;而这些大案均牵连江泽民儿子江绵恒、江绵康。

陈旭长期任职上海法院、政法委、检察院;曾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是时任上海政法委书记、江泽民侄子吴志明的第一副手。

陈旭在江派上海大本营中的份量很重。有报导认为,陈旭涉嫌的不少大案,可能牵动上海很多人,由此引发的上海官场地震,要超过陈良宇案。

有媒体文章认为,陈旭涉嫌的不少大案,可能牵动上海很多人,由此引发的上海官场地震,要超过陈良宇案。(网络图片)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透露,陈旭之所以一路高升,是因为他任市第一中院院长时,靠着从轻处理与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有关的周正毅案和整治郑恩宠,而被提拔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成为吴志明的副手。其后被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陈良宇看中,提拔为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专门做上海第三号人物刘云耕的秘书。

关键字: 江绵恒, 韩正, 混改, 江泽民, 江志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