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学员: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525

二零一二年一个同事送给了我一个光盘,标题叫《机缘》。我看后觉得法轮功很神奇,就向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要了一盘法轮功师父的教功录像带,自己跟着教功带炼了起来。虽然是第一次学炼,身边也没人教,可是我一学就学会了,身体有种奇妙的“嗉嗉嗉”的感觉,很舒服。

炼功没多久我突然发高烧、上吐下泻。那时我自己炼功,不知道是师父给净化身体,就去打吊针。回家后,两个法轮功学员来我家看我,说我与大法有缘,刚开始炼师父就给我调整身体。她们还给了一个下载了师父讲法的MP3。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去过医院也没打过针了。

一天夜里我正睡得很香,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喊:“为君开,炼功了!为君开,炼功了!”我醒过来一看是三点五十分。我很纳闷,不知是咋回事。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说了此事之后才知道:每天早晨的三点五十是全球法轮功学员统一炼功时间。我顿觉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原来是师父在叫我起来炼功呢!我更加坚定地修炼法轮大法。

开始我只炼一至四套功法,不炼第五套功法。一次我看见师父身穿黄袈裟坐在我家床头盘腿打坐。我意识到我不能再偷懒了。从那天开始,我炼功就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二零一三年八月份,我浑身起了很大的红疙瘩,有点痒,想抓。可我忍住了,我想这都是好事。在我发正念时,能闻到从身上发出的一股烧糊的味道。结果两三天后这些大红疙瘩就消失了。

那年我还连续咳嗽了两个月,咳的气都喘不上来了,把尿都咳出来了。丈夫让我去看医生,我不去,我说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呢。不久咳嗽自然好了。

十一月份的一个深夜,我正睡着觉突然觉得脚开始发胀,爬起来一看,脚肿得像榔头一样,疼的去洗手间都得扶着墙走,蹲也蹲不下去了。我相信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没当回事,就一直坚持学法。第二天照样出门去做该做的事,结果看似严重的腿肿,第三天就全好了,脚再也不痛了。

我曾是一个性格很暴躁的人,很霸道,在家里从不洗碗不做饭,别人说我一句,我有十句等着,家里的事都是我说了算。我丈夫很怕我。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按照“真、善、忍”这个标准要求自己,不但主动做饭,丈夫说我、骂我,我也忍了,再不回嘴。了解我的人都说:“以前是你老公伺候你,现在是你伺候你老公!”

我家在市里的花鸟街开了一家店。以前凡在我家店门口摆摊的,我见着就撵,那些小商贩们都怕我。修炼大法后,我再也不撵他们了,只要留出个能进出我店的路我都让他们安心的摆摊。知道他们做点小生意讨生活挺不容易的。

每天这些小商贩们卖菜剩下的菜叶、垃圾,我都主动帮他们清理,每天都为他们扫垃圾,用水冲地。这要在修炼前,我不但不管,相反是我往门外扔垃圾,让别人给我打扫。

有一次我在家剥豆壳,想往外扔,心想反正楼下有扫街的,让他们扫。我就顺势往外扔。扔一个没扔出去,掉在我跟前,再扔一个还掉在我跟前,怎么扔都掉在我自己跟前。我突然反应过来:“我已经修大法了,不能再往外丢了。请师父原谅我,我等下就去扫。”自那之后无论在哪,我都不再乱丢乱放垃圾了,知道为别人和周围环境着想了。

我自己曾买了一块地皮,加上公公婆婆留下来的一点点,位置很不错。我交了地税,这就属于我家的财产了。大家都知道城镇地区的地皮很值钱,我那块地皮还在一个小集市附近,生活也很方便,位置很好。我寻思着以后盖一栋房子到时好回去养老。我丈夫的三弟看上了我这块地皮,一直想要这块地盖房。这是我的财产,凭什么给他?我自己还想盖房呢。我丈夫自然说不过我,就不敢再在我面前提这事了。

修炼大法后,以前这些在我看来丢了命也不能丢的利益,我都不再看重了,变的很淡泊。我对丈夫说:“这事就由你决定吧。我没有意见。”

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感谢法轮大法!

来源明慧网
分享